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唐御医 > 大结局章:终于厚待我一回

纵观历史记载的袁天罡的所作所为,可以说他是知识渊博的高道,但绝对当不上淡泊明志的有道高人。袁天罡善于相面,且屡屡被证实所做预言灵验。袁天罡历任隋唐两朝官员,隋时为盐令官,唐时为山火令,历史记载他善风鉴,累验不爽。


据说,他任职隋朝盐令官的时候,曾在洛阳给杜淹、王、韦挺三人相面,预言杜淹将以显贵而名扬天下;王不出十年将官至五品;韦挺面相如虎,将出任武官。并预言三人为官后都要遭贬谴,届时大家还会见面。果然在唐高祖武德年间,杜淹以侍御史入选天策学士;由太子李建成荐王当上五品太子中允,韦挺出任武官左卫率。


三人正当仕途一帆风顺时,没想到受宫廷政变牵连一起被贬隽州,果然在这里又遇到了袁天罡。袁天罡再次相面预测“公等终且贵”,最后都要官至三品,三人前程及结局后来验证都不出其所料。


当然,袁天罡最出名的相面,是给后来的女主武则天相面。当时武则天的母亲抱出了尚在襁褓中的武则天,袁天罡惊呼:“龙瞳凤颈,极贵验也。”后又遗憾的说:“可惜是个女孩,如果是个男孩,当为天子。”


而真实历史上,发生的一切,就如袁天罡所预言的一般,武则天后来确实废了李唐的国祚,成为了历史上仅有的一位女皇帝。


这些都是广为人知的关于袁天罡的奇闻轶事,正是因为这些赫赫声名,搞得袁天罡不像一个凡人,反而更像一个神仙。越神秘的东西,越让人害怕,人类就是矛盾的东西。


大清早起来,卫螭和谢玖梳洗打扮完毕,把麒麟双胞胎也收拾一番。进城去托付给秦府的干娘大人,两口子相约去见袁天罡。袁天罡在长安的落脚地就在山火令的官邸,就在长安城内。并不远,乘着马车,从卫府过来,也不过半个时辰地功夫就到了。


“夫人,就是那里了!”


到了山火令官邸,卫螭跳下马车,扶着谢玖的手。扶她下马车。两人怔怔站在山火令官邸的大门前,望着人家门前地石狮子发愣,似乎…那啥…虽然说得十分坚定,但到了门口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发虚了。


“真要进去么?”


“似乎,大概是的!”


“我们不会被当成小白鼠研究吧?”


“应该不会,除了咱俩,别人不会人体解剖学!”


“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好提议。就说今天要下大雨。不方便出门。请山火令大人改日再约吧。”


“嗯!”


两人无视头顶上那晴空万里地湛蓝天空。眼睁睁地就这么开始说瞎话。目地只有一个——回家!刚刚转身欲走。李淳风地声音已经响起:“卫大人。卫夫人。二位既已来到。为何不进去呢?家师已恭候多时。听道童回报说二位已经到了。特意让贫道出来恭迎二位。卫大人。卫夫人。请!”


好吧。人家地徒弟都堵到门口了。看来是回去不了了。卫螭、谢玖对视一眼。卫螭道:“劳烦道长久候。请。”


说着。与谢玖一同随李淳风进门而去。只是。那背影。怎么看着有些悲壮呢!或许。这时候。应该给添加两条横幅——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李淳风把两人带到袁天罡的静房门口,道:“卫大人,卫夫人,请进去吧,师父就在里面等候,贫道就不随二位进去了。”


卫螭点点头,把手伸向谢玖,握着谢玖的手,两人在心底偷偷为彼此鼓气,抬脚进入袁天罡的静房。


这是一间相对简朴、素雅的房间,供着神像,点着香火、清水,神像下方摆放着三个蒲团,其中一个,十分老旧,可以看出经常有人在上面打坐。然后就是满室的书卷,淡淡的墨香味儿和淡淡的香火味儿,十分有气氛。


卫螭和谢玖进去的时候,袁天罡站立在书架前,正在看书,见二人进来,放下书卷,向二人行礼:“贫道袁天罡,恭迎二位,为了二位今日地光临,贫道已期盼多时,请坐。”


