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被搅局


    lme的员工餐厅,红衣与敦贺莲对面而坐,两人的旁边分别是自家的经纪人鹰矢直人和社幸一。

    只是这个餐桌的气氛显然是凝滞的,原因出自于琴吹红衣的一句话,她说,敦贺先生,您是不是不喜欢我和不破尚同台。

    就是这么一句话,把原本就对她心思不单纯的敦贺莲给问住了。

    见对方不说话,琴吹红衣也没有打算将气氛活跃起来,只是想着敦贺莲的行为真的是很奇怪,怎么感觉他的反应像是个男人在吃醋呢。

    吃醋?怎么可能!红衣在心里慢慢地安慰自己,只是面对敦贺莲那越来越灼热的目光,她心底的那点自信开始一点点地崩溃,他……他好像真的在吃醋……

    挨过了漫长的午餐,红衣终于是松了口气,不过下午的时候她又开始担心敦贺莲会像上午时一样跟她来个不期而遇了,不过,事实证明,想象永远是想象,而下午敦贺莲却是一直都没有露面,原本紧绷了一整个下午的心终于是放松了下来,只是心底深处却隐隐地有着一丝晦暗的失落,她没有去深究,也不想去深究。

    晚上吃过晚饭后,红衣接到了御木本治也的电话,主要是说明天是御木本珠宝的新品发布会,作为代言人的红衣要求准时出席。

    红衣的电话刚挂掉就再次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鹰矢直人,原来刚刚鹰矢直人也接到了通知,所以待会儿他会带着服装师和造型师一起过来,先将明天的造型和服装搭配好,要不然时间上可能会比较赶。

    由于忙到很晚,鹰矢直人以及一帮工作人员则是直接在红衣家的别墅住了一晚,第二天便驱车去了发布会的现场,保姆车上,化妆师将御木本总裁让人送来的新品首饰给红衣带上,也就是红衣广告代言的那个人鱼の泪。

    御木本珠宝总部位于东京银座的二丁目,而总店是在东京银座四丁目,靠得非常近,而这次的新品发布会就是位于银座四丁目的总店门口。

    御木本总店在银座占地很大,光是这一点就能够看出御木本家的财力,东京银座地价高得吓人,人们都说银座一个脚印的土地是内阁高级官员一个月的工资,可想而知这地级到底有多高了。

    御木本珠宝总店门口铺着红毯,在门口中央处搭建着一个红色的高台,高台设有一个大的背景板,背景板上面的的印刷图片正是红衣在这次代言中的人鱼造型,人鱼身上佩戴的项链耳环都是要推出的新品,而在正厅两边是彩色的气球和鲜花以及一排排的保安人员。

    红衣的到来在人流如织的银座立时掀起了一个小□,她今天穿着一身浅蓝色的纱裙,蓝色镶钻的细高跟鞋,手中是一只银色的手抓包,一头黑色的长发被造型师打卷拢在一边,露出粉嫩的耳朵和修长白皙的脖颈,当然这个造型也是为了突出项链和耳环的,因为皮肤很好的关系,她的妆化得很淡,然而就是因为这吹弹可破的肌肤,令首饰上的珍珠光泽更加莹润漂亮。

    发布会还没开始的时候,闻讯的记者早已经在此蹲点了,看到红衣到来,一阵猛拍,摄像师扛着笨重的摄像机拼命地往前挤。

    一个个麦克风伸到红衣的面前。

    紧接而来的是一个个或犀利或刁钻或试探的问题。

    有问她和不破尚的关系的,有问下一张专辑什么时候出来的,有问最近听来的一些红衣豪门背景问题的,有问她心目中白马王子的类型的,也有人问这次代言费的,总之各种问题五花八门。

    这样的阵势红衣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了,所以在鹰矢直人的帮衬下,她回答得游刃有余。

    这时,一个记者突然将麦克风伸向了红衣,“琴吹小姐,刚刚看到您似乎换助理了,请问您之前的助理去哪儿了?听说您恶意欺压助理小妹,言辞苛刻,使得对方无法忍受愤然离职,这是真的吗?”

    红衣被问得一愣,但是很快地回过了神来,她看了眼对方麦克风上的标志是娱乐周刊的,她暗暗将其记在心中。

    对于对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周围的人也是愣住了,然后目光双双凝在了前面纯美的少女身上,看着她温柔的笑脸,下意识地觉得不可能,但是娱乐圈这些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多不胜数,眼前这个谁也说不准是不是其中的一员,但是这事儿总不能空穴来风吧,有眼尖的记者发现了红衣之前身前跟着的女助理确实不在了,而她的一些东西则是被一个年轻男子给提着,这下对于刚刚记者提出的问题众人更是相信了几分。

