24反派宫斗上位十六


    对于唐越萌而言,如今皇帝大人与如昭仪之间的鱼水之欢比什么都重要,哦,对了,如昭仪昨天又晋级了,在皇后铁青的脸色里,在后宫妃嫔眼红的怒火中,如昭仪稳稳当当的成为如妃,于是新晋榜上的如妃就成了宫中头号狐媚子的代名词,劲头早已赶超当年的玉妃。

    只是如妃的名声比起玉妃差很多,人家玉贵妃将门虎女,哥哥是国家的栋梁之才,玉贵妃贤良淑德倾国倾城,对于皇上过分的宠爱上书自请贬入冷宫,对于太后的恩德点滴记入心中,灵堂上哭晕过去还重病一场,勇于下水救小公主,对十四皇子爱如亲生,对皇后敬爱,对后宫妃嫔礼让有加,详细请见几名世家妃嫔的赞美,这就是当世的贤妃啊。

    再反观如妃,长得不过清秀,出身低微,一个宫女能够爬上皇上的床,除了勾引还是勾引,咸鱼翻身后骄横跋扈,挥霍无度,奢侈**,这就是祸国妖妃啊。

    于是朝内朝外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声讨运动,天元帝着实头痛一阵,不过吟霜是自己深爱的人,如今两人山盟海誓如胶似漆,于是这些事情就被皇帝推了太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朝中大臣和世家越发不满,纷纷去找玉凌空商议,玉凌空借口旧伤发作闭门谢客,于是一群人转而去找七王爷,一时之间,七王爷权倾朝野炙手可热。

    唐越萌敏锐的发现她的机会来了,这个关键时刻,皇上心烦意乱,吟霜患得患失,正是需要一个机智勇敢滴反派去推波助澜,于是小敏子按照唐越萌的吩咐唤过吟霜的贴身宫女小兰,偷偷叮嘱了几句。

    如意轩

    小兰正在为吟霜梳着垂在脑后乌黑的及腰长发,动作轻柔,吟霜微眯着眼睛似乎在想着心事,“小兰,今日皇上歇在哪里?”“禀娘娘,皇上歇在玉溪宫贵妃娘娘处,皇上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歇息在玉溪宫。”

    吟霜垂眸不再言语,小兰伺机说道:“娘娘,听玉溪宫的老嬷嬷说,皇上对贵妃宠爱得紧,每晚两人必定要折腾到很晚才会歇息,”说完之后,小兰俏脸微微红起来,眼中也出现了后悔,连忙跪下咬唇说道:“娘娘,奴婢一不小心脱口而出,请娘娘责罚。”吟霜叹了口气,扶起小兰,“你对本宫忠心,本宫自然明白,色衰爱弛,本宫也没有什么好抱怨。”

    小兰叹口气,“娘娘,您真是太善良了,这后宫里哪个吃人吐过骨头,争先恐后想得到皇上的宠爱,娘娘,如今皇后娘娘和各宫的妃嫔都视您为眼中钉肉中刺,若是皇上的宠爱不在,娘娘,您往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啊?”

    吟霜的眼神迷蒙的看着镜中苍白却依然娇艳的容颜,想着在冷宫中那痛不欲生恨不得立刻死去的日子,硬生生地打了个冷战,绝不,绝不要过这种日子,只是玉贵妃的容貌风华无双,人又妩媚妖艳,自己如何和她比,想到这里,吟霜将头发迅速揽在脑后,简单的挽了个发髻,“小兰,本宫出去走走,你不用跟着了。”

    “是,娘娘,”小兰心中升起几丝疑惑,如妃已经连着几日一个人静悄悄的出去,然后静悄悄的回来,难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她将这些疑问一点不漏告知小敏子。

    唐越萌静静地听完小敏子的汇报,笑的人畜无害的模样,“我早说过吟霜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的后面一定有人支持,我们静观其变就可以了。”

    果然几天之后,小敏子鬼鬼祟祟的来报告,“娘娘,司药监的小德子来禀告,这几日如妃借口身体不好,从张太医那里开了几服药。”唐越萌顿时精神上来了,兴致勃勃的说道:“小敏子,让本宫猜猜看,小德子是否偷偷查看了那几服药,发现那些药正是男人们拿来寻欢作乐的催情药。”

    小敏子翘翘大拇指,“娘娘真是聪明,正是宫中禁止的催情散,这个贱人为了争宠,什么都不顾了。”

