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二卷 玩转京城 第七十一章 赵祯,你有种

岳明跟着小太监来到一个叫资政殿的外面,小太监进去通报之后,他进去一看仁宗皇帝正背着手在殿里走来走去,他刚想上前参拜,仁宗冲着他一摆手道:“免了!”然后对着刚刚把岳明领进来的那个小太监一使颜色,小太监悄悄退出,“吱呀”一声就将殿门关上,此时空空的大殿里就剩下下了他们君臣两个。

仁宗看了他一眼,急冲冲地说道:“岳明,刚才在太后的延福宫万寿殿里生的事,还有昨天晚上的那一处,朕不想再多说什么。今天朕叫你来就是想问问你,你那个墨卫副使以后打算怎么当?”

岳明刚才在太后那里就已经从仁宗的脸上看出了端倪,眼下太后朝不保夕,随时都有可能驾鹤西去,如今这大宋王朝就要面临着政权交替的复杂局面,现在自己正处在这个漩涡的中心,皇上这是要让我当面向他表忠心啊,这可是关乎到自己身家性命的大事,他一时莫不住这位皇帝的脉门,只好先试探性地说道:“微臣刚刚惊扰了太后,正想着要来请皇上治罪,至于这墨卫副使一职,微臣----”

仁宗急匆匆地说道:“此事你功过相当,朕不予追究!至于太后的事,你只是尽了一个臣子的本份,如何处理朕心中自有分寸。”

这就等于是说不再追究此事了,岳明悄悄打量一眼这位刚刚二十出头的皇帝,见他双眉紧缩,脸色通红,脚步急促,说话也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看样子还远远没有修炼到深谙帝王之道、**群臣于股掌之中的水平,心里兀自一阵轻松,急忙道:“臣的这个墨卫副使只不过是一顶空乌纱,前两天也是刚刚奉了太后的旨意,去京西校场管教雷恭允那些为非作歹的手下。至于今后如何,微臣还在等着皇上的具体安排!”

仁宗看着岳明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刚才朕也看到了你对朕的一片忠心,更难得的是你能在王曾和王钦若之间赫然独立,没有丝毫的趋炎附势之态。你之前地所作所为朕都已知晓,现在朕就给你下一道旨意!”

按照一贯的套路。大臣们一听到皇上这句话,那还要下跪啊,岳明狠了狠心,就当是为了感谢你不再追究我当面打击你老妈吧,于是上前跪倒:“臣岳明恭聆圣谕!”

仁宗看着岳明在他面前跪好了,来回慢慢地踱了两步,说道:“雷恭允已经被罢职,任守忠即将被处死,这墨卫如今就剩下你一个人了。----现在朕就命你为墨卫使。明日就到京西校场上任。过两天,三衙司要在刘家寺例行操练各路禁军,到时候朕借机从中给你挑选出一支精兵。交给你严加训练,然后你再从中挑选出精干之人组成墨卫军,----记住,你这支墨卫军今后将直接听命于朕,不受枢密院的节制!”

这就是皇上变相地授予了自己兵权啊,岳明甚至有点儿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当年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就是为了消除了那些手握重兵的将领对皇权构成的威胁。为此赵匡胤又接连出招,依次撤销了“殿前都点检”、“殿前副都点检”和“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等重要地禁军职位。从此之后,“侍卫亲军司”这个军事要害部门就分裂成了侍卫马军司、侍卫步军司。再加上殿前司,合称“三司”,又称“三衙”,朝廷数十万禁军都由这三衙中的“三帅”分别统领,而总领禁军的最高权力则集中到了皇帝一人手中。

三衙统领禁军,只是统管禁军的日常操练,而没有指挥调动权;他们的调遣和移防等指挥调动权悉归于枢密院,而枢密院也只是拥有调兵权,手下却无一兵一卒。又不能直接统领重兵,这样握兵权和调兵权就被分离了;遇到有了战事或者特殊的军事行动,统兵的将领又是由皇帝临时委派的其他官员担任,这样统兵权又被分开了。

有宋一代。历朝始终贯彻地都是兵权分离地祖宗家法。这些岳明也早有耳闻。如今一听仁宗竟然把一支军队交给自己独立统领。虽然他也是只有统兵权而没有调兵权。可仍然是大大出乎了岳明地意料。

这些事连岳明都知道。宋仁宗又岂能不知。他看了看岳明。微微一笑道:“难道你不肯领旨?”

