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一卷 高邮风云 12-1 高邮新霸

    12高邮新霸

    在锦衣护卫喝骂和推搡之中,骑在马上的萧翰扭过头,看着人圈里这个满脸喜色扯着嗓门大喊的家伙,说道:“你不是小猴子吗?怎么你也高邮?”

    “对啊!少爷好啊!一年不见,您越神武了!”齐烈风满脸谄笑,小心扒开扭住自己前襟保镖的手,还小心的陪了个笑,接着抬头大呼道:“少爷,您那时候说要自创萧家刀和萧家腿,如何了?要不要拿小人当草靶子踢两脚?”

    说着还自顾自左摇右晃,脸上表情痛苦,装作左右脸被踢的样子。

    “我记得你手快得很!怎么着,你说的狐妖你降了吗?好啊,来两招玩玩!”萧翰立刻被撩得心花怒放,手不由的放在了马鞍上的刀柄上。

    “少爷,你理这不知哪里来的穷鬼干吗?”骑在另一匹马上的官家李八三鼻子里哼了一声,眼神一摆,示意下人把齐烈风撵走。

    但齐烈风就是靠察言观色吃饭的,立刻甜甜的对李八三快一个鞠躬,笑道:“这不是二管家李大爷吗?您陪少爷来高邮玩?两位老爷要去哪里要买什么?小人在这里厮混来了几年,沟沟巷巷全和自己家一样,哪里有根草都知道!小人给两位带路?”

    这话一出,管家倒不吭声了,他早就想得空去驱口市场看看,买几个小丫鬟侍童,但刚来萧二爷这,上上下下陪着少爷见人,今天也是下午才有空四处遛遛,北门驱口市场因为安徽流民大集才兴旺起来,他并不知道那里货色如何,听这嘴甜的小子这么讲,心里痒起来。

    “你知道北门和南门哪里的驱口市场较好点?”管家随口问了一句。

    “这个您可问对人了。我前一阵还帮手来着。”齐烈风搓着手,陪笑着挤过保镖,站到李八三马前点头哈腰的说道:“南门驱口市场历史久,主要是丫鬟和青楼女子,讲究品相和训练,价格较高,年龄偏大,去挑个小妾不错;北门的新开的,多是卖流民的,价钱便宜,但都是现炒现卖,今天买了明天就上台卖了,多是乡下人和小孩,没有经过训练,都是做下人和粗使佣人的;我前段时间替北门白老五招揽过客人,和他是亲兄弟一般,可以给他说说,预备上等货色留给您!不知李大爷想买哪一种?”

    一席话说完,李八三没有吭声,只是微微点头,旁边萧翰是不耐烦挑东挑西的,叫道:“既然要去北门,就走呗!”

    “哈,我给两位老爷带路哦!”齐烈风知道事情已成,兴高采烈的走到前面,还顺势抢过萧翰的缰绳,替他牵马而行,一路上和萧翰天南海北的胡吹,让萧翰有路遇知己的感觉。

    齐烈风也是大喜过望,本以为这萧家堡小少爷是来他叔叔家玩的,本想趁着他的因头和萧家下人搭上关系,找知根知底的几个奴仆,在酒馆里赌场里熟络熟络来打探情报,谁料想这少爷自己说这次是要常住高邮,若是他认得自己,凭萧大老爷独子的面子,这萧家岂不是门槛低得多了吗?因此加倍逢迎,力争日后还能和少爷讲的上话。

    在人声鼎沸的驱口市场,李八三两眼放光,和齐烈风冲前冲后的挑选“驱口”,挑了一会,齐烈风看萧翰百无聊赖的骑在马上,一副无聊透顶的样子,立刻冲了回来,笑道:“小少爷,这地方又吵又闹又脏,比不了咱们萧家堡清静水灵,我给您牵到那边树荫下去,等我再给你买碗酸梅汤来。”

    “哎,小子,问你个事情,”萧翰在伏低身子,把嘴凑到齐烈风耳边轻声说道:“你知道哪里有纹身的地方吗?”

    “哎呀!我太知道了!”齐烈风一拍大腿,激动得一跳老高。

    萧翰大喜,偷眼看了远处的管家,小声道:“你小声点。”

    齐烈风赶紧识趣的放低声音道:“少爷,我可是天天混江湖,他们纹身的可多了。我认识好几个纹身师傅,虫鸟花卉、狮虎豺狼、佛爷文字,各有所长,不知道是谁要纹?”

