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二几处情伤 111四夫人的无奈

    111四夫人的无奈


    此刻的四夫人如一个慈爱的母亲一般,秀美的脸上带着宁和慈笑.看得浣夫人心中暖暖的,眼圈微红,有些颤抖的回握住四夫人的手勉强笑道:“多谢四婶娘惦记着侄媳,侄媳今天早上起的早些,跟三爷在月妹妹的院子里用了早饭.”说完,似乎是怕四夫人误会什么似的又道:“四婶娘想必在这边有一会儿了,可是冷了?咱们叫上月妹妹一起到前面的小亭里用吧?”


    四夫人闻言,怔了一怔,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如梦初醒一般,惊咦了一声道:“月儿也跟浣儿一起?”她的语气有些吃惊,又有些不太确定,刚说出那句话,立时察觉到失了礼,拿过帕子掩口道:“既然月儿也在车上,便叫她一起下来吧!”


    浣夫人回头给那大丫头使了个眼神,示意她去车上请尤秀下来,大丫头撇了撇嘴,福了福身,便去暖车的方向了.


    “辛苦四婶娘了,我们在这里等一下月妹妹吧!”浣夫人拉过四夫人的手坐回了木围上.


    尤秀从窗帘的小缝中一直观察着四夫人的神色,越是仔细观察,她心中就是越惊,四夫人,到底是何用意?柳家还真是‘卧虎藏龙’呢!一个比一个深沉,先是一个五夫人,接着便是这人称面慈心善的四夫人,还真真是让人感觉如同身处狼窝。


    还记得自己以前在现代的时候,天天窝在家中看电视里演的大宅中无尽的争斗,总是对那些女人争来争去不以为然,可现在事情到了自己身上,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身不由己,你若是不争,就会被无尽的争斗淹没,最后将你吞没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没有人天生是坏人,无论什么时候,人都是在为了虚荣与利益在争斗,还有女人依赖的荣耀。四夫人身上慈善的光环,是她用夜里无数个哭泣一点一次换来的,粗使丫头打坏的娘亲给她的陪嫁花瓷,她强忍着心痛,还要轻声细语的安慰那丫头,叫她不要担心,她不会处罚她的……


    有些人感恩,有些人却拿对你,渐渐的丫头们越来越放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一切的一切,有谁瞧见?


    那大丫头神色轻蔑的走到了暖车前应付的福身道:“月少奶奶,四夫人亲自做了些汤品,本是说给浣少奶奶暖身子的,可是我家奶奶说了,月少奶奶还在暖车上,便使了奴婢来请月少奶奶一起到前面的暖亭里用汤。”


    “是么?四婶娘还真是有心!”尤秀轻盈笑着应声,不理会大丫头口中的轻蔑。这边白依已经伸出挑开了布帘,伸手扶过尤秀下了暖车。


    尤秀对着白依轻轻一笑,看的白依心中竟然有些发毛。白依,才几天,越来越有丫头的样子了!想到这里,尤秀不由得想起东方澈来,绝色的容颜上总是布满寒冰,冷冷的,处则发怵。


    东方澈虽然冰冷的可怕,可是在她面前就会笑。尤秀知道东方澈对她的心,可是,心底长长一叹,她对他,就像是兄妹的感情一样,总是很依赖他并且无条件相信,只是,两个人,再怎么好,却是都不能在一起,至于原因么?她不敢想,也不去想,这,算不算是在逃避现实呢?


    莲步轻移的走进了回廊,四夫人远远就见一身红装的尤秀下了暖车,如同冬日里的一把耀眼的火焰,灼着人的眼睛。


    “天气真冷啊!”尤秀见四夫人望过来,急忙快走了几步进了回廊。走到四夫人面前曲膝行礼,又福过浣夫人之后,才望向右侧的四个小丫头手上的汤盅。


    讶声道:“四婶娘一早就在这里等浣姐姐了吧!实在是不好意思,二叔的院子里帐目有些小问题,拖的时间久了些。”


    四夫人心中一惊,面色有些尴尬一笑道:“既然月儿过来了,我们去前面的暖亭吧,我刚已经使人准备了好几个暖炉呢,现在想必都很暖和了呢!”说着,四夫人便放开了浣夫人的手,站了起身。


    浣夫人的眼神闪了闪,眉宇间闪过一丝不自在,轻叹中同样站了起来。几人带着一群丫头,有说有笑的向前方走去。


    回廊约有十几米长,没走多远,便转弯进了一个小花园,由于是冬天,空空的,只有几株冬日里盛开的粉红梅树。


    粉红色的梅花吐着淡淡的梅香,远远的便能闻见,使人闻之精神一振。尤秀有些惊讶的望了望那几株梅花树。由于独特,不由得多瞧了几眼。


    四夫人见尤秀一直看着梅花树,轻笑着说道:“说起来,咱们府上都是些雪樱树,这梅花树还是太夫人亲手栽种的呢!”话说到这,四夫人神色竟有些古怪,关于柳府只种雪樱,而不种其它树种,她也隐约知道一点内情。