“微臣领旨谢恩!”岳明急忙道。虽然他不明白仁宗以后如何驾驭自己地这支墨卫军。可是如今地局势展成为眼下地这种状况。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宋仁宗满意地点了点头。愤愤地道:“西夏地李元昊已经公开反宋。扰我边关。掠我百姓。更为可恨地是他们竟然收买拉拢太后和朕身边地人。其用心险恶已昭然若揭。小小蛮夷竟敢如此亵渎我天朝国威。是可忍孰不可忍!近日契丹趁我大宋与李元昊开战之际。也趁火打劫地派来使臣。声称要收回关南故地。并且责问我朝为何加紧疏通河道、在边境增兵地原因。

吕夷简和王曾他们昏聩愚昧。竟然以我大宋正和西夏开战为由。在辽使面前一位地妥协退让。竟然主动要求增加岁币!---这真是岂有此理。想我朝太祖皇帝。一生金戈铁马。南征北战。扬鞭宇内。席卷八方。那个时候他们哪一个不是安分守己。战战兢兢。如今竟然如此得寸进尺。实乃欺人太甚!”

岳明看着侃侃而谈地宋仁宗赵祯。心中忽地也升起了一股豪情。

既然自己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既然百年之后那悲惨地一幕还没有生,那自己又岂能做一个冷眼旁观的看客?这时的大宋王朝还是世界上最为富裕的国家,经济达,国力也十分的雄厚,眼前的宋仁宗赵祯也还没有在那帮迂腐之臣和祖宗家法的桎梏下蜕变成一个盲目自大的守成之君,而恰恰处在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和自尊心极强的年龄,在这个君权至上地年代里,如果自己把握得当,那又有什么事不可能生呢?

他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激动。对仁宗道:“皇上说的极是,虽说兵者凶器也,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起战端。可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只有逢敌必亮剑才能尽现我天朝国威,才能让四方的蛮夷知难而退。从此彻底打消他们那得寸进尺的贪婪暴虐之心,天下也方可永享太平盛世啊!”

仁宗久居深宫大内,平时总有王曾那帮迂腐的老臣围着,一有空隙就在他耳旁苦口婆心的劝谏,翻过来覆过去也就是那几句让他闻之生厌地空话、套话,一句话说下来还要引经据典嗦一大堆,唾沫星子都溅了他一脸,可是还没有停下来喝口水、润润嗓子的意思,叨叨了这么多年也无非就是让他严守祖宗之法。不能越轨行事,安安分分地做好一个守成之君,哪里听到过这等让人意气风的高谈阔论。

“好个逢敌必亮剑”仁宗豪气冲天地赞道。“我大宋如今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如果你地墨卫军再能训练成功,到时候我们给他们也来个双管齐下,朕就不信西夏和契丹还敢如此猖獗!”

岳明一看这小皇帝被自己撩拨地热血沸腾,心里也是热乎乎的,可是他知道刚才那只不过都是一些一时冲动地豪言壮语,真的要想灭了西夏,大败辽国、收复燕云十六州。一统华夏大地,就宋朝目前的实力,那又谈何容易!

