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一卷 高邮风云 12-4 高邮新霸

    萧翰手提哨棍在楼梯上几下跳窜,眨眼间就冲到了二楼,醉仙楼的二楼临街一面是大餐厅,因为已是阳春暖意融融,朱红门全部打开,透过外面平台上的栏杆,大街上的风景一览无余,很有空中楼阁的高贵感觉,只是此刻不是饭点,空荡荡的里面靠着栏杆的桌子边就坐着三个人。

    一眼就锁住了要找的人,但却停在了那里,毕竟要找的人虽然他觉的深仇大恨吗,然而却不认识他们,最重要的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艾公子得罪了他,还是祁双三得罪了他,亦或是艾家的嚣张得罪了他,这件事本来就有点无名火,此刻他不得不打量楼上三个人,寻找一个适合出气的人。

    坐在正座的是一个穿着青色绸袍的小胖子,单凭那小胖子胸口绣着的百鸟朝凤手工之精美,一眼就知道此人非富即贵,当是听闻中艾菩萨独子艾福报了。

    但是此人此刻正捧着一杯茶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拳就能让他归西的类型,只适合小流氓抢劫勒索,实在不适合用来大打出手、来场轰轰烈烈的激斗给自己找回面子。

    小胖子旁边的那大汉倒是熊型虎目,手又大又有力,身上的袍子不仅下摆短,而且腰里扎着虎头皮带,短袖稍稍过肩,一身精干的武人打扮,而且眼里含怒,那就是祁双三!

    一瞬间,萧翰就看准了自己的敌手,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他在打量里面的人,里面的人也在打量他。

    艾福报今天本来是不应该来的,要见的小商户不过是个小商人,艾家出一个管家都算看得起他了,但艾菩萨对他这爱子二十岁了,生意还没上手有点恼火,严令这个喜欢遛鸟养花的公子出来跑跑江湖。

    下午逗鸟的时候被老爹看见,劈头盖脸的挨了一通骂,被直接赶了过来,艾福报不情愿的出来,一路上无事,当然其实就是没事,结果来的比约定的还早一个时辰,只好百无聊赖的坐在空荡荡的餐厅里呆。

    一会之后,下人们有点惊慌,看旁边跟来的祁双三打护院们下楼的时候,艾福报根本就没注意到,他正全副心思想家里新买的那只黄色的画眉,这才是大事,唯一的大事,对于锦衣玉食、生来就在豪门的他而言,没有事比得上这个。

    但突然有个精壮的小子闯了二楼上来,手里还提着根家丁的哨棍。

    不知道这小子那种表情以及盯着自己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反正艾福报有生以来从没人敢拿这种眼神看过他,所以他不认识,但人类的直觉告诉他:什么东西不太对,今天这个人大约是他以前没遇到过的类型。

    看旁边祁双三坐着不动,但一脸凝重,好像没有开口的意思,所以艾福报心中叫了声:“无聊”,咳嗽了一声,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推,开口问道:“你就是做生丝的扬州王七一吗?嗯?你看起来这么年轻?你五十岁了?”

    萧翰正琢磨怎么开口说出气势以致于不丢了自己和二叔面子,没想到那小胖子有这一问,顿时愣了一下,脚步也停下了。

    “他不是王七一。”旁边的祁双三开口,公子的无知让如临大敌的他差点岔气,但随即失笑,他说道:“我来应付,公子在旁边看着。”

    祁双三说罢领着一个手下站起来朝萧翰这边走了两步,挡在了公子和这个不之客前面,他打量着萧翰,眼里却是疑惑。

    本来是趟无聊的例行公事——陪公子出门谈谈生意,而且对方还是个五十岁的老头,这种差事祁双三也不愿意干,因为有公子这不怎么在乎吃喝嫖赌的大人物在,别人肯定不会巴结他,也不会对他加倍殷勤,酒宴礼物更不要提了,而公子也只喜欢养鸟养花,和他这个打打杀杀的保镖头子也不会有什么言谈甚欢的事,所以艾福报感到十分无聊,祁双三也感到昏昏欲睡,两人一起肚里骂着艾菩萨、并希望那扬州老东西赶紧来、赶紧谈、赶紧滚蛋。

    就在这时,楼下起了骚动,祁双三起身隔着栏杆往下一看:醉仙楼门前不知为何有了一群萧家家丁正骂骂咧咧的。

    “怎么萧家的人又来了?”他挠挠头,心里既不关心为什么,也不愤怒,而是感到十分倒霉。

    前不久萧二爷盐被黑了,盐场丢了一个给艾老爷,所以萧二爷认为是艾老爷使坏,当然他没猜错,不过两家无所谓撕破不撕破脸,因为从在高邮遇到那一刻开始就互相使坏,互相下绊子,比得只是谁比谁更狠,谁比谁更坏,当然是乌鸦遇见猪,同样的黑。

    此刻只不过在疤痕上再撕一把,然而两家下人也因此遇到也经常打一打、骂一骂。

    不过这种冲突就像青楼红粉大战一般,只是出力,不出血,但碍于各自的身份,不好随随便便应付主子们的面子问题,骂架一骂起来,就要骂一个时辰也很无聊不是?

