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二卷 玩转京城 第九十七章 龙颜大怒

岳明和冯凯赶到城门口的时候,天已大亮。昨天晚上忙活了一整夜,现在是饿得前心贴后背,两个人顺便就在路边找了一个小吃摊。岳明往小板凳上一座,冲着前来笑脸相迎的店老板喊道:“老板,来两碗豆浆,一斤油条!”

“油条?”小吃摊老板大为不解地问道,“没有,这油条又是什么?”

岳明一怔,马上就意识到是自己口误了,记得油条这种食品最早是出现是在南宋时期,当时岳飞被秦桧所害,路边一个小吃摊的老板一时气氛不过,顺手就把奸贼秦桧和他的老婆王氏捏成了两个面人,放到锅里一炸,并当街叫卖“油炸桧罗”,随即这几百年后风靡华夏大地的油条就横空出世了。

岳明一看小吃摊的老板和坐在对面的冯凯全都怔住了,于是讪讪地一笑:“哦,以前在老家吃过的,没有就算了,----那就来两屉小笼包吧!”

冯凯倒没多想,等包子和豆浆端上来,略一谦让就低头开吃了,可是那个小吃摊的老板放下包子和豆浆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弯着腰垂着手,小心地近前问道:“这位公子,你的老家是在什么地方?”

岳明刚喝了一口豆浆,一听这话就是一愣,抬头道:“池州,怎么了?”

小老板满脸堆笑地问道:“刚才你说的那种油……油条,是个怎么做法?能不能给小的我说道说道?”

这下可麻烦了,没想到自己就随便说了这么一句,倒勾起了这个小生意人强烈的好奇心!这也难怪,看着这路旁熙熙攘攘的人流,进城出城的人比肩继踵,而这家小店却冷清的很,看来这个小吃店的老板也是想着尽快弄出一个新产品,以求出奇制胜啊!

如果现在就鼓捣出油条来,说不定还会名垂青史。在中国餐饮业的历史上浓浓地留下一笔呢,岳明也想着当众露一手,可是仔细一想,这油条虽然制作工艺没那么复杂,可是要想着做得让人们开口叫好,那也得费一番周折啊。要是说让他吃还行,至于怎么做嘛,岳明尴尬的一笑:“这个,我以前也只是吃过一两次,要说这怎么做吗?大概是先和面,不过还要记得在面里加点儿白帆和盐,嗯……如果白帆不好找,加鸡蛋也行,然后切成粗细均匀的条状。放到油锅里炸出来就行了!”

这小老板干小吃这一行最少也不下十年,打烧饼、蒸包子、炸糯米团子,那可是样样精通。岳明虽然只是这么糊弄着一说,当下他就深得这里面地精髓了,先是一阵激动,然后冲着岳明感激地一点头,笑道:“多谢这位公子,多谢了!小的马上就和面,和好后先让它在屋里醒着,今天夜里就试着让它下锅;如果在下的这双手还不算太笨的话,等公子明天再路过我这个小店的时候。一定让你吃上油条!”

这就是精明的生意人啊,岳明呵呵一笑,说道:“那你就看着弄吧!”

店老板笑道:“公子请放心。请放心!----这顿早饭就算小地我请客了。公子你就不用结账了!”

我靠。这年月知识真是不值钱。没想到一个明专利卖出去。就只换回了一顿早饭!

一边吃着岳明不经意间随便一看。见一个一身油污地妇女正在火炉边弯腰添柴。脸被炉火烤得通红。还不住地咳嗽;再往这间小店地屋里一看。就见一个七十多岁地白苍苍地老婆婆正在案板上忙活。身边还有几个衣衫褴褛地半大孩子。看得岳明心里一阵心酸。这家人地生活艰难也就可想而知了。

两个人吃完了饭。刚一起身老板就过来相送。岳明伸手就在怀里摸出一张银票。也没看多少。反正也是上次在满春楼赚地。随手就递给了店老板。笑道:“你要是炸油条炸不成。搞砸了。那可就亏本了!这点钱你拿着。别让老人孩子也跟着你们两口子吃不上饭!”

今天可真是遇到大好人了。店老板一下子就呆了。低头一看当下又被吓醒了。这可是一张面额一百两地“隆昌号”见票即兑地银票啊。店老板手里拿着这笔巨款抬头一看。那位公子早就走远了。

店老板冲着那个模糊地背影“噗通”一声就跪下了。等完全看不见岳明和冯凯地背影了才慢慢地站起来。然后冲着那个在火炉旁忙活地妇人喊道:“孩子他娘。咱们可是遇到大好人了……你赶紧和面烧油。咱们要炸油条了。咱们地那个恩人明天还等着吃呢!”