    短短地几秒钟,红衣的心思百转千回,这个记者一看就是有备而来的,关于助理这个事情知道的人不多,除了社长便是她和鹰矢直人以及坂上美树,现在却被记者给知道了,很明显是有人悄悄给报社透露了消息,而透露消息的人自然不可能是他们这一方,唯一的可能就是坂上美树自己,从记者的用词中可以看出,这个谣言很明显是针对她的,以坂上美树对于自己的憎恶,并非干不出这种报复的事,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将这件事藏着掖着反倒是更加容易让人怀疑,倒不如自己表现得自然大方些。

    红衣此时的表情依旧温柔,看向那名提问的记者微微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清澈的眼眸让人觉得刚刚的怀疑是对眼前妙人儿的亵渎,红衣嗓音轻柔地开口,“你是说坂上美树助理吗?她是公司分给我的,并不是我自己雇佣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公司为什么会突然安排换掉呢,当初是我的经纪人全权处理的,他说我的工作越来越多,女生力气小,怕工作吃不消呢。”

    说完她还求证似的看向了自家经纪人,众人的相机对着鹰矢直人一阵猛拍,他淡定地推了推眼镜,道:“正如我们红衣说的,坂上小姐毕竟是刚毕业的女生,力气什么的都有限,搬东西提物品,都得别人跟在后面帮把手,所以后来各方面考虑就换了个男助理。”

    此时,男助理看到有闪光灯对着自己打过来,傻呵呵地笑着将手里的东西抬高降低、再抬高再降低,展示自己有力的手臂,而众人看到他手中的东西着实不少,一个女生拿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

    见众人的神色,红衣知道这个解释被相信了,只是还不待她松口气,一道尖锐的女声从人群身后窜了出来,“她撒谎!”

    红衣循声望去,赫然是前几天被换下的坂上美树,此时她身穿一身洁白的裙子,眼眶中含着晶莹的泪珠,委屈地指着台上的红衣道:“她说谎,你们不要被她骗了。”

    突然而来的转变让嗅觉敏感的记者立时让开了一条道。

    坂上美树走了过来,一双嫩白的小手不停地绞着,似乎有些害怕,但是她脸上的神情却是一副不甘被褥怒起反抗的坚强,“我、我是坂上美树,就是她刚刚提起的助理,我……我并不是因为不能胜任工作而被换下的,我是被、是被她给逼得离职的。”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记者的闪光灯对着坂上美树的小脸一阵猛拍。

    鹰矢直人反应过来立刻让保安将人给带出去,只是记者将其围住,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根本就过不去,如果态度太强硬,对于红衣也有不好的影响,所以保安也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鹰矢直人看到坂上美树的时候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听她一开口,果然没好事,他拿起手机悄悄地拨通了敦贺莲的电话,将事情跟敦贺莲简单地说了一遍。当时在场能够证明助理工作失职的只有敦贺莲了,他在广大民众的心目中是个完美的男人,神一般的存在,他的话很具有说服力和权威性,如果让其他当时拍摄的工作人员来,绝对没有敦贺莲来得有效果,说不准记者还会说是他们请人来洗白的,况且以敦贺莲对红衣的态度,他相信他一定会帮这个忙的,而且从公司的角度上来讲,宝田社长一定也会赞成这么做,红衣可是他压下重金的宝,自然不容许任何闪失。

    围住坂上美树的记者开始见缝插针地追问:“坂上小姐,能跟我们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恩。”点了下头,坂上美树擦了擦眼中的泪,道,“我一直很憧憬娱乐圈,所以刚毕业之后就去应聘助理了,我知道以我这种没有什么才能的人来讲,成为艺人有点不大现实,所以我想要做助理,起码近距离接触自己的梦想也是好的,后来公司将我分配给了琴吹红衣,我很高兴的,真的,我很喜欢听她的歌,只是没想到理想和现实是有很大差距的,我没有想到琴吹红衣是这样的人……我、我刚来的时候有点笨手笨脚,一直是经纪人鹰矢先生在一旁帮衬我、指点我,他温柔帅气,家世又好,可以说只要女人嫁给他就能麻雀变凤凰,是个很容易让女人动心的男人,只是我没有想到、没想到琴吹红衣竟然喜欢自己的经纪人!”

    说到这里,众人却是一惊,然后再拍了几张鹰矢直人的照片,果然是个帅气的男人,有着男人特有的成熟魅力,天长日久的在一起工作,难免会产生好感,而对于他的身份众人自然也是略知一二的。

    见记者的目光被自己引导,坂上美树的眼中闪过一抹快意,接着道:“由于鹰矢前辈对我格外地照顾,琴吹红衣便嫉妒我夺去了鹰矢先生的注意力,但是我真的没有……我没有……”

    说着说着,坂上美树的眼泪哗啦啦地掉了下来,“我只是个刚出社会的学生而已,哪里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呜呜呜……她的眼里容不下我,硬是将我给换掉了……后来、后来不知道她跟公司高层说了什么,我便被辞掉了,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啊,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如果您认为《网王+SKIP 外挂女明星》不错,请把《网王+SKIP 外挂女明星》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网王+SKIP 外挂女明星,网王+SKIP 外挂女明星VIP最新章节 43被搅局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