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二卷 玩转京城 第七十九章 奉旨泡妞

京西校场位于北宋京城汴梁西北三十里处的伏野镇,紧邻金水河;如果坐上快船,顺水而下,半个时辰就可以直抵皇宫大内的延和殿,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大宋王朝最为重要的一处拱卫京师的要地。这里地势开阔,有山有水,地形绵延起伏,极其适合练兵。那九千禁军九千禁军从内城撤出后,就驻扎在了京西校场后面的一片丘陵之上。因为是仁宗临时抽调过来的,这些人又都是为了演练从京城四大禁军之中挑选的精锐,所以第二天军器监就将这九千人马的粮草装备源源不断地运了过来。这是岳明到京西校场之后的第一次军备物资的交接,为了表示重视,他一大早就领着众人从自己的那座将军府前往校场,当军器监的军士们将一辆辆大车赶到校场并奉命开包查验的时候,还真让岳明大大开了眼界。宋代战争的主要对手是西北方面游牧民族的骑兵,因此长柄的兵器十分的达,大刀、戟、斧、钩、锤可以说无奇不有,就连后世的“岳家军”大破金军“连环马”的“麻扎刀”“捉刀”“长柯斧”,也能在这里面也能找到。张士俊在这方面是强项,等军器监的军士一走,就围在岳明身边开始为他介绍起来。他这次能够被奉调进京,完全是岳明的从中斡旋和提携,一言一语地都能看出他这些天内心的激动之情,他指着一堆刚刚开包的兵器道:“大人,这种兵器就是我们对付敌人骑兵的长枪,其中捣马突枪、双钩枪、环子枪和抓枪最为厉害……”说着忍不住就走上前去,拿起那些五花八门的长枪给岳明一一做着示范,详细地介绍着各种长枪的用处和弊端。===张士俊的伸手颇为了得,一时间手中的长枪上下翻飞、犹如一条条银蛇一般,惹得远近各处地那些士兵齐声叫好。狄青对岳明的感激之情丝毫不亚于张士俊。此时他正十六七岁,血气方刚、年轻气盛,正是凡事不肯居于人下的狂妄年龄,一看张士俊在那里比手划脚、没完没了,在岳大人的面前出尽了风头。心中十分的不甘,抬头一看前面有一伙士兵正在向库房里搬运成捆地短兵器,急忙上前对着岳明道:“岳大人。这些长柄兵器虽说对付敌人整队的骑兵很有效,可是契丹和西夏的骑兵常常飘忽不定。或聚或散,队形千变万化,有时候进攻和防守都毫无章法可言,要想真正有效地对付他们,除了这些长柄武器之外。那些短兵器也大大不可忽视!----要不要在下给大人也演练一番?”岳明一听心里暗暗点头,不愧是号称北宋第一武将。虽然小小的年纪,可是说出地话有礼有节,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不由得心生敬意,于是呵呵一笑道:“哦,那咱们就去看看!”于是张士俊也放下手中的钩镰枪和大家围了过来。狄青将岳明和6秉文带到那些士兵正在搬运的短兵器面前,先给岳明介绍道:“岳大人,这些短兵器就是借鉴了胡人兵器的风格,形式富于变化,不拘一格。但是杀伤力却大大加强了!大人。你看这是蒺藜、蒜头、铁鞭、连珠三节鞭、铁锏、铁斧和铁棒。^^^^对了,那边地几样是偃月刀、眉尖刀、凤嘴刀和立钩镰刀!”说道这里。狄青身形微微一跃就到了那些兵器的近前,弯腰操起一件,当场就开始演练了起来。众人一看狄青不仅对这些兵器地用法烂熟于胸,并且身手也甚是了得,这些长短兵器形式不一、五花八门,作战的时候本来是适合各种不同的人使用,可是这个狄青竟然样样精通,运用起来极其得心应手,惹得那些正在搬运武器的士兵也不由得停下来齐声喝彩。这九千禁军虽说地位大大高于地方武装上的那些厢军和番军,但是他们也早就习惯了被文官们指手画脚,况且岳明的名声如雷贯耳,名满天下,近日又在皇上面前让他们大大的露了一回脸,所以虽然岳明是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文弱书生,可是他们也全都心悦诚服,这几天来也是令行禁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遇到什么难以驾驭的部下。