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119章 高举屠刀

在高大威严的钦差行辕外面,以徐州知州崔继亮为的徐州当地的大小官员,此时已经黑压压的站了一大片。因为不知道钦差大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竟然将钦差行辕设在了徐州城郊八里铺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这些人一到行辕大帐的外面,一看门口站着的全是一身戎装、手提利刃、横眉立目的亲兵侍卫;周围也都是披坚执锐、威风凛凛的朝廷禁军在往来逡巡着,那就更是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了,一个个全都吓得两股战战、心惊肉跳。

毕竟几里之外就是徐州各地汹涌而来的几万灾民,再怎么说他们这些身为当地百姓的父母官们也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何况这个钦差大人就是当今天子驾前第一宠臣、京城大名鼎鼎的墨卫使岳明。

要说起此人,这些官员们早就如雷贯耳了,有些经典的事迹他们还都是耳熟能详。此人自从金陵初出茅庐以来屡建奇功,——巧筹富商之巨款疏通镇江河道,一鸣惊人;之后大破大宋第一间谍案,天下震惊;奔赴京城,又力敌朝中三大权相,独得太后和皇上的亲睐;随后又力谏皇上而保全了皇后,深得满朝文武之心;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此人竟然智擒了西夏反贼李元昊,让所有的大宋人也扬眉吐气了一把;最近又以两盖世词作和独创两的大书法再一次名满天下,其文韬武略、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样的人物会如何行事,岂是他们这帮人所能预料的。

这些人在外面足足站了有一刻钟,只是看到身着不同服饰的人进进出出,可是行辕里面静悄悄的鸦雀无声,静的让人都感到有些心慌,还未和钦差大人谋面,一阵不祥的预感就笼罩在了这些人的心头。

“我说老蔡,看来这次灾民闹荒的事儿闹大了。要说这都怪崔大人啊!如果他早些听了我的话,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个无法收拾地地步啊!不知……不知这钦差大人会如何处置此事啊!”一个四十多岁、满脸络腮胡子的五品通判,惴惴不安地向着身边的一个从五品的团练使小声地问道。

“章大人,您说这话可真是取笑在下了!钦差大人嘛,自是秉了圣意,如何处置那肯定是自有章程。咱们做臣子的如何能揣摩透彻!”这个五十多岁,留着一副山羊胡子的团练副使凑到那个章大人面前,滴水不漏地小声说道。

他们一个通判一个团练副使就这样小声地嘀咕着,听语气看脸色,自然跟这件事地干系不大;可是其他的一些官员可就没有他们这么自在了,此时就见一个精瘦精瘦的主簿拉住一个肥头大耳的司参凑到一起小声地嘀咕道:“我说刘司参,我看这事儿玄乎啊!你看看这架势,怪渗人的,我看这次弄不好咱们俩都得玩完啊!”

这个大腹便便的刘司参也是一脸惊慌。腆着大肚子环顾四周,一看大家都在议论纷纷,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俩。于是胆战心惊地道:“程大人啊,可不是吗,当初我就觉得知州大人擅自扣下那五万石赈灾粮有些不妥,这下看来真的是纸里包不住火了,悔恨当初我一时糊涂动了贪念,我这一世的清白可就此不保了啊……”这个大胖子长得本来就有些憨厚,如此言之戚戚的一说,老泪纵横,乍以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惹得周围地一些同僚们一阵阵扼腕叹息。

这两个人刚开始还惺惺相惜地互相安慰了几句,可是后来说到痛处,一时把持不住竟然抱头痛苦起来,这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一黑一白的抱在一起,远远看上去还真像是一棵白萝卜上带着一块黑泥,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引得众人一下子就围了过来。

两个人哭得正痛,这时不知道何时刺史屠大人竟然凑到他们近前了,上前一拍两人的肩膀。笑道:“唉唉,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爷们儿,哭什么哭!”