说着,当先到那个旧的蒲团上坐下。卫螭和谢玖还了一礼,在袁天罡对面的两个新蒲团上盘腿坐下。


袁天罡道:“对二位地大名,久有耳闻,只是缘悭一面,一直无缘的聚,今日,总算有了与二位面对面的机缘,殊为难得。”


谢玖微微低着头,面无表情,不肯说话,本着男主外、女主内的原则,卫螭咳嗽一声开口道:“袁道长的大名,就是我等也常有耳闻,许多人求着都无福多见袁道长一面,想不到在下夫妻竟有幸能多番与袁道长见面,是我们的荣幸才是。”


袁天罡笑道:“卫大人心中真是如此想地?只怕心中恨不得永世不见贫道才是吧?”


卫螭额头三根黑线,努力稳定心神,故作镇定道:“道长这话说得在下不胜惶恐,道长或许不知道,我家老义父和干娘、义母三位老人家知道在下是来见袁道长的,可是对在下交代了不少,叫在下万万不能冒犯了袁道长这样的老神仙。”


袁天罡呵呵一笑,摸着灰白的胡须道:“秦老将军过奖了,贫道不过就是个喜欢多嘴的道士罢了,当不得神仙二字,何为神,何谓仙?我等凡人不知,不知啊。”


越看越有神棍的派头!同袁天罡交谈了几句,卫螭就这么一个感想,如果不是历史上那些言之凿凿的记载,他要是遇上这样的人,肯定二话不说拎起扫把卵棒打出去。


袁天罡温和的目光看着卫螭和谢玖,笑道:“贫道观卫大人不是喜欢说客套话、虚话地人,正好贫道也是这样,那贫道就直说了。”


卫螭心中默念来了。口中客气地道:“好,请道长直言,只要是能用得上卫某夫妇的地方。只要是卫某夫妇能做到地,道长尽管说,不用客气。”


袁天罡道:“有卫大人这句话,贫道就放心了。贫道今日还真是有求于二位,不得已之下才让童儿给二位送帖子,叨扰唐突之处,还请二位见谅。”


“无妨。能让袁道长叨扰,只怕这大唐有绝大部分人愿意。”卫螭呵呵笑着说道,心中暗自补充:只是绝大部分人中没有他和谢玖。


袁天罡要说地话似乎很难启齿,话是这么说着,卫螭也静静等着,但见他哼哧半天,也没有把原因说出来。卫螭和谢玖再次对望一眼,谢玖道:“袁道长是否不好开口?但既已把我们夫妻请来,再半途而废、无功而返,应该不是道长的本意吧?”


见谢玖都开口了。袁天罡也不好再踌躇,咬咬牙道:“俗话说,医者不自医。贫道今日请二位过来。是因为身体不适,请二位看病来的。二位也知道贫道地身份,不方便上门就医,贫道上门去只会给二位带来麻烦,故而,只好厚着面皮。瞒着二位,把二位请到这官邸来。”


“你说啥!看病!”


这句话是卫螭和谢玖气口同声说的,说完,谢玖面无表情,卫螭满脸古怪,这是啥感觉呢?就像是美军开着航空母舰去剿匪,结果发现所谓的匪徒不过就是两三艘无任何武装力量的小渔船;就像是开着坦克的,去打提着大刀的;就像是教英语的,遇上了个教国学地。勾搭不到一块儿去。意外。那是相当的意外!


“卫大人,卫夫人。你们二位这是…”


显然,两人诡异的表情让袁天罡道长满头雾水,满心都是不明白,不知道为何只是请他们二位来出诊会造成这么大的惊吓,难道被称为老神仙的人就不能生病么?他也是人,也吃五谷杂粮,会生病很正常吧,袁天罡道长忍不住有些小小的委屈。


卫螭满脸的感叹,叹道:“夫人,人生大起大落的太快,我有些适应不来了。”


谢玖还是继续面无表情状,点点头道:“夫君,你是妾身的精神支柱,全家就靠你呢,要坚强!”


