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一卷 江南除奸 第四十八章 擒贼先擒王

此言一出,6秉文和张士俊同时打了个冷战,眼前这个还不到二十岁、见了谁都是都笑呵呵的岳大人,竟然在谈笑之间就要将这数百年的白莲社定成贼寇,看样子今夜就要派兵去剿灭了。

6秉文一皱眉头,忧心忡忡地道:“岳大人,这白莲社一脉源远流长,历朝历代皆放任自流,朝廷也从不横加干涉;百姓信奉与否也全凭自愿,我们贸然派兵去抄他们的寺庙,好像有些师出无名吧!

张士俊却不以为然,对着岳明道:“和尚道士就应该吃斋念佛、修仙炼丹,哪有像他们这些人整天妖言惑众,横行乡里,这样下去早晚会生出事端来。管他什么历朝历代的事,只要他犯了咱们大宋的王法,咱们就将他们当成贼寇,先剿了他们再说!”

岳明看着6秉文笑道:“眼下正是天寒地冻的数九寒天,这些妖僧弄出一个神鬼驮城的把戏还不大要紧;如果真是遇上了汛期,碰巧再来一场大水,到那个时候,别说我们这小小的通判署,恐怕南京城就得给他们占了!”

这一层6秉文还真没有想到,听岳明一说,就知道此话绝非危言耸听,他一看岳明决心一下,想了想这个岳大人以前的种种传奇经历,一股热血也从心头涌起,凛然道:“既然如此,那下官就随着大人鞍前马后,此事如何决断,大人就吩咐吧!”

岳明正在这里做两人的思想工作,可是书房里的那个慧净却坐不住了。他被岳明客客气气地请进了书房,本来等着岳明赶紧过来和他商量在苏家织坊的场地上修建寺院一事。可是茶水喝了一碗又一碗,那苦得让他皱眉地劣质茶都已经续了三次水了,还不见岳明的人影,慧净一琢磨就知道事情可能有变。

这一下慧净可坐不住了,趁着小书童出去往茶里续水的功夫,推开门就蹦到了院子里,迎面一看岳明正在客厅的门口谈笑风生。旁边还站着一个一身戎装、威风凛凛的厢军军官,慧净顿时就预感到事情不妙,于是急冲冲地就直奔这三人而来。

岳明他们三个也同时现了这个恶僧,6秉文抢先一步就拦住了慧净,笑道:“慧净大师,稍安勿躁,我们岳大人正在为大事的事情想办法呢----”

慧净这些年和任守忠狼狈为奸,连知府王拱臣也让着他们三分,他的师兄慧远大师在京城更是呼风唤雨,就连当今地皇太后也是他们白莲社的信徒。哪里将岳明这个代理的通判放在眼里,一看连这个通判署的小小司参也敢上来拉拉扯扯的,顿时火冒三丈,对这6秉文呵斥道:“想办法?我看你们大人正在想办法拿我吧!”然后大胳膊一抡。6秉文不禁倒退了几步,一个趔趄就摔了个四脚朝天。

岳明没想到这家伙真敢动手,看了看身边几个衙役,喝道:“还不将这个妖僧给我拿下!”

他身边的这几个衙役早就听说过这慧净大师的威名,还没动手就已经怯了三分。畏畏尾的刚凑到近前就被慧净噼里啪啦地打得抱头鼠窜;张士俊见势不妙,唰地抽出腰刀,喊了一声“大胆妖僧”就冲了上去和慧净打了起来。

岳明一看这慧净还真有两下子,别看一身肥肉、腆着个将军肚,平时走路也费劲,可是和人动起手来却异常敏捷。拳打脚踢、身形矫捷,赤手空拳迎战手持利刃的张士俊,几个回合下来,张士俊竟然有些招架不住。

岳明大感不妙,自己原本想着擒贼先擒王,没想到竟然治不住这家伙,这张士俊一趴下,估计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左右一看。就见6秉文一瘸一拐的从大门口走了过来。冲着岳明一摇头,急道:“大人----我们地人刚才都派在了门口。如今大门紧闭,调不进来啊!”

那三十几个亲兵过不来,张士俊的那三百精锐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时张士俊已经被慧净的一双蒲扇般的双掌逼到了墙角,他一看岳明还和6秉文在那儿站着,急得大喊道:“两位大人,你们快走啊!我地人马就在周围,你们去调进来砍了这个妖僧!”

岳明一看事情紧急,耽误不得,扭头就向外走,刚走到后门抬头一看,见施灵灵提这一个竹篮进来了,里面还散着熟悉的饭菜香味。

岳明此时哪还顾得上吃饭,拉起灵灵就向外走,边走边道:“这儿出大事了,你快走,我还要去那边调兵去!”

施灵灵也吓了一跳,问道:“这大中午的,你们不吃饭,去调什么兵呀!----夫君,到底出什么事了?”

