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二十九章 伉俪情深

岳明和任守忠是同路,两个人告别了王拱臣就往回走。书任守忠本来是骑马的,可是他一看岳明既无马可骑也没有轿子可乘,一时感念岳明对他的救命之恩,就下马要和岳明一同步行。

岳明忽然想到了这家伙那天跟苏达善谈生意的事儿,一看任守忠心血来潮愿意陪着他走两步,于是一边走一边笑着问道:“任大人,那天我听你跟苏老爷子谈起联合做生意的事,不知道你们谈得怎么样了?”

任守忠尴尬地一笑,说道:“实不相瞒啊,本来苏老爷子答应得挺痛快,当时就同意将他们的苏家织坊并入我的应奉司织造局。今天一大早我就派人去催他们,可是派去的人回来告诉我说,苏达善的管家说苏家织坊的账目归他们家的大小姐管,眼下正在着手清理,过两天才能给我个准信儿,——洒家我就怕夜长梦多啊!”

岳明心里暗笑,明明是自己出的馊主意,现在还得装作一无所知,于是笑道:“我听说最近他们丝织那一行也不景气,好多织坊都在惨淡经营,任大人和他们联手可要当心啊!虽说苏家织坊在这金陵城的丝织行里数一数二的,可是大有大的难处,比如说,他们有没有大宗的货款赊出去后要不回来、有没有欠着别人巨额的外债,还有他们设在各地商号的盈亏情况,这些事搞不清楚,可不能和他们盲目的联手啊!”

任守忠一声奸笑,拍了拍岳明的肩头,说道:“也多亏了岳公子这份心呐!岳公子昨天夜里救了洒家的命不说,现在还为洒家的生意操这份心!——你还别说,洒家在金陵混了这些年,要说起投缘的朋友,还真没几个,——以后岳公子就是洒家的朋友了,有什么事你尽管跟洒家开口!”

岳明怕这家伙再说出他们“以后要多亲近亲近”的话,急忙笑道:“我这人口无遮拦,一时话说多了,任大人可别往心里去。”

任守忠一听岳明这话说的不咸不淡,略一琢磨,向后一摇手中的拂尘,看着岳明小声地道:“岳公子是生洒家的气了吧?那天洒家情急之下说如果公子能救了我,就给公子弄个一个六品的乌纱,怎么,岳公子以为洒家言而无信了不成?”

“没有,没有!”岳明早把任守忠的那句话忘得一干二净了,急忙说道,“任大人当时……当时行动不便,说出那番话也情有可原嘛!”

“岳公子这是什么话!”任守忠故意板起脸道,“洒家可是说话算数的人,一口唾沫一颗钉,这件事就包在洒家身上,明天洒家就有要事需要要回京一趟,你就放心吧岳公子,等到了京城之后洒家就帮你操办这件事!”

岳明一看这家伙还当真了,知道再和他嚰叽下去也是无聊,抬头一看笑道:“我这就要出城了,任大人一路小心啊!”说完拱手告别。

这时天空中又飘起了雪花,比起刚出门时的冷风刺骨来,现在反而觉得不太冷了。岳明揣起了双手,哼着那些早就忘了名字的流行歌曲,大踏步地就往家走。如今他已经成了江宁府尹的临时秘书,那以后也算是有了份工作,心里美滋滋地想着赶紧到家,好把这个消息告诉心爱的灵灵。

灵灵现在肯定已经给他烧好了热水,到了家里痛痛快快洗个热水澡,然后往烧得温热的炕上一躺,那真是绝好的享受!他越想越舒服,走到他家的柴门口刚想推开进去,忽然现一个淡薄的身影站在屋门口正朝着外面张望着,那副让人心疼有让人无限爱怜的模样不就是她心爱的灵灵吗?

岳明推开柴门几步就来到施灵灵的跟前,一把握住了她那双冰凉的小手,心疼地道:“好灵灵,这下雪的天你怎么不在屋里,这样会冻坏身子的,赶快进去!”

施灵灵正在手足无措,一看夫君突然间到了眼前,脸上立即有了开心的笑容,轻轻地说道:“灵灵本想去城里的衙门问问去,可是又怕别人笑我。看你这么晚还不回来,我一会儿在屋里坐着,一会儿就到屋门口站着,总想着夫君早点儿回来!”

岳明颇觉惭愧,拉着灵灵来到屋里,安慰道:“乖灵灵一定要听话!我一个大男人出去什么事也没有,以后你可不许这样了!”

灵灵“嗯”了一声,就一脸满足地偎依在了岳明的胸前,小声问道:“府尹老爷找夫君去有事吗?”

岳明本想把今天的事全都告诉她,可是一想也没有必要,于是就把王拱臣想请他去衙门帮忙的事说了,随后笑道:“今后你就不用去那个中草堂干活了,夫君也能出去赚钱养家了,等咱们的钱赚多——”

他刚说到这儿就忽然打住了,在他心里施灵灵可不赞成他出去挣钱,小姑娘一心想着让他在家安心读书,等着明年的殿试,然后名正言顺的考取功名,刚才他一时兴奋竟然连这一点也给忘了。

可是岳明抬头一看,现施灵灵没有半点儿埋怨他的样子,而是听完后淡淡一笑,让他坐在炕上,蹲下身子帮他除去鞋子,拍了拍上面的积雪,拿去放到灶旁,然后又去端来了一碗热茶,看着他一口一口喝了半碗,就笑着说道:“这些天灵灵我也觉察出来了,夫君很是……很是不愿意在家安心读书;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做什么事只要夫君觉得心里欢喜就行了!夫君想去做买卖,那灵灵就帮着夫君打理一些账目,如果夫君愿意到衙门去当差,那灵灵就在家里洗衣做饭、伺候夫君,反正只要跟着夫君在一起,灵灵就觉得很快乐!”

岳明听着听着,鼻子忽然一酸,就觉得眼眶有些热。宋朝官员的薪俸优厚,吃喝不愁,社会地位也高,所以宋朝女子择婿的第一选择就是当一个官太太,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样一种社会风气。

如今施灵灵看着他这样一天天地出去管瞎混,倒也潇洒快活,竟然为了让他快乐而违心地赞成他不去做官,还说无论他做什么,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就很快乐。岳明知道,别看这些话从施灵灵的口中轻松地说了出来,可是小姑娘这几天不知经历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思想斗争。如果这些话让别人听到了,无疑就成了大逆不道的悖逆之言,可是听到岳明的耳朵里,却很是让他感到既轻松又感动。

岳明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个和自己生活了还不到一个月的女孩儿,心里真是无限的感慨。想当初,自己的头上不过是戴了一个举人的帽子,才让灵灵觉得自己的男人比谁都强,嫁给了自己她们全家都跟着脸上有光。如今她为了自己的男人从心底里快乐自在,竟然什么都愿意舍弃,还这么无怨无悔地让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面对着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孩儿,哪一个男人还能无动于衷,这不就是自己苦苦最求的爱情吗?岳明在心里暗道:“——灵灵,我的宝贝儿,你的老公一定会让你过让好日子的!”

施灵灵被他看得手足无措,困窘地说道:“灵儿知道自己又说了错话,惹夫君生气了!”显然这番话是她口无遮拦的心里话,一出口顿时就知道说错了,想起父亲教导的“为人妻就应该相夫教子”的那些话,小姑娘越想越怕,不由得眼圈一红,竟然轻轻抽泣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