“恩,我会坚强的!”卫螭重重点头,不管袁天罡满头雾水地表情,满脸严肃的道:“既然袁道长身体不舒服,那请把手伸过来,说一下症状,望闻问切,咱们一步步来。”


袁天罡的身体素质是不错地,如果和卫螭一块儿去爬山,卫螭这年轻人都不见得能爬的过他,他的病痛,和孔颖达一样,痔疮!每天不是在野外负重徒步旅行,就是在蒲团上打坐,久坐久站他都占全了,偏偏袁道长还是四川人,四川人喜欢吃辣的,久坐久站又喜欢吃辣,这不,不是痔疮了么!


确认了病症,开起葯来就快捷多了,卫螭随着袁道长进内室检查一番后,向谢玖汇报检查结果,谢玖给开的葯方。还好,病情比较轻,不像孔颖达那么严重,这都是人家袁道长身体素质好的结果。


诊完病,做好了医嘱,卫螭忍了又忍,还是决定问一问。卫螭道:“袁道长,正事也做完了,咱们随意地闲聊几句吧,有一个问题,在我心中闷了许久了,如若不问问袁道长,在下实在放不下。”


袁天罡病痛被解决了,心情大好,笑眯眯的道:“卫大人有何疑问尽可直言,只要是贫道知道的,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卫螭重重咳嗽一声,问道:“为何袁道长初见在下时,会说来处朦胧,去处模糊,来去两不知,安能算的明白?还有,为何前几日在宫里遇到在下,会对在下说那番话?袁道长精于风鉴之术,天下共知,说出此等话,实在让在下心中不安。”


袁天罡摸着胡须,淡淡笑了起来,道骨仙风的气质尽显无疑,当然,这种气质在卫螭看来就是极度欠揍的气质。峨眉豆腐,只能说卫螭没慧根。袁天罡道:“贫道总共见过卫大人的次数屈指可数,卫夫人更是只见过两次。两位来历非凡,贫道早已听过,只是,二位的生辰八字却十分奇怪,无论贫道如何算都是不通,想来是贫道学道不精,道法自然。算不通那就不通,无须强求。但不可否认,贫道却因此对二位起了心思,与二位相遇时,也曾仔细关注过二位的面相,但让人意外地是,二位地面相也不通。所谓相由心生,二位都是心底光明之人,为何生有这等奇特地面相,这却是贫道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地事实。看来,贫道果真是学艺不精,愧对先师。”


袁天罡说得平淡。卫螭却听得额头冷汗刷刷冒,谢玖也是满手心的汗,话说,她和卫螭地生辰八字都是按照各自外表捏造的,算不出来还真是不奇怪。两人对望一眼,虽说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但心中却是安定了,袁天罡果然不是神仙,无法做到无所不知,还好还好,虚惊一场。


两人心里刚安定一些,袁天罡说话了:“其实,就贫道的角度看来,卫大人、卫夫人无须执着于这些,天生万物。万物自不会全都一个样。各有各的奇特之处,这才是自然。相由心生。自何处来,自何处去,都只凭一心而定,卫大人、卫夫人只需顺心而为,万般烦恼自然迎刃而解,遇难呈祥、一帆风顺,自不待言。”


“这是袁道长为我夫妇二人卜的卦吗?”卫螭眼睛一亮,喜滋滋的问道。袁天罡笑着点头。卫螭道:“那道长可能算到为何我夫妇的面相会如此奇特?”


袁天罡不答反问:“为何卫大人一定要询问一个理由呢?太阳每日东升西落,月亮每夜挂在夜空,繁星闪烁,好一幅美妙地自然画卷,可是,这些又是因何而存在的?卫大人会去探寻这些吗?”


卫螭一愣,摇摇头,太阳东升西落不是正常存在的吗?干嘛要去探寻原因。这么一想,也就明白袁天罡的意思,常常说存在即合理,又何必去追问为了什么呢!就像他和谢玖的,了就是了,又何必去找寻所谓的理由呢?他和谢玖需要找一个理由来证明他们的存在吗?他和谢玖不是已经活生生的存在在大唐了吗?既已如此,还需要理由吗?不需要!


卫螭和谢玖相视一笑,谢过袁天罡后,保证这几天都会过来帮他换葯,让他遵照医嘱用葯之后,才告辞相携离去。袁天罡送出静房,目送俩人离开,唇角一丝神秘的笑容,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喃喃自语:“天生万物,凡人又岂能尽知?天生一个谜,无根谜!”