岳明急道:“一个妖僧---哦,就是那个白莲教的妖僧已经打到院子里了,张提辖力战不下,眼看就要吃亏了!灵灵你快走,我这就去调兵回来拿他,然后咱们再吃饭!”

施灵灵扑哧一笑,拉住岳明的手笑道:“夫君,不就是一个大和尚吗?还用得着你去调兵,让我进去看看!”

岳明刚才一时着急,没想到把这事给忘了,那天夜里施灵灵将那个西夏地奸细一箭毙命的事,想起来到现在还激动呢!不过这个慧净的功夫看起来可不一般;连一个厢军的提辖都被他几个回合打得手忙脚乱,绝非等闲之辈,灵灵行吗?

施灵灵不由分说,拉起岳明就来到了院子里,一看眼前的形势,回头笑问:“夫君,你们这儿有弓箭吗?”

弓箭,弓箭都在那帮亲兵的身上背着呢,岳明刚想劝灵灵别再逞能,6秉文突然就向后面拔腿就跑,转眼间提着一把弓和几支箭就过来了,急忙递到施灵灵手里,气喘吁吁地道:“夫人,你看这个行吗?”

施灵灵这是第一次被人称为“夫人”,并且叫她夫人地还是一个朝廷命官,心里一阵说不出的自豪,得意之情在俊俏的小脸上一闪而过,她接过6秉文的弓箭,微微一皱眉,轻轻叹道:“反正就此一把,凑合着用吧!”

此时张士俊已经被慧净打得只有招架之功了,刀法紊乱,喘气如牛,如果再没人上前助战,说不定顷刻之间就要被慧净毙于双掌之下,即使这样,张士俊仍然冲着他们三人大喊:“岳大人,你们赶紧走啊……别管我,出去告诉弟兄们,让他们给我报仇!”

岳明听得一阵感动,这就是生死之交啊!这种在生命悬于一线的时刻,还时时想着别人的安危,在自己的那个时代恐怕这种人已经近乎于绝种了,此时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催促道:“灵灵,你快出手,射那个妖僧!”

施灵灵答应一声,搭弦上箭,吱呀呀一声就将那张弓拉了个满圆,然后小手轻轻一松,那支羽箭就激射而出,岳明忽然想起了什么,急道:“不要一箭毙命啊那种,留个活口,我还有大用!”

施灵灵一跺脚,刚说了一句“晚了”,可是一看那只飞出去的羽箭竟然晃晃悠悠的,哧地一笑:“这样地箭怎们能要了命!”

刹那之间就听见“啊”地一声惨叫,岳明仔细一看,那只箭竟然射在了慧净的左肩头,伤口虽然不深,可也是钻心地疼。慧净猝不及防,突然遭此暗算,哇呀呀一声大叫。

还没等他开口大骂,张士俊瞅准时机,身形一晃就闪到了慧净的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去就是一刀,众人就听见“咔嚓”一声,再看慧净的一条肩膀已经被硬生生地砍了下来。

张士俊还想动手,就听岳明大声喊道:“张大哥,留着这妖僧,兄弟我还有大用!”,于是这才住手。再看那个慧净,一手翻过来捂着伤口,一边疼得在地上满地打滚。

岳明上前拉住张士俊,回头冲着身旁的一个衙役道:“先把这个和尚抬到书房里,然后找个郎中给他包扎一下!”

施灵灵一家又是打猎又是行医,早就对这种血腥见怪不怪了,一看和尚已被治住,回头问道:“这弓箭是怎么回事?射出去轻飘飘的,就是那张弓也差点儿被我拉折,你们……你们的士兵就用这个打仗么?”

6秉文道:“夫人有所不知,这张弓,还有那几支箭,都是我们前任通判大人没事的时候,在花园里射个蝴蝶、蜜蜂,闹着玩儿的,刚才事情紧急,找不到像样的弓箭,也只好拿他来应景了!”

张士俊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衫,紧走几步来到灵灵跟前,弯腰就是一揖,感激地说道:“多谢岳夫人的救命之恩!”

施灵灵哪里见过这个,刚才是6秉文,现在又是一个朝廷堂堂的将军,居然给自己弯腰行礼,又满是感激地尊称自己夫人,吓得急忙闪到岳明身后,小声地道:“张将军不必客气,你和我夫君都是好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

张士俊的心里一热,起身退到了一旁,这时一个刚才在门口值守的衙役跑进来道:“大人门口那些人问,他们的师傅怎么还不出来?”

刚才在这院里一阵打打杀杀,竟然把门口的那帮人给忘了,6秉文和张士俊还没开口,岳明呵呵一笑,冲着那衙役道:“你出去告诉他们,就说他们的师傅和本官聊得甚是投机,今天晚上我们还要一起到城里的晚春楼喝花酒去!”

几个人就是一愣,施灵灵更是羞得满面通红,可是6秉文和张士俊一琢磨,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