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139章 烫手山芋

“望江楼”上酒菜的价格肯定是令人咂舌不已。可是这争强好胜、攀比斗富的心理古相通。平日里也总是座无虚席。人满为患;任凭你是豪商巨贾、达官贵人。还是名噪天下的风流雅士。如果不提前派人来预定。那照样只能是望楼兴叹。

今天却不同了。号称“江南王”的雷恭允雷大太监陪同钦差岳明岳大人来赏光。那然是另当别论。再加上雷恭允早就派人安排好了一切接待事宜。所以如今偌大的一座“望江楼”。从一层到三层没有一个客人。整座楼全都被他们给包了下来。

第一层留给了那些事先花了巨资、想一睹钦差大人风采的那些本地的名流士绅们;第二层就是招待以张士逊为的那十几个地方高级官员们;最高的一层然就是留给钦差大人岳明了。当雷恭允和江德明、罗崇勋小心翼翼地陪着岳明上了三楼。岳明凭栏一望才知道。这***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此时。天高云淡。清风徐来。婉约飘渺的秦淮河就在脚下。放眼望去碧波万顷。河面上微波荡漾。舟船往来。一派大好的景色尽收眼底;如果此时约几个好友。能够把酒临风。开怀畅饮一番。那真是有点儿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滋味啊!——可惜了。陪在己身边的是几个不男不女的大太监。

雷恭允见月明凭栏远眺。看脸色就知道是惬意十足。于是上前嘻嘻地笑道:“此处就是望江楼的顶层。岳大人觉得这里如何啊?”

“好。真好。好极了!”岳明高声说道。“以前我在金陵的时候就听说过这望江楼。没想到竟是如此佳境。今天能在此和各位开怀畅饮。真是不虚此次江南之行啊!”

罗崇勋一看岳明已经完全被他们释放地烟雾弹给打懵了。心里不由得一阵窃喜。也笑嘻嘻地说道:“这还不算。如果等到了傍晚时分。那才叫妙呢!——到时候华灯初上。夜色朦胧。再带着三分的酒意举目远望。整个秦淮河一带的烟花金粉之色更能让人意气风呐。”

江德明本是这几个太监中脾气最暴躁的一个。按照他的想法那就是今天一见面。立即三下五除二地上去将岳明拿下也就得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钦差大人完全没有那种横眉立目、盛气凌人地架子。相反一副和风细雨的样子。让人想先下手都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于是也凑过来打趣道:“岳大人年少有为。龙马精神。到了晚上咱们驾一叶扁舟来他个畅游秦淮河。那才叫人生得意须尽欢啊!”

岳明心里暗笑。那些达官贵人。风流才子们肚子里有点儿墨水。吟风弄月也就罢了。没想到你们几个也想玩儿这一套。不说别的。就刚才地那一番话就是驴唇不对马嘴。于是笑道:“好啊。如果到时候几位大人有此雅兴。岳某一定舍命相陪!”

几个人在这里说说笑笑的功夫。那边已有人将酒席都布置好了。于是四个人就互相推让着入了席。岳明一看这望江楼真不愧是金陵城里数一数二的地方。在别的酒楼喝酒吃饭。再高级的地方那也是由店小二端酒上菜。而这地方全是清一色地妙龄少女。一个个打扮的清雅别致。风姿迷人。她们先是将酒席布置好了。其他人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然后留下四个往旁边一站。两只白玉般地小手交叉着搭在小腹上。静等着召唤。

按照雷恭允的介绍。接下来是歌是舞。是琴是箫。是吟诗作画还是想着打情骂俏。那就全由着他们的兴致了——说白了。这些少女那都是从各地的青楼中选出来的绝色佳人。然后出高价囊括于此;吹拉弹唱。诗词歌赋。那是样样精通。

岳明不由得暗赞叹。能将生意做到这种规模的。那可真是一个手眼通天的人物。不说别地。就是这些个身怀绝技的妙龄少女。那没有雄厚庞大的财力、一手遮天的势力和呼风唤雨的神通。那也休想办得到;除此之外。还有楼下的那些所谓的“江南水乡”“荒村野肆”“梦中佳人”和“美人捞”等等等等。看来这个“望江楼”的老板在金陵城。甚至在整个江南也绝非等闲之辈——要是己也能有一座如此规模的娱乐城。那该多好!