卫螭和谢玖不会知道袁天罡此时地低语,这句除了天地谁也没听到的低语。倒是卫螭出去后,突然一拍手掌惊呼:“靠,丫的,老婆大人,咱们今天被忽悠了!”


“有吗?”谢玖有些迷糊,细细回想今天会见过程,心中不由又有些疑惑,看着卫螭,静待他地解释。卫螭道:“我记得以前我们家乡有个被拆穿的所谓的神卦,丫忽悠人就是靠着敏锐细致的观察力和半真半假的合理推理,搞得丫成了远近闻名的铁口直断。你想啊,咱们从海外来地,虽然编了个地名,但是,谁也不知道那个地方是吧?当得上来处朦胧了吧?至于去处模糊,那更简单了,丫根本就不知道咱们将来会如何,出去模糊,多简单的说辞,多能忽悠人的说辞啊!啊!遭遇本世纪最大的神棍了!”


谢玖听得半信半疑,想了想,突然笑了,伸手握住卫螭的手,笑道:“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昨天的担心不过是自己吓唬自己,今后,我们还是安全的,”


卫螭一愣,也跟着笑了起来,反手握紧谢玖柔软的玉手,点头道:“夫人说地是,只要我们还是安全地就好,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更能明白什么才是对我最重要的,我会好好珍惜地!”


谢玖“嗯”了一声,脑袋靠过去,靠着卫螭的肩膀,静静地,不发一语。卫螭搂着她,轻轻抚摩着她光滑的长发,两人相携回家,落日余晖下,两道长长的影子渐渐融合成一个,而生活也终将这样继续下去,作为夫妻,相互扶持,相互包容,相互理解,可以有口角的时候,可以有不愉快的时候,但是,只要有心,一切都不是问题,所有的难题都能在两人的合力之下迎刃而解,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无论身在哪个时空,好好的生活,开心的生活,幸福的生活,这是大前提,也是努力的目标。有了媳妇儿,有了儿女,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卫螭很满足,也很满意,并且,会努力的让谢玖也满意,一个美好的女子,愿意为他生儿育女,让她也感到幸福,这是作为她男人的责任和义务。


将来,他们会老去,将来,孩子们会长大,将来,孩子们会寻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将来,孩子们的孩子会慢慢成长,重复着长辈们走过的过程,这就是人生的本质。但是,时代不同,经历的过程必定会有不同,作为长辈,教会孩子爱的能力,经营幸福的能力,这是责任。


卫螭希望将来能对自己的孩子说一句话——孩子,爸爸或许没有能力给你高贵的出身,没有能力给你富甲天下的家庭,没有能力给你贵不可及的地位,但是,爸爸给了你一个健康的身体和完善的心灵,爸爸会教你爱人及被爱的能力,好好的去爱,好好的被爱,好好的生活,孩子,你的人生只能你自己努力,爸爸无法替你安排一切,因为你是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爸爸的附属品。孩子,好好的体验你的人生吧,将来,你或许会遇到痛苦,但你也会有快乐,必然会有一个女子来爱你,或许也会有一个女子会伤害你,但是,孩子,好好感谢那些爱过你和伤害你的人,是她们给了你活着的感觉。是的,这就是活着。


安静的马车中,谢玖轻声说了一句话:“夫君,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麒麒和麟麟说想要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


卫螭露出灿烂的笑容,柔声道:“行啊,只要夫人乐意,为夫也十分乐意配合。不过话说回来,夫人,这还是你第一次叫我做夫君没有挖坑给我跳,这种待遇,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啊!”


谢玖一窒,白了破坏气氛的某男一眼,嗔骂一句:“笨蛋!我讨厌你!”


卫螭一如既往的呵呵傻笑着应道:“没关系,你尽管讨厌你的,我喜欢你就好!夫人,我好稀罕你!”


“我讨厌你!”话刚落下没几秒钟,又小声的说了一句:“我也爱你!”


某男听得呵呵傻笑,高兴之余,一声狼嚎:“活着真他妈爽贼老天,你终于厚待我一回了”


马车里响起一阵清脆的笑声,伴随着狼嚎传出好远好远,似乎了时空,让那些挂念的人都知道,他们过得很好,今后依然会很好。


(大结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