宋军的脸上都刺字,张士俊和狄青也是如此,这九千禁军里面还有许多中级和下级地军官,他们刚开始见墨卫使大人身边跟着地这两个人竟然是外地厢军中的下级军官,一开始心里还有老大地不服气,可是如今一看狄青和张士俊今天在众人面前大显身手,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大家风范,心里不由得都暗暗挑起了大拇指!岳明知道,狄青戍守益津关,那可是抵抗契丹人的第一战场,实战经验颇为丰富,而张士俊是厢军的将领,平常带人经常进山剿灭土匪,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两个人如果能互补长短,再由6秉文局中协调,也不失为相得益彰之妙。*****看着张士俊和狄青不断的让岳明频频点头,一直跟着他们身后的冯凯心中暗自着急,本来他的身份就很尴尬,如果在岳明身边一直扮演徐庶的角色,那又怎么对得起岳大人这些日子的知遇之恩,他一看众人已经走到了校场西侧的各种大型弓弩阵旁,立即就逮住机会开始抢先表现了。宋朝的弓弩名目繁多,可以说自从秦汉时期以来所有的弓弩在宋初时都装备在了宋军之中,没想到冯凯竟然对这些全都了如指掌,什么麻背弓、黄桦弓、连环弩、强子弩等等等等,一一都给众人作了详细的说明。他一边说着一边还拉过几个军士上前的配合,真把各种弓弩的威力演绎的惟妙惟肖。看着张士俊、狄青和冯凯这“三驾马车”时而暗中较劲,时而又齐心协力的联袂表演,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笑傲疆场的剽悍勇武之气,岳明不由得喟然长叹。他原本想着南北二宋两朝对外奴颜婢膝,那军队也肯定烂成了一团糟,没想到今天算是彻底改变了看法。这宋军之中看来是大有人才,军事技术也如此突飞猛进。看着这些对没种武器都达到了专业化的程度,和那些较之于历朝历代都毫不逊色的各级将领们,岳明越来越感觉到,在大宋,对万屈膝投降地症结根本就不是什么军事力量落后。而是需要大大提升武将的政治地位地位,只要做到了这一点,其他的都可以迎刃而解!如果还是一直按照宋初确定的文人一统天下的政治格局。*****那就是这个时候鼓捣出来弗朗机炮和冲锋枪来也是白搭。此后三天,岳明在张士俊和狄青他们地帮助建议下。同时又征询了许多禁军将领的看法,将这九千禁军迅地恢复了建制,并且在岳明的授意下,6秉文已经开始从中挑选一些各方面都出类拔萃地士兵组成了“墨卫军”的第一批骨干力量;----并以此为基点,不断地展完善。夜以继日的开始加紧训练。岳明每天在6秉文的陪同下站在山坡上观看士兵们的演练,十几天过去了。他早已脱离了在前世的那种亚健康状态,白皙地脸庞被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精神和气质又多了几分地坚毅和果断,如果换上一身戎装,还真有点儿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儒将的风范。因为各个兵种训练的强度和条件不同,有的是在白天,有的则需要在夜间训练,为了让自己这九千禁军成为自京师“捧日、天龙、武卫和神卫”这四大禁军之外的又一支最精锐、最强大的禁军,岳明也常常跟着部队打成一片,半个月下来。回家的次数就没有过三次。有几次一想到这些,还真的跟治水地大禹王有地一拼了。岳明站和6秉文站在山坡上。迎着和煦的春风,正在谈着如何让那三百名墨卫在近期来一次实战演习地问题,忽然听到山坡下一个又甜又脆的声音朝这边喊道:“老爷,老爷----”岳明低头一看,就见一个娇小的轻盈的少女正提着碎花的裙裙角往山上走呢,一边走一边还不时地弯下腰掐几躲娇艳的山花,岳明冲着下面大声喊道:“琴心,你别上来了,山路不好走,我这就下去了!”既然琴心都找到了这里,那肯定是施灵灵派来的,想想这些日子自己一直都宿在军营里,不知不觉间已经八天没有和灵灵团聚了,心里也感到十分的内疚,于是告别了6秉文就来到了琴心的身旁。