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二卷 玩转京城 第七十六章 宫廷有变

太后死了,仁宗赵祯亲政,这已经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在所有人看来已经没有任何变数,不存在帝位之争,更不可能出现什么宫廷政变,虽然如此,可是事到临头整个东京汴梁城的里里外外依然是戒备森严。

因为赵祯早就放出过狠话,一旦亲自己政,就要立即将以前事事都谄附太后的那些人全部罢免,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秘密了。而以往依附太后的那些朝臣,大家又都知道是王钦若和丁谓。这两个人一个是同平章事,一个是枢密使,平时整个京城周围的数十万禁军都属于他们奉旨调遣的范围,其间自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让人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的猜疑,所以仁宗在校场上得知太后驾崩之后,在第一时间将禁军的精锐重新整合后易帅,显得很是合情合理,事后就是连王曾这样的老臣也没有再进行任何的纠缠。

让岳明率兵卫戍宫禁,刚开始还真让他有些犯难,直到今天他连这皇城有几个门还不知道,看着眼前一片白花花的世界,还真让他怵头;好在这支禁军中的将领对走马灯似的易将换帅早就司空见惯了,而他们又都是经常在外城和内城之间频频换防,所以一切都是轻车熟路,根本就用不着别人指手画脚。****

当时岳明糊里糊涂的一声令下,那些副指挥使、都虞候之类的军官立即就开始有条不紊的布置了,等一切按部就班之后,就依次回到了设在承天门的临时帅帐里向他禀报,然后他就开始在这些军官的陪同下到各处去巡视,没想到半天的功夫他就对这大宋的皇宫大内了如指掌了。

太后的灵堂就设在延福宫万寿殿里,满朝的文武大臣、王公贵族全都由朱雀门依次进去吊唁。岳明想自己也是朝廷的一个臣子,总应该进去到太后的灵前去象征性地哭两声吧,于是就来到礼部设在朱雀门前门前的治丧司,将自己的名刺递上去说明了来意,时间不大里面走出一个年轻的官员。浓眉大眼,看上去很精神,他先是看了看他手中的名刺,然后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冷冷地道:“你一个小小的墨卫使,无品无职,这样的国丧哪里轮的上你进去哭灵,赶紧一边呆着去,该干什么干什么?”

岳明被这家伙刺的一愣一愣地。^^小说⑸⒛o^^红着脸怔怔地地退了回来,跺了跺有些酸的脚后跟。暗骂道:“老子刚才还以为自己如今手握重兵,已经成了皇上地亲信。可是在这些文臣的眼里自己照样是一个未入流地小吏,没想到竟然连进去哭两声的资格都没有!”

狄青和张士俊已经被留在了承天门的帅帐里当值,6秉文这时就跟在身后,一看岳明碰了一鼻子灰,上前安慰道:“大人。你不必跟这帮势利的小人计较!如今在国之大丧的时候大人能被皇上调来率兵卫戍宫禁,那自然就是皇上地人了。只等着太后的大丧一过,大人受重用地时候也就不远了!”

岳明回头看了看6秉文,刚想再笑呵呵地说一阵子,可是一看身边这来来往往的这些人,于是就装着一脸严肃地道:“老6,你这次被奉调进京,跟着我这个小小的墨卫使,是不是有些后悔了?----这里虽然是京城,可是要跟你在金陵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子啊!”

6秉文看了看左右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到岳明身边。一脸挚诚地说道:“岳大人说这话可就让在下无地自容了!当时在金陵的时候,在下事事蒙受大人的提携和信任。至今想起来还让人心存感激!说实话,能跟着大人做事是在下求之不得的事,大人有情有义,待在下如同兄弟,这本就让在下无以回报了。----这次大人蒙受皇上重用能在第一时间想到在下,这真是让在下我感激涕零,更加不知以后如何去报效大人的知遇之恩!别说是我,就是张士俊张提辖也是如此,我们早就誓,无论今后大人的境况如何,我们都誓死效忠大人你!”

岳明急忙一摆手制止住了6秉文,这种让人眼睛热、心里烫的话他已经听狄青和张士俊说过一次了,并且他从这几个人第一天到京西校场报道地时候就看了出来,这几个人全都是一些“士为知己者死”地正人君子,都是言必行行必果的汉子!

想想自己以前生活地那个什么也能变成商品的世界,一时间还真让岳明激动了一阵子。****

两个人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话,可是刚走了没多远,就听见身后有人气喘吁吁地大声喊道:“岳大人……岳大人,你等等!”

