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二卷 玩转京城 第六十七章 这次玩大了

既然皇上的身份已经得到了确认,那纵然心中再有万般的狐疑,也只能放到以后慢慢去消化了,眼下当务之急是要上前参拜这位皇帝。想想这也真是可笑,自己参见太后的时候,一双臭脚丫子差点儿没把满屋子的人给熏死;总想着见皇上时应该正规一点儿,没想到却是在这东京有名的妓院大门口要磕头见驾。

赵祯一看这岳明还想着在这儿给他来一个君臣大礼,于是紧张地向四周看了看,急忙挥手制止道:“岳明,这不是在朝堂上,你不必多礼!”

一旦接受了皇上逛妓院这个现实,岳明在瞬间就冷静了下来,急忙拱手道:“是!”然后悄悄地退到了一旁,心里暗道:“刚才皇上说今晚和柳永一决高下,全指望我了!那可真就要露馅儿了,自己那两下子自己最清楚,如果来段不着调的流行歌曲,那他还能凑合着吼两嗓子,可是要想跟柳永斗才,那一定会死得很难看滴!”

赵祯看着岳明微微一笑,给他打气道:“岳明,你不必紧张,你是咱们大宋朝出类拔萃的才子,小小年纪就高中了举人,待会儿朕就要当场考考你的文才,看看你到底是名副其实还是徒有虚名!进去之后就称朕为赵公子,你是朕的朋友,任守忠就是朕的随从!”

这位仁宗皇帝还真能想得出,居然以这种方式来考我的才学,岳明暗自叫苦,这真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可是一听赵祯的口气绝不允许他有任何的违拗之意。只好硬着头皮道:“我家娘子和一个小丫鬟还在那边地街头等我,要不要微臣过去跟他们说一声?然后再陪着皇上进去……”

赵祯冲着任守忠一使眼色,任守忠当下会意,不紧不慢地转过身冲着后面轻轻击掌三下,就见从附近的黑暗之处走过来一个精壮的汉子。任守忠凑到来人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那名汉子应命而去,任守忠走到岳明面前笑道:“岳公子,不用担心了,他们会尽快护送你夫人安全回家的!”

皇命不可违啊。既然没了后顾之忧,那只好舍命陪君子进去走上一遭了,于是跟着赵祯和任守忠大踏步地就进了这座东京汴梁最有名的满春楼。看来这二位也是这里的常客,根本就不用人带路。一身青衣小帽打扮的任守忠自任先锋,在前面打那些蜂拥而至的败花散柳,赵祯和岳明在他地带领下穿过热热闹闹的大厅,沿着楼梯就直奔二楼。{我}看.书*斋

二楼宽阔明亮的大厅里此时早已经人满为患,正中的前台上放置着一张长长地兰木桌案。柳永捷足先登,已经稳稳地靠着左边坐了,旁边有个人正在给他铺纸研磨。岳明看着柳永一副胜券在握、志在必得的样子。心里暗道:“柳永啊,柳永,怨不得你屡考不中,做不了天子门生,原来你竟然跑来和皇帝抢女人,这不是自己找抽吗?”

桌案右边的那个空位看来就是皇帝的了,赵祯领着岳明在空位上稳稳地坐下,然后小声地道:“岳明,上次散场的时候老鸨子传出了欧阳如如小姐的话。这是最后一场一决胜负,要以情人离别为题填词,词牌不限,长短不限。事关重大,你先抽空打个腹稿,等会儿我站起来装着口述的样子。你就按照你自己地思路去写。”

这种赶鸭子上架的活岳明还是头一次遇到,他知道柳永这方面那真可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是自己搜肠刮肚地弄上几后人的词作,那也比不了啊!

赵祯看来也是个甩手的掌柜,吩咐了一声之后就扭过头去静等着楼上下来人比赛开始了。岳明可真是上愁了,脑袋里嗖嗖转动的声音似乎都他能听得见,----李煜不行,这时候都是宋代了,李清照也不行。性别不对;6游、辛弃疾。愤世嫉俗之作,更不行。苏轼、欧阳修倒是一代大家,和柳永有得一拼,可是好像关于诉离别的词也没有什么脍炙人口的,这……

这时就见楼上走下一个身段儿丰盈。**爆满地四十岁左右地女人。站在楼梯上先是冲着下面抛了个媚眼。然后嗲声嗲气地说道:“各位----各位。大家静一静。如今赵公子和柳公子已经到齐。欧阳如如和程小小两位姑娘也已话了。现在我们就来看看今天晚上到底是这两位公子中地哪一位可以捷足先登。抢先一步目睹二位姑娘地芳容!”