岳明不经意间培养了一个高级面点师之后,和冯凯就马不停蹄地赶往大内,来到皇帝赵祯处理政务的景福殿外一看,殿门紧闭,门口站着四个小太监,台阶的两侧是一派威武的带刀侍卫;大殿外宽阔平坦的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上黑压压一片,跪在这里的全是当朝地大臣,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正襟危跪,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看样子少说也有一百多号人,阵势是颇为壮观!

再仔细一看,带头的共有四人,晋国公、同平章事丁渭,枢密使王钦若,资政殿大学时兼三司使李迪,而跪在大殿的台阶下、高举着规劝皇上不要废黜皇后的奏章、当领头羊的还是当朝老太师、参知政事王曾。

大宋王朝的五位宰执除了吕夷简之外,今天全部出动了,这几个人都已经到了花甲之年,须皆白,满脸皱纹,远远看去还真一股震撼力!就拿这这四个人来说,平时为了公事私事那是打得难分难解,热火朝天,可是如今因为皇上要废黜皇后这件事,竟然将这些人全都拧成了一股绳跟皇上对着干了起来,看来这绝不是为了他们地一己之私;这件事在这个年月也绝不是什么小两口过不了就离婚的事儿,但是岳明也清楚,不就是废个皇后吗,绝不会像王曾昨天危言耸听的那样“会动摇国之根本”。

这几个老臣昨天都曾上门相求,同时也都是岳明的老对手,他本想着过去打个招呼,可转念一想:“这么多人在这里跪着都没用,自己要是进去了,如果照样被皇上顶了回来哪还好说;可是一旦自己劝动皇上,不再废黜皇后了,虽然一时遂了这帮人的心愿,可事后恐怕就有人得指责他蛊惑皇上、心怀异志了!”

他正站在门口进了不是退也不是的犹豫着,忽然就听到远处有人小声地喊道:“岳大人,岳大人!”

岳明扭头一看原来是阎文应,正站在墙角一道走廊前,哭丧着脸冲着他使劲儿地招手,急忙走过去问道:“阎公公,你这是……”

阎文应快地将岳明拉到这条隐蔽的走廊里,向外面一指,浑身颤地说道:“这帮人已经在这儿跪了一个多时辰了,怎么劝也劝不走,现在皇上正在里面大脾气呢!”

“皇上真的要废黜皇后?”岳明问道。

“真的!这不,废黜皇后地诏书都已经写好了。”阎文应地嘴一咧,伸手从背后拿出一份用黄绢书写的诏书来,“皇上本来是让我出来宣旨地,可岳大人你看院子里这架势,我敢吗我?----恐怕还没等我读完就得被这帮人给撕碎了!”

大臣惹不起皇帝,拿着宣旨的太监出气这种事,历朝历代比比皆是。这次皇上要废黜郭皇后,本来就是这个阎文应和吕夷简两个人倒腾的,阎文应现在才知道此事已经犯了众怒,皇上和大臣各不相让,如果自己再不躲着,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阎文应也不傻,知道现在出去宣诏肯定就会被当成了群臣的出气筒,就算是不被这帮大臣们当场打死,以后恐怕也得被这伙人从背后给捅死!想到这里这家伙还假惺惺地擦眼抹泪了一番,对着岳明恳求道:“岳大人来了就好,希望你能好好劝劝皇上;想想皇后平时待我们这些奴才们也不错的,也挺体恤我们的……”

岳明无心看着这家伙在这里演戏,说道:“你带我去见皇上,我有要事要当面向皇上奏明!”

阎文应早就盼着岳明进宫,他知道岳明跟皇上的关系,也知道眼下也只有这个岳大人才能跟皇上说得上话,一听岳明要去见皇上,于是急忙在前面引路,回头道:“岳大人你跟我来!”

岳明跟着阎文应进了这道隐蔽的长廊,七拐八拐的,过了几道门才绕到了景福殿的后门,阎文应让他在门外稍等片刻,他这就进去向皇上禀报。

阎文应刚一进去,岳明就听到大殿里“咣当”一声,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给推到了;然后又是“啪”的一声,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被摔碎了,能在这大殿里弄出这么大动静来的,出了皇上还能有谁?

看来皇上真是龙颜大怒了,就听到赵祯在里面大吼道:“你这个狗奴才,怎么还不到殿外去宣诏,滚回来干什么?”

紧接着是阎文应哆哆嗦嗦的声音:“奴才该死……奴才该死----皇上,岳……岳大人来了,在殿外等候,说是有要事要奏明皇上!”

“哦,岳明?”赵祯似乎愣了一下,随后道:“你这个蠢才还愣着干什么,快将岳明给朕叫进来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