要说一边喝酒一边让这些少女们在旁边蹦蹦跳跳。又是吹又是唱的。这种滋味岳明还真是没有享受过;听雷恭允这么说就不由得往旁边那几个少女地身上扫了一眼。深谙此道地岳明不由得暗赞叹。那真是五个字“要什么有什么”。可是现在己的身边围着地可都是一群衣冠禽兽啊。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落入这些人的圈套;今天他跟雷恭允来这里本就是剑走偏锋。看来还是小心为妙吧。

岳明一看雷恭允和江德明他们还都瞅着己。看样子那是在等着己点节目呢。于是只好强压着那份蠢蠢欲动的心思。看着雷恭允笑道:“雷大人。岳某奉旨代天子巡幸江南。各位都是日理万机飞朝廷大员却还要抽出身来这般热情相待。岳某已经感激不尽——我一路上舟船劳顿。本想着先好好休息休息。我看咱们还是先喝酒吃饭吧;等改日有了空闲。咱们再凑到一起尽兴。各位看怎么样?”

雷恭允一看岳明那眼神就知道。这个风流倜傥的钦差着实是喜欢尽兴一番。心里暗喜。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往下进行呢。于是急忙附和道:“岳大人说的是。来日方长嘛!——你们过来倒酒!”

那四个清秀可人的少女嘤咛着答应一声。款款近前。一阵少女的清香缠绕过后就给他们一一满上了酒。然后照例向后一退。明眸含情。皓齿微露。静静地等着他们地再次召唤。

岳明知道雷恭允他们几个没安好心。更知道跟这些太监们打交道。完全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去揣摩他们;如今整个金陵城戒备森严。那个厢军都指挥使杨怀敏手里掌握着数万人马。虽然张士俊和冯凯已经在暗中派了大批的人手。己身边又有数百精壮的墨卫保护。可是仍然不能掉以轻心。否则必生巨变——要想着让对手先露出马脚。或者是乱方寸。那只有以不变应万变;而眼下要做的就是完全打消他们地防范之心。

想到这里岳明端着酒杯站起来。豪气冲天地笑道:“各位达人。来。咱们先走一个!”

走一个?

雷恭允三人脸色微变。这酒桌上就他们四个人。钦差大人的那两个手下就屏气凝神地站在门口。另外还有杨怀敏手下的两个都虞候。他们也都是站在一旁负责护卫钦差大人安全的。让谁先走?

江德明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岳明不解地问道:“这酒宴刚开始。大人……想让谁先离席啊?”

岳明一听此话。忍不住扑哧一笑。再一看雷恭允这些人地脸色就知道这古今酒桌上的规矩是大大的不同。于是就耐着性子地解释了一番。总算是让这几个太监明白这“走一个”就是己做酒官跟他们每人干一杯了。

雷恭允一看岳明如此豪爽。心下释怀。警惕之心也不由得去了大半。于是急忙第一个应官。端起酒杯和岳明轻轻一碰就一饮而尽;接下来江德明和罗崇勋也一一和岳明举杯。全都是装着豪气冲天的样子一饮而尽。

三个太监一看时机已到。那先礼后兵的计谋也该着手实施了。于是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雷恭允哈哈一笑道:“岳大人看望江楼这个地方怎么样啊?”

岳明不知道这家伙地意思。愣了一下。笑道:“嗯。不错。确实是个好地方!”

“那大人愿不愿意在此处常住下来。或者是将钦差行辕也搬到这望江楼上?”雷恭允笑着问道。“到时候岳大人在楼上处理公务。饮食起居全都是随心所欲;累了。闷了。烦了。还可以到下面的人间天堂、美人捞那些地方风流快活一番!如果那些地方也玩腻了。要是岳大人有雅兴。还可以驾上一叶扁舟在傍晚时分畅游秦淮河。那该是多么惬意地事啊!”

