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侯宅夫人 > 卷二几处情伤 197我所有的话都不可信求收藏

    197我所有的话都不可信求收藏


    素玉素雪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变的难看到极点。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尤秀。


    “母亲,不是这样的对不对?”素玉的声音暗哑,似乎是极度压抑的声音,破碎的可怜。


    “……”


    尤秀张了张嘴,虽然她不愿去相信东方澈的话,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并不是谁说什么就能改变的。


    “你知道的,幽阁找不到的只有两种人:死人跟未出生的人”


    “是不是,我说我不会放手,你就认为我所有的话都不可信?”


    这些话,好像在耳边缭绕着,不肯散去。绝色容颜上,有着浓浓的失望,还有极淡的苦涩。


    “我不知道”颓败的叹了口气,她不知道该怎么对这两个孩子说。


    “真的死了么?再也回不来了?”素玉呢喃着,虽然她对这个父亲并没有多深的感情,但到底是骨肉亲人,并且是她们的父亲。尽管平时表现的很不在乎,可是那时还未失去,现在才知道,这个男人在她们心中的位置有多重。


    素雪也感到气氛不对,看着姐姐落下泪来,急忙跑到姐姐面前,笨拙的为姐姐擦着眼泪。


    “姐姐不哭,我们还有母亲”她倒是想的很开,在她的世界中,父亲只是一个称呼,一个男人,而尤秀才是她们的亲人。


    看着天真无邪的妹妹,素玉抱着妹妹呜呜的哭了起来。尤秀将两个孩子搂进怀中,泪水同样控制不住的落下。


    “夫人,说不定只是浣夫人的伎俩。”沉吟少许,看着伤心不已的母女三人,白依无奈说道。


    “……可是那样的眼神时骗不了人的啊况且,他也曾经跟我说过。”摇了摇头,呜呜的低泣着。


    浣夫人就算再能装,也不可能装的这么像。“昨天晚上,柳墨林去过宁院儿么?”


    “去了”


    “五叔?”两个孩子轻咦一声,抬起泪眼看向尤秀,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提起五叔。


    “额……乖,没事。”突然想起两个孩子还在这里。无奈之下,尤秀只好一边收住伤心,一边哄着两个孩子。直到两个孩子倦极而眠。


    将孩子们哄睡之后,尤秀赶紧两白蔗白依召集到床前。此时外面已是漆黑一片。


    “白依,你的内力高些,去宁院儿瞧瞧,希望这次浣夫人真的变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变来变去,让人防备不得。白蔗你发个消息回幽阁,问问这永耀部落的公主什么来头,我总觉得此番她的出现,不应该只是送贺礼这么简单。”


    白依白蔗领命而去。尤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过了一会儿,白蔗便轻手轻脚的回了内室。尤秀虚笑,大概白蔗还以为这个时候她都能睡着吧


    “不用这般小心翼翼,我醒着呢”


    “我还以为夫人又睡着了呢”语气中有着埋怨。


    尤秀嘿嘿笑了笑。看着白蔗笑着道:“瞧你今天高兴的样子,是有了什么好消息传了过来?”


    白蔗点了点头坐在床边,当着尤秀面将纸条打开。上面是东方澈亲笔题字,属于他冰冷的气息好像在纸上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傲炫四年十月初八,被皇后娘娘派人毒昏,然后抛弃荒野。当时仁太妃本应该中的是鹤顶红,可是那下毒之人不忍心伤了她,只给她吃了**,然后就任由她在深山自生自灭。”


    “宫殿后面是荒山野林,不过年头久远,再往里走便能感觉到一种天然阵法。古籍记载,当年怅悠族人就是从这里消失的。”


    “怅悠族:古老而异常神秘的种族,族人以种食草药而生。整个怅悠族,所有的人都对草药有独特的心得,而每个怅悠族人,是各大组织争相高价雇佣的对象,因为有了怅悠族人,就等于有了不死的生命,至少在有生之年,病了或是受了重伤,只要有怅悠族人在场,定然不会有事。”


    “这个种族神秘异常,族人只有寥寥数人,不过百数。怎么能够这么多组织或强大的个人所用?故而,这些人便开始,出钱或者人尝试寻找怅悠族人的秘密。”


    “可是寻了许久,除了因为各种方式怅悠族人死的死,伤的伤,最后,那一任族长对世间所有人失望,带着仅剩的几个族人进了深山。就在那个地方消失不见。进去的每一个人都会诡异的消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最后,那里就成为了禁地。所有人的禁地。而怅悠族人的传说就消失不见了。不过相传萧家就是遗留在世界上的最后族人,不过也死了。”


    白蔗照着东方写的条条读者,心中已经掀起惊涛骇浪。原来萧萧姐姐是怅悠族人?这消息多劲爆啊若是传出去,萧萧定然是全世界人争抢的对象。


    “这么说,当时那人将仁太妃扔到那里。仁太妃醒来之后,因为求生的****,而凭着感觉向前一直走,就迷迷糊糊的进了怅悠族人的地方?”


