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二几处情伤 100 又伤!

    100   又伤!


    “什么?谁打的?”浣夫人拔高着嗓音。秀美的脸上因生气显得有些扭曲。


    地上散乱的躺着一块一块的碎瓷儿。一群小丫头战战兢兢的分站在两边,低眉顺眼的不敢去看暴怒的浣夫人。


    “回姑娘,是、是三爷使人打的!”一旁身穿翠绿衣衫的大丫头低头答道。


    “墨元哥哥?”浣夫人闻言,眉头微锁了起来,洞房花烛夜没过来就算了,今天又打了她的人,真真是有些过分了;


    “月夫人那呢?”浣夫人咬牙问道,小手用力的抓起桌帘,很生气,已经濒临在爆发的边缘。


    “月夫人那里没有使人过去,到是张姨娘她们去过了,不过……”大丫头抬头看了一眼青筋暴跳的浣夫人,犹豫着要不要说下去。


    “说——”浣夫人咬着银牙从嘴里迸出一个字,似乎是隐忍到极点。


    “张姨娘她们出来的时个个脸色苍白,似乎吓得不清,嘴里说着,月夫人很可怕!”大丫头偷偷看了一眼自家主子,小脚微挪了一下,似乎怕浣夫人在扔什么东西打在她身上。


    不过意外的,浣夫人听完之后,怒气竟然平了下来。抬头看了一眼那大丫头,微微一笑,又恢复那个富家小姐的样子。


    “你这是做什么?我又不能吃了你!”浣夫人笑着打趣儿着那大丫头。


    “没有,姑娘!“大丫头松了口气,能笑就好,能笑就好。从上房回来已经一个多时辰,院子里的能摔的瓷器都被摔了个遍。丫头们可从来没见过自家姑娘发这么大的脾气过。


    “把这些都给我收拾咯!我累了,要先休息一下!”浣夫人轻轻一笑,媚眼如丝,踢了一下脚下的碎瓷儿说道。


    丫头们应了一声,急忙使小丫头开始收拾起来。


    浣夫人则是转身进了内室,宽衣睡觉。


    午饭是在自己的院子里用的,用过饭后,尤秀便打发两个丫头去休息了,因为刚刚蓝月楼来人了!


    东方澈怕她在柳家一个人做什么都不方便,从幽阁调来两个女子,白依与白蔗,一个是地级的杀手,一个是地级。


    白依是个长相可爱的少女,年纪不过十八九岁。白蔗是个跟萧萧一样的冷面人,二人都身穿一身白色秀裙,幽阁的人好怪,平时大家在外人面前出现的时候均都是白衣飘飘,而在夜里行动的时候,女子一身血红色长纱裙;男子一身黑色夜行衣。


    她们两个来的时候,御狐也回来了。


    既然是东方澈派来的人,那么她也不用试探。做事自然也不会背着她们。御狐到了之后,啄坏了一块窗户纸,从外面飞了进来,落到了尤秀的肩上。


    当时尤秀正在喝茶,问白依两人的名字。


    亲了亲御狐,从它脚筒里拿出情报,是丫儿与奶娘两个人的去向。上面只有四个字:无影无踪


    这四个字无疑是晴天霹雳,无影无踪?为什么会这样?不是已经把她带走了么?为什么还要杀她们?


    东方澈说过,幽阁找不到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未出生的,另一种就是死人!


    尤秀双眼无神的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天空之上,不知何时已经飘落了雪花下来。


    白白的,闪烁着晶莹的光芒,似乎是眼泪化成的冰晶一般,美的好生凄凉。


    雪很大,似乎是鹅毛飘洒,才一会儿,地上就铺上了薄薄的一层;雪——越下越大!尤秀的心,也跟着被大雪埋葬了起来,然后无声的冰封。


    双手紧握。指甲已经抠进了肉里,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她的脸上也如同外面的雪一般,冰冷透骨。


    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心好疼,浑身上下就如同被抽空了一般,只留给她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一个已经千疮百孔的心了,为什么还要在上面洒盐呢?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呢?一定要这个样子对她么?


    一滴泪水顺着脖子滑进衣领里,凉凉的,但却凉不过她的心,柳墨元!你口口声声说念着我,这便是被你爱的结果么?没被你护着,我也不说什么?毕竟你有你的难处,可是你有机会选择的,为什么不放过两个下人呢!


    白依与白蔗对视一眼,心底轻轻一叹,副阁真是料事如神啊!


