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一阴谋之始 020:阴谋初现!

    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就这样的受伤不管么?怎么办?更主要的是,还要被动的防御着那人再次动手。漆黑的夜晚,尤秀躺在床上,睁着隐在夜中的晶亮眸子,脑中飞快的转着。


    夜,有两个人在难以入眠,一个东厢的柳墨元,一个西庭的尤秀,想得,都不是自己,亦不是对方。


    "萧萧!”尤秀展转在床,却是夜不能寐,起身下了床,着了一件纯白色的外裳,出了内室,今天晚上萧萧要求值夜,尤秀也没多想,丫儿这几日,也的确累得了,也就应了。


    萧萧坐在那吃着茶,正是踏雪,见尤秀走过来,起身为她到了一杯,两个人静静的品着茶,思索着各自的心事。


    “萧萧,此事?”尤秀沉吟了半响,还是说了出来,她从没有想过认识萧萧的时间过于短暂不能相信什么的,相反的,尤秀潜意识里,信任萧萧。


    “一场被动的阴谋!”萧萧想也不想就冷声说道。


    “何解?”轻轻一叹,她,又何尝没有想到这就是场阴谋呢,并且,受苦的是她父亲啊!


    “化被动为主动,掌控一切,来化解府上危机,如若不然,下一个目标,三位公子,甚至于,整个将军府,”喝了口踏雪,感受来自体内的冰冷“将军上了年纪,此举,以来牵制三位少将,又可报仇,简直是一举两得”冷哼一声,萧萧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此计够歹毒。


    尤秀的脸色已经苍白的无一丝血色,漆黑的眸中暗淡无光,她盈盈的站起身,拖着有些颤抖的身体,回了内室,“休息吧!”


    要是有了自己的手下,就应该能从被动转为主动是不是?


    东厢,幽黑一片,秋天,厢院里的花朵,已经濒垂落败,摇摇欲坠,似乎在无声着诉说它们悲凉的一生,即将要结束,与着死气沉沉的秋日一般,哪里,都涂抹着一抹悲寂与苍凉。柳墨元着着衣衫坐在院子中,眼睛直直的看着漆黑的天空,九月下旬,十五已经过去,月亮也残缺的只剩下一弯牙儿,星星也躲起来不见,似乎在嘲笑他心中的那缕心疼。


    秀儿瘦了,是因为担心范将军,传言范将军爱女,今又有传,女孝父慈,他差一点,亲手夺了她最爱的父亲。


    噜——噜!一只漆黑的信鸽从天空之上直直落下,柳墨元伸出手,信鸽便落在了他的手上,拿出信筒“焱!”他急急的站起身,进了房间,拿出笔墨,提笔“好,浩!”两个简单的字,信鸽带走了。


    转眼又过去了十天,范将军已经能够下地走动了,他日日都坐在院子里,有时候看着女儿舞剑,有时候和女儿下棋,让他高兴的是,女儿终于不在耍无赖了,输了就是输了,不过一连输了两次之后,尤秀说道“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转而将自己关在书房三天,除了喂范将军吃饭吃药,谁也不见,三天后,她推门而出,兴冲冲的找到父亲,下棋!


    “父亲,来检查秀儿的棋艺吧!”父女二人,你来我往,一会如三月暖春,一会如十月阴寒,看得萧萧在一旁心惊肉跳,柳墨元一直在一旁嘴角含笑的看着尤秀与父亲下棋,很温馨的画面。这三日尤秀不在,一直都是柳墨元在陪范将军消磨时间,虽早已过了回柳府的时间,但柳墨元只回去报个到,便住在将军府不走了,日日都来西庭坐一会,不然就在房间里看书。


    这次父女二人下了一个下午,尤秀一次未输,虽赢了几次,但都是险之又险,她没有露出任何傲然姿态,这让范将军又是高兴、又是心酸,女儿长大了,却是因为他才变得,不在是那个只知道调皮捣蛋的小精灵了,不过,这样才能在他回归尘土之后,才能过得好不是么?


    尤秀性格大转变,自然是与范将军无关,因为孤儿尤秀,从小就懂得安然,才能过得好些,活得长久些,所以,有些样子,只能摆在最爱的人面前,但是要适当,她从小就懂得要适可而止。


    京师城外,有一片绵延的大山,这片大山一直被所有的人称为死亡山群,谁也不知道这山里有什么?为什么会让人们天之色变,可惜的,没有人知道,因为进过山的人,都在没有回来过,无数年之后,这群山,便成为了人迹的禁地,因为没有人涉足,群山内的一切,都保存了一股原始的风貌,百年的树木随处可见,一股沧桑之气围绕着山林,和谐秀美。


    然而,这这片群山的深处,有一片颇为古老的建筑,这种建筑,在这种年代甚是罕见,也诡异独特,一片漆黑色的建筑,入眼所见,一片黑色,中间的一点,与整个建筑也格格不入,与周围昂然的绿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冷与生机并存,似乎在无声的诉说中着这片建筑的独一无二。


    “澈儿,有个任务,要你去做!”建筑群中,一座洁白安然的坐落在中间,整片黑色,仿佛只是为了衬托它的存在,唯一且高傲,这里的一切,都不允许有哪样抢了它的风头,洁白的房间内,一个面容苍老的老者对着面前一身黑衣的男人淡声道。


    “资料!”冰冷之及的两个字从男人的嘴里吐出,听到他的声音就仿佛整个人脱光了站在冰天雪地,尽管面前有个火堆,但你却感觉不到丝毫温暖。


    “武将范焱与他的女儿,范尤秀!”老者的声音,慈祥圆润,就仿佛如一股潺潺的泉水流过心尖,与男人冰冷的声音形成一股对比,一会如阳春三月,一会如腊月寒冬。


    男人的硬挺的身躯微微一颤,引起老者的注意,红润的脸上一双闪烁着精光的眸子眯了眯,“怎么了?”


    男人冰冷道“无事,什么时候?”老者拿起书桌上一达灰黄色的纸张递了过去。


    男子拿了过来,转身走了,仍下一句招牌的冰冷“两个时辰!”


    几个闪身,男子便出了群山,到了京城的城墙下,他的脚轻轻一踏,便越上了十几米高的城墙,在几个闪身,他便到了范将军的府上,摸索着寻找着他的猎物。


    月黑风高杀人夜!


    尤秀捧着一本杂记,轻声的读着,床前放着一盅鲜美的羹汤,范将军苦笑的看着女儿,“秀儿,爹爹能不能不喝了?”堂堂明朝一介武员大将,竟然跟女儿求饶,真真是好笑之及,但就是发生了,并且在眼前,不能忽略。


    丫儿好笑的看着范将军,她很同情范将军,真的。就连一向冰冷的萧萧,眼中的含着笑意。


    明日亦三更,虽然我很想要票,但是我怕要多了被骂,所以,大家看着给吧!!小语在这谢谢大家了,祝大家圣诞快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