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二卷 玩转京城 第八十七章 枭雄李元昊

这位风流成性的皇上办事不循章法,岳明早已领教过,如今他一看赵祯竟然对琴心有了兴趣,还破天荒地决定要将他那的“恋爱三部曲”进行下去,更是觉得新鲜之极。虽然心里极其的不情愿,不过他也知道此时万万泼不得冷水!

后来一想既然是谈恋爱嘛,那就有成有败,到时候我只有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虽然这个游戏很危险,可也很刺激,岳明拿定主意,刚想请皇上进屋去坐坐,突然就见一身黑衣的冯凯从大门外一溜小跑地进来了。

“岳大人,在下有要事禀报!”冯凯一看有个外人在场,跑到岳明跟前立即以下属参见上级的标准姿势,单腿点地,低头拱手地道。

岳明一看冯凯脸色凝重,立即就知道肯定是昨天夜里安排的事情有了重大的突破,可是再怎么重要的事也不能让皇上回避啊,于是用手虚浮了一下,说道:“冯将军不必客气,快快起来。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冯凯答应一声,可是等他起身仔细一看岳明身边的人,立即吓得又重新跪了下来。

按说冯凯只是一个从五品的骑都尉,连金銮殿的边儿还没沾上呢,不过他以前跟着枢密使王钦若当过差,有一次皇上得了太后的旨意驾临枢密院巡视,他就是王钦若的贴身护卫,这才有幸瞻仰天颜,刚才他就觉得大人身边的那个年轻的公子有些眼熟,如今一看和岳大人刚才站在一起谈笑风生的这个人就是皇上,急忙稽参拜道:“微臣冯凯参见皇上!”

他这一声皇上,不禁让赵祯吓了一跳,就连至今还在后院一直看着他们的琴心也“呀”了一声,两只白玉似的小手使劲儿地拍着同样小巧精致的前胸,花容失色的道:“哎呀,你这个人也真怪,你是谁不好呢,怎么偏偏是皇上呢?”

琴心又是惊讶又是害怕。正在手足无措时抬头一看夫人灵灵从屋里不慌不忙地走了出来,急忙上前一把抓住灵灵的胳膊,小脸吓得通红地说道:“夫人,琴心这次可给你闯下天大的祸了,不过……有什么罪责琴心一人顶着,绝……绝不连累夫人和老爷!”

灵灵一看琴心急得语无伦次地样子。心里也是一惊,微微一愣问道:“琴心,你这是怎么了?”

琴心从小都是仰人鼻息的过日子,当然知道这件事的后果,急得眼里噙着泪珠道:“夫人,刚才你不是让我出来看看……是谁要硬闯咱们的将军府吗?我出来不问青红皂白地就将那人拦住了,夫人你看,没想到那人他就是皇上!”说完用手一指。

灵灵朝着前院一看,果然见冯凯趴跪在地上。那个和夫君站在一起的公子冲着地上微微一摆手,看那样子果然是贵不可及,顿时一阵心慌。问道:“琴心,你对皇上说什么了?”

琴心一看连夫人地脸色也变了。吓得“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哽咽着道:“夫人……琴心见皇上硬生生地向咱们地府里闯。郝管家怎么拦也拦不住。就上前骂了他几句。我骂……我骂皇上是无礼地狂徒了——”

灵灵这些日子跟着岳明从金陵道京城。虽说也经历了不少地曲折。见过不少地场面。可毕竟也是小门小户地人家。况且这次琴心惹得可是当今地皇上啊!她自己早就誓一定在什么事上都小心翼翼。千万不能给夫君惹下什么麻烦。没想到自己府上地丫头却骂了当今地皇上。这……这可如何是好?

她们主仆二人在这里吓得天塌地陷一般。可是岳明和赵祯哪里知道。赵祯冲着冯凯微微一摆手。不慌不忙地道:“冯将军你起来吧。有什么事要禀报你们地岳大人?”

冯凯这才重新站起来。犹豫了一阵说道:“昨天那伙西夏人被满春楼地老鸨子逼着写下了欠条之后。就回到了他们住地邸店里;在下让人连夜在四周严密监视着。直到今天早上才找到了一个合适地机会。让咱们地一个墨卫化装成理藩院地一个小吏混进去了——那个扮成理藩院小吏地墨卫刚刚传出来消息说。那个西夏人好像不是西夏使团地人。是前两天刚刚进京地。如今整个西夏使团对那个人极其敬畏。在下猜测此人肯定是李元昊身边地重要人物!如何处置还请岳大人……请皇上和岳大人早做定夺!”

