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二几处情伤 140 刹那芳华求收藏~~~

    140 刹那芳华求收藏~~~


    那老大夫倒也是个有趣之人,一见二人如此,便虚行礼之后轻巧的退出了内室。


    柳墨元看着尤秀半晌,才坐到床边,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道:“是我不好,不应该留你一个人在屋里。”


    尤秀摇了摇头道:“目标是我,便是我,你在屋里,也只会连累你罢了!实在是那人武功太过高强,让人心惊。”


    而这时,牡丹等人都因为****疲倦而沉沉的睡了过去。柳太夫人派了月喜在这边照看着。蓝灵跟蓝婷虽然吓的不轻,但还是能照顾书院儿里的人。


    ****风波也算是平静下来。宁院儿到是很安静,浣夫人昨晚便知道书院儿那边发生了事情。只是她现在的身份并不好出面。


    现在,心中知道尤秀已经没事,心中不免有些复杂。之前在听说那刺客转身去了书院儿的时候,她的心提的高高的。蓝月是个好人,虽然她抢了自己喜欢的人。但一码事是一码事。浣夫人在心中长长一叹,自己到底还是太过善良。


    不知道自己如此,是对还是不对。隐约中想起父母的脸,又想起那日父亲母亲对她的劝告。她的心中便隐出些厌烦。


    愣愣的看着窗前雪花飘零,浣夫人心中满是复杂的情绪。半晌,浣夫人高唤了一声翠儿。


    门外立刻传来一女声应和着。听声音正是因为闯了莲院儿被柳墨元打板子的大丫头翠儿姑娘。才一会儿,门便被推了开来。一身嫩白色棉裙淡红色抹胸的翠儿便笑盈盈的走了进来。


    脖子露出一大截。浣夫人看在眼中。轻叹一声,翠儿啊!怕是又看上哪家公子了吧!自己身边的四个丫头,怎么都不让她省心?到底谁才是姑娘,谁又是丫头?


    翠儿之前便在行及笄礼的时候,就企图****过大哥左司辰。现在又打扮的这般花枝招展,想必又是相中哪房公子故计重施了吧!


    本不想说什么太过难听的话,实在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只希望翠儿不要在给她惹上麻烦。


    心中想着,浣夫人也毫不客气的说了出来。人的忍耐限度是有限的,若是一而在再而三的挑战底线,到时候惹出了什么大祸端,谁也保不准会不会连累相府。


    翠儿闻听自家夫人的话,立刻脸色大变。一惊之下,慌忙跪倒在地。叩了一个头道:“夫人,婢子真的没有这样的想法。婢子只是想,最近事事都有些不太顺利,只想收拾收拾去去晦气,婢子真的没有别的想法。”


    浣夫人闻言轻叹一声道:“我知道你没有,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是非常时期。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可能被太夫人那里抓住把柄,到时候别说我不能出面救你。现在就是我们危险的站在远处,只要在太夫人眼底下犯了错误,谁知道会不会成了靶子?”


    翠儿闻言脸色立刻苍白无比,看着浣夫人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到底是个丫头啊!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浣夫人看翠儿有些口不应心的点头应了自己的话,半晌无语。都是自己将这些丫头惯坏了,让她们越加的无法无天了。


    时间缓缓过去,日头渐渐正中。京城的天气也随着小年的来临越加的冰冷起来。简直可以用出气成冰来形容都不为过。


    内室里早早就放好了十几个暖炉,暖暖的,如盛夏一般温暖。虽然躺在床上一动不能用,但尤秀还是幸福的想着。


    最近越来越爱睡觉了,一天简直有十七八个小时都在蒙头大睡。柳墨元整个上午都在陪着她,见她睡着了,只是坐在床边,眼都不眨的看着他。


    仔细看他的眼神中,似乎有着很多道情绪。在他的脑中蔓延。没人能告诉他,这样做,到底对还是不对。


    蓝灵刚刚送过来一些粥食,里面是按照萧萧交代的食谱做的。她虽然不知道加的都是什么东西,但知道是对夫人好的就行。


    蓝灵也是第一次见蓝月楼的人,萧萧是个冷艳的美女,东方更不用说了,简直可以迷倒一群人。难怪以前便听过蓝月楼的大名,想这蓝月楼的第一美女和美男也是一大看点。这也就不怪蓝月楼为何可以做的这般大了。


    蓝灵再一次庆幸自己跟了月夫人。将粥盅放在桌子上之后,蓝灵呆看了柳墨元有一会儿才悄然的退出内室。


    三爷长的并不好看,为什么月夫人放弃东方管事,而选择他呢?想起东方管事那张倾城倾国的脸,蓝灵的小脸儿便腾的下红了起来。迎面走过来的蓝摇见姐姐如此,关心的走过来询问,哪知姐姐的脸红的更厉害起来。蓝摇打趣了一会儿姐姐。姐妹二人相携离去。


    蓝灵跟蓝摇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柳墨元手脚麻利的将粥盛到白瓷玉碗中,端到了床前。


    尤秀轻轻的睁开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一般,扑扑煽动,一双媚然的大眼烨烨生辉。柳墨元拿着碗看着她的眼睛半晌,才傻笑一声道:“秀儿,吃点东西吧!”


