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一卷 高邮风云 14-1 高邮乱斗

    这人说话声音又闷又响,好像胸膛里塞了一口铜钟在敲。

    坐在地上正骂人的齐烈风,扭头看去却是一直寸步不离王保保的秃头保镖之一:僧人无相。

    此人高大魁梧,脸上络腮胡子嚣张,面相狰狞,一看就是那种靠面相就能吓死人的凶徒,外兼确实是少林寺的和尚,头上的戒疤森然可见,实在不能不让人过目难忘。

    无相是王保保重金请来高手,而且在历次征战中也证明了自己价值和忠心,烧杀红巾起义军无数,身为北方高手,向来不服南方才俊,一路上也对南方人才建筑各方面都不屑,此刻见刘一刀招式精妙,见解独到,心里不服之气大盛,略略思考之后,立刻出列请战。

    王保保看着无相的光头对着自己膝盖反着光,微微皱眉:他知道此人武艺高强,也是使用戒刀的,一是看刘一刀不服,二是他正和自己师弟无果明争暗斗的争宠,无果效力扩廓家较早,无相这个师兄甚至是他推荐引入的,没想到无相过河拆桥,一旦坐稳就仗着自己武艺更好和师弟斗了起来,处处想展露自己才华。

    前者考虑是一直招兵买马的自己的最爱;而后者,这争宠的想法,也让王保保心中安稳:手下一团和气,如何用荣华富贵激得他们为自己玩命?况且两人都是少林的和尚,万一好得和铁板一样,一旦形成势力,也不利于自己控制。

    所以王保保甚至会有意纵容两虎争雄,以致于连保镖带队都会两人轮番带队。

    另外王保保也想试试南方豪杰的武艺,看看江淮之地是不是他这个北方高等族人所认为的那样不堪。

    但自己在萧二爷家是客人,怎么好放出自己的狗去咬别人的狗?若自己的人打赢了,岂不是闪了主人的面子。

    没想到自己话音还未落,萧翰那边喜得跳了起来,搂着刘一刀高叫:“好啊!早就知道无相大师内外兼修,一把戒刀使得出神入化,曾经打落我的刀两次,今次大师有此心意!请下场比试!”

    刘一刀脑门冷汗倒出来了,他不信自己打不过这个和尚,只是担心万一:万一自己落败了,那怎么保得住面子?

    自己的死敌祁双三不就是因为被小少爷打落酒楼,身败名裂,听说都被艾家开除名册了,自己一旦有个失手,就是祁双三的下场!

    刘一刀可不是萧翰富贵出身,他是自己双手拼搏上来的,人一旦有了些名利,往往比以前更小心,哪里敢像江湖雏儿那样动不动就要拿命较量博富贵?

    念及此处,刘一刀开口笑道:“无相大师有心比试甚好,只是在下性命不由自己,这个要看萧二爷的意思。”

    萧翰闻言大怒,说道:“怎的?我的话比不上我二叔吗?我二叔已经说了,这护卫队由你来当教头,我是统领,那你自然是我管着的。”

    一席话,说得刘一刀又尴尬又无奈,心道:“你是少爷,我是仆人,自是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赶紧躬身行礼道:“属下怎敢造次!请容奴才禀告二少爷!”

    王保保看刘一刀怯战,微微一笑,对略有失望的无相道:“无相起来吧,等二公子来了再做决断。”

    话音未落,背后有人笑道:“南北豪杰要比试武艺,真是大好事啊,我同意!”

    一众人回身去看,却是萧二爷的二公子萧满堂到了,只见近日他满脸春风,背负双手,行路好似有风,不知何事让他心情愉快之极。

    既然主人话,刘一刀长身而起,神色再无犹豫怯懦之色,而是意气风,手一抬,竹剑划了个圈横远远的飞了出去,他抽出一把钢刀,对无相抱拳行礼道:“不才请大师赐教!”

    无相冷笑一声,飞身跃入场中,抽出自己戒刀,却脚一挑,一块木盾嗖的一声拿在了手中,说道:“贫僧战场杀惯了,盾刀浑然一体不可分开须臾,已经不耐寻常比武,还请这位南方好手海涵!”

    刘一刀看对方神色,表情也凝重起来,知道对方是想玩真的,绝对不是寻常比试了。

    他愣了片刻,却又捡起一把刀来,居然双刀在握,笑道:“我来高邮六年,能让我使出双刀之技的只有三个人,既然大师是北方猛将,那我也坦诚以待。”

    说罢,两把刀手里一抡,齐齐指着了对方刀盾合一,刹那间,钢铁杀气洪流对撞,比武场宛如被冻住了一般。

    ================================

    “……我说啊,今天开了眼界了,那个刘一刀刘叶这么一挡,然后左手一劈,居然把那铁箍得木盾劈裂了半截,而那秃驴也是端的厉害,竟然敢用刀把去接刘爷一记斜斩……”四个时辰后,齐烈风在米店二楼摇头晃脑的叹息着。

    “啪!”正沉浸在钦佩之中的齐烈风被粗暴的打断了,脑门上挨了一个暴栗的他怒不可遏的站了起来,指着面前的中年人大吼:“不让人好好说话啊!”

