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十七章 参赞军务

任守忠一瞧石德奎的脸色,不慌不忙地道:“石将军难道忘了我们朝廷的规矩?你这个马步军都总管在江宁可是只有统兵权而没有调兵的权力啊,得到了什么军情就应该在第一时间禀报江宁府尹王拱臣王大人,让王大人出面来全权指挥,你这么急着回军营干什么?莫非是想着私自做主,擅自行动?再说了,当年洒家离京之时,皇太后和枢密使王钦若王大人亲**代过,让洒家对这江南之事,处处在意、事事留心,石将军你说这军务上的事儿,洒家是问的还是问不得呐?”

任守忠一连串的问让石德奎一下子就蔫了,皇太后和枢密使说没说那些话只有老天爷才知道,顿时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道:“我这就去禀报府尹王大人,让他看着办!”

“刚才我听你的手下说在金陵现了西北李元昊派来的几个奸细。”任守忠一看他一连串的质问震住了这个大老黑,洋洋得意地道,“如今李元昊率兵屡屡犯我大宋边境,攻城略寨、荼毒生灵,此时双方正在交兵。你们现了敌军的奸细,这是何等重要的军情,为了防止泄密,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得离开苏府!”说到这里看了岳明一眼,“岳公子也只好委屈一下,暂时在这里多喝几杯,等这件事处理完了,洒家亲自派车送岳公子回去!”

岳明一听此话就觉得惹上麻烦了,原本想着今天这任守忠来到苏府一番调停,这件事就会告一段落,没想到凭空又出了这么一件大事。他倒无所谓,在这里有吃有喝,跟着看看热闹也无妨,可是自己一大清早的从家里出来,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如果灵灵在家里等不到他,不知会有多心急。

岳明一看任守忠的脸色就知道,今天他们不把西夏李元昊的那几个奸细抓住,任谁也别想走出这苏家一步,于是踌躇了一下,笑道:“在下就是在这里住上几天也没什么大碍,可是我清早出门一直到了现在,是不是先回家告诉去内人一声,免得她在家牵挂。”

任守忠开怀大笑,拍了拍岳明的肩膀,旁若无人地大声道:“岳公子也真是啰嗦,咱们男人嘛,什么时候回家自己做主,就是在外面潇洒半个月,女人也得老老实实的在家恭候着,告诉她干什么?岳公子你坐下,想不到你一个有功名在身的举人居然还生了一个惧内的臭毛病!”说着不由分说地将他摁到椅子上,回头冲着身后的一个小太监使了个颜色,说道:“我问问岳公子住在什么地方,你待会儿去知府衙门去通知王大人,顺便去告诉岳夫人一声,让她在家里安分守己地候着,说岳公子现在好着呢!”

一个阉货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称自己是大男人,如今这个世道也不咋的啊,岳明虽然在心里暗笑,却也无奈,只好随任守忠安排。

那个小太监刚要出门,石德奎突然道:“慢着!既然是绝密的军情,我看到知府衙门送信的事,还是在这苏府里随便找一个人为好,这样一来是不引人耳目,二来我们都可以避免泄密的嫌疑。——任大人,你看如何?”

“好……好——”任守忠尴尬地道,“那苏老爷子你就安排个人去吧!”

苏达善急忙上前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的管家去吧!他昨天刚刚去过岳公子家里,轻车熟路,另外知府衙门他就更知道,是再合适不过的人了!”

岳明喟然长叹,没想到在这大宋朝抓两个敌军的奸细居然还这么大费周章,不过他还真没想到石德奎几句话就能给了任守忠这么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从情报学的角度来讲,石德奎这样做也算是防止机密外泄的最佳选择了。

既然这里已经变成了临时的军事指挥所,大家再推杯换盏就有点儿不合时宜了,任守忠反客为主,吩咐一声酒席尽数撤下,每人当即就给上了一杯热茶。大约过了不到半个时辰,江宁府尹王拱臣就到了。

这王拱臣白面微须,五十岁左右的年纪,一身洗得干干净净的官服,走起路来四平八稳,看得出来是个标准的文官。一进屋,这王府尹就往正中的椅子上一坐,端起案上的茶浅浅地啜了一口,然后把眼微微一闭,竟然成了一尊泥菩萨。

在岳明心里,这府尹大人既然有调兵遣将的权力,来了还不得赶紧询问军情,然后大家商议着如何采取行动才能确保万无一失,没想到进来之后跟谁也不不打招呼,竟然扮起了徐庶的角色。他想这个王知府既是文人出身,这年代文尊武卑,看不起石德奎这样兵痞子出身的大老粗也有情可愿,可这任守忠却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总不至于连个招呼也不打吧!

