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一卷 高邮风云 18-3 天罗地网

    就在此刻,街道尽头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刘一刀举目望去,七八个骑士奔了过来,却是小少爷萧翰终于到了。

    就在此刻,街道尽头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刘一刀举目望去,七八个骑士奔了过来,却是小少爷萧翰终于到了。

    今夜萧翰真可谓杀气腾天,头戴镶着珍珠的黄金冲天冠,身上披着的是钢片和铁线缀成的明光甲,腰里挂着雕龙画凤的百战钢烈刀,马褡裢还插着一把雕胎射鹰弓,在月光下行进之时,浑身银光粼粼,直宛如一条张牙舞爪的小银龙;

    他身边是面目狰狞的彪形大汉少林武僧高手无相大师,他也全副武装,身着乌黑的藤条混铁胸甲,左腰挂刀,右手还提着一面菱形的画龙木盾,顾盼之际,眼里凶光四射,真像一头骑在马上的饿虎;

    随着这两个大人物的行进,道两边的黑影里、巷道里,一个又一个手持利刃的壮汉鱼贯而出,这是早已埋伏好的萧家护卫队,他们跟随着这个马队,或挥刀跳跃,或挺直矛尖,或满脸狞笑,如同一群饿狼跟随着自己的龙与虎。

    “萧少爷!一切正常!逆贼还在那个院子里!”刘一刀快步跑过去,报告情况。

    “好啊!”萧翰似哭又似笑的应了一声,握住缰绳的手难以抑制的颤抖,他在紧张。

    虽然今天他恨不得抽刀就砍杀过来,但此刻终于来到这个梦寐以求的时刻,却好像几年前他现一只好蟋蟀,想扑到它又怕它跑了、或者被自己压死那种紧张,一颗心跳得扑通扑通乱响,浑身热血都在沸腾,耳朵里嗡嗡作响,兴奋得简直如同恐惧,竟然连手都哆嗦起来。

    “还不快攻进去!抓活的!”

    这不是萧翰的声音,而是一个尖细的声音,就在萧翰背后响起。

    那是萧翰的管家和保姆——管家李八三迫不及待的布了命令,抖的不止萧翰一人,这个管家也浑身哆嗦,他是真的害怕。

    今天来,怕是要和造反逆贼冲突,李八三本来也要穿盔甲过来,但他不似少爷那般身强体壮,穿上盔甲简直走不动路,只好便衣过来,腰里还有把沉甸甸的刀,当然,这位管家从没想过抽出来过。

    既害怕打打杀杀的,又害怕少爷有事,一只手就拽着萧翰捆盔甲的丝带末梢,好像老娘护着吃奶的孩子一样。

    他来的唯一目的就是不让萧翰亲赴战场,以防伤害,这也是萧二爷的命令,一个气得萧翰半死的命令。

    然而萧翰勃然大怒的回头瞪了这管家一眼,怒他抢了自己的命令,怒视两眼后,好像小孩摆脱奶妈那样,萧翰一把把管家的手从自己丝带上打开,抽出刀来,咬牙切齿压着声音叫道:“时候到了!给我上吧!”

    刘一刀点了点头,扒掉外衣,露出一身套着一件护心镜铁甲的劲装,他静悄悄的拔出长刀,手一挥,顿时二三十个虎狼手下跟着他朝那小院子冲了过去。

    一瞬间好像下雨了。

    街道上咄咄的靴子声雨点般乱响,刀鞘碰击地面或者自己挂钩的声音好像沉闷的雷声,刀光在月光下乱闪,如同那雷暴一般的闪电狂击,人虽然不多,但在这窄窄的小街道上,好像一股充塞天地的黑潮般呼啸而出。

    在院门前面停住,刘一刀打了几个手势,顿时这黑潮有了几道分流,有十个人跑到院子后面包抄,左右两边各有四五个刀客箭手守住,门前十个精挑出来的高手排成一排,刀挺直,身子前倾,眼睛凶光闪现,杀气好像浪头一般拍击着这黑色大门。

