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二几处情伤 124他的反常 求收藏~~~

    124他的反常 求收藏~~~


    吕婆子闻言,神色一暗,摇头叹息道:“大夫来过了,看不出中了什么毒!”


    白依抬头看了尤秀一眼,尤秀对着吕婆勉强一笑道:“那我们快去进屋看看去!”说着,便提起裙子,小跑进了花厅。


    花厅内,柳太夫人脸色阴沉的坐在主位上,柳夫人垂头立在下首,见尤秀跑了进来,目光如刀一般,狠狠的看向尤秀,就好像这毒,真真是尤秀下的一般。


    尤秀自动忽略了柳夫人杀人一般的眼光,面色担忧而又焦急的给柳太夫人二人行礼。


    柳太夫人懒懒的抬起眼,似乎极为厌恶的看了一眼尤秀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回娘家了么?”


    还不是怕不在府上出了什么事,而早早就回了。这还是早早回了就出事了,若是晚些回来,指不定生出什么妖蛾子呢!心中如此想着,嘴上却道:“这不是听说姐儿出了事情!现在怎么样了?可是有生命危险?”


    “等你回来人都死了!”说着,似乎是感觉到话有些重了,毕竟现在还不知道这毒是否是尤秀下的,柳夫人又道:“刚刚请了大夫,说是洗了胃,听说昨天晚上到现在,就吃了你送的什么莲子羹,才出了这当子事!”


    尤秀的脸色不变,对着柳太夫人福了福道:“那我去看看!”也没有说那莲子羹自己与柳墨元同样喝了,却没有事的事情。


    柳太夫人摆了摆手,示意她去吧!尤秀再一次福身,便带着牡丹二人进了内室。


    内室中,素玉与素雪躺在一张床上,只有安容一个人在伺候。


    见尤秀进来,急忙勉强笑着福了礼,只是眼神一直在昏迷不醒的两个孩子身上。白依急忙上将安容虚扶了起来。而这时,尤秀与牡丹也到了床前。


    只见两个孩子面色发白,双眸紧闭,唇瓣发紫,裸露在身体外的皮肤也有些发青。牡丹伸出玉手,看了看孩子的手心,又看了看耳后,接着有费力的打开孩子的嘴。一会儿下来,身上便浮上丝细汗。


    检查完之后,牡丹微松了口气道:“还好还好,剂量不大,想必是不想要了这两个孩子的命,白依去吩咐下厨房,再炖些莲子羹,这次什么也不要加了,喝上之后睡上一觉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这么简单?心中想着,嘴上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着,还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牡丹眼带笑意的嗔了一眼尤秀,心中也松了口气,没事就好!若是这两个孩子真出了什么事,尤秀的嫌疑怎么也洗不干净了。


    白依已经小跑向大厨房跑去,尤秀跟牡丹还在内室中,她二人对视一眼,牡丹虚点下头,就开口笑着对安容道:“昨天白姑娘送过莲子羹以后,姐儿们可还吃过别的东西?”


    安容怯怯的摇了摇头道:“没有了,姐儿们晚上连饭都没有吃,说是莲子羹喝的多了,吃不下东西了!”


    牡丹的眼神闪了闪,又问道:“可是喝了什么茶?睡觉之前可还见过什么人?”


    安容略略思忖了一下道:“婢子到是给姐儿们煮茶喝了,只是没有见到姐儿们拿起茶盏。昨天入夜前,张姨娘跟小陈姨娘来过。”说完,一双大眼来回自尤秀与牡丹的脸上扫过。


    尤秀闻言,冷冷一笑,不用说,这毒定是小陈姨娘动的手脚了!那张氏不知道被陈姨娘灌了什么**呢!


    牡丹却是一怔,有些不解的看向尤秀,无声询问。


    尤秀就轻淡一笑道:“是三爷的三房小妾中的两位!”


    牡丹闻言,妖娆的脸上笑容一顿,嘴角带上一丝讥讽道:“难怪太子殿下会如此说,还真真是艳福不浅呢!”


    尤秀就伸手拉过牡丹的手,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牡丹气的使劲的跺一跺小脚,别过头去不看尤秀。她实在气得紧。


    尤秀暖暖一笑,牡丹是为她好,她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这隔墙有耳啊!


    伸手去拉牡丹,牡丹气的打掉她的手,无奈之下,尤秀只好一个人先出了内室。


    等一会儿白依回来,柳太夫人定会没事找事,更没准会拦下白依,不让孩子喝莲子羹,若是如此耽搁了孩子的治疗,日后落下了什么后遗症,谁负责的了?


