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心思渐明


    想到红衣那张娇俏的小脸,对于母亲的问话,迹部并没有否认。

    迹部的母亲迹部阳菜看到儿子并没有否认,瞬间惊奇了,“真的是女孩子?”

    迹部有些不自在地拿起一个小番茄塞到母亲的嘴里,阻止她再问一些有的没的。

    说来也奇怪,以前也有一些女生给他送过东西,母亲问他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地大方承认,只是轮到红衣,他的心就跟着咚咚咚跳乱了节奏,竟然有些羞意,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忸怩了。

    “唔,可真甜啊~这个真好吃!”迹部阳菜忍不住赞叹着小番茄的美味,“不知道这个在哪儿买的,之前吃的怎么就没有这个好吃。”

    见母亲喜欢,他又给了她几个,当然了,一多半还是留给自己的,好歹也是红衣的心意。

    望着迹部那小气的动作,迹部阳菜撇撇嘴,“这么舍不得?”

    “您想多了。”迹部回道,“这是她专门带给本大爷治黑眼圈用的。”

    “罢了,真是的,你妈妈我也不是非得抢孩子的吃食。”不再跟迹部计较,迹部阳菜道,“什么时候把那女孩带回家来看看。”

    “知道了。”迹部没有拒绝母亲的提议。

    迹部阳菜再次惊悚了,她之前也说过这样的话,每次都被他鄙视不已,这次却答应了,“你玩真的?”

    “本大爷从始至终都很认真。”塞了个小番茄进嘴里,迹部纠正道,“好了,没什么事我先回房了。”

    见儿子躲回房了,还将三个盒子给带走了,迹部阳菜瞬间泄气。

    晚饭时分,迹部家三代同堂坐在餐厅,迹部扫了眼餐桌上的菜,在厨师的介绍下,才知道那捆菠菜做了一份菠菜蛋卷还有一份肝尖菠菜汤,厨师听说少爷有黑眼圈了,心疼他晚上熬夜工作,特意给做的。

    迹部的父亲迹部宏平最近因为身体的原因,没有什么胃口,看到煎得金黄外酥里嫩的蛋卷觉得卖相很好,便夹了个尝尝,没想到吃到嘴里竟是如此美味,菠菜的爽甜带着鸡蛋的清香让人忍不住地食指大动,“小川师傅的手艺进步不少啊。”

    迹部景吾不着痕迹地夹了个蛋卷,入口的味道着实让人惊艳,他知道这是红衣送的菠菜的关系,因为他吃其他菜的时候感觉还是跟之前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有菠菜蛋卷和肝尖菠菜汤格外的美味,这说明这两样吃食好吃功劳并不全在厨师那里。

    迹部老天爷人上了年纪了,就格外地注重养生,他喝过不少的汤品,光是现在餐桌上就有四种,只是这次他对于那个肝尖菠菜汤情有独钟,觉得今天的汤格外地香。

    迹部阳菜知道菠菜是景吾的朋友送的,而老公和公公又对两道菠菜所做的食物格外青睐,心下便有些了然,“这应该是今天的菠菜比较好的关系。”

    “哦?今天的菠菜跟之前的不同?”迹部老太爷来了兴趣,迹部宏平也竖起了耳朵。

    “今天的菠菜是景吾带回来的,说是朋友送的。”迹部夫人解释道。

    听说有人送菠菜给景吾,老太爷和迹部宏平的脸色有些怪异,有哪个正常的人给人送菠菜的,更何况还是他们这样的家世。

    “不过,这菠菜还真是美味。”无视迹部家两个男人诡异的眼神,迹部阳菜感叹了一句。

    而作为当事人的迹部则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

    晚饭后,迹部景吾用红衣给的雨前龙井泡了一杯茶,味道很不错,不过他还是比较偏向于咖啡的味道。

    他将剩下的茶叶送给了迹部老太爷,老爷子应该比较喜欢这种味道。

    见孙子破天荒给自己送茶,老爷子表示受宠若惊,这个孙子平日里可是傲得很,除了自己的寿诞,或者节日,可是很少送他东西的。

    “这是本大爷的朋友送给本大爷的,您喝完后,里面的茶叶不要倒掉,本大爷要敷眼。”说罢,不待对方反应,他便直接出了房间,到了门口之后,他突然转头,道,“对了,您喝茶的时候将泡好的茶倒在您自己的杯子里喝,不要就着泡茶的杯子喝,我怕您的口水掉进去,本大爷再敷眼就有些有碍观瞻了。”

    随着一声轻响,迹部老太爷的房门被带上了,徒留他在房内吹胡子瞪眼大骂不肖孙,有这么嫌弃自己爷爷的吗!

    第二天一早起床之后,迹部让佣人去老太爷的房间将泡过水的隔夜茶收集了过来,他便让人将茶叶用布包住做了两个茶包贴在了眼上,只是他忘记问红衣敷眼的时间了,只能自己估计着,然后敷了二十分钟的样子才将茶包拿下来。

    对着镜子照了照,果然黑眼圈看不出来了,他不知道这是昨天吃的红枣和小番茄的关系还是今早敷的茶包的关系,但是不管怎么样,看到自己恢复俊美的容颜,迹部很满意,不过,这偏方的效果可真够好的。他哪里知道除了茶叶,红衣给他送的可都是空间含有大量灵气的果蔬,效果自然好。

    早上到学校的时候,迹部的心情一直很愉悦,早训的网球部众人因为部长的好心情也占了不少的便宜,至少犯个小错没有被罚得很惨。

    中午时分,迹部景吾最后一遍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然后去了红衣所在的教室。

    宍户亮看到迹部景吾过来了,匆匆走了出去,“部长,我已经好了,可以去吃饭了。”

    迹部点了下头,然后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教室,却没有看到那个美丽的身影,他的眉头微微蹙起,状似不着痕迹地问道,“红衣不在吗?”

