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十六章 几个奸细

石德奎昨天喝醉了酒,狠狠地在大街上疯狂了一把,回到大营里还有些意犹未尽,眼前总是晃着苏家二小姐那个小美人的身影儿,于是大手一挥,军令脱口而出,让手下的几个亲兵到苏家去送彩礼,办事也真可谓是雷厉风行。书

可是他今天早上一睁眼,细细回想起昨天的所作所为,不由得暗自后悔;还没等他明白过来,江南应奉司都司宦官任守忠的贴身小太监就到了。小太监给他说的明明白白,任大人让他跑步去回话,——并且还是到苏家,这样一来,他还真不知道这趟浑水有多深了。

石德奎惴惴不安地进了苏家大院的二道门,迎面就看见一个有功名在身的举人,睁大眼睛仔细一瞧,这不是昨天在大街上给二小姐说情的那个人吗?石德奎虽然是个火爆子脾气的的武夫,可这么多年又是边关又是京城的一路混下来,世态的险恶早就不知见过多少了。脑袋晃了两晃就就把眼前的事理出了一个头绪。

昨天他的亲兵回来向他禀报说,苏老爷子听到他“要纳二小姐为妾”的军令后“当场昏厥”,如果苏达善早就有任守忠这么一棵大树在上面照着,那个老家伙还怕什么啊?——看来肯定是眼前这个读书人捣的鬼!

石德奎虽然是开国元勋石守信的后人,可是他心里明白,自从当年以他父亲为的那帮人喝了太祖皇帝那杯酒,然后乖乖交出兵权的那一刻起,这大宋王朝就已经是那帮读书人的天下了!——作为一个武将,那就是打仗的时候冲锋陷阵,仗打完了回来吃喝玩乐,其他的事掺和的越少越好。

想到这些,石德奎暗暗吞下一口恶气,冲着岳明哈哈一笑,说道:“原来是岳公子,久仰久仰!——走,咱们一起去见见任大人!”

在岳明心里,这个石德奎就是一个行事鲁莽,为人霸道的粗人,可是一看今天石德奎的一言一行也是一个极懂得收敛的人,心中暗自有了一丝的赞赏。他本来不想跟着这个大老粗和屋里的那个大太监瞎掺和,可是从这石德奎的刚才眼神里就能看出,在这个将军的眼里,自己和任守忠,还有苏达善早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讪讪一笑跟着石德奎就进了客厅。书

两个人一进来,屋里的谈笑声戛然而止。任守忠一看石德奎一身戎装,规规矩矩地站在自己的面前,阴阴地一笑,说道:“石将军公务繁忙,洒家打扰了!”

石德奎急忙赔笑道:“任大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下官当然是随叫随到,不知任大人把在下召来,有何吩咐?”

岳明不知道这宋朝的官阶到底是怎么划分的。一个朝廷堂堂禁军的统领居然对着一个太监自称是“下官”,心中不禁暗暗称奇。他一看屋里这架势,可不就是上级在对下级在训话吗,于是在旁边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来开始看眼前这出好戏。

苏达善刚才和任守忠说的是眉飞色舞,可是自从石德奎一进来,顿时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场面有些窒息,急忙起身离座,找了个墙角静静恭候去了。

任守忠把手里的拂尘扔给身后的那名小太监,起身在屋里来回走了几步,开门见山地问道:“石将军,洒家听说昨天苏老爷子的二小姐在街上遛狗,不巧被你撞见,你让手下处死了那条狗并当场放出话来说还要严惩不殆,可有此事?”

石德奎又暗暗吞了一口气,闷闷地道:“任大人说的没错,确有此事。”

任守忠看着石德奎,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笑道:“一个丫头牵着狗在街上走走,有什么大不了的,你手下的人将那条狗处死也就得了,大不了再处以罚金,以儆效尤,这就足以让全城的百姓心存畏惧,不敢再藐视朝廷的法纪了!——除此之外,还要严惩,那可就有些不妥了;如果将军再揪住人家苏家二小姐不放,那就要惹人闲话了,你说是吧,我的石大将军?”