\看到明眸皓齿的小琴心,岳明眼前就是一亮。这一开春,连琴心也跟着春风荡漾了起来,虽然只有十四五岁,可是身材玲珑窈窕,脸蛋儿也像春天朝阳那般的俏丽生辉,微微上翘的嘴唇上始终带着几分的笑容,加上微微隆起的前胸和那双带着几分调皮的眼神,让谁看了也得暗吞几口口水。琴心抬眼看了一眼岳明,小脸蛋儿微微一红,羞答答地道:“老爷这些天都忙坏了吧!---今天夫人一早起床,就亲自下厨给老爷包了猪肉大葱馅儿的饺子,现在夫人让我来叫老爷回去吃饺子呢!”虽说军营里的伙食也不错,可是哪里能跟回到家里和灵灵在一起吃饭的感觉相比,一听灵灵在家里还包了饺子,高兴地说道:“这实在是太好了,这些天净吃米饭白菜了,回去好好改善改善!----猪肉大葱馅儿的,嗯,到时候沾着陈醋、就几瓣大蒜,那才真是过瘾啊!”琴心掩唇轻轻一笑,说道:“你就放心吧,今天到了家里一定让你解解馋!”解馋?这真是一语双关啊!这些天在军营里,那可是平时连一个意淫的对象都没有,于是看着都能掐出水来的琴心,邪邪的一笑,大声道:“走,咱们回去解馋去!”他的那座将军府就在校场的北面,步行也不到半个时辰。岳明一路半是认真半是戏谑地调戏着小琴心,还见缝插针的看看远处那些刚刚成立起来的军械司、武备库、监造司、神机房、粮草大营等等军事部门,不知不觉就到了家门口。一开始搬家的时候,他想着这荒山野外的,肯定是到处都破破烂烂、一片荒芜,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座将军府颇具规模,竟然是一座前后三进的大宅院,高高的门,大大的院,朱漆铜环的大门洞开,一进门就是花影照壁,再往里面亭台榭阁,假山水池一应俱全,藤萝缠绕,风趣盎然,处处都彰显着高贵之气。----如今吊檐门斗之下高悬着一块刚刚赶制的金漆黑底的匾额“墨卫使府”,凭空有增添了几分威仪。正在想着热气腾腾的饺子香味儿的岳明刚要进门,忽然就见远处一匹红马疾驰过来,刹那间就到了眼前,岳明迎上去一看,没想到竟然是仁宗皇帝赵祯身边最为得宠的太监阎文应。这小子颇为伶俐,人缘也好,这些天岳明来往于皇宫大内之间,和这小子早就混熟了。阎文应也经常往这里给他们送那些来自于“封桩库”的巨额军饷,此时两个人早就到了一见面就能嘻嘻哈哈开玩笑的地步了,于是急忙上前笑道:“阎公公,别来无恙啊!----怎么,今天知道我这里包了饺子,也来蹭饭啊!”阎文应下了马,笑着来到岳明近前,小声地说道:“岳大人,我哪里有你自在啊!今天我来这儿是替皇上传话来了!”岳明一听原来是皇上有话,那可就是来了圣旨,反正这些天也麻木了,急忙就想跪倒接旨,没想到却被阎文应一把给搀住了,笑道:“岳大人不必这样,皇上让你站着听呢!其实我也不知道皇上是什么口谕,他就让我提醒岳大人一句,皇上的原话是----岳明你再怎么忙,可也别把朕的那件事给忘了啊。”岳明摸着鼻子一想,刹那间就恍然大悟了,急得一拍大腿,心里暗暗叫道:“哎呀,我怎么把那件大事给忘了!”阎文应一看岳明的表情,嘿嘿一笑道:“岳大人,反正皇上的话我给你带到了,具体让你做什么洒家也不清楚!----那饺子你还是和夫人一起吃吧,洒家这就回宫了!”说完跳上马一溜烟儿地又回宫交旨去了。什么大事?那还不是二十天前赵祯让他到满春楼去把那两个花魁给鼓捣出来的事!赵祯皇帝好色,这岳明早就领教过,从窑子里弄几个妓女那都是小事。可是一想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不知道事情有没有变故,如果满春楼的老鸨子早就将那两个叫欧阳如如和程小小的姑娘给卖出去、或者逼着接客了,那可就真糟糕了!一想到那满春楼的无限春光,岳明心里也是一阵沸腾,如果接着给皇帝办事的机会来个顺手牵羊,那应该不算是违抗圣旨吧!好了,什么也不想了,吃完饺子老子就奉旨泡妞去!(今天有事更新晚了一点儿,多写了几百字送给大家,请大家多多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