没想到任守忠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生气的神色,冲着闭目养神的王拱臣笑道:“把王大人这么急着请来,是因为石将军刚刚得到了一项重要的情报——”

“说!”王知府还没等任守忠说完,一个字就把话截住了。

石德奎一看府尹大人对这个阉货耐搭不理的,心下窃喜,他的官阶虽然和王拱臣不相上下,可是一文一武那可是截然不同,还没开口,身子就依然矮了三分,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就开始汇报了:

“一个月前我的手下在例行巡防的时候,无意中现了几个党项人鬼鬼祟祟的,我就命他们就一路跟踪下去。没想到竟然现这些人隐藏在北郊金牛湖畔的金牛山的一座破庙里,行事诡秘,昼伏夜出;几天前我的手下现这些人竟然在秘密收购铁、铜和火药等重要的军用物资,更为甚他们还涉嫌绑架了金陵军监司的几个工匠!

——铁、铜等金属,朝廷早就严令不得私自买卖,火药更是严禁外流。军监司是朝廷打造兵器、配制火药的要害部门,这些党项人又是西北叛逆李元昊的手下,此举的险恶用心不言自明!”

岳明一听顿时对这个石德奎暗自钦佩,作为一个统兵的将领能有如此灵敏的嗅觉和冷静的判断能力,还真是不可小觑。此人没有鲁莽行事,知道放长线钓大鱼,遇事冷静,侦察缜密,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不由得冲着石德奎微微一笑。

石德奎一看知府大人虽然一声不吭,可是也觉得自我感觉良好,清了清嗓子接着道:“本将以为,抓捕行动就在当夜为好!那些奸细已经伪装好了那些物资,说不定已经开始准备撤退了:本将已经从营中调了五百精兵……”

“我说石将军,你是不是让这份功劳给冲昏头脑了?”王拱臣突然睁开眼打断了石德奎的话,“抓捕区区几个小蟊贼也用得着朝廷的禁军?让厢军指挥使和巡检司各自派个百八十人就足够了,还用得着你这样大动干戈?再说了,你们的禁军仅仅是驻扎在金陵一带,调动一兵一卒那也得上报枢密院,你这样擅自调兵采取军事行动,还想不想要你脖子上的那颗脑袋了?”

岳明一听这简直就不可思议,逮捕敌军的几个间谍,只要是证据确凿,那就应该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为强,没想到居然牵扯出这么一大堆破事来,心中暗自叹息,都说这大宋不养活急性子的人,看来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这是人家朝廷命官在商议军国大事,虽然做法让他感到极不合理,可是也不便插嘴,只好忍着性子继续接着往下看。

这次从现几个党项人的行为异常、安排得力的亲兵跟踪,以至于到如今的人赃俱获、铁证如山,现在就等着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了,忽然要把这个诱人的功劳拱手让给别人,石德奎气得肝胆欲裂——他忙活了半天,最后的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跑腿送信的!

可这是朝廷多年铁定的规矩,虽说让他难以接受,可是也毫无办法,强压心头的怒火,悻悻地道:“那就一切听王大人安排!”

岳明一看,这宋朝的军事制度还真能将一头猛虎驯成一只绵羊,如此下去,还*着谁去疆场上厮杀报国。到了现在他这个旁观实在看不下去了,起身来到那个王府尹面前,嘿嘿一笑道:“王大人,在下岳明,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拱臣早就注意到了在一旁的这个读书人,一听此话,客气道:“这位公子,不知你对本官有何指教啊?”

就你这怂样也能带兵?不动用石德奎的一兵一卒,你***知道那些西夏的奸细在什么地方吗?岳明一听王拱臣的话虽然带着刺儿,不过也算是客气,于是笑呵呵地道:“按照朝廷的制度,石将军的禁军不得动用一兵一卒,可是金牛山那么大,估计破庙也不少,就是厢军指挥使和巡检司的人去了,也未必就能找到;何况这对待敌军的奸细,贵在迅雷不及掩耳,才能防止他们嗅到动静后逃之夭夭!刚才石将军说了,那伙人已经做好了溜之大吉的准备,如果咱们不尽早动手,一旦错过了抓捕的良机,可就……”

王拱臣一听就是一愣,动用禁军的一兵一卒也得上报枢密院,这可是他亲自所说。没有禁军的人带路,那些奸细在什么地方他们都不知道,那还抓个屁!他一看石德奎气得恨不得把嘴里的钢牙咬碎,如果较起真来,自己就算是让石德奎的人领路,那也算是违反了朝廷调动禁军的严令。

王拱臣一看这个书呆子虽然在他面前咬文嚼字,可是也不无道理,瞥了一眼旁边的那个皮笑肉不笑的太监,于是面色微微缓和了一下,问道:“那以公子之见该如何处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