两个人吓了一跳,彼此依依不舍地分开,一阵擦眼抹泪之后刚想弯腰见礼,就见屠刺史笑嘻嘻地上前将他们拦住了,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口气说道:“我说你们二位啊,钦差大人这还没怎么着呢,你们怎么就吓成这样了。好像待会儿就要被拉出去砍头一样?至于这样吗。再说了,就算是咱们平时为官不是那么勤政爱民。就算是有时候家里揭不开锅了,稍微往家里接济一点儿朝廷的银子,可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钦差大人如果追查下来,大不了这个官咱们不做了,他还能怎么着?”

刘司参和程主簿稳定了一下情绪。仔细一琢磨这刺史大人言之有理啊。在咱们大宋一朝还没听说过当官地稍微往自己家里接济一点儿银子就是什么了不得地大罪。大不了咱们这官儿不做了。回家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享福去。

屠刺史一看这两个人不再想刚才那样像死了老娘一样哭丧着脸了。于是嘻嘻一笑。朝着钦差行辕地门口微微一努嘴。然后笑呵呵地就走开了。

屠刺史这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地气势。简直就像是给这些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刺史这个职衔虽然是个虚衔儿。可那也是朝廷堂堂地四品大员。该吃地吃该喝地喝。坐地分赃地时候人家可是一个大子儿也没少拿啊!如今人家好像个没事儿地人一样。这本身不就说明了问题吗?

睡着刺史大人努嘴地方向。大家朝着钦差行辕地门口一看。呵。就见“京东东路转运副使兼徐州知州”崔继亮崔大人。这个号称“刮地皮”地大老爷此时正四平八稳地站在了那里。双目微阖。面沉似水。俨然是一副底气十足、悠哉乐哉地样子。哪像他们一个个沉不住气。吓跑了魂儿似地。

是啊。人家“刮地皮”崔大人还能这样脸不红心不跳地杵在那儿。我们这些虾兵蟹将急什么呀!再说了。就算是天塌了下来。有人家崔大人在上面顶着。也砸不着他们这些人啊;谁不知道人家崔大人能坐到这个位子上。全是凭着京城里德高望重地雍王爷在暗中照应着。这位老王爷可是当今皇上地亲叔叔。如此一来。这一个小小地钦差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原本一片骚乱地钦差行辕门前一下子恢复了平静。刚才还六神无主地官员们地腰杆儿一下子就挺了起来。跟刚才那个好像霜打了地茄子地样子判若两人。一个个顿时神采奕奕。满面红光。乍一看上去还真以为他们被人突然打了兴奋剂一样。

他们这些人在外面说地这些话,全都被一字不落的传到了岳明地耳中。岳明之所以让这些人在外面等着,是因为要等着冯凯地手下回来汇报,听到这些人在外面的这幅丑态,岳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哎呀。如果刚才在门外的那一幕让宋太祖赵匡胤看到,不知那位大宋朝的缔造者该作何感想,会不会还觉得这些人是朝廷的基石。碰不得杀不得!

就凭着这些人的为官之道,要想整顿吏治谈何容易;如果不让这些整天就知道搜刮民脂民膏的所谓朝廷命官们也看看那血腥的一幕,恐怕他们一辈子也无法清醒了,恐怕百年之后那悲惨的一幕还是无法避免!

那老子今天就给你们这些人提个醒儿,让你们也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地天威震怒;不然就凭着你们刚才在门外的那番表现,这大宋朝的江山少说也得折上几十年地阳寿,此时岳明抬头一看,就见冯凯从外面快步地走了进来,然后不动声色地冲着他微微一点头。

岳明一看冯凯胸有成竹的模样。立即就知道万事俱备,眼下就只欠把这些人叫进来打屁屁了,于是朝着设在大帐正中的钦差位子上一坐,朗声说道:“将门外的那些官员叫进来吧!”

