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二几处情伤 123被陷害

    123被陷害


    “这里是五百万两银票,是我对明国的第一次投资!”赵子辛开门见上的说道。


    尤秀拿起茶盏轻茗了一口娇笑道:“太子殿下还真是大手笔,您就不怕我拿了你的钱跑路?况且,这不应当是投资,而是太子殿下出钱买下明国而已。”说完,好整以暇的看着赵子辛。


    只见他自信一笑,目光炯炯的看着尤秀道:“我们的合作是互利的!蓝月姑娘若是对这笔小钱能敢兴趣,做了本太子的太子妃,那岂不是会有更多的钱!”到对尤秀说买下明国的事情不予回答,自动忽略了这问题。


    尤秀被赵子辛说的一怔,无奈的嗔了一眼他,笑着道:“太子殿下这话可莫要乱说,蓝月已是有夫之妇,就算不是,也配不起太子殿下的万金之躯。”见他不回答尤秀也自动忽略了这问题,与这种人打交道,要小心再小心。


    赵子辛遗憾的摇了摇头,感慨颇深的道:“说实在的,我到真有些羡慕这柳小侯爷,同时怀抱两美****,听说左相大人的千金左司浣也是明国有名的美女,若有机会,真想见上一见。这明国出美女啊!不像我们赵国。”


    尤秀噗嗤一笑,让蓝玲将银票拿到了东方澈面前,正色道:“东方,半年之内,我要让蓝月楼布遍整个明国,死亡群山那块,我会找柳墨元,让他跟皇家说说,我们买下!”


    东方澈的脸色继续如冰,淡淡的点头应是,赵子辛微笑不语。


    见尤秀说完了,才开口道:“蓝月姑娘想用商业命脉将明国掖住?”赵子辛漆黑的眸子烨烨生辉,似惊奇的问道。


    尤秀回过头来,点了点头道:“这只是第一步,若是太子殿下能搭个手,希望能给予蓝月楼一个方便,这样所有的计划都能提前。”


    赵子辛点头应是,脑中飞快的计算着,并隐约也有些懊恼。这蓝月姑娘算不算是趁机敲诈他!不过心中却是甜甜的,也有些佩服,这女子胆子真是大的很啊!


    尤秀的计划,有些不会瞒着赵子辛,甚至还会如现在这般,当着他面说,争取能得到他的帮助,因为笃定了他会出手相帮,所有尤秀也就开口又说了几件事。


    几件事下来,五百万两银票虽看上去很多,若是今天尤秀所说真的全部短时间内办到了,这点子钱自然是不会够的。并且还缺了很多。那赵子辛听完之后,便急急的走了。


    尤秀与东方澈笑着将他送走了,脸上的笑容便敛尽了。


    目光清冷的看着赵子辛上了驿站的马车,扬长而去。几人便回了顶楼,而这时,萧萧来到了顶楼唤尤秀等人吃饭。


    众人来到了蓝月楼最大的厢房,桌上放着二十四道菜,都是蓝月楼的招牌菜,这些有的是尤秀自现代菜品中挑出些又好看又好吃的菜,也有的是根据古代一些名菜,只是将名字变动了一下,让整道菜看起来又好看又好吃。


    酒过三巡,众人均都有些醉态,牡丹拉着尤秀的手问长问短,蓝婷却是总说,牡丹总是霸着尤秀,东方澈今天喝的很多,只是他的脸上似乎写着‘我很生气’的字,众人都离他远远的。


    他的面前摆放着几个超大的空酒坛子,白依与白蔗二女低着头,吃着菜,似乎是怕东方澈发飙一般,出奇的温顺。


    尤秀就低笑着说道:“看来东方美男在幽阁是颗炸弹啊!随时会爆的那种!”


    众人闻言,笑着看向东方澈,只见他白皙的脸上因为众人的打趣浮上两抹红云。尤秀见此便道:“听说,喝酒脸红的人好交,瞧一瞧你们哪个没有脸红的人,我们要离他离的远远的!”


    众人又一阵乱笑,互相调笑起来,便没有人在注意他了。


    见到尤秀那谈笑自若的样子,东方澈的脸色更加阴沉,这个女人,在他们面前还要保持这副样子么?昨天她没有回来,难道不知道蓝月楼的人有多担心她么?这个死女人,为什么总是占据他的心?


    酒一杯一杯的,越喝越多,意识也渐渐模糊,只听见众人的嘻笑声似乎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一般,飘渺难寻。


    第二天一早,头痛如裂,身体也如灌了铅一样沉重。抚了抚有些晕胀的头,长长的睫毛便如展翅的蝴蝶一般,舒展了翅膀,慢慢的睁了开来。


    这是一双漆黑如墨的瞳眸,颇染了世界上颜色最深的墨,在睁开的一瞬间,如同将全世界的色彩在这一刻全部敛尽。


    蓝玲听见声响,敲门进入。


    东方澈连忙穿好衣服,冷冰冰的坐在床上。蓝玲见他如此戒备,扑哧一笑道:“东方公子这是做何,婢子又不会吃了你!”说着,将手上的醒酒汤放在了桌子上又道:“这是萧萧姐姐让我送来的,她说公子昨夜喝的多了些,今天早上定然会很不舒服,喝了这醒酒汤后在小息一会儿,便好了!”