看来这位就是柳永说地老鸨子秦姐姐了。她说话声音不高。可是极具鼓动性。话音未落就引来了台下地阵阵叫好声。一时间人声鼎沸、群情涌动。都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了桌案两旁地柳永和皇帝赵祯。这些都是青楼妓院为了招揽顾客、提高知名度管用地手法。岳明在电视上小说里看都看腻了。可是现在身处此情此景还是被撩拨地热血沸腾。

老鸨子来到桌案地正中央。盘起两条白白粗粗地胳膊。看了看他们两个。翻起猩红地嘴唇说道:“二位公子。你们都是经过层层筛选。一路攻城略寨拼过来地。今天晚上可救药一决雌雄了。昨天欧阳如如小姐出地题目。二位公子都已知晓。今天晚上你们谁先来啊!”

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如果自己今天晚上要是当众让赵祯出了丑。今后别说是当特务头子、笑傲这大宋王朝了。估计连正常地日子都过不安稳了。这可怎么办呢!这时赵祯趁着大家群情激奋。回头向他说道:“你看柳三变那个目中无人地高傲模样。今天咱们是有备而来。干脆让他一让。叫他先来。然后你再大显身手。非得让这小子输得心服口服。让他也知道知道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地滋味!”

“别。别。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轻敌。”岳明急忙说道。既然才不如人。那就喝着脸皮上吧。岳明拿定了注意。先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轻轻地说道:“赵公子。常言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何况这写诗填词本来就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地事儿。我们如果和柳永谦让起来。万一有个闪失。双方争执起来。最后那两位小姐算谁地呀!”

赵祯颇为赞同。很是欣赏地看了岳明一眼。笑道:“岳公子言之有理。那你就先来。如果你果真能够让这个柳三变灰溜溜地甘拜下风。我----我重重有赏!”

此时已经到了迫在眉睫地关口,岳明暗自一咬牙,心里叹道:“柳永老兄对不住了,小弟我今天就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了!”他在前世就酷爱书法,这毛笔字还是能拿得出手的,于是挥毫泼墨、一气呵成,刷刷点点地就在纸上写下了一词。

赵祯一眼众人迫切的眼神,哪里还有功夫多想,用眼扫了一下纸上的那词,冲着满堂的人一抱拳,然后声情并茂地朗诵道:“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执手相看……”

这词一读出来,台下一时鸦雀无声,掉根针就能听见,可真是几句震撼力,岳明也激动地暗自赞叹自己才思敏捷、手段毒辣。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阵沉寂过后,忽然“哇”的一声,再看台上台下的人全都捂着肚子齐声爆笑,桌椅杯盘刹那间不知被打翻了有多少,喝彩之声简直直冲云霄!

怎么了?难道一好词竟有这么大的威力,岳明不知所以,抬头一看赵祯气得脸色青,就差当场昏厥了,----我靠,莫非演砸了!

岳明上中学时学到柳永这词的时候,记得是柳永离开汴京时写的,如今柳永不是还在进城嘛,这怎么能穿帮呢?其实他哪里知道,柳永一声仕途坎坷,在京城屡考不中,曾经几次离京南下去另求生路,这著名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就是他三年前离开汴京南下时和当时京城名妓郝懿难分难舍时写成的,当时就流传甚广,被这些青楼女子传唱于各大妓院之中;如今三年过去了,早就人人皆知、童叟皆能脱口而去了。

台下嬉笑怒骂之声越来越大,甚至有人开始挑起高来指着赵祯的鼻子开始讥讽挖苦了,有个大胖子跳着叫嚣道:“赵公子,你的脸皮怎么比这汴梁城的城墙还厚啊!要是比不过柳公子,就低头认输啊,那样别人还念你是一个坦坦荡荡的男子汉!”

“是啊!我早就看出这小子是找人代笔的,没想到竟然找了一个大白痴!”

赵祯哪里能受得了这个,更加羞愧难当,如果不是任守忠上前及时搀扶着,恐怕真的就要当场昏厥过去了!当时事情紧急,赵祯一时心切,心里也觉得这个岳明是朝廷层层选拔出来的举人,那诗词歌赋肯定是出类拔萃,技高一筹,所以看了一眼岳明写下的那词,也没有过脑子,当场就信心十足地诵读了出来,可是念了一半才觉得不对劲,想着返回重来,可是下面早就一片大乱了,此时他气急败坏,大声地吼道:“朕……真是丢人!”然后用手一直岳明骂道:“你……你这个窝囊废!”

岳明此时也已经意识到自己这回可真的玩儿大了,这就等于拿皇帝当猴耍啊!他一看皇上气冲冲地下台直奔楼下,急忙也快步跟了出来。

任守忠虽然也是恼羞成怒,一副君辱臣死的慷慨模样,可是等出了门来到大街上,突然回头恶狠狠地冷笑道:“岳明,你真是丧心病狂,居然敢这样目无君父!----柳永的这词估计连那老鸨子也能倒背如流,你现在就赶快回家给自己预备棺材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