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三十九章 妖言惑众

岳明急急地赶到金陵城外,然后马不停蹄地直奔他和施灵灵租住的那个小院。等他到了门口一看,小院的里里外外一片静寂,顿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上心头;屋门虽说锁得严严实实,可越是这样岳明的心揪得越紧。

既然是苏老爷子出了事,又将灵灵牵扯了进去,那只有尽快赶到苏家才能知道事情的原委,于是冲着那个护送他来金陵的人喊道:“走,咱们去苏府!”

王钦若派来的这个亲兵冯凯一看这位岳公子如此着急,也不知道生了什么大事。王大人临行时吩咐他一定要将岳公子护送回去,虽说没让他扮演这个临时车夫的角色,可是王大人对这岳公子的提携之意那是谁都看得出来,当下也不敢怠慢,立即就和岳明乘着王钦若的那匹火龙驹急急地进城赶奔苏府。

由岳明在马背上的指引,两个人闯大街穿小巷,留下一路的鸡飞狗跳之后就来到了苏府的大门前。岳明回头对冯凯高声说道:“你跟着我进去!”说完跳下马就进了苏家大院。

冯凯一听岳明这不容置疑的口气就是一愣,我当了你的车夫还不算,怎么现在竟然把我当成了你的下人?老子可是王大人的亲身侍从,平日里谁敢对我这么说话,他有心想扭头回去,可是一琢磨连王大人对这小子都客客气气的,这里面说不定还有什么瓜葛呢,我还是小心为妙吧,反正枢密使大人也没说让他什么时候返回,于是将马拴在门外跟着岳明就走了进去。

岳明刚进第一道门就现这苏府上上下下简直乱成了一锅粥,家丁仆人身着白色孝服,一个个惊慌失措;丫鬟婆子吓得魂飞魄散,全都是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虽说这苏家大院他也来过两次,可是大部分的下人们都不认识他,想找个人问问到底生了什么事,可是这些人一看他风风火火的模样,后面还跟着一个带刀的军官,家人们全都吓得唯恐避之不及,纷纷避让,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和他搭话。书

岳明抬腿就进了内院,刚想去找刘管家,突然就见一个穿着一身缟素的女子从里面跑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几个花容失色的丫鬟,也都是一身孝服。岳明上前一看,这不是二小姐苏菲儿吗,不禁心里一惊,看来苏老爷果真是出事了。

二小姐苏菲儿早已没了往日的骄横,此时浑身缟素,弱不胜衣,哭得梨花带雨犹如一个泪人一般,来到岳明跟前盈盈下拜,哭诉道:“岳公子,我们苏家真是对不起你;我们遭此大难不算,还让你家的小娘子跟着受了连累……”

岳明虽说心里记挂着灵灵,可是一看苏菲儿这副模样也着实可怜,何况弄不清生了什么事,他也无从着手,于是问道:“二小姐,你快快起来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事,我家灵儿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苏菲儿还未开口先已泣不成声,岳明急得大怒,一把将她拉起来,大声喝道:“哭哭哭,你就知道哭,你快告诉我生了什么事!我家灵儿到底怎么了?——还有,你姐姐、你爹,刘管家呢?”

这一声大喝让苏菲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胳膊也被岳明抓得生疼,她呆呆得看了岳明一眼,刚想开口,这时就见刘管家也从外面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于是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就向岳明讲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事情是因白莲社的那帮僧人而起。早在一年前,号称是白莲社的高僧慧静法师就曾几次上门来找苏达善,说苏家织坊现在的场地和佛门有缘,希望他能将苏家织坊另行选址再迁往异地,让出这块宝地来修建寺院,遭到苏达善的断然拒绝。

谁知道一年过后这慧静法师还是心存不甘,前天竟然在“瓦子亭”的“说参请”中公开妖言惑众,说这金陵城本是一座活城,被一个万年老龟驮在背上,遇到洪水就能上下浮动,让金陵的百姓免遭洪水之灾。可是如今这苏家织坊就建在这老龟的脖子上了,几年的时间已经将老龟压得奄奄一息,毫无灵气。如果照此下去,不出一年的光景,这只万年老龟就要被苏家织坊活活压死;如今只有让苏家织坊迁往异地,在这块地上建一座供奉白莲圣母的寺院,那才能让老龟起死回生,不然明年八月金陵城就要毁于一场大水之中。

此言一出,群情激奋,当夜就有一帮人手持铁锹锄头闯入苏家织坊,一番打杂哄抢之后扬长而去。苏达善第二天早早地就赶往苏家织坊去处理此事,老头性情仁厚,为了息事宁人,并没有报官,只是让家人将遭到破坏的厂房和织机重新修整,重重安抚被打伤的织工。

可是谁知道事情远没有结束,就在苏达善刚要离开的时候,又有一帮人突然而至去了,除了百姓之外,里面不乏有白莲社的信徒夹杂其中。

这时不知谁大声喊了几句,说苏达善是妖孽转世,披了一张“大善人”的人皮作伪装,实际上就是要将整个金陵城的百姓拖入苦海。苏达善有口难辩,刚想趁机离开,那些被鼓动起来的人一拥而上,硬是将苏达善活活打死才算罢休,刘管家等人拼死上前也遭到了毒打。

大小姐苏琪儿听说此事当场就昏厥了过去,醒来后誓一定要将那帮妖僧们绳之以法,替父亲报仇,她先是到刑狱司报官,可是刑狱司的刑狱使大老爷一家人都是白莲社的信徒,竟然命人将苏琪儿轰了出来。

岳明没想到这帮恶僧竟然如此大胆,怨不得那天在“瓦子亭”那么受欢迎!这帮妖僧真是妖言惑众,如此太平盛世下不好好吃念佛,竟然如此横行不法,简直就是一帮地方上的恶霸,拉住刘管家问道:“那此事怎么又扯上了我家灵儿?”

苏菲儿看了岳明一眼,哭道:“姐姐被人从衙门里轰了出来,一个人也是走投无路,忽然就想到了岳公子跟仁守忠大人和府尹大老爷都曾相识,就和刘管家道你们家去找你,……可是你家小娘子说你一早就出去了,我姐姐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当场就要自尽。——你家娘子见我姐姐可怜,也是气愤难耐就陪着我姐姐到天宝山去找那帮妖僧们理论,哪知他们根本就不讲理,还当众说出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来,你家娘子于是就……”

“就怎么了?”岳明喊道。

刘管家一看二小姐泣不成声,上前道:“你家娘子就当众打了那帮僧人,于是他们以此为借口,到衙门里说她们俩擅闯佛家圣地,侮辱佛门弟子!刑狱司的刑狱使大人不问青红皂白,竟然将你家娘子和我家大小姐双双下了大狱。”

岳明大骂道:“什么***佛家圣地、佛门弟子,全都是一帮猪狗不如的东西——”

刘管家忙道:“我听说后急忙拿着重金道官府去打点,可是钱花了不少,人家就是一个条件,什么时候我们将苏家织坊迁走,他们什么时候就放人……如今我们家老爷停尸在家,大小姐又身陷牢狱,二小姐少不更事,我们……我们真是没有活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