    唐越萌摇摇头,“小敏子,你不明白,吟霜怎会蠢到如此地步?怕是她身后的人等不及了,想让她快点获宠罢了,既然这样,本宫就助他们一臂之力,这些个催情散给皇上用了之后,皇上怎会不起疑,到时候命御医们一查,必然会水落石出,愚蠢至极,你去告知小兰,将这些催情散混入李太医的秘制药合欢散,让小兰出主意告知吟霜,掺在口脂中用,省得打草惊蛇。”

    “是,娘娘,若是有人查出如妃使用宫中禁药,会不会引火烧身?”小敏子担心问道。

    唐越萌嗤嗤一笑,“当初本宫将吟霜从冷宫中救起,扶她上位,委曲求全的挑逗皇上,就已经计划好这一切,本宫料到她为了固宠一定会想到去弄些药与本宫一争长短,她心心念念想到的都是怎样踩到本宫头上去,白莲花女主,哼,就算查出来给皇上下药又如何?药是张太医开的,是如妃求的药,与本宫何干?”

    小敏子点点头,“小敏子这就去办。”

    “小敏子,别忘了问问李太医,若是合欢散用量过大,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啊,千万别让皇上服用过量,伤了身体。” 望着唐越萌笑咪咪的狐狸脸,小敏子心领神会的出去了。

    话说小敏子的办事效率那就是高,很快在李太医处打听到,这合欢散每次一点点只会助兴不伤身体,若是小拇指甲大小,则会伤害身体,长期服用会掏空身体,导致不能房/事,于是小敏子想着天元帝对少主的信任对玉家的恩宠,慷慨大方的让小兰每次加入大拇指甲大小的合欢散,并且拍着胸脯再三保证,“放心的用,若是不够,我会再从李太医处拿些。”

    一段时间之后,四通八达的消息网传来的消息告知唐越萌一个天大的事情,皇帝夜夜红烛高照,与如妃娘娘一起调笑到天亮,当然中间还会植入一些成人观赏的广告,唐越萌忧国忧民下,又病倒了。

    这一次当真是病来如山倒,在李太医的精心的治疗下,唐越萌的病越发重了,重到气喘咳嗽、呼吸短促、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眼神也慢慢涣散,十米之内雌雄莫辨十米之外人畜不分,于是皇宫内外盛传消息,玉贵妃不久之后就能够追随太后而去了。

    天元帝最近很是心烦,心烦到听闻他的爱妃玉媚儿重病都无暇理会的境界,因为他发现自己得了一种难以启齿的病,这不科学,前段时间他还生龙活虎的在如妃身上折腾,折腾到她求饶为止,每个晚上自己总会觉得下面有一股无名的邪火,想把它发/泄出来,如妃那个小妖/精,狐媚的模样就让他想宠幸她。

    “朕到底怎么了?”天元帝脸色阴沉的似乎要滴下水来。

    丫的就是纵/欲过度,当然太医院院判这话可不敢说出来,“皇上,您最近国事操劳,身体有些劳损,臣开几副药您先服用。”

    不久之后后宫就出了一件大事情,鸣翠庭的赵才人侍寝之后居然被天元帝找了个缘由下诏赐死,这个赵才人也是最近方才得宠的,为人温和沉默,一时之间宫里宫外流言大起,谣言中心思想方向直指皇帝,言赵才人侍寝的时候,皇帝无论如何也难以雄起,一怒之下赵才人就成了替罪羊。

    自赵才人事件之后,天元帝脾气越发暴躁,后宫的妃嫔以前知道自己要侍寝,那是天上掉下金元宝的美事,如今接到侍寝的消息,就是自己的小命一去不复返,于是后宫人人自危。

    不但后宫,前朝同样如此,天元帝对于臣子们莫名喝骂,动辄打板子,不要说这些大臣们,就算是七王爷和玉凌空也被呵斥过,更有甚者,某日一名御史进言的时候忤逆到龙鳞,居然被天元帝下令拖出去活活打死,一时之间寒了许多大臣的心,天元帝瞬间得到一个美名,暴如桀纣,而民间则在纷纷流传,皇上不举了。

    皇后本想找玉贵妃商量此事,奈何玉贵妃已经病入膏肓,只有出得气没有进得气,除了商量她的追悼会如何布置之外,还能指望她给到什么诤言?只能作罢,于是皇后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太医院上,令他们尽心为皇帝诊治。

