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六章 新婚之夜

岳官屯是建在山坡上的一个村子,背*池州九华山,地势险要,相传三国时期东吴大都督6逊曾在此练兵,荒废之后就留下了这个村子。

两间破陋的茅屋,一个小院,这就是岳明和施灵灵来到岳官屯的新居。岳老太爷本来是让他们住到老头的偏房里,同族的人也都愿意出钱为他们置办房产和田地。没想到那天晚上施灵灵当众宣布,她不要同族人的一针一线,只要求和岳明住到那两间茅屋里,耕种公婆留下的几亩薄田,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岳老太爷看这小两口一唱一和,老施头和他那两个儿子也是举双手赞成,于是在和同族的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商量过之后就勉强答应了。

下个月的初三就是良辰吉日,在岳老太爷亲自操办下,岳明和施灵灵按照乡下的习俗就要结成夫妇。不谈恋爱就结婚,岳明还真有点儿接受不了,可是一看到颤颤巍巍的岳老太爷此时犹如一头下山的猛虎,不遗余力地为自己大操大办,同族的人也全都兴高采烈地像过年一样忙得热火朝天;再加上施灵灵一家对自己的大恩大德,实在是盛情难却,于是就在众人的簇拥下当上了新郎官。

一连串繁冗的礼仪过后,就是亲朋好友的一阵猛吃猛喝,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众亲友的散去。太阳落山了,琥珀色的晚霞渐渐地从天边褪去,小院一下子就陷入了夜幕的沉寂之中。茅屋里亮着微弱的灯光,岳明一边想着如何度过自己的新婚之夜一手就推开了房门。在他的印象中,古代人结婚好像还要在洞房里给新娘揭开红盖头,夫妻二人喝过交杯酒,然后就开始共度良宵了。

既然生米做成了熟饭,到了此时也推辞不得,况且他和施灵灵又是合法的夫妻,进屋之后岳明喜滋滋地往炕上一看,突然就是一愣,新娘不见了!岳明莫名其妙,这古人难道还有新娘新郎在洞房里捉迷藏的风俗习惯?房间不大,屋里又没有什么家具,几下就找遍了,还是不见施灵灵的人影。这是怎么回事?

岳明急忙来到院子里,四下查找。山村的夜晚黑魆魆的,根本不像现在的农村,处处灯光明亮,看了看天上沉沉的乌云,他只觉得寒气逼人,冷风刺骨,四周的田野里静寂的可怕。正在不知所措间,忽然听见小院的柴门吱呀一声。

“灵灵,你去哪儿了,刚才让我好找!”岳明上前急急地问道。

“哦!”施灵灵把背上的东西放到地上,冲着岳明羞赧的一笑,“刚才你在外面招呼亲朋好友,我觉得咱们屋里冷得很,炕也是冰凉;找了半天也没找见木柴,所以……所以我就到山上去打了些柴,晚上我好给你烧炕!”

“哎呀!”岳明上去就抓住了施灵灵的小手,小手冰凉,岳明尽力地揉搓着,“这么黑的天,你一个人怎么还能到山上去砍柴!——再说,今天可是咱们的新婚之夜啊!”

施灵灵轻轻挣脱了岳明的大手,弯腰背起那捆木柴,急急地说道:“夫君,你怎么出来了,外面这么冷,你的身子还很虚弱啊,快进屋去!”

自己一个七尺男儿,竟然让自己新婚的妻子在新婚之夜一个人上山砍柴,岳明鼻子一酸,很有些自责的恼怒,一把抢过施灵灵手里的木柴,一手拉着施灵灵的小手,感动地道:“灵灵,以后你可不能这样了,有什么事你就对我说,这些粗活累活本该是我们男人干的!”

施灵灵的小手被攥得有点儿疼,可是心里暖烘烘的,跟着岳明就进了屋,一边生火烧炕一边说:“夫君你现在功名在身的人,以后就是灵灵的官人了!一个大老爷怎么能干这些,要是让别人听说了,我还怎么出去见人!”

岳明借着微弱的灯光一看,施灵灵已经换上了一件粗布外衣,虽然有些宽大,可是也掩不住她窈窕动人的身段儿,低头烧火时,领口露出的那抹白嫩的肌肤让人心里一动,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在火光和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动人。

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儿,如果生在自己那个好时代,说不定还可以天天抱着妈妈撒娇,可如今却要挑起生活的重担,为了伺候自己的男人开始劳碌了。想到这里,岳明心里一阵怜惜,腾地一下从炕上跳了下来,走到施灵灵的身后,一下子就把她抱了起来。

“啊!”施灵灵一声惊呼,“官人,你要做什么,炕还没有烧热啊!”

岳明拿出男人的霸气,把施灵灵往炕上一放,拉过被子给她盖好,来到炕边一边往里面添柴一边大声说道:“你老老实实躺着,先暖暖身子再说,看你都冻成什么样子了!”

施灵灵刚想执拗地坐起来,可是一看岳明颇有些霸道的目光,身子一颤,吸了吸鼻子,忽然开始抽泣了起来。

岳明一愣,又往里面添了一把柴,来到炕边问道:“灵灵,你怎么了?我刚才吓着你了吗?”

“不……不!”施灵灵赶紧用手擦去脸上的泪珠,破泣为笑道,“灵灵是心里高兴啊,当初我父亲说把我嫁给你一个举人,我还心里有些害怕,总想着你是一个大老爷,架子肯定大得很!我一个山里没见过世面的丫头,说不定会吃多少苦头、受多少委屈呢!”

岳明呵呵一笑,摸着小姑娘的头笑道:“灵灵啊,以后可不能再提什么举人、大老爷了,你是我的老婆,我就应该照顾你;让你生活幸福,永远不再受苦!”

