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二十五章 鹬蚌相争

岳明把施灵灵送回家就一路打听着来到王拱辰的‘知江宁府事公署’,也就是人们说的知府衙门。王拱辰派的人早已在衙门口等候多时,岳明一报上姓名就被让了进去。

江宁知府衙门占用的是唐朝一个王爷的王府,规模甚是宏大。岳明跟着王拱辰派来的人到了客厅的门口,看见驻江宁禁军马步军都总管石德奎站在门口,手按刀柄一言不;细细一听,‘知江宁府事’王拱辰和‘江南应奉司的都司’任守忠在客厅里争得是面红耳赤。

石德奎一看岳明来了,就像看到救星一样,急忙上前笑道:“岳公子你可来了!你再不来,里边就该打起来了!”

岳明深感纳闷儿,两个堂堂的朝廷命官加上一个领兵的大帅,还能有什么事摆不平,怎么还等着我这个平头百姓。这时就听见王拱辰在里面说道:“任大人,本官向朝廷据实上奏是本官的职责!如果你有什么异议,可以不在这上面签字画押,也可以另行上奏!”语气掷地有声,一改以往颓唐的模样。

任守忠也不甘示弱,冷笑道:“王大人口口声声说是据实上奏,可为什么没在奏章里写明你在紧要关头畏敌怯战,只顾知己保命的事啊?再说了,这金陵地面上出了这么大的案子,王大人能没有一点儿疏于防范、渎职失察的责任,怎么奏章里没看到你一句反躬自省的话?以洒家看来,王大人应该主动向朝廷谢罪,最好是能引咎辞职!”

岳明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向石德奎一打听才知道,宋朝自真宗祥符八年起,朝廷采纳了参知政事王旦的建议:为了防范将帅独贪军功、蒙蔽皇帝,特规定凡是对敌的一切军事行动,无论大小,事后在向朝廷的奏章上必须要有主将、监军和副将的联名。书

昨夜虽说只是缉拿西夏的小股奸细,可是也动用了数百官兵,严格说来也算是军事行动。王拱辰是主将,石德奎是副将,仁守忠自封监军,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今天一早王拱辰就起草好了奏章。

石德奎先到知府衙门,看完了虽然觉得憋屈,也只能不置可否;可是仁守忠来了一看却拒不签字,并且公开指责王拱辰歪曲事实,混淆视听和独贪军功。两个人从上午争到下午,又从下午一直吵到傍晚,竟然毫无结果。后来王拱辰一看任守忠寸步不让,气势咄咄逼人,当下提议,说岳明岳公子昨天晚上也参与了此次行动,并且目击了整个事件的全程经过,那就把岳公子请来让他当场对质。

这真是天方夜谭,闻所未闻,三个朝廷大员为了一个奏章整整折腾了一天的时间,到最后居然还要他这么一个旁观来跟着掺和;不过岳明仔细一想,如果拿着今后这大宋王朝生的那一桩桩让人可悲可叹,又让人无比愤怒的事情一比较,那这件事还真算不上有多么荒唐,于是对石德奎一笑,说道:“既然二位大人等着在下,那咱们还是进去吧!”

王拱辰一看争到现在毫无结果,刚想端茶送客,抬头一看岳明拉着石德奎进来了,立即迎了上来,朗声笑道:“岳公子,来来来,你快看看本官的奏章,什么地方歪曲事实,是非不分了!”

仁守忠奸笑一声,不痛不痒地道:“要不是岳公子在危机关头挺身而出,居中调度指挥,王大人恐怕早就横尸荒野了,还能在这儿喋喋不休的居功自傲?”

岳明摆手制止了就要反唇相讥的王拱辰,拿起案上的奏章看了一眼,除了开篇和收尾处的一大堆废话之外,关键处就几句,大致的意思是说——石德奎指挥有误,让敌人有机可乘;仁守忠落入敌手,让官兵处处受掣;最后是王拱辰振臂一呼,官兵齐心协力才反败为胜。

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别说是任守忠不答应,就是让他签字他也不干!石德奎指挥有误让敌人有机可乘,任守忠落入敌手成了俘虏,就你王拱辰一人成了大英雄。他一想起当时王拱辰吓得面无人色的可怜样,顿时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王拱辰本来就心虚,也知道这奏章里对岳明的功劳只字未提,一看岳明笑得浑身打颤,顿时觉得这声音比听到任守忠的奸笑还让人冷!一个堂堂的朝廷四品大员,竟然站在那儿不知所措了。

既然你们一个个如此龌龊不堪,那也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再遮着藏着也就失去意义了,岳明拿定了注意,笑道:“两位大人为了几句话争来争去的,伤了脸面就不值得了!二位大人将在下传来,不知有何吩咐?”

王拱辰一听这是什么话,让你过来是觉得你一个读书人肯定对眼下内侍和后宫干政的局面深恶痛绝,不是让你来和稀泥的。——即使他这样的奏章递上去,也不见得这个任守忠回京之后不搬弄是非,兴风作浪,如果连你也不置可否,这不是又在给这个阉货壮胆吗?

任守忠早就在苏达善的府上和岳明称兄道弟,觉得岳明是第一个拿他当正常人看的读书人,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尽管他回到京城在后宫很是受宠,说起话来也是底气十足,可那毕竟不是正常的路子。

朝廷自有朝廷的制度,这王拱辰是江宁府尹,奏章一旦递上去就会直接送到中书省,中书侍郎便会在第一时间上呈到同平章事、参知政事和枢密使那里,再由这三位执宰上奏太后和皇上。

那样一来就是他日后再想办法挽回可就要大费周折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这奏章上动动脑筋。可是他没想到,这位一向对朝廷之事心灰意冷的王拱辰忽然间变得如此计较。他这些年混在京城,深知朝廷的奏章要联合签字的制度早就不再严格执行了,如果这王拱辰的倔脾气上来,执意要以此上奏,他仁守忠就是拒不签字也拦不住呀。到时候别说其他的,就是他曾经落入敌手、当过俘虏这件事就会传遍整个京城,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没想到这两个人权衡了一下,竟然同时开口道:“我们是想请岳公子谈谈自己的看法,这奏章该如何写才算是不偏不倚!”

岳明笑了笑,伸手摸了摸鼻子,推脱道:“三位大人过谦了,如此朝廷大事,我一介书生怎好插言呐!”

“不妨事——不妨事,岳公子也是就事论事吗?出的你口,入得我们耳,算不得议论军国大事,——是吧,石将军?”任守忠说完朝着站在一旁的石德奎问道。

“那是,那是。”石德奎巴不得岳明还能像上次一样,在这紧要关头替他说句话,一看任守忠问他,急忙应声说道。

岳明说道:“既如此,那在下就大胆狂言了,说的不对,各位可别见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