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二几处情伤 170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她求收藏~~

    170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她求收藏~~


    白依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鹅黄色的床上,一身淡红色长纱裙的尤秀,半眯着妩媚的眸子,神色慵懒的斜倚在床头,一本发黄的杂记给她平添一股书香气息,如画一般的画面,让人不忍心去打破;


    所以,白依静静的走到一边,坐在椅子上,静静的欣赏这难得大画面;同时也在心中为东方澈好一番可惜,难怪副阁一直喜欢阁主,不管是真正的她,还是虚拟的她,都是一个妩媚的骨子里的女人;


    半眯着眼的尤秀,渐渐感到屋子里一股不寻常的气氛,顿时清醒过来;转过头,迎上白依有些迷离的双眼,笑着道:“在思春了?”


    白依被打趣的小脸儿一红,不过脑中马上想到一个人,一个跟她周旋了几日的黑衣男人;虽然两人一个追一个跑,但是白依能感觉到,那个黑衣男子好象在让她,因为昨日后,她并不那么累了


    尤秀眯眯着眼睛看着发呆的白依,并没有打断她,而是开始从自己周围的男人中逐个排查,看看白依究竟是心仪了谁?东方澈?不能吧东方美男长的好看是不假,但他那玄冰一般的脸,就算是有人喜欢他的脸,但估计也仅此而已,况且,以她对幽阁人的了解,虽然幽阁有不少人女子喜欢东方,但不会有人去真的招惹他;


    如此,东方可以排除了,那是?脑中突兀的冒出一个想法,随即尤秀额头上的冷汗便唰唰的落了下来,不由的出声道:“白依,你不会喜欢上整日潜伏在府上的黑衣男人吧?”


    白依的脸唰下红到了耳根后,而尤秀的脸瞬间苍白了起来;


    房梁上,某个男子,顿时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某男忍住心中的狂跳,几个闪身,离开了柳府,并且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白依的反应,虽然没有说,但尤秀已经明白,怕是真的对那男子有了好感;轻叹一声,她不能否了,因为这毕竟关系到白依未来的幸福,可是她若不说,日后……真不敢想象啊最主要的是,她们跟本不了解那男子是什么样的人


    唯一肯定的就是,那男子是相府或是容王爷的人;无论是哪方的人,尤秀现在都要小心,毕竟他们在暗,她在明啊


    白依也缓过神来,脸色瞬间白了起来,天那怎么这么不小心,见尤秀愁苦的样子,白依急忙上前恭身道:“阁主莫要担心,白依定然会将此事处理好,不会影响到整个行动”随即自嘲的笑道:“阁主,白依虽然对那人略有好感,但也只局限于此人在功夫上略强白依一筹,所以,白依对他只是对于对手的好感请阁主放心”


    尤秀闻言看向白依道:“你这丫头,竟然用上敬称了我只是怕你被人利用了而已罢了、罢了,咱们都不是小孩子,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不过,他毕竟是你以后一生相守的人,所以,眼睛放亮点,没坏处”


    白依眼圈一红,恭身应是;


    尤秀揉了揉脑袋,看着白依道:“昨天你是否一出门就感觉到他跟在你后面?”


    白依神色略有凝重的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这人的功力最少高我一个等级,若是按容王暗卫等级来算,最少也是天级暗卫了”


    “看来我这位便宜表哥还真舍得下手啊,竟然将天级的都派出来了,只为监视咱们么?我想这几天阁内便会传来消息你这几日要小心”


    白依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才道:“阁主,昨夜,我出门之后,去了相府”


    “哦?”尤秀颇为意外的挑眉看着白依,疑惑道:“他也跟着过去了?”


    白依点头道:“是的,不过他似乎也犹豫了一下,才跟过去的,我怀疑相府那边应该是有他忌惮的东西,不过我进去之后,用了阁内秘术,隐藏了一个地方观察他的神情,他见我消失之后,找都未找便离开了再之后,一直到我潜回府上,都没有再感应到他”


    尤秀点了点头,作沉思状,摆了摆手示意白依下去;


    这一日,就这样过去,尤秀因为动了胎气,哪里都去不得,柳太夫人因为前几日急火攻心,尤秀并没有让人告诉上房那边,而柳夫人这边,到是亲自过来瞧瞧;


    她来的时候,尤秀顿时吃了一大惊,往日还艳光四射的女人,今日一见,如同一下老了十几岁,暗淡如草的长发,无神的眼睛,还有因为几日未尽食而毫无光泽的皮肤,都让她再没有了昔日的神采;


