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123章 神秘故人

千钧一之时是毋须客气的,埋伏在红谷口两侧的禁军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出手了,“噗---噗----”这种离弦之利箭刺入**的声音骤然响起,随着一声声的闷叫,那些瞬间出现在大路两侧的黑衣人全部被射杀殆尽,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那种场面不知道利索了多少倍!

随后这些弓箭手一分为二,快地退到了整个禁军队伍的两翼,然后等候在他们身后的那些快刀手、长枪手奋身而出,沿着滑坡顺势而下,在第一时间就肃清了红谷口之内的一切残敌,---实在是专业之极、漂亮之极!

此时红谷口之中一片狼藉,被震天雷炸毁的马车四分五裂、受了惊的马匹在里面转着圈儿的狂奔,被火烧着的旗子在微风里呼呼地冒着火苗子、被踏碎的大大小小的牌子扔的满地都是,还有那些被炸伤、踩伤的人一看伏击钦差的人被消灭了,也在大声地呼救!

冯凯率领几十名墨卫和一部分从谷中撤出来的侍卫保护着岳明和程小小,而张士俊则率领着禁军的将士们前去打扫战场、清点损失、核实伤亡人数,也顺便查证那些黑衣人的来路和身份。

程小小突突直跳的心口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到现在她才明白此次跟着老爷南下,表面上看风风光光、前呼后拥的,可没想到确是如此的凶险莫测,好歹上天保佑,这次是有惊无险。此时她就骑在马上偷偷地打量着身旁的岳明。

此时她的大老爷骑在一匹枣红色地高头大马上,看上去比平时更加的英俊伟岸、神采奕奕;在闪闪火光的映衬之下,老爷棱角分明的五官、熠熠生辉的双目和匀称挺拔地身躯;还有老爷脸上的那种和年龄既不相称的成熟和稳重,更让小妮子觉得无比的安全和踏实。

程小小如今正想刚才在那生死一线的紧要关头,老爷竟然还想着派人从混乱之中将自己救了出来。看来自己在老爷心目中还是颇有分量的。----如果她的岳大老爷真地知道她心里是这么想的,估计就算是岳大老爷的脸皮再厚,也非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可。

刚才岳明虽说是身不由己,可是此时他一看到程小小温柔感激的目光,还是觉得一阵尴尬,急忙讪讪地一笑,说道:“这夜里的风凉。你身子柔弱,可别着凉了!”说着将自己身上的一件披风解下来给她递了过去。

老爷刚才救了自己,现在对自己又是这般知冷知热的,程小小地心里更是感到汹涌澎湃,于是轻轻接过那件披风罩在身上,幸福的满眼都是温柔和甜蜜,嫣然一笑。轻轻地说道:“小小多谢老爷了!”

岳明放眼一看,没想到这件黑色的披风罩在程小小的娇躯之上,还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和风情,这一下她那小巧玲珑、曲线流畅的身材更加的狐魅了,看得岳明一阵怦然心动,忍不住笑道:“小小,你还害怕吗?”

程小小心里一热,浅浅地咬着红唇,将脖子微微一扭。轻轻地抬头,大胆地说道:“只要是能跟在老爷您的身边,小小什么也不怕!”

这句话说得让岳明的脸上火辣辣地,迎面望去,正好遇上了小妮子那种勾魂摄魄的眼神儿。再加上她明眸皓齿的精致和风情无限的表情。真是让人恨不得上前将她吞进肚里;此刻就见她那纤纤玉指抚在沟壑纵横的胸前,轻轻地摆弄着垂下来地披风带子。这副丰姿绰约地娇滴滴模样,在这种场合下更多了几分的风流和妖娆。

岳明正在心猿意马、想入非非地时候。就见张士俊飞马来到了近前,他跳下战马,来到岳明面前单腿点地,大声道:“启禀钦差大人,在下率人已经将战场清点完毕。----刚才那一场混乱总共毁坏马车四辆,炸死三人、炸伤六人,被弓箭射伤三人,另外烧毁的其他物品还在仔细核实当中,不时将会有准确地数目和清单!”

岳明长处了一口气,说道:“就刚才的那种情况而言,这点伤亡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啊!你派人赶快将受伤的人送到徐州城中,找郎中全力救治;炸死的人更要登记造册,等回京之后一定要重金抚恤遗孀!”

“是!”张士俊重重地答应了一声,接着道:“那些突然出现在大路两旁的黑衣人是藏在事先挖好的地洞之内,上面用木棍支撑着,再用路旁的屯土进行封顶;那些大路当中的震天雷也是以这种方式实现埋下的。刚才事突然,那些黑衣人已经全部被射死,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不过从他们所带的物品和长相上大致判断,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党项人!”