    “我咯!”萧翰笑道:“我想在胸口纹一个狼头!”

    齐烈风看了看远处的管家,又看了看萧翰,却没说话:纹身也不是什么好人干的勾当,都是江湖中人,而且纹了就洗不掉,现在看萧翰这模样,就知道肯定不敢让萧老爷知道,以萧老爷那道学先生的模样,要是震怒了,别说自己家可在他老爹手下呢,就说萧二爷一声吩咐,自己绝对吃不了好果子去。

    “这个纹身可马虎不得,纹上了就清洗不了,一辈子的事,可得找好师傅。我马上替少爷去问去看,一定找个最好的。”齐烈风没把话说死,但也没立刻答应,他想岔开话题:“少爷一脸清秀绝伦的模样,干嘛纹身?还纹个狼头?”

    “你肯定没见过蒙古人百步穿杨的箭法和骑术。”萧翰没直接回答,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却一脸的向往。

    “鸟毛!敲诈良民百步穿杨、抓偷渡逃税以及喝醉的时候那骑术简直杀人了!有毛了不起,今天我还宰了…”最后一个念头让齐烈风惶恐把心里所有想法都赶了出去,他绝不承认自己杀过人,尤其还是两个元军骑兵。

    “真的吗?”齐烈风使劲的想赔笑,但最后却还是变成了不屑的一撇嘴:“大人们喝酒、赌博、欺负百姓的功夫才是真的好……”

    听出对方嘴里的不屑,萧翰低头瞧了瞧自己这个“小”,犹豫了一下,但说得自己得意,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膨胀到实在抑制不了,他用马鞭敲了敲齐烈风的脑袋,小声而得意的说:“小猴子,知道我为啥要长住高邮吗?”

    “为啥?”

    “因为我很快就要当军队的头领了!也算官军哦!”萧翰不由自主在马上挺直了身体,眼睛看着前方,彷佛看见了一身戎装、横刀纵马的少年将领在眼前疾驰而过。

    “啥!”齐烈风眼睛吃惊的都瞪圆了,听萧翰一解释,马上就明白了:萧大爷和萧二爷地方豪强是白当的吗?让少爷做个军官不是玩一样吗?人家可是生来就是姓萧!

    “那恭喜少爷啊!少爷有机会可要提携小人啊!”齐烈风大喊一声,满眼都是崇拜之色,这次绝不是假的:官军肆意欺压良民那是一回事,然而自己认识一个军官那又是另外一个事;前者得在大道上长眼,小心被军马撞到没处说理去,而后者则可以在高邮平趟了——老子认识官军萧大人,那可是我小!以前一起打过拳的!你敢惹我?

    萧翰心满意足的品尝着这真心实意的恭维,说话底气也起来了:“所以小爷我要在胸口纹上一个狼头,咱虽然是汉人,但却要像蒙古和突厥大人一样剽悍!小爷我生来就是头狼!不是汉人那种羊!”

    “好啊!好啊!少爷雄心壮志真让小人钦佩,果然英雄生来就是英雄!”齐烈风作为第四等汉人,对小少爷看不起汉人的话并没有什么不满,崖山南宋十万将士殉国已近百年,作为后代,他们已经忘了祖先的不屈汉魂,在现在而言,萧翰说的这明显是事实啊。

    “等的好烦啊。你小子现在就带我去找个纹身师傅看看。”萧翰不耐烦的瞥了远处处于兴奋挑着驱口到暴走状态的管家,对齐烈风叫道。

    齐烈风低头一琢磨,要是这小爷只是来高邮玩两天,着实不该带他去看纹身,否则老娘在萧家堡会吃不了兜着走;但现在这少爷要做官军统领了,那就是萧老爷放他出来做官了,人家算大人了,那纹身就纹身呗;况且让自己去带着看,真是个联络感情的好机会,要混熟了,以后能跟萧少爷做个跟班,那岂不是一步登天了?小爷齐烈风也是萧家的人了!

    想罢,齐烈风窜到远处管家身边,先对管家正凝视牙口的那小孩赞了句:“这小孩不过七八岁,看根骨壮实,日后肯定是个有力仆人。李爷好眼光。”接着笑道:“李爷,少爷在那边等得不耐烦了,让我问您何时回家?”

