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宋异姓王爷 > 第152章 见缝插针

一看到场面几近于失控,曾富和王拱臣二人全都吓傻了。

当初他们只是以为岳明不过是让那些贪官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出丑,让老百姓解解气也就算了,可是现在一看校场上的那些官员们已经被打死了一多半,而事先安排在校场周围的军队和公差们一点儿也没有上前制止这种行为的意思,两个人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笑容可掬,一连人畜无害的钦差大人这是变相的要结果这些贪官们的性命啊!

正在两个人吓得魂飞魄散,战战兢兢的时候,张士俊走过来对着岳明耳语了几句,就见岳明微微一愣,冲着他们两个人微笑着一点头,然后就要起身离去。

着——这还了得,你走了,撂下这一摊子谁来收拾啊!

曾富和王拱臣吓得“呼”地一下同时就蹦了起来,上前一左一右抓住岳明的胳膊,结结巴巴地恳求道:“岳大人……岳大人,您可不能走啊,你要是走了,这……这可怎么办呢?”

岳明一边轻轻地将他们二人的手一一分开,一边笑道:“百姓们众怒难犯,上前骂他们几句,扇几个耳刮子,吐几口唾沫,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何必这样大惊小怪呢?——再说了,就是有几个脸皮薄、身子弱的犯人羞愤而死,那也是他们罪有应得,二位大人只管在这里坐镇,其他的事就不用你们操心了!”

这不是开玩笑吗?眼睁睁地看着愤怒的百姓们将那些犯人活活地打死,而他们作为朝廷命官却不命人前去制止,这不是玩忽职守、草菅人命吗,这要是传到朝廷的耳朵里,他们就是有一百颗脑袋也不够砍的呀!——这事是由你岳明一手操办的,再怎么说你也不能走!

岳明一看王拱臣和曾富两个人拼死拦住了他的去路,呵呵一笑道:“二位大人,岳某也想着有始有终,不过现在确实有了急事,本钦差必须要前去处理。此事事关重大,况且又是皇上如今最关心的国事,须臾耽误不得,还望二位大人体谅,呵呵,体谅!”

两个人一看岳明一脸严肃,说的又是一本正经,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找借口要溜之大吉的样子,顿时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岳明一看他们俩将信将疑的样子,凑到二人的耳边小声地说道:“刚才我接到禀报,如今西夏的特使安陵智已经到了金陵,我作为处理西夏事务的钦差,是不是应该去见见他们呢?”

二人一听就傻。眼了,这可是天大的事,也是皇上最关心的国事,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们哪敢再阻拦,于是只好说道:“大人……大人您这一走,这里的事儿该怎么收场,还望大人指点一二!”

岳明呵呵一笑道:“二位大人啊,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百多个贪官吗?到时候百姓散尽了,你们派人上去看看,死了的,罪有应得;还有一口气的,再将他们押回大牢里,明天你们就接着升堂,看看他们还有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还没有交代。—本章节由九月手打—招了就按律治罪,那些还在心存侥幸,死活不招的,你们就给我大刑伺候,呵呵,岳某告辞了,告辞了!”

此话一出,王拱臣和曾富顿时浑身一阵抽搐,这还不算完呐!按这位钦差大人的意思,这是要接着折腾啊,到了现在这哪还是什么依律办。案,这纯粹就是一网打尽、斩尽杀绝,全都将他们置于死地啊!看着岳明背着手,踱着步子,慢慢离去的背影,二人的心头不由得升上了一股寒意,这哪是什么岳大人,分明就是一只“岳老虎”嘛!

张士俊护送着岳明回到应奉司的“慧心楼”里,上前问道:“大人,西夏的使臣安陵智一行人已经被安排到了驿馆休息,要不要在下这就去知会他们,让他们前来拜见大人?”

“你着什么急啊!”岳明笑道,“先凉他们三天再说!(电脑阅读”

“凉他们三天?”张士俊不解地问道,“他们是西夏的使臣,千里迢迢地来到我们大宋,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儿……”

岳明知道,虽然现在西夏已经快彻底完蛋了,可是往事历历在目,昔日那些西夏勇士们将宋军打得落花流水、望风而逃的印象对于每个宋朝人来说,那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以至于现在包括张士俊在内的所有大宋官员们,还是按照以前的思维在考虑问题,一听说西夏来人,哪是决不能小觑的事!——这就有点儿落伍了,时过境迁,此一时彼一时也,对待西夏人,也要与时俱进嘛!

