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二几处情伤 182交换条件求收藏

    182交换条件求收藏


    寻……第五回


    尤秀点了点头,神情表现的对孙姨娘说的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感觉,好像两个人在话儿家常一样。


    孙姨娘见尤秀如此,感觉自己再说下去,也只是浪费感情,况且,她也没什么事可说,便福身告辞了。


    孙姨娘难掩着失望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从明日开始,你就过来侍候我早起吧至于具体到哪日,视表现而定”


    尤秀的声音在她身后轻轻响起,孙姨娘惊异不定的回过头来,迎上尤秀善意的目光,顿时心底眼底酸涩,砰的下跪在地上,对着尤秀叩了三个心甘情愿的头。站起身,步伐轻盈的走了出去。


    尤秀静静的看着孙姨娘渐渐远去的背影,玉手抵在下颚处,微垂这眼睫,让人看不出她的想法。


    蓝摇跟白蔗静静的站在两边,时不时的伸出手,将暖炉内的炭火拨动一下,让它发出更温暖的热度。


    “她是来跟我交换条件的”宛如黄鹂一样的声音轻声的呢喃着,让站在两边的美丽婢女也有瞬间的失神。


    白蔗点头道:“应该是想以此当条件,来交换日日能看见二姐儿。”


    “其实,孙姨娘也是个可怜人啊说起来,我倒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尤秀自嘲的苦笑。还真是这样呢


    “夫人您跟她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不都是女人么?都是渴望爱的女人啊”她的语气难掩酸涩,动听的声音让人闻之心酸。


    白蔗看着尤秀平静的面容上,媚然的大眼恍惚不定,心中暗暗焦急,她平时虽然能说点,但到真章的时候,还是不如白依姐姐,瞧现在夫人这个样子,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


    “夫人,您是高贵的女王,那是这些凡民所能比的”白蔗一着急便口无遮掩起来。


    尤秀嘴边扬起一道苦涩到极点的笑容,绝色容颜更加平静,连眼神也古井无波起来。“你呀别逗我了女王,我又不是武则天。”她才没有那么狠呢


    白蔗闻言蹙蹙眉,显然她并不知道武则天是谁,不过她想应该是个人物吧?毕竟能让夫人提起的人定然差不到哪去,想到这里,白蔗便笑着道:“那夫人就做武则天呗”


    尤秀闻言挑眉道:“你知道武则天是谁么?”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知道白蔗没有白依鬼灵精怪,存心想为难她一下。


    白蔗疑惑的摇了摇头,将心中所认为的说了出来。


    “恩,倒是如你所说那般,是个很厉害的女人,不过你知道她为此付出多少么?”尤秀面带感慨的回想着武媚娘的一生,虽然最后坐拥天下,可是,谁又知道,她因为这些最后失去了什么呢?


    “失去很多么?能有太妃娘娘失去的还多?”白蔗的认知里,她还是比较同情仁太妃的,毕竟她最开始很无辜。


    尤秀哑然,仁太妃确实失去很多,不过那些都是她自找的。所以尤秀对白蔗拿两人相提并论有些不以为然。


    似是看出尤秀的想法,白蔗摇头道:“夫人,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其实,太妃娘娘最开始也不是坏人,只不过是被逼无奈罢了”


    “此话怎讲?”关于仁太妃入宫之前跟之后的事情她并不是很清楚。


    “其实仁太妃最开始心仪的男子是当年皇后娘娘的亲哥哥玉清公子。只是不知因为什么,皇后娘娘硬是将两人拆散了,并且将仁太妃设计给皇上,然后将其软禁在身边加以折磨。仁太妃因为一旨圣令进宫为妃,但皇后却对其百般迫害。”


    “虽然目的已经达到大半,不过皇后娘娘好像并没有放过仁太妃的意思。仁太妃虽然进宫为妃,但是还是与玉清公子藕断丝连,皇后得知后大怒,将玉清公子关了起来,自此以后玉清公子便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有人说,玉清公子因为反抗妹妹被其失手害死;还有人说,玉清公子因为染指仁妃被皇上密旨下令处死;总之传言有很多……”


    “但哪种结果,玉清公子都逃不了一死。在仁太妃进宫之前,她跟玉清公子在江南是有名的精玉璧人呢还有一段流传很广的诗:


    清公子,玉佳花


    挽青碧,谁回家


    要回家,摘花花


    摘花花,娶回家


    从此以后两相守


    白头到老无牵挂


    不过,随着佳人入宫,公子失踪,便淡了去。仁太妃在玉清公子失踪后的一段时间也失踪了很久,再回来的时候便如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对皇后的反击,也就有了真假太子一事。”