党项人?莫非是李元昊的手下来寻仇的?这些人也懂得地雷战加地道战?

岳明将手一摆让张士俊起来,回头吩咐道:“传我命令,整顿队伍,立即进城!”

可是张士俊却并没有起身领命,相反刚才还在自己身后的冯凯也和张士俊一起跪到了眼前,两人低头拱手齐声说道:“刚才的那场意外都是在下的疏忽大意,才让钦差大人险遭不测的;若没有大人的未卜先知,那……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在下罪责难逃,请钦差大人重重的治罪!”

岳明一看这两人动了真格的了,于是急忙跳下马,上前拉住了他们二人,笑道:“这不过是虚惊一场,你们可别往心里去;再说了,敌暗我明,情况复杂,纵然是神机妙算,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走,咱们这就进城去!”

岳明说的固然有理,可是自古以来都有个事故问责制度,眼下出了这么大的意外事故,纵然有千般万般的理由,也是要有人出来承担一定责任的;岳明一看两个人死死地跪在地上不肯起来,若自己就这样一笑了之,那张士俊和冯凯岂能安心,于是就故作姿态地说道:“既然如此,我就记下你们的这次过失,等回京之后跟6秉文大人商量过后再做处置不过眼下也要给你们一点儿惩罚。这样吧,我先罚你们将这个月的俸禄拿出来,进城之后好好置办一桌丰盛的饭菜,今天夜里咱们三人好好喝点儿吃点儿,现在已经折腾了半夜,我可是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张士俊和冯凯一看岳明说的如此真挚动情,明显是变相的不加追究,两个人胸口一热,眼睛顿时就有些湿润了,如果再这样坚持下去,可真就是不知好歹了,于是两人冲着岳明使劲儿地一抱拳,大声道:“在下遵命!”

“咱们三个人好好吃点儿喝点儿!”岳明随口的一句话就将张士俊和冯凯弄得感激涕零,不知所言,恨不得以死来相报;可是这句话也说得程小小的芳心一颤,现在都已经快到半夜了,他们三个人还要“好好吃点儿喝点儿”,那不就到天亮了吗?---难道……难道今夜自己还要孤枕难眠,独守空房?

等候在徐州城外的大小官员们也早就看到了这一带的火光冲天,天翻地覆。很明显这是有人想在途中加害钦差大人,他们哪遇到过这种惊心动魄的大事啊,一时间也全都被吓傻了;他们可都明白,这次无论钦差大人是生是死,事后如若朝廷追究起来,他们可都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其实要说最沉不住气的,可就属刚刚就任徐州知州之职还不到三个时辰的章令昌章通判了。现在他已经是这一亩三分地的最高长官了,如果钦差大人真有个三长两短,那可真就要了他这条老命了,于是慌乱之中,章令昌一面派人前去红谷口一带打探钦差大人的消息,一面将这些官员们聚集到一起商量善后事宜对策。

谁知他们派去的差役也是个胆小如鼠的人,一听红谷口一带爆炸声四起,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领命之后骑在马上哆哆嗦嗦的哪敢上前,等岳明率领大队人马出现在徐州城下的时候,也没见到这个差役的踪迹。

这些官员们正在绝望之时,忽然看到钦差大人从天而降,这真是让人欣喜若狂啊!此时对于他们来说,能见到安然无恙的钦差大人,简直比见到他们的爹娘还亲,于是大家奋不顾身地一拥而上,哭哭啼啼,喜极而泣,更有的人不知所措,甚至还跪拜起了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

岳明没有心情跟这些人掺和,在这徐州也只是凑合一晚,明天就要启程,于是就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大模大样地进了城,等一切都安排好之后,都已经到了后半夜了。

岳明谢绝了这些人的盛情款待,刚想回去和张士俊冯凯他们一边吃饭一边把明天的事安排一下,这时忽然有个贴身的墨卫前来禀报,说外面有个自称是他故交的人求见,此人已经在徐州等了他整整大半天了;现在人还没走,下面的人谁也做不了主,只好来请他当面定夺。

自己的故交!

岳明一愣,自己的朋友本来就不多,要说故交更是寥寥无几了,是谁在这徐州城里等了自己大半天呢,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要执意见自己一面,这弄得也有点儿忒神秘了吧!不过来人既然自称是自己的故交,那肯定是他认识的人,见见也无妨,于是吩咐道:“快请那个人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