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七章 美女与狗

按照岳明的想法,本来是准备变卖了房产和屋后的那几亩薄田,来个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可是岳官屯地处荒山野岭,在这里搞房地产根本就没那么容易,况且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买家。另外他还担心动静闹大了,同族的人再出来纠缠,于是和施灵灵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在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起身赶往池州。

岳官屯紧*池州,岳明想只要是让他进了城,那就好比是龙潜大海、虎入深山,说不定也会像以前看书的时候那些幸运的穿越一样,凭着他在前世天才的经商头脑,随便弄个生意也能赚他个盆满钵满,到时候锦衣玉食,车马扈从,身价百万,估计就是不去京城参加皇帝老儿的殿试,灵灵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只要灵灵不再一天到晚地让他做官老爷,至于同族的那些人,根本就不用理会。

岳明习惯了在大城市拼搏,此时越想越兴奋,可是等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进了城一看,顿时大失所望。在他的想像中,池州再怎么说也是个县城,应该是个比较繁华富庶之地,可是没想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虽然大街两旁也是店铺林立,商号、茶楼、酒馆、客栈应有尽有,可全都是冷冷清清;街道上偶尔也走过一些往来的行人,可是跟他预料中的比肩继踵、熙熙攘攘实在是天壤之别,跟后世的那些县城根本就没法儿比。

岳明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出在这样一个毫无人气的地方能找到什么财的门路,情急之下找到路旁卦摊上一个老先生一打听才知道,离这里最近的大城市就要数几百里开外的江宁府了。岳明顿时就傻眼了,他和施灵灵身上就揣着仅有的一贯钱,要想到江宁去,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老先生想必已经猜到了岳明的心思,手捻山羊胡呵呵一笑,看着岳明道:“这位小兄弟,莫非是遇到了什么急事想要到江宁去?此地距江宁有数百里之遥,小兄弟又带着家眷,实在是有些不方便啊!”

岳明虽然不信这些打卦算命的,可心里还是很佩服这老头的眼力,上前笑道:“莫非老先生有什么好办法,还望指点一二!”

老头把眼微微一闭,笑道:“看这位小兄弟相貌堂堂、气宇轩昂,又有功名在身,何不说成是进京的举人,那样不就容易得多了吗?”

岳明有些不明白,就算自己是进京赶考的举人,那身上也长不出翅膀啊。

老头也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有些琢磨不透,看样子这人也不像是书呆子啊,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也只有把话挑明了,就接着说道:“江南应奉司运送花石的官船下午要路过池州,你到码头去见一见那些官差。书凭着你功名在身,日后和他们一样也是朝廷的命官,他们说不定会让你免费坐船到江宁的!”

岳明恍然大悟,早就听说宋朝的读书人吃香,没想到尚未踏入仕途的举人竟然也可以免费乘车,于是急忙称谢。那老头连连摆手,一边收拾卦摊一边呵呵笑道:“坐上官船,省下半贯钱是小事,关键是又快又舒服啊!我看小兄弟有急事在身,还是快去码头试试运气吧!”

厉害,真是厉害!没想到这老头说话还真有水平,明明知道他是为了省钱,可话却说的滴水不漏,既照顾了自己的面子又解决了问题。岳明掏出几文钱打算充作卦金以表示感谢,没想到抬头一看老头早就走远了,也只好作罢。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岳明和施灵灵就来到池州码头。负责接待官船的公差听说他是个举人,想搭船到江宁然后转道进京,当下就答应帮忙。岳明没想到事情竟然出奇的顺利,当天晚上他们就登上了开往江宁的官船。

江宁也称金陵,是名副其实的江南重镇。宋仁宗赵祯在当皇子时被封为“昇王”并兼任江宁府尹,即位后以江宁为其龙兴之地,加上江宁自古就是繁华富庶之都,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水6交通便利,商业达,经过大宋将近半个世纪的建设和展,如今俨然已经是一座大城市了。

岳明和施灵灵在城南的马家堡租了一间小屋,经过一路上岳明的旁敲侧击,现在也明白了他们身上的那一贯钱如果在乡下省吃俭用,最多能坚持一年,可是如今进城了,还是金陵这样的大城市,吃喝拉撒、衣食住行都要花钱,估计连半年都坚持不了。

施灵灵一心想着给岳明创造一个衣食无忧的读书环境,等他们安顿下来的第二天就到城里的乐仁堂找了一份炮制药材的杂活儿。小姑娘从小跟着父亲上山采药,十几年的耳濡目染,在加上心灵手巧,聪明伶俐,现在的医术也十分了得,那些炮制药材的杂货干起来更是轻车熟路。

施灵灵早出晚归,临走的时候还要把午饭给岳明准备好,虽然劳累,可是只要能挣些钱养家、让自己的夫君能够安心读书,就是再苦再累,心里也觉得无比幸福。岳明哪有心思读书啊,一心想着早点儿财,过上还日子,何况当初从岳官屯的家里带的那些经史子集根本就看不懂。所以只好等施灵灵在家时,就躺在床上装模作样的看上几眼,施灵灵一走,他就立即开溜。