    玉溪宫很是安静了一段时间,在这人人自保的关头,谁还会去看一个快死的昔日宠妃,不曾想却迎来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吟霜,小敏子想到自从吟霜平步青云以来,不但不思娘娘恩德,对自家娘娘居高临下爱理不睬,不顾唐越萌的叮嘱,立即下起了逐客令。

    “如妃娘娘怎么会来这里,贵妃娘娘病体沉重,不便见客,还请如妃娘娘明日再来。”如妃却并不生气,只是看着小敏子淡淡说道:“小敏子,本宫来看看贵妃娘娘,稍后便走。”小敏子还要再说什么,唐越萌挥挥手,他只好忿忿的看了一眼吟霜,转身出去。

    唐越萌眼神漠然的看着吟霜,却不曾想她忽然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小姐,吟霜永远记得和小姐在一起的日子,记得当初小姐的恩德,无论吟霜做什么事情,请小姐一定记得,吟霜永远不会害小姐和玉家。”

    唐越萌有些动容,轻叹一口气,就要起身搀扶吟霜,吟霜却后退几步,哀伤的看着唐越萌,又磕了三个头而后起身,脸上现出决绝的神色,“吟霜今日来是有一事想告诉小姐,近日宫中将有大变,小姐请多多保重,吟霜走了。”

    唐越萌摇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也许玉媚儿那个善良的人会原谅她,可是自己是个小人,小人就会睚眦必报,谁伤害了自己伤害了自己要保护的人,那就数倍偿还,她对宫中如今的事态早已成竹在胸,当下吩咐小敏子去请玉凌空进宫看望自己。

    小敏子扭扭捏捏的不肯去,唐越萌生气了,这个玉凌空自从上次皇家陵庙别后,别说进宫,人影都不见一个,躲自己像是躲瘟神一般,“快去,就说本宫病了。”

    “少主早就从李太医口中得知娘娘是装病躲避风头,”小敏子低头嗫嚅的回答。

    唐越萌终于怒了,“去给我把玉凌空叫过来,就说本宫快死了,见他最后一面。”小敏子一溜烟的跑了,娘娘震怒了,后果很严重,少主,奴才顶不住了,你自求多福吧。

    玉凌空不情不愿的进宫,自从上次他窥破自己的心事以来,这段时间总是躲着唐越萌,见到唐越萌瞪大生气的眸子恶狠狠的看着自己,他就连忙转过头不敢直视。

    “看着老娘,哥哥的脖子难道扭到了,要不要媚儿把它正过来?”唐越萌狠狠的说道,“小敏子去外面看着,任何人都不许进来。”“是,”小敏子溜得比惊弓之鸟还快。

    玉凌空无奈的看着唐越萌,“媚儿,哥哥…”

    “哥哥,你这副摸样像是要成大事的人?”唐越萌从床上爬起来,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如今朝中不稳,宫中将有大乱,正是你我的大好时机,妹妹有事情要和哥哥商量。”

    玉凌空连忙收敛心思,正色的看着唐越萌,“妹妹请说,哥哥洗耳恭听。”

    唐越萌附身过去,在玉凌空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话,玉凌空神色大变,猛地搂住唐越萌,“不可,我不会让你冒这个险,我也不会离开你,我要留在宫中保护你。”

    唐越萌冷哼一声,“婆婆妈妈的,富贵险中求,况且本宫完全有自保的能力,你若是不这般做,我们才会危险,整个玉府都会危险,你要知道,覆巢之下无完卵这个道理,只要你在外面,兵权在握,谁能奈何我们?大丈夫当机立断,不要做出一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模样。”

    玉凌空皱眉看着唐越萌,心中仔细思索她的计策,妹妹说得没错,自己待在京城,不但不能保护她,反而会功败垂成,“好,哥哥明白,一切听妹妹的。”唐越萌满意的点点头。

    天元十年三月,边关四国再次举兵进犯边关,辅国将军奉旨前往边疆平乱。

    天元十年四月,青州李家灵州孔家汴州唐家明州廖家再也无法忍受天元帝的横征暴敛、骄淫奢靡,举全州兵力共计三万人向京城大举进发,这四洲距离京城不过百里,转眼杀到城下,京城守卫只有一万人,在七王爷的率领下,固守待援。
如果您认为《将反派上位到底》不错,请把《将反派上位到底》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将反派上位到底,将反派上位到底VIP最新章节 24反派宫斗上位十六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