    祁双三大呼今天倒霉了,不知道萧家又搞出什么唧唧歪歪的破事,反正估计天黑都回不去小妾那里了。

    所以当楼下闹成一团的时候,祁双三连起身都不愿意,只是让打手们冲下楼,看看、问问,然后骂骂、打打,仅此而已,还能怎么样。

    然而今天确实不是一般倒霉,居然有个家伙冲上楼来了,一看穿着气度就是有钱的主!

    有钱一般有地位,也不会消息闭塞,好像乡巴佬进高邮连军马来了都不懂要迅贴到墙上那样,自然知道艾家是谁。

    但这小子知道,还提着棍子上来?

    什么来头?

    在江湖上混,第一步就要知道对方来头,然后才决定是打是杀,或者是谈是软,乃至掉头就跑,这是他十一岁就明白的道理,而今年祁双三已经三十七岁了,已经坐到了江湖里老大一般的座椅上,更是明白了什么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你是谁?有什么事?”祁双三看了看下属捧着刀就站在自己伸手可及的位置,这才话,没有语气,既不客气也不盛气凌人。

    听到问话,萧翰也愣了,拄着哨棍立在那里,嘴张了张愣是没说出一个字来,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说。

    这种嘴皮功夫总是小流氓或者小混混才玩得溜,而萧翰除了苦练武艺外,也出身豪强,家教甚严,没机会去挑衅别人或者被别人挑衅。自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什么了。

    先,他想找回面子,但面子丢在哪里?

    他总不能说:“你赶路太急,我不小心让了你,导致我家下人好像看不起我了!”

    其次,他想干什么也不是很清楚,要教训艾家?那怎么教训?

    打艾公子?打祁双三?还是见人就打?

    可是艾公子也不是一脸匪相,满嘴脏话,一看就是欠揍的类型,人家上来问他,他是不是生丝商人,多淳朴的小胖子啊,实在不像二叔他们嘴里一个吃人妖魔的样子。

    祁双三更是显得和老爹有点像,往那里背着手一站,不卑不亢,威仪自现,没有大喊着:“你丫想死吗?”抽了刀冲过来就砍。

    说实话,刚刚萧翰打艾家家丁很过瘾很顺手,因为那群家伙看起来就是找揍,有人找茬就揍回去;而现在这两位没找茬,反而让他不知道怎么说了,因为他想找茬而不会。

    就在萧翰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背后传来一声大叫:“这位是萧家堡的公子!萧少爷!”

    萧翰扭头一看却是齐烈风抱着刀跟到了。

    齐烈风可是坚定的和平派,要是这次闹大了,他被迫插在中间,没好果子吃,弄不好萧家和艾家同时找他,那时候整个高邮城不会有他的一寸立足之地,所以一看萧翰正和艾公子他们对峙,赶紧把萧翰家门报了。

    一听这个家伙就是传闻中的萧家三少爷,祁双三倒抽了一口凉气:怪不得敢找我们艾家的麻烦,后台果然硬的吓人。

    但是你既然是萧家少爷,干嘛没事找我们来了?我们在醉仙楼坐着怎么得罪你了呢?

    带着满头雾水,祁双三抱拳行了一礼,问道:“原来萧翰萧小少爷,久仰大名。那您来找我们有何贵干?”

    萧翰愣了愣,看了看更加恭敬的祁双三,更加不知道怎么说了,扭头问站在自己身后的齐烈风道:“他怎么得罪我了?你说!”

    我说什么?我说你个头啊!

    齐烈风心里恨不得掐死章四四,要不是这个混账把小少爷的刀硬塞给自己,自己应该在萧翰撞门后早就撒丫子跑了,至于现在进退不得吗?