    尤秀笑着点头应是,便不再去注意梅花树了,因为说话间便已经到了暖亭。


    柳府的暖亭每到冬天的时候,便早早的使木匠用大块的木板围了起来,只留两个小小的窗户,用来瞧景儿的。平日里若是有人想到亭子里小坐,也不至于太过清冷。


    一进暖亭,因为四夫人之前已经使丫头放上了暖炉,一股温温的热气便拂在了脸上。尤秀眼神扫过暖亭里的摆设,一张檀木桌,几个小巧蹲花椅。檀木桌上面呈四方形放着四个暖炉,中间点燃着一支茉莉檀香,整个暖亭里弥漫着暖暖的茉莉味儿。


    四夫人让小丫头将四盅汤品都放在了檀木桌上,便叫其中三个退了下去,只留下一个长相俏皮可爱的名叫翡翠的丫头。


    翡翠将大盅上的盖子掀了开来,四盅热汤冒着腾腾的热气,尤秀抬头透过雾气看向四夫人,虽然保养的很好,但终究是抵不过岁月的流失,姣好的面容眼角依稀可见几条淡淡的细纹。


    尤秀在心中轻轻一叹,任何人都逃不掉岁月的侵蚀。红颜会老,记忆会淡,所有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感受到尤秀有些怅然的目光,四夫人微怔了一下,随即心中竟也有些感伤,看着面前两个如花似玉的俏佳人,不禁想起自己已是人老珠黄,四老爷虽然一直待她如旧,但她却隐约能感觉出,四老爷有时看她的眼神中渐渐有了不耐。


    女人都会担心自己变老,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大,慢慢的会失去很多东西。尤其是像四夫人这种,四老爷曾经疼她如宝,如今却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慢慢的越来越淡,如今的他们,就好像两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最开始还会看在七哥儿和八哥儿的面上,两人之间就算不是多么恩爱,但也在外人面前四老爷总是给足她面子。可是现在。四夫人一想到四老爷看她的眼神时,那种嫌烦,心中就如酸楚的难受。


    尤秀一直注意着四夫人的神色,从她眼中流露出的茫然与无奈,尤秀便有些猜出,四夫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回廊里了。她在心中轻轻一叹,又是一个可怜人啊!


    深宅大院是所有女人向往的最佳归宿,可谁又能瞧见着最佳背后的无奈与辛酸呢?一个不小心,命没了都是常有的事,上一次只吃了一块小点心,小命就险些不保,这次,她该不该相信四夫人?


    尤秀低下头,不由的观察起桌上的汤品来。四夫人还是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眼中的哀伤不加掩饰,浣夫人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尤秀,见尤秀盯着汤品看,便在桌下伸出小脚,轻轻的踢了一下尤秀的腿。


    尤秀一愣,疑惑的看了一眼浣夫人,顺着她的眼神看向四夫人,面色一凝,关心的看着四夫人道:“四婶娘可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找个大夫来瞧瞧。天气冷了,有个头疼脑热的一时都不愿好呢!还是早瞧瞧的好。”


    尤秀的话语将四夫人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她对着尤秀二人歉意一笑道:“瞧瞧我,年纪大了脑子就是不经使唤了,动不动就走神儿。婶娘没事,只是最近没有休息好。”说着,四夫人伸手抚了抚额头,似乎有些不舒服。


    尤秀妩媚的眸子闪了闪,伸手拿过瓷碗。翡翠见尤秀亲自动手,急忙走上前去,用手比画了几个手势,又伸手要从尤秀手中将碗接过。


    尤秀心中闪过疑惑,翡翠,是个哑巴?脸上却不动生色的道:“没关系,我是晚辈,孝敬婶娘是应该的,再说了,也只是盛碗汤,算不得什么的!”


    翡翠为难的看了一眼四夫人,只见四夫人神色轻淡的点了点头。翡翠便垂手立到了一边。


    “四婶娘喜欢喝哪种?”尤秀停下手中的动作,笑意盈盈的询问着四夫人。


    绝美的脸上笑容暖浅,让人如沐春风,四夫人神色间就温柔起来,指着鸡汤道:“我就喝这个吧,累着月儿了!”


    尤秀眉头微拧的摇了摇头,伸手盛了一碗暖蓉血燕窝放到了四夫人的面前。她的动作看着浣夫人与四夫人均都一怔,不解的看着尤秀。不明白她这是做什么?为什么先是询问她喜欢喝什么汤,接着又违背了自己的意思盛了别的。


    只有翡翠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光芒,看向尤秀的眼神带着丝善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