石德奎本想着这阉货肯定要当场质问他“强抢民女为妾”的事,如果真是如此,那他这个马步军都总管的面子可就真的丢大了;没想到任守忠根本就没提那件事,不由得偷偷瞥了一眼坐在一旁若无其事的岳公子,急忙拱手附和道:“是……是,下官谨记任大人的教诲!”

任守忠哈哈一笑,和颜悦色地道:“当官的不用于常人,我们不经意地咳嗽一声,下面的百姓们就要高烧半个月,弄不好那是要出人命的!石将军你也许不知道,你的一句‘严惩不殆’,差点儿没把人家这苏府上下的人给吓死!”

“下官谨记任大人的教诲!”石德奎道。

如果不知底细,乍一看任守忠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满嘴都是冠冕堂皇的为官之道、体恤百姓之情,还真以为这家伙是个什么青天大老爷。

任守忠满脸得意,一**又坐了回去,接过小太监递过来的拂尘,轻轻一扬,突然问道:“石将军不会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心里是在人家二小姐的身上打什么歪主意吧?”

此言一出,岳明暗自一愣,莫非是苏达善顺嘴吐鲁的,往墙角看了一眼,就见苏达善站在那儿唯唯诺诺,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心里就明白老头美那么大的胆子,这肯定是任守忠觉得不解气,还在痛打落水狗,变本加厉地敲打石德奎。

虽然石德奎昨天在街上大有欺男霸女之嫌,可是再怎么说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纵横疆场的大将军在一个阉货面前如此卑躬屈膝,真是让人有点儿看不下去。岳明一看石德奎被点中了要害,额头上的青筋根根爆起,本来就黝黑的大脸此时就想一块没有充分燃烧的木炭,急忙站起来,对任守忠道:“任大人多虑了,昨天我就在场,石将军本着对金陵城百姓高度负责的精神,对二小姐当场训斥了几句,其实并无恶意!至于在二小姐身上打什么注意,那就更不可能了,石将军再说也是朝廷堂堂的将军,大宋的栋梁,百姓的保护神,如此祸害一方、恃强凌弱的事哪是石将军这样的人所为!”

岳明久经商场,逢场作戏、揣摩人心的手段早就出神入化,此言一出,虽说让在场的人有些一知半解,可是石德奎心里却一下子感动的稀里哗啦,他感激地看了岳明一眼,对任守忠道:“岳公子所言极是,下官也是觉得当街遛狗有伤风化,所以……”

“既然如此,那洒家就替苏老板向你说个情。二小姐的事儿,石将军就不要揪住不放了,不知石将军肯不肯给洒家这个薄面?”任守忠道。

这时站在墙角的苏达善一看石德奎答应着就要出去,急忙出来笑道:“既然石将军已经来了,还是稍作片刻。苏达善我是一介草民,今天好不容易有你们二位大人和岳公子光临寒舍,小老儿我也要略表存心,几位稍等,我这就去准备!”

石德奎虽然对任守忠唯唯诺诺,可是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扭头冲着苏达善一声冷笑,说道:“苏老板言之差矣,如果这偌大的苏府也是寒舍,那我的军营可就成猪窝了!——不敢叨扰——不敢叨扰啊,本将军还有许多军务在身,告辞了!”说完冲着岳明一拱手,就转身而去。

石德奎刚走到门口,突然迎面撞见一个小校模样的军官。也许是事情紧急,这个小军官见了石德奎也顾不上行军礼,上前禀报道:“石将军,西北李元昊手下的那几个奸细已经被我们在金陵找到了!”

“走,马上回军营!”石德奎抬脚就走。

任守忠刚把苏达善叫到座位上,还想接着谈他们两家联合做生意的事情,忽然听到石德奎手下的士兵说“在城里找到了李元昊的几个奸细”,脸色突然一变,“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冲着门口大声喊道:“石德奎,你给洒家回来!”

石德奎也是一愣,站在原地纹丝没动,回身问道:“任大人还有何吩咐?”

任守忠手摇着拂尘来到门外,看着石德奎身边的那个小校,笑道:“石将军得到了什么紧急军情啊?”

岳明一看这任守忠的手伸得也有的点儿忒长了,居然什么都管,于是紧走几步也跟到了门外看热闹。

石德奎面色镇定,反问道:“莫非任大人对我们禁军的军务也有兴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