    “啊?”李八三把手指从那小孩嘴里拿出来,扭头看了看远处在马上扭来扭去的萧翰,低声道:“少爷不耐挑东西,唉。我这才买了个小女孩,还有这么多货色没看过来呢。”

    “是啊是啊。流民太多,好货色也多,容易挑花眼。”齐烈风嘿嘿一笑:“少爷十足不耐了,少爷让我领着他去城里转转,要不您接着挑,少爷先走?”

    李八三用不怎么信任的眼神打量了齐烈风一遍,不放心的问道:“少爷要去哪里转?”

    “就是城中心这条线嘛,您放心,我们一路过去,逛完也正好到萧二爷的宅邸。”齐烈风自然知道管家的担心,赶紧说道。

    “嗯,也只好如此了,现在下午了,日落之前一定到家!”管家想了想叮嘱道。

    “您放心好了!小人绝不敢给老爷家添烦忧!”齐烈风微笑着一鞠躬到地。

    但管家怎么会把齐烈风放在眼里,又叫来萧二爷家派来的护院头目章四四,再次嘱咐道:“你们六个都是二爷家的,就跟着少爷,看着他点,他还小,不要让他瞎闹,早点回家。”

    终于和李八三分手了,萧翰心情大好,一路上也有说有笑起来,哪个少年不想自己独当一面?天天被这个管着被那个管着,谁心里舒服?

    护院壮丁们也很高兴,成天震着脸的乡巴佬管家不在了,看这个新来的小少爷高兴,另外欺负他是刚来的,没什么主子威严,几个萧二爷家的护院也放肆起来,在路上也敢插嘴,和主子一唱一和的,齐烈风更是不敢怠慢,一边玩命服侍少爷,一边又尽力巴结这些萧家护院打手,很快就熟络了,彼此称兄道弟起来。

    萧翰在齐烈风推荐下,先看了看几个纹身的店子,但在齐烈风几乎声泪俱下说“也许下一家更好”的极力阻止下,没立刻就扒了衣服就纹,又逛了几间珠宝玉玩店,买了条扬州造的白玉腰带,心情大好,几个下人又撺掇这个少年主人去小吃街逛了逛,人人怀里都多了一堆吃的。

    看天色不早了,萧翰领着一群眉开眼笑的手下,回叔叔家去,但就在行过高邮城中心的时候,一群人刚转过街角,对面就传来一声暴烈怒骂:“滚开!瞎眼了吗?!”

    骑在马上的萧翰见一队人迎面朝自己冲来,四五个手持哨棍的家丁跟着一辆豪华马车飞跑,领头的是两个锦衣骑士,在这城中心最繁华的大道上丝毫没有让人的意思,就横冲直撞而来,骂声就是从这两个骑士口里传来。

    看那队人来得实在太凶,萧翰勒住了马,还踢踢马肚,让马退后两步。

    就这一小会功夫,那队人马旋风般冲过萧家人面前,领头的骑士还狠狠瞪了萧翰一眼,大约是嫌他让马慢了,嘴里喝骂着:“小兔崽子瞎了?”驶了过去,带着马车停在了不远处的高邮最大酒楼之一:“醉仙楼”。

    “哎?我不是让你们了吗?这家伙怎么还骂人?”萧翰并没有恼火,而是愣了下,等马队过去,才带着下人转进那条街,心情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好了。

    谁曾想,没走几步,身边的下人炸了锅了。

    牵马的那壮丁厌恶的扭头看了看那队正进入醉仙楼的人马,恶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痰,骂道:“狗娘养的艾菩萨,走路也不长眼,不怕撞树上撞死你们吗?”

    一句话一出,萧翰四周顿时骂骂咧咧起来,全是骂刚才那队人的。

    萧翰这才明白,原来刚才那队横行无忌的车马是艾菩萨家的。

    护院小头目章四四也恨恨的讲道:“小少爷,今天要不是我们护卫您,早***把艾菩萨这狗贼的车砸了!什么玩意?!和我们萧家横?”

    “是啊是啊!”旁边的手下声嘶力竭的吼道:“咱们萧家什么时候能让艾家骑到头上来?还让路?妈的!就站在路中心看他怎么办?”

    一群打手骂骂咧咧,马上的萧翰脸却红了,要知道他老爹萧景逸以儒家自居,家教甚严,萧翰又是天天不能出门的少爷,虽然从小习武,但哪里和人起过冲突?此刻不由暗想:“难道我刚刚做错了?根本不该让路给艾菩萨?我丢了二叔的人?”