    他看着瞪着他的萧翰呆了呆,现在这小爷让自己说,说什么?又满头冷汗的看了看那边很疑惑的江湖大鳄祁双三,那边是艾家保镖头子,得罪了他有什么好果子?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个…那个……”齐烈风汗珠子顺着腮帮子往下滚,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就在这时,旁边艾公子的一句问话把萧翰气了个一佛升天,二佛出世,扔了哨棍,转身就去抽齐烈风怀里的刀。

    艾公子这句话是:“这就是爹说的那萧家乡巴佬?”

    本来萧翰来高邮谋求军职,作为死对头的艾家立刻就知道了,而且这新建高邮新军的副统领候选人之一就是艾公子,艾公子自然知道,在这种突然情况下,他吃惊的问手下是正常的,而且他声音因为习惯不是很小。

    然而楼上人少较安静,萧翰练武出身耳朵很灵,一下就听到艾公子这句话了,顿时怒不可遏,心道:“妈的!艾家果然是混蛋!居然说我是乡巴佬!今天不揍趴下他们都没脸回二叔家了!”

    他是练武之人,武艺在身如同利器在手,杀心自起,怒气下顺手就去抽齐烈风怀里的刀,这可把齐猴子差点吓死。

    齐烈风用手挡着萧翰,怎么也不能让萧翰抽刀对着艾公子杀过去啊,恐惧无奈下,他仰起头对着祁双三主仆大喊:“你们艾家惊了萧少爷的马!”

    “他们惊了我的马?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萧翰一愣,手没在继续去捉刀;

    “我们惊了他的马?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祁双三一头雾水。

    “对!你们惊了我的马!”萧翰回过神来,没有继续去拿刀,扭头对祁双三大吼起来,这次底气十足了,这齐猴子说的借口真是太堂皇了!

    “我们?”祁双三嘴巴都合不上了,他心里确实不能确认有没有做这事,艾家人马行进的时候从来不看路不让人,就对着前面猛冲,就好像一股飓风一般,所过之处人仰马翻,别说惊了马了,骡马见了他们吓尿了也是正常的,谁知道是不是惊了这个少爷的马。

    “那对不住了!高邮大路朝天,我们只管行路!你想怎么办?”因为对方是萧家,祁双三也不能服软,否则对方撒起泼来,人家还以为艾家怕萧家呢,他不得不公事公办,说得毫无道歉的意思。

    “惊了我的马你还有理了?”看对方冷冰冰毫无道歉的意思,萧翰怒了,丝毫没想到根本就没有马被惊,想着咬牙切齿的又扭头要去抽刀。

    不敢给他刀,又不能太生硬的拒绝,要是两家拿刀互劈,明天高邮城里必有人头落地,这其中定然少不了“教唆犯”齐猴子,齐烈风恨不得拿头撞墙,眼睛看到那边惊疑未定的祁双三手也放在手下的刀柄上,暗想:“反正我谎也撒了,楼下艾公子的马车也被小少爷毁了,你们两家肯定要打,不干我事!你们谁赢谁输都好,只要别出人命,那我就脱不了身了!”

    想到这里,为了脱祸,齐烈风只好用他那江湖混混的油腔滑调替萧翰把场子圆了,而且说的全是萧翰想听的:

    齐烈风说的是:“祁先生,萧少爷的马被惊了,是你们不对,但却是小事。萧少爷心念你武艺高,高邮鼎鼎大名,今天有此机会,也想和您切磋一下,但刀剑无眼,只想用拳脚玩玩,望您同意。”

    这番文绉绉的话在江湖里却有另一番含义:那就是事情谈不拢,那就靠拳头解决。

    谁赢了,道理就是谁的,这是齐烈风说萧翰要向祁双三挑战。

    当然齐烈风还以为自己好心,因为他只是把祸水引向了祁双三,而没有提艾公子。

    果然,一听齐烈风所讲,祁双三的手从刀柄上拿开了,冷笑道:“我薄有虚名,只是江湖朋友抬爱而已,只是萧少爷是贵人,在下只是…….”

    但萧翰已经不等他说完了,齐烈风刚才那番话一字不漏的说到他心坎里去了:来这里唧唧歪歪的,不就是为了打一架吗?还有比使用武艺更爽的事情吗?谁怕你老头子。

    只见萧翰放脱了刀,空着两手成拳,转身就往祁双三身边冲去,对方看这个少爷二话不说过来就打,艾家人全部目瞪口呆,满脸的惊异,除了一脸狼狈的祁双三之外。

    “这丫真是萧家的少爷吗?怎么这么像街头混混呢?”祁双三无奈的架开萧翰虎虎生风的一拳,满心都是叫苦。

    &1t;ahref=.>.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