    尤秀眼圈微红,这到底是柳墨元的母亲,他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所以,柳墨元在边关一丝消息都未有,没有人比她还挂念他;


    “母亲别担心,夫君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况且,他是在沙场中历练出来的,定会懂得如何寻找生机,以夫君的智慧,这点子事不会难倒他的”尤秀柔声的安慰着柳夫人,可她刚说一点,柳夫人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瞬间落了下来;


    “我的孩儿啊我可怜的孩儿啊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啊竟然不顾自己的性命,你回来吧这次无论别人说什么?母亲都会让你呆在我身边,哪里都不送你去,好不好?”柳夫人无神的看向尤秀这边;


    虽然是看着她,尤秀却知道,柳夫人估计精神已经出了问题,不然不会不顾她而坐在那边大声哭喊;


    “对不起、对不起元儿,都是母亲的错,母亲不应该不顾你的想法,强自将你送走。可是你应该理解一下母亲啊我都是为了你好,你知道么?都是为了你啊”


    “我若不将你送走,下一个死的可能就是你啊我已经失去了你两个哥哥,不能在失去你啊”


    “……你…知道么……将你送走……母亲的心多疼……母亲也是没办……法,送走你……之前御医……就告诉……你将会是母亲最后……一个孩子……母亲若不将……你送走,恐怕…这一生,……再也不会有孩子了……”


    整句话,柳夫人断断续续说完,已经泣不成声;尤秀整个人怔在那里,柳墨元的两个哥哥,真是被人害死的那柳墨元回来的时候,刺杀他的是不是同一人?那为什么这么多年,那人没有继续再动手杀人呢?


    后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那人暂时收了手;又是什么事情让那人再地动手?娇躯猛然一震,尤秀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难道一切都是因为她?


    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她再次嫁入柳府之后才开始的光洁的额头上,冷汗不断落下,尤秀看向还在自语的柳夫人,对着站在一边焦急却又没有办法的大丫头海玲道:“夫人身体不太舒服,一会儿我让牡丹过去瞧瞧,你照顾好夫人有什么事及时告诉我”


    海玲心系柳夫人身体,听闻尤秀如此说,顿时一阵欣喜道:“多谢月少夫人,那婢子这就扶夫人回泉院儿休息;”福过身之后,急忙扶着柳夫人走了;


    柳夫人虽然神智不太清醒,不过还好,并没有打掉海玲扶她的手,二人在柳夫人哭泣忏悔中离开了书院儿;


    屋子顿时静了下来,隐约从院儿外,传来柳夫人的哭声,断断续续;尤秀的心也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一忙起来,就将不想去想的事情忘记,可一旦闲下来,所有的事情都会袭上心尖,让她忍不住去想;


    变成这个样子,不是他的错柳墨元,这样子真不是你的错,错就错在老侯爷,是他欠的债只是还的却是你;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尤秀靠在床头,环着****;没有谁一开始就错,暮容、仁太妃、柳老侯爷,左家、包括她;都是被现实改变,从一个善良的人,到今天的双手沾满鲜血,其实没有一个人想这样的只是,走到今天,好多事情已经无力改变,可没有预料到会有今天,所以,她该继续错下去么?


    摩擦着她的脸,虽然很痛,却还是努力让自己笑出来,只想她别伤心;因为她亲手喂的一口清粥,他却珍如世界上最珍贵的美味;


    父亲的牺牲,是谁的错?是容王还是仁太妃,还是柳家?她的心,再一次动摇那个白衣的她,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眼神也茫然的看向她,在思忖着,这样到底是对还是不对?若是不继续,她如何对得起死去的父亲?若是继续,就会有人如她一样伤心?


    以前,她以为在柳家人眼中,没有亲情跟爱情,所以,她可以放手去做。可是现在,她动摇了,不是没有,而是被现实所迫,把心中的情跟爱都掩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因为这是他们脆弱的一面;


    前几日,柳老侯爷在看柳太夫人时,歉意的目光,不似做假;他知道自己对不起她了么?所以,他会用自己日后的人生来偿还她对吧?


    那么她的继续还有意义么?到时候若是柳墨元没死,她该怎么面对他?又该怎么面对肚子里的孩子?将来他问起他祖上时,她又该如何回答?


    白衣的自己也茫然不定的站在窗前,有挣扎,但最多的是掩饰不住的痛苦;尤秀想,她也迷茫了对吧在想到至亲至爱的时候,也会踌躇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