岳明和6秉文同时回头一看,现来人正是仁宗赵祯身边的近侍阎文应,一看这小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在找自己,急忙上前问道:“阎公公,有事吗?”

阎文应将手中的拂尘换了换手,用袖子擦了一把脸,喘着粗气说道:“岳大人啊,我可是找了你大半天,你怎么在这儿呢?快跟我进宫去,皇上有旨,要立刻见你!”

岳明一看阎文应一脸严肃的样子就知道皇上肯定是有大事要找自己,不然这个阎文应也不能急成这样,不过他心里也很是纳闷:“这个时候皇上应该是守在太后的灵前,无论是真伤心还是装模作样,那总得鼻子一把泪一把地哭上一阵子吧!----他现在怎么还有空见我?”

6秉文一看岳明双眉紧锁,上前提醒道:“大人,既然是皇上下旨要见你,那大人就快跟着这位公公进宫见驾去吧!这内城的防务我回到帅帐跟那些将军们说一声,让他们严加防守,务必不能出半点儿的纰漏!”

其实,岳明这次率领的九千禁军也只是驻扎在内城,主要的职责就是严守皇宫大内的各个城门和严禁外城的一兵一卒进入内城,没有皇上的圣旨,真正意义上的皇宫他们是进不去的。除此之外,皇宫大内之中还有最后一道防守屏障,那就是内宫的班值,那些侍卫大多来自皇室宗亲的子弟,是皇上真正意义上的皇室贵胄。

岳明跟着阎文应进了朱雀门就现,这皇宫之内的守卫比外面还要森严,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时不时地还有一队队挺枪提刀、如临大敌的侍卫来往巡视,真可谓防守严密,足可以让一切突事件都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阎文应一直将岳明领到福宁殿后面的一处暖阁里,他一进去就现仁宗赵祯眉头紧锁的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岳明刚想上前行君臣大礼,没想到赵祯上前一把就将岳明拉了起来,也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激动地道:“岳明,朕一声令下,你的九千禁军能不能杀进皇宫?”

一听此话岳明差点儿一个倒栽葱给给仰过去,这到底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难道有人要谋反?不可能啊,自己虽然对这段历史知之甚少,可是也没听说过有人在这个时间段里挑起过什么宫廷政变!

难道是王钦若他们心存不甘,或者是王公大臣当中有人要图谋不轨?

尽管在短时间内岳明排除了一切可能,可是一想到历史上那些变明目张胆的夺嫡篡位至今还有许多让人弄不明白的疑点,就更不要说那些隐藏与无形之中的宫廷政变了,浩瀚的历史烟云,这其中的诡异谁又能说得清!

如今分不清前面是火坑还是狼窝,岳明略微镇定了一下,斟酌地说道:“臣不知皇上是什么意思!不过,今天臣在校场阅兵的时候曾提议让那些禁军也到台上给皇上讲解排兵布阵之法,想必他们也知道臣对皇上的一片忠心,再加上皇上已经下旨让臣统帅,估计臣的手里有了皇上的圣旨,他们也不敢抗旨!”

赵祯冷冷地道:“岳明。你对臣的忠心朕心知肚明,你也不用把话说得这么委婉!朕现在告诉你,刚才几个老王爷突然把朕从太后的灵前叫了出去,他们说他们手中有一份太祖皇帝当年留下的遗诏,等会儿各位王爷到齐了之后,他们就要到紫寰殿当众宣读,然后还要朕到紫寰殿后面当年太祖皇帝的御书房里去!----那里可是一片禁地,自从太祖驾崩后就无人进去过,朕……朕……”

说到这里赵祯犹豫了一下,接着道:“朕心里担心这里面有诈,可是到了现在朕才现在这整个皇宫里、整个京城、甚至整个大宋的天下,朕竟然连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人都没有!”

岳明越听越糊涂,到了现在唯一可能生的事,那就是那个刘太后或许还有可能留下什么遗诏,不过现在仁宗皇上已经亲政,按照制度那就可以独断朝纲、一言九鼎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又凭空跑出一张赵匡胤的遗诏来,前前后后一想,心里也是阵阵的寒意,看着在自己眼前已经束手无策、惶恐不安的赵祯,岳明就知道如今的这个二十岁的皇帝已经将自己当成了最为知心的朋友和孤注一掷的对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