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十二章 都司宦官

在这个时代,男人的“博爱”虽然合法,可是再怎么说也有点儿落井下石的感觉。他来到这个世界一睁眼就遇到施灵灵,如果当时不是为了给施老伯一家解围,他肯定不会那么草率,如今一看苏老爷子又要将女儿给自己当小妾,急忙推辞道:“老爷子,娶妻纳妾可是大事,千万草率不得!”

还没等苏达善说话,刘管家笑道:“岳公子,娶妻固然是大事,可是像你们这些文人雅士纳几房小妾,在我们大宋朝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我看岳公子还是答应了吧!”

什么叫“你看”,岳明知道这老刘是个大忽悠,刚想调侃他一番,这时一个又高又瘦,并且还有点儿迂腐的老头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看岳明和刘管家,然后向苏达善说道:“老爷,应奉司的都司任守忠任大人要见老爷,在下已经让他在客厅等候了!”

苏达善这边正急得够呛,一听有人要见他,不耐烦地道:“我说季先生,他来还不是要银子吗?你管着账房,给他钱打走不就完了,还见我干什么?”

季先生对苏达善的不耐烦却视而不见,板着脸道:“老爷,如果是寻常的数目,在下也就将他打了。可是这次他要的数目很大,按照咱们府上的规矩,在下是做不了主的,所以来请老爷的示下!”

这季老先生不愧是一个财会人员,做事循规蹈矩,岳明不禁暗自赞叹。

“哦!”苏达善一愣,“我说他这个都司大人怎么亲自出马了?他这次要多少钱?”

“三千贯!”季先生道,“今年春秋两季我们已经交清了路、府两级的赋税,共计五千贯,这里面已经包括了他们江南应奉司从中抽取的‘应奉钱’,如今任大人又来收取,这……”

岳明一听就明白这个任守忠肯定是上门收税的。这些天他对宋朝的货币制度也略知一二,知道这一贯钱大致就相当于一两银子,粗略一算,苏家这一年就已经交了五千两银子。五千两银子可是一大笔钱啊,这苏老爷子究竟做得是什么大买卖,如今人家又来上门收税了,一张口就是三千贯,那可是三千两白花花的银子啊!

苏达善此时正在为女儿的事愁,哪有心思理会这些事,挥挥手道:“一个阉货,我还和他见什么面,你把钱给他让他走吧!”

阉货,那不就是太监吗?怎么,这大宋朝居然派一个太监来上门收税;不过刚才听那个季先生说,这个上门收税的太监是什么应奉司的都司大人,看来还不是朝廷名正言顺的税务官,弄不好肯定又是什么硬性的摊派,看来什么时代都一样啊!

那位管账房的季先生刚想转身出门,忽然听到门外一声奸笑,紧接着有人说道:“听下人说苏老板染病在床,洒家心里很是惦记,老爷子得的是什么病啊?”说话间,门帘一挑,一个手持拂尘的太监走了进来。

洒家?在岳明的印象里《水浒传》中的鲁智深才自称洒家,怎么连一个太监也开始用了?再看这个太监中等身材,面皮白净,看不出他的真实年龄;走起路来昂挺胸,步履矫健,一进屋还故意大大咧咧地来到苏达善的床前,一举一动似乎都在告诉别人:俺可是一个纯爷们!

苏达善虽然看不起这些不男不女的太监,可是这任守忠是江南应奉司的都司总管,那也是朝廷大员,忽然来到了自己的炕头,心里一阵紧张;刚才他还大骂任守忠是阉货,想起来就是一阵后怕,不过看任守忠的脸色,那句话应该没有被听到,就急忙从炕上爬下来,跪倒在地,稽道:“草民苏达善见过任大人!”

刘管家扯了扯岳明的衣角,也跟着苏达善一起跪倒磕头,包括刚才那个季先生也慌慌张张地一起下拜。岳明来到大宋也有了些日子,可是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半点儿尊卑的观念,按说他现在只是一个举人,见到任守忠这样的朝廷官员虽然不用苏达善那样下跪,可是起码也要起身见礼。

别说岳明不清楚这些,就是知道了,让他给一个不男不女的太监下跪,那是绝对办不到。刘管家跪在地上用眼一瞥,吓了一跳,这个岳公子别说起身见礼了,反倒把身子向后*了*,悠然地翘起了二郎腿!