    东方澈淡然的应了一声,蓝玲见他始终如一块冰一般,便气的一跺小脚,转身出了房间。


    东方澈看着醒酒汤半晌,才从桌子上拿起,一饮而尽。温热的汤汁缓缓的流过食道,如干枯的河床突然间流过一股清泉,滋润着身心。脑袋的沉重顿时便清减了不少。转回身躺回了床上,闭上眼睛,全是她的影子,只是头依旧疼的晕胀。一会儿,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临睡着前,他的脑中闪过一个人的影子,来的快,却的也快……一闪便过。


    再说尤秀这边,吃过饭后,便回了柳府,一切如旧,柳墨元还没有回来。尤秀笑意暖暖的脸上笑容不变,心中却是冷笑连连。


    笑着回了书院儿,蓝灵蓝摇似是个小母鸡一般,一听见有人来了书院儿,便急切的跳了出来。见是尤秀几人,松了口气。


    蓝灵将帘子打起,迎了尤秀等人进了花厅,蓝摇这边便上了滚热的茶给尤秀与白依三人。这次一同回来的还有妖娆的牡丹。


    牡丹不放心尤秀一个人在柳府,说到底,牡丹现在完全跟尤秀的大姐姐一样,又如一个婆母一般,照顾着尤秀这,照顾着她那。尤秀无奈,只能将她带回柳府小住几日。


    “发生什么事了?跟我说说!”茗了口茶,尤秀抬眼看向蓝灵,只见她垂头不语,似乎在犹豫这话该不该说。


    蓝摇就伸手扯了扯她的袖子,又微微摇了摇头。


    白依就咯咯一笑道:“夫人,婢子跟白蔗妹妹带了些咱家的东西给蓝灵姐妹,婢子这就带了她们去将东西分了!”


    尤秀的目光微闪了闪,笑着点了点头,让她们去了偏厅。牡丹就走到尤秀面前,对着她摇了摇头:“这样的人怎么可以用?”


    尤秀笑着拉过她的手道:“姐姐是误会了两个丫头了……”尤秀的话没说完,就看白依脸色发白的拉着眼圈通红的蓝灵从偏厅走了进来。


    白依表情凝重道:“夫人,大姐儿和二姐儿中毒了!”说着,有些懊悔的低下了头。


    尤秀一怔,随即噌的下从椅子上站起,此时也顾不上说这两个丫头为什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还不报了,尤秀亲自伸手拿过披风盖在了身上,对着白依道:“白依跟我去锦绣园,其他人都在书院儿好好呆着,哪都不许去。”


    牡丹这时伸手拉住了尤秀笑着道:“我跟你去!”


    “不行,姐姐是贵客,怎么能去?”尤秀想都不想,开口拒绝道。一来牡丹是她的娘家人,二来她什么都不懂,去了也是白去。


    牡丹就伸手将尤秀头上有些凌乱的发丝理了理道:“你这丫头,怎么这个时候反到乱了分寸,若是那大姐儿真有事情,可是早就去蓝月楼知会了你去,更何况,你又不懂医理,又怎会晓得大姐儿到底是不是中毒,去了也无济于事。我祖上是医族,虽说不及蓝凝的家世,但却在江南有些名气,也许,我可以帮到你。至于我是谁,你新来的丫鬟不就可以?”


    说着,便给白依打了个眼色,白依会意,回自己的房间拿了件柳府丫头的衣服。尤秀见此,点了点头,等了一会儿,牡丹便换好了衣裳,并且换了一个发髻。


    十足的一个小丫鬟,只是这丫头的容貌,虽不施粉黛,却是同样妖娆如妖。


    几人快步的向锦绣园走去,尤秀这才发现,今天柳府的气氛有些紧张。


    想必是那莲子碧耳羹出了问题,应该不是大厨房的人动的手脚,毕竟碧耳羹她和柳墨元同样喝了,为何他二人却什么事都没有?


    柳太夫人等人都在怀柔院儿,因为带的人多些,整个怀柔院儿内,远远的便能看见人头攒动。尤秀见是如此,脸上满满都是担忧的表情。就连暖车都没用,带着牡丹白依便一路小跑了过来。


    院子里的丫头婆子远远的便见尤秀带着丫头跑了过来,相互对视了一眼,均在对方眼中瞧出惊讶。有那会来事儿的便迎了出去。


    “哎呦!我的月奶奶,您今个儿不是回门儿了么?”说话的是一个年约四十几岁的管事婆子,那婆子笑着给尤秀福了礼。


    白依便神色担忧的跑过来拉起那婆子道:“吕婆婆,大姐儿和二姐儿怎么样了?”她认得这婆子,是柳太夫人身边的人,上次去大厨房的时候遇见过,因她是太夫人的人,便记在了心里。


    出门在外,每日一更,明日回去之后,便固定更新了~抱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