“哦。果然不出我所料!”岳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一看有冯凯在场。这皇上赵祯拘束地很。于是笑道:“冯将军。你赶回中军行辕。告诉我们那个潜入邸店地兄弟。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搞清楚那个西夏人地身份——对了。告诉我们地那个弟兄一定做事要小心;西夏人毒辣残暴。一旦他地身份暴露。让他一定要想办法尽快脱身!”

一阵暖意顿时就涌上冯凯地心头。在别人地眼里就是搭上朝廷几个将军地性命如果能换回一个对朝廷有利地消息。那也是天经地义地事;没想到在眼前这么一个万分紧要关头。这个岳大人还时时想着一个从未谋面地小卒子地身家性命。这在有宋一朝当真是罕见。于是冯凯朝着岳明和皇上重重地一点头。然后领命而去。

岳明这才将昨天晚上,他们在满春楼的事向赵祯大致讲述了一遍,然后问道:“皇上,微臣觉得西夏历来都是周旋于我大宋和辽国之间,从来对辽国都是若即若离,如今西夏和我大宋开战,他们却又在京城公然和辽国使团勾结在一处,这中间实在有很多的蹊跷之处,以微臣看来此事不得不防!”

赵祯没想到岳明的差事竟然如此紧张刺激,就是逛个妓院也能顺便嗅出一点儿敌情来,顿时兴奋的满面红光,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岳明,你干得真是不错!——不过以朕看来,这件事绝非这么简单,如果西夏要联合辽国对付我大宋,那他们必然会做得十分的诡秘,尽可以选在他们两国其中任何一个地方秘密会面,断无在我大宋京城招人耳目的道理——这些问题都要查清,然后才能定夺!”

这也正是岳明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他见赵祯对他地工作十分支持,上前道:“多谢皇上,那微臣就按皇上地意思去布置了!”

赵祯突然面带怒色,恨恨地道:“西夏使团的请求已经被朝廷拒绝,他们早就该离京返回了,没想到还逗留在我大宋境内。如果老老实实也就罢了,如今竟然还敢觊觎我大宋地女子,真是痴心妄想!那些冥顽不化的蛮夷,哼,我们大宋的女子要是落到他们手里,岂不可惜了,岳明,你这次算是给朕、给我大宋争得了脸面,朕给你记上一功!”

岳明摇头苦笑,对这个三句话不离本行的皇上,他现在真是想正经都正经不起来,也一下子就明白了刚才赵祯说的那句“岳明,你干得不错”那句话的真正含义了,看来自己不想当这个弄臣也不行了。

他们君臣刚想进屋去商议一番,没想到还没动身就见6秉文眉头紧锁地走了进来。

岳明一愣,他一离开中军行辕,那6秉文就是代表他全权指挥,如今他竟然亲自来了,看来绝对是又有了新的进展,于是把手一摆道:“老6你不必客气,快说生了什么事!”

6秉文当然也注意道岳明身旁那个年轻的公子了,但是他只是顺便瞥了一眼,就急急地说道:“大人,我们刚刚潜入西夏使团入住的那个邸店的兄弟传出话来,昨天晚上去满春楼抛头露面的那个西夏人,他的身份果然非同小可,那些使团的人竟然都称他为兀卒”

“兀卒?”岳明和赵祯同时一愣,“兀卒是什么意思?”

6秉文上前道:“大人有所不知,在他们西夏话中,兀卒就是青天子、大汗,也就是我们汉人皇上的意思!——所以在下断定,那个人不是别人,他就是西夏的逆贼之李元昊!”

那个人果然就是文韬武略的盖世枭雄李元昊,未来的开国皇帝!

岳明心里暗暗吃惊,没想到果然让自己给料中了。自秦汉开始,那些少数民族的领曾多次扮作使臣的身份来中原觐见皇帝,借机查看中原的风土人情、军政民事,这早就是屡见不鲜的事了,不过那可都是要等到事后才知道的,可是没想到这样的事竟然让自己给遇上了,还是抢先一步得到了消息,那这件事情就太大了!

赵祯也是一脸惊诧,全然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和西夏蛮夷争女人的心思了,看着岳明道:“岳明,你打算怎么办?”

岳明略略一思忖,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愤然说道:“皇上,这些年李元昊父子率兵公然反我大宋,罪当该诛;如今他又潜入我朝,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请皇上即刻下旨让臣将他拿下,然后枭示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