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二几处情伤 146凶手竟然是浣夫人求收藏~~~

    146凶手竟然是浣夫人求收藏~~~


    柳墨元见尤秀不想多说,直接起身退了出去。


    尤秀愣愣的看着柳墨元直挺着背脊,脚步沉重的走了出去。她的心中顿时又难受起来。萧萧这时候神情淡然的走进了内室,见尤秀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怔。


    说不出的惊恐,难道夫人喜欢上柳墨元了么?手心隐约沁出不少细汗,萧萧强自镇定的走进了内室。对着尤秀若无其事一笑道:“夫人昨夜谁睡的可好?”


    尤秀笑着应声,一边招呼着萧萧坐在床边,一边拉着她的手道:“我很好,你看看,整天躺在床上,多出很多肉呢”


    萧萧就笑着道:“那敢情好,夫人你太瘦了,胖点正好。要不然萧萧都怕一阵风把您给吹跑了呢”


    尤秀笑着伸手在萧萧的鼻子上宠溺的点了一下,萧萧虽然还在笑,可是神色间却是恍惚不定。尤秀心中无奈,知道萧萧可能是看出些什么,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萧萧似是知道尤秀心中所想,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夫人,我不知道你心中是如何想的。只知道,我们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您是不是……”萧萧还没有说完,尤秀便伸手挡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在说下去。


    想了想道:“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我也知道,我嫁进柳府的目的。你放心,我从来没有忘记过我的身份”不管是真正的范尤秀,还是那道来自现代的灵魂体。她都从来没有忘记过。甚至都没有忘记过,那始终在内心占据一个角落的凌洛哥哥


    萧萧却还是不放心。她的家人也是被人害死,曾经深深体会过那种家破人亡的感觉。虽然最后凶手也死了,但是不能亲自为家人报仇,一直是她心中的疙瘩。这一次,她亲身体会,也亲眼看到,尤秀曾经幸福的家被容王爷与柳家联手顷刻间毁于一旦。因为不能为家人报仇的遗憾,便成了无论如何都要帮尤秀报仇的动力。


    无论如何,都要帮夫人把仇报了哪怕牺牲她也心甘情愿。尤秀也知道,所有人都是为她好。可是她每当要做什么的时候,脑中总会不自觉的浮现柳墨元的脸。并且很是清晰的扰着她。


    “夫人”萧萧很是激动的握着尤秀的手,隐约中有些颤抖。她知道这样做是在逼她,只是,若不如此,夫人又怎么会下的了决心?尤其是她每次出门看见柳家人的时候,那种隐藏在心中的恨,总是不自觉的浮现出来。


    而柳墨元的软弱更让萧萧气愤,她怎么也想不通。这样一个柳墨元怎么会是战场上那所向披靡的战神?尤其是柳墨元在柳家长辈面前那唯唯诺诺的样子,更是让萧萧生气。真不知道夫人跟那浣夫人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男人。


    在花厅内用饭的柳墨元此时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素雪就笑着道:“估计是谁在想念父亲呢”这几日,前几日,因为尤秀的有心撮合之下,素玉素雪跟柳墨元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不少。这让尤秀不禁感叹,到底还是父女,有血缘关系就是不一样。若是她对两个孩子不好,日后就算是想套近乎,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二人正说着话,蓝灵便拿着食篮走了进来。笑着摆放在桌上,伺候尤秀用饭。早饭吃的很少,不是不想吃多一些,实在是尤秀不想多动。一动就会引着腹部的伤口发疼。


    但显然有人不这么想,尤其是柳太夫人。早饭刚刚用过,柳太夫人便使了月喜送鸡汤过来。接下来的一天之内,柳太夫人要么就是亲自过来瞧一瞧。就算是自己不来,也不忘了使月喜送点什么补品过来。


    尤秀当然是不想喝,可是每次她想倒掉的时候,柳墨元便会从哪个角落里突然冒出来,看着她将补品喝掉。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尤秀的身体也是渐渐好转。有了身孕之后,她到没有孕吐,只是比较爱睡而已。一天之内,除了固定的吃饭如厕之外,多半都在睡觉。一个月下来,尤秀好笑的想着,自己估计胖了十几斤。


    萧萧却是道:“哪里,哪里?都没见你长多少肉,你吃的那些东西啊都被小哥儿吸收了呢”


    尤秀这时候就伸手轻抚小腹,一脸幸福的淡笑。她能感受到体内的小生命在一天一天的长大。现在她满心的都在期待,这个小生命的降临。将给她的生活带来怎样的色彩呢尤秀甚至能想到,一个可爱的小家伙笨手笨脚的站在她面前,甜甜的叫她妈妈