他在前世虽然习惯了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大都市,可是乍一走进金陵城,还真有点儿眼花缭乱。一条条规划整齐的大街两旁,商号林立,各式各样的商品琳琅满目,酒楼茶肆、客栈妓院鳞次栉比;达官贵人、豪商巨贾比比皆是。岳明在前世习惯了在大城市打拼,可是突然来到这座一千多年前的繁华都市也是感到有些无从下手。

金陵的繁华和富庶实在出了岳明的想像。在岳明的记忆中,南北两宋都可以说是偏安一隅,时刻都受着异族入侵的威胁,老百姓的日子过得也应该是战战兢兢。可是仔细一看却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这里的百姓衣食无忧,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那些风流才子照样风花雪月、醉生梦死,哪里有半点儿居安思危、忧国忧民的影子。

岳明轻轻一叹,自己现在的温饱问题尚未解决,却来想这些事儿,实在是扫兴,抬头一看,已到中午。他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于是从兜里掏出一个铜子儿,到街边的烧饼摊儿上买了两个烧饼,一边走一边大口嚼着。吃着吃着,忽然灵机一动:“不知道江宁这一带有没有肉夹馍,如果把这烧饼里加上红烧肉,配上尖椒、香菜,那也是一道独特的美味啊!”

一想起前世那些推着三轮车,起早贪黑,一整天都在争相叫卖,有时候还要东藏西躲逃避城管的突击,岳明低头嘿嘿一笑,这家伙也能家?岳明正在想着自己围着一条黑乎乎的围裙,手持双刀在案板上上下翻飞,施灵灵在一旁又是和面又是烙饼,累得香汗淋漓,忽然就听到身后一阵大乱。

我*,莫非城管真的来了,岳明急忙来到路边,向身后张望,心想:幸好刚才自己没有打肉夹馍的注意,否则这个时候自己还不得和灵灵一块儿收拾家当四散逃命啊!

岳明仔细一看,身后来的根本不是官府的公差,而是一条大黑狗,街道两旁那些做小买卖的,路上的行人惟恐夺之不及,因此才生了骚乱。这条狗一路狂奔,来到岳明跟前忽然停了下来,伸着舌头看了一会儿,突然两眼盯住了岳明手里的烧饼。

岳明天生讨厌这些猫儿啊狗的,一看这条大黑狗盯住了自己手里的烧饼,周围的人也不再四下躲避,都揣着手笑呵呵地开始看热闹。

真***晦气,如果老子舍不得这块烧饼,那岂不是就成了与狗争食了吗?于是赶紧把手里剩下的那一块摁到嘴里,把另外一个烧饼“啪”的一下扔到了地上,心说,你吃完了赶紧走开,免得打扰了老子寻找财门路的雅兴。

那条狗冲岳明“吱吱”叫了两声,跑过去把烧饼叼起来就开吃了。岳明用手捏了捏鼻子,揣起手刚想走开,忽然就见从远处气喘吁吁地跑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来到近前,冲着那条大黑狗叫道:“黑子,你给我回来!”

岳明不由得眼前一亮,这是谁家的姑娘,如此水灵?今天没寻到财的门路,遇到这么一位养眼的美女也算是意外的收获。这个少女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红润的樱桃小口,原本白皙温润的笑脸可能是刚才一路跑来而略显红润,身着一件黄色的碎花披风,脚上瞪着一双鹿皮小靴,手里拎着一条长长的软鞭儿,浑身透出一股刁蛮劲儿。

如此娇媚可人的小妞怎么养了这么一条可恶的大黑狗?岳明刚想上前数落这少女几句,忽然从人群的外围挤进来几个身着软甲的兵丁,挥舞着手中的腰刀,冲着那条大黑狗就冲了上去。

“你们要干什么?”少女一看这几个如狼似虎的兵丁要对他的黑子下毒手,急得花枝乱颤,泪流满面,跺着脚冲着那几个兵丁大喊。有一个兵丁回头怒道:“小丫头,叫什么叫!纵狗上街,扰乱闹事,赶快给老子闭嘴!”

确实该管管,岳明早就对那些在闹事街头窜来窜去的恶狗深恶痛绝,更恨那些没事儿到处遛狗的人,于是也不走了,停下来开始看起了热闹。

“噗噗……嗤嗤”,几声金属接触**的声音响起,鲜血四下喷溅,再看那条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大黑狗瞬间倒在了血泊之中,蹬了几下腿就气绝身亡了。

那几个兵丁在大黑狗的身上蹭了蹭刀上的鲜血,冲着那少女哈哈一乐:“以后长记性了吧!——走,弟兄们,把这条狗拖回去,晚上咱们吃狗肉火锅!”说着这些人就上去七手八脚地开始动手。

这时又从人群中挤进来两个小丫头和几个家丁模样的人,看样子想必是这少女家的下人,都围在她的身旁就开始“二小姐、二小姐”的劝说。

“你们……你们!”这位二小姐看着自己心爱的黑子转眼间就成了一堆狗肉,气得面目狰狞,用手指了指那些兵丁却毫无办法。

“你!都怨你!”突然那少女推开身旁的下人走到岳岳明的跟前,用手指着他的鼻子叫道,“你赔我的黑子……不然……不然我让你这小子给我的黑子偿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