他在镇江疏通河道时就已经看出,目前宋朝军队已经十分**了,官僚主义盛行,将领营私舞弊、中饱私囊;士兵懒惰、纪律松弛,再加上兵不识将,将不知兵地固有恶疾,一旦遇到军事行动。各部门之间就相互推诿扯皮,哪里还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看着宋仁宗在这里说得眉飞色舞,岳明深深地知道,那只不过是一个年轻人为了痛快而暂时意淫一下罢了,要想着从此奋图强、励精图治,而成为一代英主,那赵祯的前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岳明也跟着这位少年天子实实在在地意淫了一阵子,转而就不得不思考眼下地当务之急了,于是他趁着皇上现在还有这份雄心壮志的时候。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上前说道:“皇上,微臣一定不辜负皇上的重托。争取尽快将墨卫锤炼成皇上手中的一支杀手锏。可是要想着训练出这样一支特殊的军队,一是需要大量的军用物资,二是还需要一笔巨大的开销,不知这些皇上是如何安排的?”

仁宗一听此话就皱起了眉头,犹如被一桶凉水当头浇下,他在大殿里急匆匆地来回踱着步子,扼腕叹道:“你说的也是实情,练兵就要用钱啊!可是……可是眼下朕尚未亲政,还不能向枢密院、中书省,还有三司使直接下旨给你调拨给养,再加上王曾和吕夷简一帮老臣本来就反对,这个----”

岳明一听这话心里也凉了半截,心里真是哭笑不得:“这不是都白说了吗?刚才看着你一副牛逼哄哄、一言九鼎地样子,还真像那么回事,没想到牛皮谁上了天,到最后你手里竟然连一个大子儿都没有,那不都成了一堆废话吗?”

仁宗皇帝虽说贵为天子,可是在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面前,也有着极强的自尊心,他大概也看出了岳明一脸的失望之情,于是更加羞愤,背着手在大殿里走来走去,口中还不断的自言自语道:“练兵就要用饷,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可是那帮大臣又如此难缠,这钱又能从哪里来呢?”

岳明刚开始觉得仁宗在眼前晃来晃去忒也心烦,可是后来又觉得这位小皇帝一筹莫展的样子有些可爱。他是揣摩人心的高手,此时已经摸准了这位皇帝的脉门,就不想着在这里看皇上地笑话,刚想先告辞退出等他什么时候想好了再说,可还没等开口,仁宗忽然兴奋地回头喊道:“有了,有了,朕有了!”

“皇上有什么了?”岳明急忙问道。

仁宗激动地竟然一把拉住了岳明,高兴地说道:“你刚才说的那些其实不就是一个钱字吗,----只要有了钱,什么不都有了吗。”

这倒是大实话,还用你说吗?只要是有了钱,还有什么玩不转的,岳明不知道这仁宗一下子哪来那么多钱,该不会是从身上解下个玉坠儿或者从这宫里倒腾出去一些古玩字画什么的出去换些银子吧!

宋仁宗一看岳明还是有些不相信,激动地拽住岳明的胳膊,凑上前来小声地说道:“你有所不知,太祖皇帝还给朕留着一大笔私房钱呢!”

“私房钱?”岳明不解地看着仁宗,一时摸不着头脑。

“对啊!”仁宗兴奋地说道,“就是内廷讲武殿后面内库里的金帛,就是封桩库”

仁宗提起这“封桩库”,岳明倒是有所耳闻。当年宋太祖赵匡胤接受宰相赵普的建议,为了牢牢控制住国家的财政,要要把各地征收的租税和商税等财政收入全部集中到京城里,接过没过多久,朝廷地财政收入就渐渐充裕起来。

岳明记得在一个资料上看到过,那些钱当时被兑换成了金帛,都储存在了三司掌管地左藏库里。赵匡胤考虑到国家尚未统一,战争不可避免,军费应当预先准备,所以就在内廷的讲武殿后另置别库贮藏金帛,号称“封桩库”,由皇帝直接掌管,后来宋太祖就打算贮存几百万之后用以向契丹赎买燕云十六州,可是后来就不了了之,这笔钱也成了皇家私物,一直没有被动用,后来金兵攻占了汴梁,那笔巨大地财富竟然便宜了远道而来的金兵。

岳明当时还真为那些钱可惜了一阵子,没想到仁宗在情急之下竟然想到了这笔钱,如果真得能动用那些金帛来训练墨卫军,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叫好:“赵祯,你有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