    白依轻轻的走到尤秀身后,伸手飞快的点了她身上的睡穴,让她昏睡过去。


    临来时,东方澈便收到了御狐带出来的消息,这段时间,所有的事没等尤秀开口,他便已经全部都查好了;但却没有告诉她,怕她受不了,若是她自己发现的话,毕竟有个缓冲期,心中已经有所预感,至少能不会那么伤心。


    并且吩咐白依,若是尤秀有什么不对的话。直接点她的睡穴。


    再醒来时,已经是夜晚,柳墨元竟然来过了。只是到床边看着睡着的她,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尤秀闻言,只是冷冷一笑,坐在镜子前看镜中的自己。


    白依两人松了口气,尤秀并没有怪她们点了她的睡穴。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白蔗偷偷的拉了拉白依的胳膊,这样的气氛好怪啊!尤秀坐在镜子前,眼不眨一下,动动未动过一次,就那样呆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明明看上如魅惑众生的眼神,可仔细看的话,才发现早已经失了任何色彩。


    黑与白,完美搭配,漆黑的瞳眸里,空洞的可怕。这样的尤秀,若不是浅浅的呼吸还在,会让人误认为是一具冰雕,明明暖暖的屋子,却是冷的可怕。就连白依白蔗都感觉到冷意了。


    她们是杀手。从小就开始送到死亡群山里培训,杀人如麻不说,更是性子个个冷血之极。只是现在她们两个算是败在尤秀身上了,这种冷让她们自心底感觉到颤抖。


    过了不知道多久,尤秀笑了,笑的很灿烂,如一朵绝美的花一般,瞬间开放了。这一瞬间天地间好似只剩下她暖暖的笑声。


    只是,白依白蔗却在尤秀的脸上看见无形的泪滑过她的脸,滴在她的心。


    白依二人激泠泠的打了个寒战,“姑娘。您要用饭么?”白依小心奕奕的问道。


    “我吃不下,你们吃吧,白依,多看看蓝灵与蓝雪的表现,毕竟在柳家我们要有自己的人!”尤秀摇了摇头,走到衣柜前,拿出一套红裙套在了身上,“我出去一躺,三爷若是来了,就说我睡下了!”说完,尤秀走到窗前,打开窗子跃了出去。


    雪很大,还在无声的下着,曾经个朋友说,万物皆有喜悲,这雨和雪便是天的眼泪。


    那时尤秀还笑她,多愁善感,自然又不是没学过,说什么天的眼泪?若是那时的她有现在这样的心情,也会认为天在哭泣吧!


    天,阴沉的另人心头压抑,尤秀在居民房顶不断的跳来跳去,终于,跳到了将军府。三个哥哥已经走了,家中只有四个母亲在喝茶说着体己话儿。


    “怎么样?可查到些什么?”这是楚氏的声音,竟然夹带着丝不确定的颤抖,她们好似说到了很关键的事情。


    隋氏犹豫了一下,因为这件事她也不确定,毕竟大少爷刚刚传回消息,这消息还在进一步确定中,“没死,只是人突然间消失了!据说当天被送到了宫里,却是被什么人给救走了!此后就连容王的人都在找她!”


    “真的?”楚氏等人有些激动的看着隋氏,秀儿没死,真的没死!太好了!日日提在嗓子眼儿的心,终于能放下些了!只是,那孩子人在哪里呢?一定是吃了不少苦吧!


    趴在房顶上的尤秀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滴滴落下,她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哭出声。她就知道容王的人一定会查到她没死的,所以才一直没有回将军府。


    因为他们知道,尤秀一定会找时间回将军府来看范家夫人,只是却没料到,尤秀会坚持那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出现。


    这次尤秀穿的是血红色衣裙,幽阁专用,若是容王的人在这四周,定会是认为幽阁的人来查探,她便没有危险,只是累极了几位母亲,她们一定很担心自己。


    尤秀在心底长长的叹了口气,她现在还不能与母亲们见面,甚至都不能让母亲们知道她在哪里,她现在的身份,因为只要范府这有一点不一样,容王一定会派人把这里监视起来,到时候,不只母亲们危险,她的计划也就全完了,父亲的大仇便不会得报。


    不对,还可以与哥哥们联系,想到这里。尤秀低下头,深深的、好好的看了几个母亲一眼,尤秀起身消失在夜色间。


    如尤秀所料,她对面的那栋房顶上,一个黑衣男子面无表情的躺在房脊上,洁白的雪花落在他的身上,他却一动不动,犹如一个尸体。他那双黑的发亮的眸子在夜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尤秀的到来只让他微皱了冷俊的眉头,瞧见她那身幽阁血衣,他便放弃了监视来人的动作。


    毕竟,幽阁的人是得罪不起的,这是容王亲自交代下来的,得罪谁,也不能得罪暗幽阁的人!


    尤秀几个闪身便回到了柳府,让她意外的是,柳墨元正在她的房间里。


    “你来干什么?”她大方的进了屋,并伸手倒了杯茶给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