    白蔗一口气说完,赶紧拿起茶盏大口大口的喝了几口茶,这才感觉嗓子好了很多。说实在的,当初她在南方执行任务时,便听到过关于这两个人的传说,虽说结局不是很美好,不过也算是一段千古佳话。


    尤秀拿起茶盏的手放在胸前,脑中一遍一遍的过滤这突然得来的讯息。原来仁太妃还有这样的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只是却是个悲剧。


    也难怪她会这样****。那……她现在脑中有个疑问,暮彦到底是谁的孩子呢?真是他们纳兰家的人么?她跟暮彦有相像之处么?仔细对照暮彦跟暮容的脸,发现两人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也就是说,仁太妃跟玉清公子之间一直是清白的?


    看来,仁太妃本性还是不坏的,只是,皇后当年为什么要硬生生将二人拆散呢?真是个谜团。


    “你知道皇后娘娘为什么这么做么?仁太妃到底哪里得罪过她呢?”尤秀皱着好看的眉问出心中的疑惑。


    “这个么?好像是说仁太妃祖上跟皇后娘娘祖上有着世仇”这消息确实挺震撼的,不过起初两个人并不知道。


    “仁太妃跟皇后娘娘祖上流传下来的仇家画像如同一人,追溯到很久以前,也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所以,皇后娘娘自然不会让哥哥跟仇人之女在一起。”


    “原来是这个样子”难怪,只是可惜了一桩好姻缘。不过那皇后娘娘也够****的,事情既然已经过了那么久,为什么还要计较那么多呢?最后将自己亲哥哥害死不说,更是将自己的儿子也害成这般模样。若是她能预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不知道还会不会将二人拆散呢?


    似乎是看出尤秀的想法,白蔗摇头道:“夫人,有所不知,皇后娘娘早年跟哥哥玉清公子相依为命,高堂父母都是因为仁太妃父母而死。”


    “竟然连最近一代都扯上了?还真是有够复杂,真不知道这两家究竟有着怎样的仇恨?”


    这下白蔗闭嘴了,他们家有怎样的仇恨她可不知道,幽阁只查到上一代恩怨。毕竟查多了也没用,到不是查不到,只是觉得没必要。


    见白蔗不在说话,尤秀微微笑着道:“好了,别再苦思冥想了,去将内宅的崔管事找来,浣夫人病重,咱们不能不做活不是?”


    “是啊,人家是左家千金,不过我家夫人是女王”白蔗咯咯一笑,转身出去了。


    “我现在可不是千金小姐,而是柳家夫人。不过月妹妹是女王的事情,可不是说当就当的。”浣夫人的声音在门口突兀的响起,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白蔗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同样难看到极点,不过她的难看很快转变成冰冷的杀气。自然有一番难掩言语的气势,吓得浣夫人跟翠儿顿时笑脸僵在唇边,也将刚准备好讥讽的话语卡在嘴边。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浣姐姐啊怎么?浣姐姐的‘重病’痊愈了?”尤秀轻茗口香茶,神色揶揄的看着浣夫人道。


    “多谢月妹妹挂心了,已经好了很多呢所以早早便来书院儿与妹妹一起理事。毕竟妹妹现在有孕在身,不好太过劳累。”浣夫人没等尤秀请让,自然而优雅的坐在尤秀旁边的主位上。


    尤秀的脸色有些难看,因为浣夫人坐的位置正是柳墨元平时坐的地方。虽然她对柳墨元称不上喜欢,但毕竟他除了名义上,他整个人都是她的,所以,他的东西,自然都被她归到自己名下,也不允许别人染指。


    看着自家主子脸色变了,白蔗的杀气更加毫不掩饰的放出。浣夫人跟翠儿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管家小姐,哪见过真正的杀手,媚然的小脸儿顿时冷汗落了下来。


    “咳那个,翠儿你去瞧瞧崔管事过来了没有。”不自然的站起身,朝下首坐去。白蔗这才将气势撤了下去。


    尤秀对白蔗的杀气虽然也能感觉到,但毕竟她自己也亲手杀过人,所以,对此并不排斥,也许除了此法,浣夫人对别的都没感觉呢


    眼见着浣夫人识趣的坐到一边,尤秀便又恢复以往的淡定温暖的笑着道:“浣姐姐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是不是屋子里太热了些?”存心让浣夫人不好过。


    “啊没有,没有很好,可能我穿的有些多了”浣夫人没了刚才逼人的气势,有些慌张的道。翠儿低眉顺眼的立在她身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