    一个身手矫捷的手下嘴里叼着匕,猴子一般翻墙而过,鬼魅一般落在院里,悄无声息的抽掉了大门的铁门闩,门开了,外面的黑浪带着危险的气味立刻就冲进了院里。

    院子毫无声息和反应,就如同这在黑夜中熟睡的高邮城一般。

    站在院子中间的刘一刀回头瞧了一眼已经来到门口外面的萧翰等人,看着那黑黝黝的好像死虎一般的房子,他手一挥,黑色的浪立刻带着银白色的刀光朝房屋冲刷了过去。

    承担突入房间抓人的萧家高手们在屋门口等着,银色长刀排成整整齐齐的一排,如同猛虎的利齿,门口一个手下,正悄悄的把匕塞进房门之间的空隙,然后慢慢的拨拉着门闩。

    幸好这座宅院是座简陋破败的宅院,门也不好,中间的空隙大得可以塞进小孩的一根手指,很快门闩就被拨拉开了。

    寂静的夜里,这房门出一声嘶哑凄厉的呻吟,裂开了一道缝,里面露了出来,却全是浓重的黑暗,如同地狱的梦魇。

    十个人扭头看了看在院子正中刘一刀,而刘一刀正接过手下递过来的一个火把,萧翰一声令下,顿时萧家众人全部点燃了火把,整个院子立刻被光明围了起来,阴影就像火坑里的困兽一般尖叫着朝着犄角旮旯缩去。

    火把照亮了刘一刀的脸,跳跃的火光让这个高手的脸显得扭曲不定,然而嘴角残酷的冷笑却是分明。

    “抓逆贼!”大吼声中,刘一刀把手里的火把朝着房门猛掷了过啦,拨开门闩的武士身手敏捷的一把抄住,顺势猛地一脚踹上了虚掩的屋门。

    “抓逆贼!”在大吼和因为紧张而沉重的喘息声中,十条大汉好像猛虎一样冲进了这小小的三间土房。

    火把闪耀之中,已经看到客厅空空如也,正面土墙上的关羽画像在灰尘堆积之中变了脸色,一股嘲讽般的笑容看着突入的不之客。

    “卧房!”第一个冲进来的人武艺强反应快,火光一闪之际,已经看清了客厅没有人,他陡然转身,直冲卧房房门。

    卧房并没有房门,只是挂着一个草席帘子,他低吼一声,刀光一闪,帘子从当中断成两截。

    随后友军闪电般冲过他身边,挺刀直入卧房,如此之快,以致于雪亮的刀光在火把照耀下闪得如同一条白龙扑进黑暗。

    “没人!”片刻之后,有人大喊。

    “厨房没人!”几乎在同时,扑人另一边厨房的人也吼起来。

    “搜!看仔细了!”站在堂屋中间手持火把的那位大喝起来,但随即皱眉道:“这是什么?什么味道?”

    说罢自顾自朝前走去,堂屋正中却摆着个腰高的黑色大瓮,散着一股呛鼻的味道。

    不止他闻到了,刚刚因为要突入厮杀而紧张的众人挤在堂屋全部都闻到了,大家一起看向那瓮。

    瓮上扣着一只残破的瓦盆,拿火把的人上前揭开瓦盆,还没看得清,旁边却有人狂吼一声:“在梁上!”

    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拿着瓦盆,他抬头朝上面看去,果然梁上竟然有两个黑乎乎的人影,就在此刻,这两个人影站在梁上就抬头挺胸朝上跃去,“扑通”两声闷响,两个人竟然破屋顶而出。

    屋顶被穿破,这简陋的屋里顿时满屋子泥土、灰尘乱飞,都在抬头朝上看的萧家家丁,有的闭眼,有的低头,有的呼进了灰土大声咳嗽,有的被迷了眼,还有人缩着头提刀就往外冲,一时间人仰马翻,大乱不已。

    拿火把的家丁满头都是土,仓皇不堪的他低下头来,努力睁开被迷住的眼睛,火光闪耀下,他陡然现了瓦盆里是什么东西。

    一根嗤嗤燃烧的药线,好像蛇一样扭动着身体,怕人一般在往瓮里面钻。

    “这是什么玩意?”那家丁愣愣的想着。

    闻着那刺鼻的硝烟味道,那家丁猛的抬起头,看着那个“嘶嘶”啸叫着瓮,疯般朝后退去,他挤开抬头看向屋顶大洞的人,挤开蹲在地上使劲擦眼的人,手指却一直指着那东西嘴唇哆嗦却不出声音来:“那…那….那….”。

    “轰!”一声巨响!

    这家丁感觉两眼一黑,胸口像挨了一锤,整个人被朝后砸飞出去,就好像风暴中的碎纸片,然后毫无阻碍的用后背击碎木窗格子,两腿勾在了屋里窗台上,上半身却软趴趴的仰天倒了下去,好像挂在窗户上一条大腊肉。

    &1t;ahref=.>.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