    柳墨元站在门口,看着尤秀一脸幸福的抚摩的小腹。那洋溢在脸上的母爱,让他内心深处,似乎又软了一个个角落。


    浣夫人站在书院儿的门口,脚步顿在那里。犹豫着该不该放下去。柳墨元的身影直挺的站在那里,似乎是一堵强一般,为她挡住了风雨。


    今天的柳墨元依旧是一身忧郁的天蓝色。在白雪皑皑的衬托下,越发的深沉俊逸。浣夫人的眼神从伤情渐渐便成痴迷。


    无论多久,始终,她都是爱极了这颜色。脑中不自觉的想起那张清秀的奶油小生脸,腼腆的,说话的时候,还会脸红。想到这里,浣夫人就傻傻的笑了。


    翠儿看着自家夫人从痛苦到傻笑,并感觉时不时有丫头婆子从书院儿,门前经过时。那嗤笑的表情,越发觉得脸上挂不住。


    唤了几声才将发呆的浣夫人唤醒。翠儿忍不住埋怨道:“夫人,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里”、


    浣夫人听的脸一红,嗔怒了一眼翠儿道:“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


    翠儿小脸儿一变,赶紧闭嘴。到底是主子,就算在不满,她也只能嘴上说一句而已。见自家夫人脸色有些难看。翠儿赶紧换上一副献媚的笑容道:“夫人,你看,我们还进去么?”


    “进去,为什么不进去?既然来了,我就要进去看看”浣夫人高声尖叫一声道。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翠儿夸张的捂着耳朵可怜惜惜的点了点头,跟着她的脚步走了进去。


    此时,日头已经西斜,恹恹怏怏的的垂过在天边。天气冷的很,因为刚下完一场大雪,书院儿的雪还没有来得及清理。因为只有一个婆子。


    浣夫人厌烦的向花厅内走去,柳墨元听见脚步声。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浣夫人道:“你来干什么?”


    浣夫人一愣,显然没有料到柳墨元会以这样冷漠的口气跟她说话。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还是微笑道:“我来看看月妹妹”


    “放心,她暂时还死不了”柳墨元还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只是说的话却是让浣夫人娇躯一阵颤抖。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柳墨元,第一次觉得,墨元哥哥是如此的陌生


    嘴唇苍白的无一丝血色,浣夫人张了张嘴,喃喃道:“难道墨元哥哥以为是我下的手么?”


    柳墨元的眼中闪过一丝异彩,很快便消失不见。依旧淡淡道:“看过了么?她没事”说完后还冷冷一笑。


    浣夫人闻言脸上更是呈现一片死灰,原来,墨元哥哥以为是她雇凶杀人杀柳五爷,只是引人注意的一个手段而已。真正的目的是月夫人


    抬起头,浣夫人满脸无辜的看着柳墨元道:“我不知道墨元哥哥为什么会怀疑我,我只是想说,我一直视月妹妹为姐妹甚至夫君不来宁院儿的事,我心中虽然会不舒服。但却不会怪月妹妹,要怪就怪我没有魅力,留不住墨元哥哥的心。我说的这些,并不指望墨元哥哥不去怀疑我。只是对的起我自己便可”说完,浣夫人含泪,头也不回的走了。


    翠儿惊慌的跟着自家夫人一路跑出了书院儿。书院儿发生的事,才一会儿就在整个柳府中传了开来。谣言越传版本越多,传到柳太夫人耳中的时候便是这样了:


    原来浣夫人早早就知道月夫人怀了身孕,刺尤秀那一剑,最好来个一尸两命,一命也行只是没想到尤秀福大命大,白蔗以身相护,最后更是险之又险才得保母子平安。


    柳太夫人听完之后,当即脸色就变了,然后直直的晕厥过去。上房的人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柳太夫人才悠悠转醒。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派人将浣夫人喊到上房。


    不一会儿,浣夫人便带着翠儿脸色平静的来到了上房。不卑不亢的给柳太夫人行礼。


    柳太夫人脸色铁青的指着浣夫人质问道:“你可知我喊你过来是为什么?”


    浣夫人闻言抬起头与柳太夫人对视,眼神深处一片坦荡道:“孙媳不知道太夫人唤孙媳做什么,还请太夫人明示”


    柳太夫人看着浣夫人眼中的坦荡,之前在心中的怒气顿时就消散了大半。毕竟是传言,多有些不可取信,斟酌了一下言词道:“府上的一些传言,你也听到了一些吧?”


    浣夫人乖乖的点了点头


    柳太夫人又道:“虽然传言多不可信,但你应该知道,所有的传言都不会是空穴来风但你毕竟和别人的身份不一样,我还是想听听你怎么说?”


    浣夫人的内心深处就窜起一道怒火,嘴上说传言不可信,接着又说所有传言并不是凭空出现,间接的就告诉她,若不能说动她,今儿她派人刺杀月夫人的罪名是落定了


    么么亲们,从明天开始,涨十个收藏就加一更哦收藏~~还求推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