施灵灵红红的笑脸上荡漾的满是甜蜜和幸福,一听岳明说的这些话,急忙揭开身上的被子,从炕上跳下来,夺过岳明手里的木柴,满眼含泪的急道:“官人,你可不能这么说!你对灵灵好,灵灵心里知道,可是你是要读书做官的老爷,明年秋天还要去京城参加皇上的殿试呢,灵灵再不懂事也不能让官人你耽误了前程!”

施灵灵一口一个大老爷,一句一个官人,倒是真的提醒了岳明。在这几天里,岳明曾努力地回忆自己附身的这个也叫岳明的人,可是除了隐隐约约地记起曾经在京城考试的一些模糊的片段之外,其余的什么也想不起来,更别说那位举人老爷的满肚子学问了!

这一清醒过来,岳明更没有心思享受这新婚之夜了。现在全村的人都知道,我岳明已经考中了礼部主持的“省试”前三十名,就等着明年秋天殿试过后的金榜题名了,可是如今自己哪是那块料啊!就自己肚子里的那点儿文言文的功底,别说考试了,就是连看懂考试题目也费劲,这可如何是好?

全村人现在都在眼巴巴的等着自己光宗耀祖,岳老太爷已经到城里提前给自己张罗着唱大戏了;自己的救命恩人施老头估计也是翘以盼,就等着当进士大老爷的老丈人;这家里还有一个已经把自己当成准老爷的施灵灵。这真是万事俱备,只欠自己金榜题名这股东风了。到时候自己被当成滥竽充数地给赶回来,那家伙,还不把人给羞死!这岳官屯一村子的男女老少能饶得了自己吗?

岳明越想越坐不住,施灵灵已经烧好了热水,看样子就要给他洗脚。如果自己真是一个大老爷,又是处在这么一个男人至上的社会里,偶尔享受一下“足疗”那也是无可厚非的,可自己如今是个冒牌货啊。想到这里,岳明嘿嘿一笑,接过施灵灵手里的木盆,三下五除二的脱了鞋袜,把脚伸到木盆里就开始自己解决了。

施灵灵几次想过去给他搓脚都被岳明拦住了,小姑娘愣在一旁,搓着自己的双手,时不时的还偷偷瞟一眼岳明,忐忑不安地说道:“官人,莫非嫌弃灵灵了?灵灵笨手笨脚,让官人……”

“不……不……”岳明擦干了双脚,跳到炕上,冲着施灵灵摆手道,“我本是穷苦人出身,从小自己照顾自己习惯了,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施灵灵细细一想也大有道理,于是转忧为喜,咯咯一笑道:“官人就是不习惯今后也要慢慢习惯啊!等官人当了朝廷的大老爷,如果还是每天晚上自己洗脚,那岂不成了大笑话!”

施灵灵越是这么说,岳明在炕上越是坐不住,情急之下,突然间就有了注意。一看施灵灵也转过身去,在灯光的黑暗之处开始洗漱了,就轻轻咳了一声,说道:“灵灵,我有个想法想跟你商量一下。”

施灵灵回头笑道:“官人怎么还跟我客气起来了!今后灵灵就是老爷的人了,什么也听老爷的,有有什么事就请老爷吩咐吧!”

这又是老爷又是官人的,岳明虽然不习惯,可是如今也顾不得这些了,接着说道:“刚才你出去打柴的时候,我仔细看过了,家里的粮食已经不多了,我们也没有钱,这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啊!”

施灵灵轻轻唉了一声,转过身道:“那半袋子黍米还是那些叔叔大伯们接济的,钱还有一点儿,也是我们成亲时亲朋好友给的礼钱,差不多有四五百文吧!出嫁的时候,我爹还给了我们半贯钱——不过不要紧,我们有了这一贯钱,也能凑合一冬天,粮食不够了可以先向乡亲们借点儿,等明年开春了,咱们还有公公婆婆留下的几亩地……”

岳明虽然不懂得这宋代货币的购买力,但是也知道这一贯钱只不过是个零花钱,于是苦笑道:“京城遥远,如果这样下去,估计明年秋天我们连进京的盘缠都凑不齐,我看我们还是进城去找点儿活干,说不定比在家种地还要强。”

施灵灵急道:“官人,这万万不可,你是个有功名在身的大老爷,怎么能出去干活赚钱呢?明年等我们收了粮食,灵灵就是不吃不喝也要把进京的盘缠给官人凑齐了,实在不行,还可以到我爹那儿去要点儿!官人千万不要为了这些小事分心,影响了官人的前程,那灵灵可就成了大罪人了,死了也没脸见公婆!”情急之中,她竟然眼泪都流了下来。

找老丈人借钱借粮去,这要是在自己所处的那个时代,别说结婚以后去丈母娘家里打秋风了,就是过一段时间没有拿一些礼品去献殷勤、表孝心,那就是大大的不敬了,要是再让媳妇跑回去借粮、借钱,那还不让丈夫娘找上家门来骂?

岳明苦笑道:“灵灵,今后可别不许再叫我什么大老爷了,连自己的老婆都养活不了,还是什么大老爷,那简直就是一个窝囊废;如果让你这么一个小姑娘养活我这么一个大男人,我还怎么能静下心来读书!——什么也不要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明天咱们就离开家到城里去!”

因为这已经涉及到了夫君能不能安心读书的大问题,施灵灵一看岳明主意已定,就决心按照夫君说的去做;另外她早就领教过了,这岳官屯其实就是个是非窝,如果以后还在村里借钱借粮,一旦自己的夫君金榜题名,这村里的人说不定还会闹出什么事来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