    “怎么对你师叔的?”高狐狸不屑的一哼,说道:“我没叫你去偷师学武的,我是让你去打探王保保行踪的,你别给我偷懒耍滑!”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等机会的吗?”齐烈风气哼哼的回道,好像想到了什么,嗓门又大了起来:“喂,老头,今天萧二少爷兴高采烈,好像萧家拿到这副统领一职已经板上钉钉了,我现在可是官军后备了,要是当了官军,那就是官府的爷了,当时候我可不认识你啊。”

    “好啊,没见过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家伙!”高狐狸吃了一惊,瞪圆了眼睛叫道:“你当了达鲁赤花也不见得就离得了我!”接着笑了起来:“再说,萧少爷也未必那么顺溜就当得上高邮新军的统领。”

    “为啥?萧家有钱有势,要当什么不是手到擒来?”

    高狐狸冷笑起来:“不止他有钱有势。”

    “给我滚!谁敢求情,立刻给我乱棍打出去!”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一个大胖子用力把手里的白瓷茶碗砸向地上跪着的三四个人。

    跪着的三个人都身材高大、衣着华贵,但面对上面的咆哮一个个把身体缩得更小了,在那茶碗碎裂在面前、茶水四溅之中,三个人伏在地上惊恐的对望了一眼,对上面那胖子一磕头,颤颤巍巍的往后爬了几步,才仓皇的站起来跑了出去。

    “唉,祁双三丢尽了我的脸!开除他已经是老子法外开恩了,居然还有脸找保镖来求情?”喝走了三个人,胖子气咻咻的坐下,一边数着手里的佛珠一边吼道,不是和萧家齐名的艾菩萨是谁。

    “老爷,当时祁双三也没法子啊,”旁边的管家小心翼翼的也跟着劝:“那是萧家的人,祁双三不能拔刀宰了他啊…….”

    “怎么不宰了他?!天塌下来,我艾菩萨替他顶着!天杀的萧家又多了个小畜生!”艾菩萨立刻回应以暴怒的大吼,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马上双手合什,喃喃道:“大慈大悲观音菩萨,我不是想杀人哦,您知道。那么请保佑萧家得绝症一夜死光光,若您应许,我立刻给您修个更大的金身。”

    “爹,我可不能和那混蛋比武啊。”旁边坐着的儿子艾福报战战兢兢的说道。

    “比武选将?!他做梦啊!该死的萧老贼!”艾菩萨骂道,这时管家匆匆来报:“博尔术大人到了。”

    博尔术是蒙古贵族,原来在中书省开封担任大将,是那边达鲁赤花的得力心腹,但此刻却跑到这比开封城小不知多少倍的高邮为副将,然而虽然贵人觉的遭了磨难,但仍旧是高邮城的一个举足轻重的大人。

    最近艾菩萨和他走得很近,原因无它:都是孛罗一系的弟兄,一个绳上的蚂蚱。

    “博尔术大人,这个高邮新军统领一职可不能落到萧家手中啊。”陪坐下的艾菩萨忧心忡忡亲自给博尔术斟酒:“萧老二那王八蛋实在混账,竟然去扬州提出要比武选将,他家的那个小王八侄子就是练武的,而我儿子手无缚鸡之力,怎么比?这么阴狠的招式他也能想出来!他可是个奸商,一旦手里握有了军队,到时候,少不得在盐业上和我们作对。”

    博尔术年纪四十多岁,虽然是蒙古贵族,但却保养的白白胖胖,皮肤好像是白花膏抹了一样,若不是眼神狰狞凌厉,实在难以把这个一脸富翁相的胖子和一位统管一城守卫的将领联系在一起,此刻他冷笑道:“老艾,你晓得的,你我和总管都是国丈孛罗的人,一条船上的,我为了这新军的事为你跑了多少次扬州了?奈何宰相脱脱势力也惊人,一直和老萧那混蛋相持不下;况且今次他得了河南王保保那厮的助力,中书省不少人要买王保保家一个面子,况且扩廓家也已经控制半个河南,他若是死保老萧,扬州那边不得不给老萧面子。”

    听到此处,艾菩萨咬牙切齿的骂了起来:“脱脱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奸相,修狗屁河堤?!那些穷鬼让他们死就死去好了!以致于红巾贼蜂起,惹得生意全乱了。”(本日第二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