一声令下,等候在门口的执事官一声清脆的高呼,就见门外以崔继亮为的官员们急忙各就各位,先是稍稍整理了一下各自的官帽官服,然后按照品秩、等级,依次的鱼贯而入。别看这些人刚才在外面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地样子。可是等他们真的进了这钦差大臣的行辕里,还是被里面庄严肃穆的氛围弄得一阵心慌。宽阔敞亮的大帐之内此时鸦雀无声,正中的最高位置上摆设着一方香案,按照礼制上面依次供奉的是大宋皇帝的圣旨、冷冰冰的天子剑和钦差大臣地关防印绶;再往下就是一张特制的檀木明黄软榻,上面稳稳地坐着一个神采奕奕、英气逼人的青年,不用说此人就是名震朝野、天下人人皆知的天子第一近臣岳明岳大人了。

在大帐两旁站立的全都是身着黑色锦衣、腰悬黑色兵刃,威风凛凛、精明干练的亲兵侍卫,不用说这肯定就是名扬天下的墨卫了。

就这等架势,别说是一般的官员。就是刚才在门外气定神闲的崔继亮刚一进来。心里也为之一凛,人人都传言说这个岳明是个极厉害地角色。今日一见果真是不同凡响,于是他急忙上前三步,率领着身后地大小官员开始冲着上面的钦差大人行三跪九叩地面圣大礼了。

还别说,这种感觉还真是舒服,看着在下面弓着身子、规规矩矩下跪的这些朝廷命官们,还真有一种睥睨终生、唯我独尊的享受;既然这种感觉不错,那就让他们多跪一会儿吧!

按说一旦礼成,钦差大人就应该立即站起来代天子答谢,然后让各位官员起身说话,可是众人一阵忙活之后,就静等着上面说“平身”那两个字了,可是没想到高高在上的钦差大人偏偏就不一言,硬是让他们生生地跪在了地上。

按照大宋的礼制,不等钦差大人话就擅自起身,那可是大不敬的罪过。训斥记过是小事,弄不好就得落一个罢官免职的下场。既然钦差大人不让起身,那就跪着吧,不就是多在地上趴一会儿吗,谁愿意在这个无关痛痒的事上触霉头。

一时间上面的钦差和下面的百官都是静悄悄的,刚开始这些人还不觉得什么,还以为钦差大臣有什么旨意要当众宣读,或者是故意给他们这帮人一个下马威的;可是时间一长,就有点儿让人胆战心惊了,渐渐的,一阵阵寒意就开始涌上了这些人的心头。

这就是当众罚跪啊,如果不是官员们犯了大错,这种近乎于不通情理的惩罚措施,一般的钦差大臣是不会用的,莫非这也是这个岳明岳大人与众不同的一面,难道这里面还藏着什么玄机不成?这些人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屏气凝神了大半天,有人刚想偷偷地抬头向上偷看一眼,没想到此时就听见钦差大人在上面突然一声厉喝:“京东东路转运副使兼徐州知州崔继亮,你可知罪!”

崔继亮吓得一哆嗦,可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知道徐州灾民一事钦差大人一定会找他麻烦的,不过他根本就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刚才在行辕外面等着面见钦差的时候他就想好托词了,此时一听钦差大人在上面问起了此事,虽说语气不是那么很友好,可是也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崔继亮于是略一思忖,把头一抬,面无表情地说道:“下官不知罪!”

崔继亮那副小小的三角眼和脖子上的那颗张了毛的大黑痣,早就看得岳明一阵恶心了,没想到这小子抬起头来的表情更是可恶;不但如此,听这小子的口气好像还是自己冤枉他了,如果不是在今天这个特殊场合,看来这小子还想着跟自己没完没了啊!

罢了,罢了,原本老子还想着送你三百颗鲜荔枝,让你常年做个岭南人也就罢了,没想到你小子连这个机会也不好好的去珍惜,那就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了!

不知不觉间,这些徐州的大小官员们还不知道,他们的钦差大人已经慢慢地举起了屠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