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一阴谋之始 052 不过是个‘情’字

    “绣娘!你怎么来了?”平凡宫女刚一入内,小录子便如鬼魂一般飘到她的面前,吓得她一


    蹦。


    绣娘嗔了一眼小录子,平凡的模样如此做却是添上一抹风情,“你吓我一跳,皇后娘娘让


    我看看皇上睡好了没有?”说完,她侧耳听了听内殿的动静,对着小录子做了一个手势,小录


    子一愣,会意点头。


    “皇上昨夜批了一晚上奏章,你先回去吧,申时我会叫醒皇上!”小录子放松下来,坐到一


    边的小凳上,开始闭目假寐。


    “喂,小录子公公,我是皇后娘娘的人,我现在说的话等于是皇后娘娘的话知道么?”绣娘


    双眸一瞪,有些得意的看着小录子,一个狐假虎威的样子做的气势十足。


    小录子嗤笑一声,直翻白眼,“你-是皇后的人,那你知道你站在哪里么?皇上休息的内殿


    ,请皇后娘娘在殿内等候吧,若是在吵,扰的皇上休息,我押你去暴室!”


    “你……”绣娘气的双眼一瞪,伸手指着小录子,脸上的表情做的惟妙惟肖,随即咯咯一笑


    ,前一刻如天空乌云密布,下一刻却如艳阳晴天,带着怒笑指着小录子。


    “好,好,好!”三个好字表明她的愤怒,“我虽然是奉皇后娘娘之命来的,可是娘娘也没


    别的意思,只是关心下皇上,是否龙体欠安,若有不爽快什么的,也好及时招个太医来瞧瞧不


    不是?”


    小录子怒及而跳,这个死女人,竟然咒皇上的身体,怒视绣娘的眼睛,她慧黠的眼睛精亮亮


    的,好似在嘲笑他的笨,怔了一怔,随即认真的看了一眼绣娘,张了张口,眼神含歉。


    “来人,给我把这个绣娘带到暴室去,她竟然敢口咒天之龙子!”看了她半响,一咬牙,一


    闭眼,怒声道。


    殿外两个侍卫应声而进,拖着绣娘出了内殿。


    “小录子,你竟然敢扣我,我可是皇后娘娘的人!”被拉走的绣娘挣扎着厉声喊道。


    “把她的嘴给我捂上,皇上在殿内休息,如此扰到皇上休息我扒了你们的皮!”眉头微拧的


    淡淡着吩咐着,心里却在说着抱歉,为了皇上,他不得不如此做。


    柳墨元等了半响,也未见女眷的偏殿有谁出来,心中微微的失望,不过却有小小的高兴,他


    没在花园看到秀儿,更没有看将皇帝,那不就说明他们跟本没见面,或是秀儿跟本就在偏殿没


    有出来过。


    试想想,秀儿那一个喷嚏,那些文家妇定然不会放此与她交好的机会,毕竟范将军站的立场


    是皇上也是太妃那边的,想到这些,他心中便释然了,转身回了彩云正殿。


    宴会还在进行中,郊外的策马奔腾同样在进行中,相同的是,一个时间,众人都在进行着各


    自的事情,不同的却是那心口不一的心情。


    转眼,便近了申时,残阳如血,为整个京城披上一抹血红的色彩,隐约中好似还能闻到淡淡


    的血腥味道,更是在望向上空时,好似还能看到一缕缕幽魂在天空轻泣,寻找着家的方向。


    那如巨兽一般匍匐的皇宫,在张着巨口,无情冷酷的吞噬一代一代利欲熏心的人.


    许是压抑久了,众人骑出很远,回来时,竟用了两个时辰,郊外已经散开了一层层的冷雾,


    朦胧如仙境,四匹洁白的马儿如踏云而来,优雅而华丽。


    马上的人如仙家之人一般,男的俊秀,女的靓丽。


    尤秀与小公主已经取下了白纱,一个高贵如仙鹤,一个魅惑如狐,一个沉静如兔,一个俊郎


    的如那高贵优雅的金龙,高高在上的俯视着面前的一切。


    “回去吧!”淡淡的一声,给落日的余晖添上了一抹淡色,一声轻喝,如锤一般敲打在马儿


    的头上,得到命令的马儿一身长啸,御风狂奔,模样好不潇洒。


    此情,此意,如那夕阳下的美好,短暂的让人想留又不敢留,悲凉之极。


    尤秀与小公主对视一眼,均都在对方眼中看出浓浓的不舍,短短一日,两人的感情却是如那


    相处了十几年的姐妹,如她,只有凌落一个人疼,虽说如今得到了范将军等人的疼爱。


    可她却总感觉如到嘴的肥肉一般,有不少人在窥视,虽说如此比喻有些不贴切,可是这却是


    她真实的感觉。


    如她,在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容王哥哥的疼爱,到最后的伤她,都让如同从天堂跌落到地域


    ,虽有哥哥的温暖照着,可她却能感觉到哥哥的不易,甚至哥哥在面对她时,那时常闪躲的眼


    眸,这一切,她心中都苦涩,却有不敢开口。


    怕的,若是她开口,会失去哥哥的的爱,从此以后一个人。


    人,有的时候很脆弱,其实,他只是不想失去那来之不易的情!我们所有人,逃脱不掉的,


    始终之有一个情字。亲情!友情!爱情!


    几人骑马入了城内,将马送回了蓝月楼,那文士掌柜见他们几人回了,急忙走上前来,喊来


    小二哥将几人的马牵到了后堂,交付了代顾费后众人都心头沉重的回了那平凡无奇的荒院。


    心头的沉重,似乎在嘲笑离别的不舍,小公主不舍这样一个关心自己的姐姐只能相处一日;


    暮彦不舍的是,机会,只有一次,下一次,他们该以何样的借口见面,因为她已嫁做人妇。


    小宫女不舍的是,自先皇逝世后,小公主第一次如此高兴,可以抛开一切,尽情欢笑,只此


    一次。


    尤秀不舍呢!她不禁抬头看向低沉的天空,这样的日子还是如之前所想,好奢侈,只此一次


    。


    心中各有所思,那密道好似一下也短了很多,只片刻,便回了太子殿,接下来的,才是真正


    的分离,尤秀留恋的看了一眼小公主,见她一脸愁然,不禁一笑。


    “傻丫头,你可以没事的时候去柳家找我玩,虽然我不能经常出府,但你可以去不是?”拉


    着她的手,玉手如夷,轻抚,想拂去她心头的不舍。


    “我舍不得你!”清泪流出,被握住的手,如一件希世珍宝一般的呵护,更添她心头的酸涩


    ,那不舍,似乎一下被扩大了百倍,如身置一潭深水一般,不能自拔。


    “我说过,以后可以去找我,好了,时辰也不早,你也该与哥哥出现了,而我出来这么长时


    间,回去定然也会被太夫人找借口分说,我们几个,哪个回去不要拿出那颗被包装好的心面对那些虎豹呢!”


    求推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