“这个?这个好像不妥吧!”岳明微微一皱眉。他没想到这么荒唐的注意这些人也能提出来。“各位大人说笑了!岳某是朝廷堂堂的钦差。有皇命在身啊。这望江楼虽好。可怎么说也是嬉戏玩乐、吟风弄月之地。偶尔在此一聚倒也无伤大雅;但是要将钦差行辕搬到这上面来。那岂不是亵渎朝廷。有辱天威。到时候别说皇上震怒。就是那帮御史们的奏折也会让我岳某的脑袋搬家的!”

雷恭允暗点了点头。急忙笑道:“岳大人说的是。都怪洒家鲁莽了!——不过岳大人身为钦差。如今又是远道而来;洒家奉旨替皇上看管江南。再怎么说也得向岳大人表示一下地主之谊。这样吧。洒家也没什么拿得出手地东西。就把这座望江楼及周围所有的产业送给岳大人。不知岳大人肯赏脸否?”

岳明吓了一跳。这座望江楼是金陵数一数二的地方。刚才又在楼下见识了一番。更是知道这份产业非同小可。价值又何止百万。如今雷恭允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要将这么一大份产业随手送给己。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难道雷恭允已经将这里买了下来。亦或是要凭借他的淫威硬抢下来送给己。于是婉拒道:“岳某也就是在此地逗留几日就要南下。不日还要回京复命。怎敢让雷大人如此破费!——再说了。这望江楼在江南一带声名远扬。那些风流才俊。豪商巨贾趋之若鹜。这样日进斗金的生意。无异于一棵大大的摇钱树。先不说有没有财力将他买下。就是出的起那个天价。想必这望江楼的老板也未必肯出手啊!——我看。还是算了吧!”

雷恭允哈哈大笑。侧身拉住岳明的手说道:“岳大人您多虑了。在这偌大的金陵城里。区区一座望江楼又算得了什么呢!刚才洒家也看得出来。岳大人您确实喜欢这个地方。既然如此。岳大人您就不要推辞了;再说了。岳大人可能有所不知。洒家就是这座望江楼地老板。要送给岳大人那不过是举手之劳。岳大人又何必推辞呢!”说完就冲着罗崇勋递了个眼色。

罗崇勋心下会意。急忙从怀中掏出了一份事先准备好地文书来。轻轻放到了岳明的面前。笑道:“这就是望江楼地房产地契。其中还有这里面所有的在职人员的卖身契约。包括侍女、佣人、账房和看家护院的壮丁随从。按照雷大人的吩咐。这份地契如今已经过到了岳大人的名下。只要大人肯赏脸手下。以后您什么也不用操心。就等着日后有人将获利的银子送到您的府上了!”

岳明立即觉得一时有点儿头晕。实在是太***诱人了。比起后世己干得那些请客送礼的勾当。那可真是有点儿小巫见大巫了。这份大礼如果收下了。不出三年己也就是腰缠万贯的大富商了;己现在要官有官。要美女有美女。兜里就缺大把大把的银子花了!

这真是缺什么就来什么。看来雷恭允他们也确实费了不少的心思——面对着这么一份大礼。谁能不动心啊!

岳明如今的头确实有点儿大了。他来金陵之前就想到过雷恭允他们肯定会千方百计地贿赂己。可是没想到这几个太监竟然会下如此巨大的本钱。同时也给他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在常人看来。己收下这份大礼。那无异就是默认和这些人同流合污了。;果不收。那就等于告诉他们。己这次是要他们的狗命来了!

岳明看着桌上放着的这份大礼。心里开始有点为难了。也忍不住连连暗叫晦气;在这个年月能当上钦差替皇上巡游天下。那就是明摆着要你堂而皇之的大财啊。可己一路之上险象环生。有几次差点就把小命给丢了。那真是想不清正廉洁都不行啊。如今好不容易碰到几个冤大头。可是没想到却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