    “她请假了,好像是公司那边比较忙吧,说是这次月底测试的时候回来。”宍户亮看了迹部一眼,“部长找她有事?”

    “没什么。”没有见到想见的人,迹部景吾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宍户亮跟在他的后面,感觉气氛有些小小的凝滞。

    于是他活跃气氛道:“部长,你今天的黑眼圈一点都看不出来了。”

    没想到这句话非但没有让气氛变好反而让气氛更加凝重了几分。他拉了拉帽檐,暗忖道,部长他到底怎么了?要是以前肯定会一撩头发来一句本大爷自然是最华丽的,今儿真反常啊,明明早训的时候心情很好嘛,怎么到他这儿就晴转多云了,猛然间,迹部刚刚问红衣时的表情窜入脑海,难道……部长是因为红衣不在才……

    只能说,宍户少年,您亮了。

    对于迹部此时的状况,作为另一个当事人,琴吹红衣是一点都不知道的,如今她正在公司的舞蹈室里跟舞蹈老师在排舞。

    午餐的时候,红衣和鹰矢直人直接去了公司的餐厅用餐,只是没想到在餐厅再次跟敦贺莲巧遇。

    之所以说再次,是指自己一早上到公司的时候遇到了对方一次,练舞中途歇息去洗手间的时候遇到了一次,中间他还亲自来舞蹈室借了个工具回去,红衣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

    而且每次看到他,他周身可都是让人难以消受的低气压。

    让她忍不住暗暗猜想,自己应该没有得罪他吧。

    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待会儿能够有食欲吃得下饭,鹰矢直人建议红衣另外找餐桌坐,红衣深以为然的接受了他的建议,只是两人想要低调地往边角走去的时候,还是被眼尖的敦贺莲发现了,社幸一更是像见到救星一般地朝他们猛挥手。

    这次他们想要假装看不见都不可能了。

    施施然地走过去,红衣礼貌地对两人打了声招呼,“这么巧啊,在这儿见到你们,怎么今天敦贺先生没有戏吗?”

    “前几天莲的新戏刚结束,现在正在筛选下部戏的剧本,先让他轻松几天。”回答红衣的是社幸一。

    “琴吹桑最近好像很刻苦呢。”一直默不作声的敦贺莲突然开口道。

    他突然开口倒是让红衣吓了一跳,“哪里哪里,比不上敦贺先生忙碌。”

    “怎么会,你和那个叫什么尚的一起上的《恋声秀》我昨天看了,真的是很不错啊,尤其是最后的那段双人热舞,真是让人赞叹。”敦贺莲的目光定定地注视着红衣,明明是个恭维夸赞的话语,却偏是讲出了一种阴暗的感觉。

    “谢谢您的认可,我也觉得最后那段舞很不错。”红衣内心深处那少有地自恋再次抬头,最后那支舞是即兴发挥的,难度自然不一般。

    这下敦贺莲的脸色更黑了,而对敦贺莲的低气压所为何来知之甚详的社幸一差点泪奔。

    “红衣酱跟不破尚配合地确实是很不错呢,不过,我想如果莲能够跟红衣酱同台,绝对也很有看点,定然不会比不破尚差到哪儿去。”社幸一小心翼翼地说道。

    在听到社幸一的话之后,敦贺莲周身的低气压瞬间小了不少,这次的笑容里也带了些真意。

    红衣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了几圈后,有点不确定地问:“敦贺先生,您是不是不喜欢我跟不破尚同台?”她虽然对有些事情不怎么上心,但是她可不傻,敦贺莲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干嘛称赞的话说得阴阳怪气的,还有社先生后面类似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更是让人怀疑了。

    红衣的话让社幸一一阵激动,只可惜现在他不能兴奋地尖叫,只能用手狠狠地拧了下自己的大腿来发泄心中澎湃的激情。

    被红衣这么一问,敦贺莲竟是有些怔愣,他看过节目后的气闷,是因为不喜欢她和不破尚贴身热舞吗?猛然间,他想起了在神奈川的时候,哈维问过他的话,他说,敦贺先生喜欢红衣?当时他只是有种被他透视的尴尬,所以他并没有回答他,现在想想,他当时是不是心里真的对她有些想法?哈维说,你看她的眼神很不一样,刚刚你在嫉妒我靠近她,你喜欢她。

    喜欢?他喜欢她吗?他喜欢琴吹红衣吗?他嫉妒了?他嫉妒靠近红衣的男人?

    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敦贺莲暗自皱眉,她现在可还是个高中生,跟自己相差四岁,这、这不可能吧……
如果您认为《网王+SKIP 外挂女明星》不错,请把《网王+SKIP 外挂女明星》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网王+SKIP 外挂女明星,网王+SKIP 外挂女明星VIP最新章节 42心思渐明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