    进了花厅,果然见到脸黑如锅底的柳太夫人。见是尤秀出来了,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要不是月喜拦那一下,怕是要走过来了。


    “给我跪下!”柳太夫人满脸通红的拍了下桌子,对着尤秀喝道。


    尤秀抬眼迎上柳太夫人愤怒的眼,笑意盈盈的脸上毫无惧色,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柳太夫人。


    起初柳太夫人似是被尤秀镇住了一般,半晌无语,只是呆呆的看着她,却不知是谁突兀的轻咳了一声,只听柳太夫人再一次拍了下身旁的小几。


    啪——


    小几上的茶盏闻声而落,滚热的茶水溅洒的到处都是,就连柳太夫人的那身青蓝色的流彩暗花云锦宫装,都溅上几滴。


    顿时,屋子里尖叫声一片,谁也没有注意,尤秀不知何时已经跪在了地上。一阵手忙脚乱之后,花厅内渐渐平静了下来。丫头们有条不紊的收拾的收拾,重新上茶的上茶。还有人半蹲在柳太夫人身前,拿着小块棉巾小心的阴着上面的水滴。


    柳太夫人这时才注意尤秀,见她安静的跪在地上,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刚想要开口,便见尤秀猛的抬起头,寒光自她眼中一闪而过,快得柳太夫人都来不及抓住。


    尤秀感觉到柳太夫人的目光,便抬起头,正好迎上她眼中的得意之色。心中不免冷笑,一切,都会有个开始,慢慢来吧!


    “太夫人,您没事吧!”尤秀的话语依旧如往常一般,暖暖的,淡淡的,如春风一般拂过人心。


    柳太夫人一怔,随即冷冷道:“放心,死不了!所以这家,还轮不到你当!”


    尤秀闻言,脸上的笑容越加温暖如春,“太夫人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好向月儿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姐儿们中毒我心中也不好受,况且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如何让姐儿们快点好起来才是紧要的,不然爷回来,会担心的!”


    柳夫人就在一旁赞同的点了点头,看向尤秀的眼光也不再那么硬冷如刀了,转过头对着柳太夫人道:“太夫人,月儿说的对,现在素玉素雪中的什么毒还尚且不知呢,我们还纠结谁是下毒之人做什么?”


    “为什么不找?也许这下毒之有就有解药呢!”浣夫人的声音这时在花厅外传了进来。尤秀心中暗叫不好。


    帘子被挑了起来,柳墨元在前,浣夫人在后,身后跟着大丫头可儿。


    浣夫人进屋后,对着柳太夫人二人各行了福礼。这才转过身来,冷冷的看向尤秀。


    尤秀歉意一笑道:“失了姐姐的礼了!”浣夫人变了,似乎比刚进府那这儿,更加的刁钻,阴毒;


    尤秀在心中长长一叹,虽然知道昨日做的那些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最起码能见到一个下午善良的浣夫人,也许那样才是真的她;现在的她,才是真正为这种阴谋而诞生的傀儡。


    浣夫人就冷冷一笑道:“你我是姐妹,又不是主子奴才,何必如此多礼?”


    尤秀心中酸涩,权利金钱,就会让一个原本善良的人变成这样么?在暗示她是‘商人’之后么?这种行为未免也太可笑了点吧!没有等级观念的尤秀,对浣夫人的这种嘲笑完全免疫。


    尤秀便笑了笑,看向站在她右边的柳墨元,惊讶道:“爷,回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一肚子气的他,听见她的声音,神奇的,气便全消了。甚至还不自觉的伸出手,扶起跪在冰凉的青石地板上的尤秀。


    屋子里的人均都一怔,柳墨元轻咳一声道:“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就这样笃定是月儿做的,未免有些草率了吧!更何况昨日炖的莲子羹,孙儿与月儿都有喝,为何我二人却没有事情?”


    他的话字字犀利,问的柳太夫人怔了半晌,要不是月喜推她醒来,岂不是在小辈丢了脸面。


    柳太夫人气得拍了下小几大喝道:“你这个不孝子孙,给我跪下,长辈面前,哪有你说话的理?”


    柳墨元很乖,依言便直直的跪在了地上。他这一举动,更是气的柳太夫人上气不接下气。颤抖着手指着柳墨元道:“请……请……请家法~!”


    众人闻言,均都惊讶的抬起头,看向青筋爆跳的柳太夫人,只见她白皙的脸上如淬满了鲜血一般,红得可怕。柳夫人立时便跪在了地上,只是在她跪下之前,还不忘狠狠的剜了尤秀一眼。


    尤秀只能无语苦笑,这柳墨元今天是怎么了?明明没有的事,这是做什么?他这样子,就好像那毒真是自己下的一样。无奈,尤秀只能跪在柳墨元身后,用手戳了戳他坚挺的后背。


    却被他飞快的背过手,将她的手紧紧握住:一个安心的温暖,是在告诉她,一切有他么?


    浣夫人也早已经跪在了地上,柳家的家法可不是请来闹着玩的!那一鞭子抽下去,不死也要扒层皮儿的!更何况长房就这一个独子,若是柳墨元出点什么事情,那柳家上下不还乱了套?并且柳墨元现在也是有爵位加身的人,哪能是一个诰命夫人说打就打的。


    收藏加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