    跟在马旁边的齐烈风手里抱着萧翰购买的一堆货品,眼睛却盯着小少爷呢,看萧翰在周围这些下人的污言秽语中,脸皮一阵青一阵白,知道折了他的面子。

    本来萧家和艾家,都是高邮地区屈一指的盐商,谁和他们对着干,是嫌命长;齐烈风要遇到艾家也是屁也不敢放一个的,但现在不是艾家车马已经过去了吗?那不骂他骂谁?反正他也听不见。

    “嗨!我家小少爷是宅心仁厚!”齐烈风大叫起来:“咱家萧大老爷那叫一个仁义啊,小少爷也是敦厚,谁和艾家那群流氓计较?若是打起来,你们想必没见过少爷的武艺,一个打十个也不在话下。”

    “滚开,你眼睛瞎了?”章四四一拳打倒一个挡路的老头,又顺势一脚把他踹倒在旁边的水果摊上,然后才笑道:“那是!我们都听过萧大老爷的大名,那是个有学问的人。不过呢,对于艾家这种气焰嚣张的小人,那不能用君子那一套,他们就吃软不吃硬的。你让着他们,他们就欺负你,给他们玩仁义,他们骑到你脖子上撒尿拉屎!”

    此话激起萧家下人的一片大声附和,但齐烈风在旁边冷眼旁观,却不搭话,这漂亮话谁不会说?就是看着艾家过去了,才炫耀自己武力的,江湖一向如此。

    萧翰在马上却越走越不是个味道,心想:“难道这件事是说我被艾家欺负了?”

    牵马的那小厮走着一拍大腿说道:“你们还记得那个粮商赵一二的事吗?这个小子得罪了二少爷,结果二少爷一怒,带着咱们冲进他家一顿乱揍,当即他屎尿都吓出来了,跪在地上求饶,哈哈!”

    “那是!二少爷一跺脚,高邮城四门跳三跳!”章四四竖起了大拇指。

    “难道是说我不如二哥,丢了二叔的脸?”马上的萧翰脸红得好像血在渗出来。

    旁边齐烈风看少爷那表情,心里对这群下人大骂:你们适可而止好不好,妈的,是不是平时没机会吹,现在就欺负这新来的小孩?老子可进不去你们萧家的门槛,要是他心情不好,进门前自然想不起我来,老子不是白陪你们跑了半天了吗?

    想到这里,齐烈风笑道:“刚刚骑在马上的是艾菩萨那王八蛋的保镖队长祁双三啊,那小子听说祁家刀第十七代传人,不是说杀过几十个人,淮河三鬼不是被他生生扭断脖子吗?”

    他说这话意思是:各位别你妈吹过了,对方人多势众,还有祁双三在,骂骂就得了。

    但章四四鼻子哼了一声道:“祁双三算个屁咯,要是咱萧家的第一高手刘一刀出手,一炷香功夫就把他切成白斩鸡。”

    “呸!妈的,刘爷只是没机会遇到祁王八,否则直接剁了他。”萧翰身后的一个下人又吐了一口底气十足的痰。

    “少爷少爷,您这白玉腰带配一双猫眼绿玉佩如何?我知道城北老瘸子那里都是真货,明天我陪您去选一对?”齐烈风也不想再陪萧家气势嚣张的豪奴在这件屁大点的事上吹了,就朝萧翰笑道,希望这少爷千万别忘了他存在。

    但萧翰却好像没听见他说什么,齐烈风看过去,只见这少年正在马鞍上咬牙切齿。

    萧翰心里正大怒,正确说是恼羞成怒,刘一刀是他二叔请的高手保镖,他作为爱武之人,自然一入二叔家就和几个高手切磋了,而且他认为刘一刀没什么,功夫和他爹请的家教武师不相伯仲,那么下人们这么说,就是看不起他这个习武的人咯,在他面前,谁不说他萧翰是一流高手?下人们这么讲,是以为自己怕那祁双三了?

    “停!”萧翰在马上一声怒吼,把兴高采烈的一群护院吓了一跳,这才见这少爷脸皮红得如火一般,一嘴银牙咬得咯咯乱响。

    “掉头!回去!”萧翰勒转了马头,朝原路打马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