    “应该是这样,这也就可以解释了她身后的两团影子,定然是怅悠族人不假。这上面还有。”白蔗接着纸条读下去。


    “怅悠族人最后消失在世间的时候,发明了一种最新药剂,是一种两色粉面,洒在人身上,会改变人体细胞构造,从而整个活人变成一种飘渺的存在。”白蔗读着读着,有些迷惑,不懂东方澈写的到底是什么。


    但尤秀却清楚的知道,不雅的张着嘴,这简直要比二十一世纪的机器人还要厉害,简直就是大变活人。将一个正常的人变成一种雾气的存在。会不会有些太残忍了?


    “我听过,当时这种药简直就是天价,因为刚刚建造出来,并不多。所以,也正是这种药加快了怅悠族人的灭亡。”


    “那些疯子抢到这种药不假,后来才知道,这种药只对怅悠族人有用,于是这些人便开始对怅悠族人下手。被变成雾气的怅悠族人会完全听命于施药人,直到施药人主动解除药力,就算如此,怅悠族人也会日日夜夜承受着异样的煎熬,直到最后死亡。时间不过解除药力后的十年或是二十年。”


    “这,太残忍了”怅悠族人简直就是一群怪物,一群本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怪物。怎么能发明对族人有害的东西呢真不明白这群人怎么想的。


    “是啊简直就不是人能所想到的”白蔗点了点头,好不赞同。


    “仁太妃是半年后回来的,她回来的时候,身后就跟了这两个影子,定然是真的到了怅悠族不假,不过,她是怎么进去跟出来的呢?”呢喃疑惑了几句,随后继续道:


    “回来后,仁太妃整个人都变了,她先是利用两团雾气回了皇宫,然后在御花园跟皇上偶遇,此后便开始跟皇后娘娘争宠。


    不久两个人都怀孕了,之后的事情,夫人也知道了。”


    “仁太妃的突破口定然就是拿两个怅悠族人跟深山内的怅悠族。白蔗,回信给东方,让他速给暮彦写信,告诉他从那两个怅悠族人下手,定然能让仁太妃改变心意。”这是她最后的赌注,成则让容王失去目标;败则,她只有正式迎上她的杀父仇人,有着血亲的表哥。


    白蔗点头应了一声,急忙转身出去了。


    而这时,白依也打开窗子越了进来。


    看着尤秀两眼放光的看着她,顿时怔了怔。“回来了坐。”


    白依点了点头,说:“夫人,浣夫人或许真的变了”这次,白依的语气没有质疑。因为她去的时候,浣夫人双眼迷茫的坐在窗前,好像失去了魂魄,如一具人偶,是让人随手遗弃的。


    “难道是左家放弃了她?”


    “应该是这样平时浣夫人都是被呵护在手心里的千金,被嫁到柳家本就是借着她的手做些什么,但最后在夫人这里总是失败,因此被放弃了吧”白依淡淡的分析着,却说到了事情重点。


    “是啊一个失败的棋子,因此而被弃吧这是不是她的悲哀呢”倒是有些同情她了,说到底也是个可怜人。


    “这是她自找的,夫人,当初是她自己要求嫁入柳家来的,而左家只是顺手利用罢了况且,左相大人爱女,丝毫不次于将军大人……”突然感觉到自己提到了不该提的,白依连忙收声,担忧的看向尤秀。


    尤秀眼神顿时一暗,眉宇间的疲惫之色更浓,仿佛这个月所有的事情,都一下压在了她的身上,让她羸弱的身躯有些不堪重负。


    娇躯晃了晃,白依赶紧上前拥住她,担忧的道:“我去找大夫”


    “别……我没事”尤秀连忙拉住白依的手,看着她虚弱的笑了笑,却比哭更为难看。


    白依暗暗懊悔,白蔗走进来,看见白依面色担忧的看着自家夫人,又看着尤秀惨白的脸色,还以为孩子发生了什么事情,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孩子一出事,尤秀就有可能性命不保。


    “夫人,您怎么了?”


    “没事,只是突然间有些晕而已,白依,最近你都不用出去引开那人了,我想,自会有人替我们引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