“哎呀,这不是岳老弟吗?”那个任守忠突然冲着岳明喊了一嗓子,一摇手里的拂尘,几步就来到了岳明的身边,反倒把跪在地上的那三个老头晾在了那里。

岳明觉得挺纳闷儿,怎么一个太监跑过来叫我“岳老弟”了,仔细一看突然想了起来。他和施灵灵当初从池州来金陵的时候,搭乘的就是江南应奉司运送花石的官船。那天晚上闲来无事,岳明在船头曾经给施灵灵讲了一个经过他删改的黄段子。

施灵灵少不经事,根本就没体会出那个黄段子其中的妙处,没想到却把经过他们身边的一个太监笑得差点儿背过气去,——那个太监可不就是眼前这个任守忠吗。

“怎么你忘了,岳老弟?”任守忠一看岳明还有些愣,于是就用手比划着说道:“——老师,我想不出来了,再想就把我的**……”

“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任大人,幸会幸会!”岳明急忙站起来,上前笑呵呵地就截住了任守忠的话。那个黄段子虽然经过了他的删改,可是照样也登不了大雅之堂,如果让这个口无遮拦的太监当众给说出来,实在是有损他在这几个老头心目中的光辉形象。

任守忠虽然是当朝皇太后身边的红人,可是因为先天不足,谁见了他也是敬而远之,更别说那些自视清高的士大夫们了;如今好不容易遇上一个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肯和他这样的人亲近,他岂肯放过,一看岳明说话如此随和,于是回头冲着还一直跪在地上的苏达善吩咐道:“今天和我岳老弟在你府上重逢,你还不快去准备一下,今天我要和我的岳老弟好好喝几杯!”

苏达善和刘管家早就被眼前的事给弄糊涂了,这个岳公子不就是池州岳官屯一个穷小子吗,怎么能和这个应奉司的都司宦官称兄道弟,一听任守忠让他去备酒,急忙从地上爬起来,由刘管家和账房先生搀扶着下就出去准备了。

岳明知道,凡是历朝历代那些出了名的太监,没有一个不让人唾骂,想必这个任守忠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自己来到这大宋朝,虽说不想流芳百世,可是也不能整天跟这些不男不女的太监称兄道弟的,那弄不好可就真的遗臭万年了。

他一看苏达善带着人出去了,急忙说道:“任大人是朝廷命官,我只不过是个待考的举人,咱们在外人面前如果太亲热了,难免不让人猜疑,那样可对任大人你不利啊,呵呵,我以后还是叫你任公公……不是,是任大人吧!”

任守忠哈哈一笑,拉起岳明的手道:“岳老弟不愧是个读书人,肚子里的花花肠子……”说到这里忽然觉得用词不当,讪讪一笑,“——肚子里的学问就是大!既然这样,以后我就叫你岳公子。以后还是照你说的那样,咱们在外人面前不亲热,就咱们两个人的时候才亲热!”

就这一句话让岳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看这任守忠还想接着跟他接着“亲热交谈”,急忙说道:“任大人,我看苏老爷子大概准备得差不多了,那咱们还是到客厅去吧!”

“好——好,岳公子,咱们就到客厅去,边吃边喝边聊!”说完一抖手里的拂尘就和岳明直奔客厅。

一出门迎面碰上一个乖巧可人的小丫头,差一点儿和岳明撞了个满怀。小丫头“呀”了一声,顿时小脸就红到了耳根,急忙转过身去一溜烟儿就跑得没影了。

苏达善的府上人手众多,安排一桌丰盛的酒席那是手到擒来,等岳明和任守忠来到客厅的时候,苏达善和刘管家已经准备好了。

“苏老爷子真是手脚麻利啊,一杯茶的功夫就准备了这么一大桌子,咱们还是快入席吧!”说着一**坐在了位,两个跟他一起来的小太监一左一右站到了他的身后,任守忠冲着岳明一摆手,“岳公子坐在洒家身边陪着。”

在屋里岳明就闻着任守忠的身上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臊味,现在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忙道:“苏老爷子是主人,理应上座!——刘管家,快把你们老爷搀扶过去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