    尤秀轻轻的点了点头,由着柳墨元一勺一勺的喂着她。让她惊奇的是,柳墨元身为柳家的长房嫡子,应该不用亲自伺候什么人吧?可是为什么他的动作这么温柔,好象这件事情,他亲自做了千百遍一样。


    胡思乱想间,有清粥从她嘴边溢出。他就温柔的拿起早放在一边的手帕将嘴边的粥汁擦掉。然后轻柔的跟她说:“慢点吃,多吃点!”


    他的声音柔和的,好象要把她融化一样。这一刻,尤秀突然什么也不想想了,只希望时间定格在这一刹那。


    刹那芳华,芳华刹那。一切好象都只不过是过眼云烟。如果她还在现代,因为凌洛的抛弃,而转头爱上别人,也许她就不会死亡。如果,她没有爱上别人,而是坚强的守着内心的爱,而孤独的生活在那繁华的都市,也许一切都将会不同吧!不会穿越,便不会遇见将军父亲。不会遇见柳墨元,也没有一个如凌洛哥哥一样爱护她的东方……


    只是,一切的不会,都是虚想。所有的一切都正在发生。柳家为容王爷做事,容王爷指使柳家陷害将军父亲。更是将自己送给皇帝暮彦。将军父亲对她的爱,不可以用任何事物衡量,一个从小生活在社会歧视下的孩子,突然间有了一个爱自己如命的父亲,跟一群疼爱自己的母亲。虽然是心中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另一个叫尤秀该有的,但却还是贪婪的想要得到。


    到后来,才发现,幸福如泡沫一般,都是泡影,全是浮华。生命简单而又脆弱,复杂才是有滋味的人生。只是,能让她自私一些么?其实她只是贪心的不想让那些本就不属于她的一切远去。曾经的努力,全都在****之间白废,满心的希望也在一瞬间破灭。


    尤秀的眼中,写满了茫然跟不确定,还有着浓浓的伤痛。柳墨元知道尤秀又想起了过往,想起了范将军的死。只是他能做什么呢?虽然他没有直接参与,柳家却是所有事情的帮手。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去自私的要求尤秀把一切忘掉,然后他带着她,携手天涯……


    现在,他唯一能乞求的就是,秀儿能多多少少看在他的面子上,能放过柳家。虽然,他对这个家,实在没有多少感觉。但毕竟,这里,是生养他的地方。


    在尤秀发愣之后,柳墨元轻叹的站起身,将粥碗收拾好,端出了内室。月喜安静的站在门外,等柳墨元一出来,便询问了他几句。无非是月夫人身体如此,吃的可好?多多休息一番的话。全都是柳太夫人交代的。


    月喜带着满意的笑容端着粥盅出了书院儿。


    牡丹小睡了一会儿便因为担心尤秀只睡到中午便醒了过来。先是到内室看了看尤秀,见她还在睡觉,便小声询问了柳墨元几句便去了大厨房。


    取过了吃食之后,先是给白蔗送去了一份儿,接着又到沐茹斋看了看素玉跟素雪。然后找到萧萧后二人用了饭。


    一番忙活之后,已经是下午未时了。


    尤秀吃过东西之后,因为心中的茫然。不再跟柳墨元说话,闭上眼睛假寐。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内室的气氛一直有些沉闷,柳墨元站起身看向窗外,开口道。


    尤秀眼都未睁的冷冷一笑道:“夫君这话是什么意思?”


    “值得你这么牺牲么?”柳墨元答非所问道。


    “夫君这句话便有些值得研究了!这个世界任何事物都无法用值得不值得来衡量,要看的是这人或事在你心中的位置。”尤秀歪头想想说道。


    柳墨元闻听她的话,陷入沉默。任何事都不能用值得不值得形容,而是要看这一切在心中的位置。是啊!因为他从来没有感受到家中之人的温暖,顾而对这些都只是漠然。但她不一样,她曾经有幸福的一家,只是这一切因为皇家之间的争斗,全都不复存在。


    想到这里,柳墨元长叹一声苦笑道:“我……我该拿你怎么办?”


    尤秀能听出他话中的惆怅跟无奈,只是为什么会心中痛楚呢?是因为他么?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么?不可以,如此,她把凌洛哥哥置于何地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