“你呀!”岳明用手指了指张士俊,笑道,“自从李继迁、李继*兄弟镇守夏、缕、银、穷、静五州以来,他们一共传了三代,虽然背地里他们早就鼓捣着要自立为王,可是名义上代代都是我中原王朝的一方节度使;后来虽然李元昊公开起兵背叛我大宋朝廷,可是我大宋始终没有答应他建国自立为王,双方拉锯似的打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口气吗?以前我们。尚且还不答应他们,现在他们已经是丧家之犬了,那就更不能妥协了,以后不仅是你,包括我们所有的人对他们可要改一改称呼了,他们那是什么西夏国的使臣,他们就是西平节度使派来觐见朝廷的使者!——。一个曾经公开背叛过朝廷,现在已经名存实亡的节度使派来觐见朝廷钦差的使者,咱们用得着当回事儿吗?”

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掷地有。声,不禁让张士俊听的热血沸腾,于是急忙上前道:“在下遵命,在下这就派人去通知他们,让他们老老实实在驿馆呆着!至于钦差大人什么时候接见他们一事,我们再另行安排!”

“不用理他们,让他们自己先深刻反省几天!”岳明冲着张士俊一摆手,“不把他们当回事了,他们就开始瞎琢磨了,他们越是瞎琢磨,到时候我们就越好对付他们!”

到这里岳明忽然想起今天是那个杭州“谢氏刺绣庄”的老板谢怀仁到金陵的日子。上次谢怀仁搭他们的钦差船队到金陵后,没过几天就将金陵的事务处理完毕然后立即返回了杭州,临走之时谢怀仁告诉岳明,说等他回去以后立即就开始着手他那支运输船队的事,看来老头子实在是太兴奋了,听那意思还真有投靠到岳明麾下当那个“船运公司总经理”的打算。

这一晃快一个月了,昨天岳明才接到谢怀仁的书信,说他今天就能到金陵。成立船运公司的事是重中之重,这不仅仅是一个生财之道,关键的是雷恭允这件事过去之后,三司使就要将朝廷的财税大权完全收到三司衙门。

那样他们的墨卫,还有那支正在操练的禁军今后所花费的每一文钱,可就要全凭着张尧佐的一支笔了,一旦形成惯例,今后就是不想仰人鼻息也不行。如果能够成立一个大宋朝的船运公司,再利用墨卫在各地的秘密组织,完全可以将这个船运公司做成龙头老大;到时候就可以利用船运获得的巨大利润,加快展他们的墨卫组织和进行新式火器的研制等事宜,而不至于让手握财政大权的张尧佐扼住他们的咽喉,这可是长久之计,半点儿也马虎不得!

岳明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于是问道:“那个谢老板不是说今天来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来?——咱们搞船运的事可是一件大事,无论谢老板什么时候到,要立即告诉我。”

张士俊今天一早就跟着岳明去了教场,也不知道那个谢怀仁到底来还是没来,急忙说道:“大人,此事既然事关重大,那在下这就派人去打探一下!”

“不用了,张将军。”这时忽然听到在门口有一个女子异常柔媚的声音说道,那个“杭州‘谢氏刺绣庄’的谢老板刚才就已经到了,大人不在,谢老板又不让人前去打扰大人,苏姑娘和谢老板是同行,现在正和谢老板在前面的大厅里说话呢!”

“哦!”岳明抬头一看,就见程小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娇滴滴地站在了门口,一双纤纤玉手轻抚着翠珠玉帘,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无限娇美柔软的身躯,流畅如泉水般的玲珑曲线,还有那前凸后翘的……一看就让人有点儿把持不住。

张士俊是岳明的心腹,整天形影不离岳明的身边,早就知道这位程小小姑娘的具体情况,南下的路上一直都在寻找着让大人临幸的机会而屡屡没有得逞。此时他一看这位程小小姑娘肌肤润玉,娇艳如花,清而秀,媚而柔,一副主动前来献身的样子,而大人又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一副来者不拒的样子,正需要有人前去伺候一番,心中当下会意,急忙上前对岳明道:“大人,在下告退!”说完立即就躬身而退了。

谢怀仁来了,苏琪儿暂时离开了,程小小是要来见缝插针,岳明对此心知肚明,于是冲着程小小一招手,邪邪地笑道:“小小,你怎么来了?—快来这边坐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