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二几处情伤 097 洞房花烛

    097  洞房花烛


    那迎亲来的白马上端坐着一个人,尤秀只在喜帕下看到了他的红袍子:不过,她猜这人应该不是新郎;柳墨元现在应该是在左相大人那里,接左家千金呢吧?


    轿子走得并不快,尤秀的心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失,渐渐的越加紧张起来:终是又嫁了他,可是为什么心这么难受呢?


    忽然轿子顿了一下!


    尤秀心下惊奇,却听到喜婆在轿侧说话:原来迎面也来了一顶喜轿。尤秀闻言眉头一皱:一起拜堂吗?哎!越是想到以后又要跟另一个女人分享他,心里就越不舒服。


    在她的胡思乱想中,花轿又在轿夫们“富贵成双,吉祥如意”的话中落了地。


    踢轿门!一只脚踢在了软软的轿帘上;尤秀看了一眼,因为那脚踢过来后便停下了,却没有立时收回去。


    “姑娘,您踢啊。”


    听到这一句提醒,尤秀才轻轻的踢了一下对方:她不知道那人是谁,不过直觉告诉她,踢轿门的人应该不是柳墨元;那接下来呢?拜堂是不是也要找别人代替?


    来迎亲的那人,真得不是新郎倌儿。


    尤秀轻轻叹息着拿着苹果下了轿,然后又被喜婆背起,跨过了火盆等等一些俗礼,终于她被放到了堂上。


    要和谁拜堂呢?尤秀感觉身旁并没有人,不自禁的苦笑了一声儿;她没有苦笑很久,因为她身旁很快便过来了一个人,在喜帕下,她看到那人穿着大红色的喜袍。接着,并没有直接拜堂,而是稍等了片刻;


    紧接着那人站起,马上便又回了过来,厅堂内人很多,高兴的说着祝福的话儿。


    拜过宗亲父母之后,手里便被人塞上大红绸缎,被两个喜婆扶着带进了新房。另一端也有一个人牵着,只是那人绝对不会是柳墨元啊!尤秀苦涩的想着。


    其实尤秀想的完全正确,拜堂和娶亲的人并不是柳墨元;但去左家迎亲的人也不是柳墨元,而是柳墨青。因为就在昨天晚上,柳墨元突然失踪了,哪里都找不到他。无奈之下,只好以别人代之。


    两个喜婆走道了声‘百年好合’‘白头偕老’之后便走了。整个房间里好像是有两个小丫头,尤秀安静的坐在喜床上。时间一点点过去,尤秀的心渐渐的紧张起来。虽说柳墨元今天不一定来她这里,但是她还是很紧张,洞房花烛啊!


    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肚子此时开始抗议起来。忍了好久,终于,尤秀伸手将喜帕扯了下来。两个小丫头惊呼一声,“夫人,万万不可啊!喜帕是等三爷来挑的!”那个长的鹅蛋脸的小丫头怯怯的道。


    尤秀轻轻一笑,完美绝色的容颜看得小丫头怔怔的,“你认为三爷今天晚上会来么?”说笑间,尤秀站起身,走到桌子旁开始吃起来。东西不多,都是婚俗必备。


    刚吃到一半,门外便传来敲门的声音,两个小丫头面面相觑,犹豫间,外面传来柳墨元的叫门声。小丫头惊呼一声,在尤秀错愕的眸光中将浑身酒气的柳墨元迎了进来。


    他喝酒了!喝的很多,身上穿的是淡蓝色的长衫,并不是大红喜袍。漆黑的眸光已经对不准焦距了!尤秀打发小丫头下去后,房间里静静的。柳墨元走到她的面前,对着她一阵傻笑之后,将手中坛子里的酒灌进嘴里。回过头来看着尤秀道,“我对你负责了!谁对她负责啊!”说着,伸手就要摸尤秀的脸。


    对她负责?尤秀的心里莫名的窜起一道邪火,那左家千金这么好,那你为什么到这里来!想着这个问题,她便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


    柳墨元闻言,眼神一暗,摇了摇头。“怎会对不起她,她是自找的!我说的是秀儿!若是我意,娶了司浣是为了左家的文权!只是娶你便是对不起秀儿啊!”说着他因酒后发红的眼圈竟然溢出些清泪。


    嘴里喃喃着,“秀儿,我对不起你……我想你……”之类的话。然后倒头便睡,尤秀使劲的推了推他,这才发现他这么重。冷哼一声,尤秀起身到梳妆台前将头上的首饰拿了下来,这些东西压得她感觉自己的脖子都矮了一截。


    将大红的外裳脱下之后,尤秀刚要睡下,便听见门外一阵吵闹之声。不禁眉头一皱,柳家这是闹的哪出?


    砰——砰——砰——在她思考间,门外便传来几声轻叩门声,紧接着便有几声女子尖细的说话声。尤秀侧耳聆听不由的冷冷一笑。


    “三爷在这里么?”应是那叩门的女子。“在的,三爷与月夫人已经睡下了!”这是之前跟尤秀说话的那个小丫头。


    本以为那女子听见这话之后会离开的,却没想她回手啪的一声,扇了那小丫头一记耳光。小丫头吃痛,眼泪便流了出来,什么话也不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那女子尖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哭什么哭,去把三爷叫起来,就说我家姑娘有重要事情与他商量!”小丫头摇头不语,你用强攻,她用软丁,就是不说话。


    女子好似气的不行,指着小丫头说了她几句,无非就是她家姑娘以后才是正牌三少奶奶,轩辕蓝月不就是有几个钱,长个狐媚样么?那小丫头本是低声轻泣的,听见女子说出的话越来越难听,噌的下站了起来。伸手就给了那女子一记耳光,指着她小声道,“请你说话注意点,三爷有过交代,若是谁出言侮辱月夫人,那就是侮辱三爷!扇你一巴掌算是轻的,此话若是被其他人听见了,可别说我没告诉过你!”


    那女子捂着脸看着小丫头气的整个脸通红,却也说不出来什么,这巴掌只能是接下。因为她并不能确定柳墨元到底说没说过这话。


    尤秀在房里轻轻一笑,心中暗记下这小丫头,怯怯的样子,但这小嘴可是不怯场啊!竟给自己报了一掌之仇,并且还让那女子说不出什么。


    脑子胡思乱想间,倦意袭来,迷糊之间便睡了过去。


    天蒙蒙亮,最先睁开眼的竟然不是尤秀,而是头疼如裂的柳墨元。手臂一动,才发现上面躺着一个女子,柳墨元轻轻一叹,前天他在莲院呆了很久,直到昨天晚上才醉熏熏的来到了书院,不知为什么?潜意识里,他想睡在这,柳墨元心中暗骂自己,难道是喜欢上了蓝月?怎么可能,那他心里置秀儿于何地?


    他这一动,本睡得不塌实的尤秀便醒了过来,她自来是有认床的习惯的!睁开媚然的眸子,迎上柳墨元略显挣扎的目光。


    “我该如何称呼柳候爷呢?”轻轻一笑,尤秀偏头想着,该怎么称呼他,还有那左家千金?


    “咳,应该是夫君吧!”柳墨元轻咳一声,就要将手臂收回,却不想尤秀脑一用力,伸手环住他,如此现成又温暖的怀抱,天这么冷,她才舍不得离开呢!“冷!”说着,将自己娇小的身子向里面靠了靠。


    “那左小姐呢?”她似不在意的问。


    “这,她的年纪大你几岁,就称姐姐吧!”柳墨元犹豫了一下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