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一卷 高邮风云 20-2 月夜游狼

    “娘的!莫非这两个哥们刚劫狱出来的?江洋大盗?今天生意失败!”老大头上冷汗汩汩而下,咸的汗水滚过右脸,顿时像火燎一般痛了起来,宛如一条鞭子,疼痛却让他清醒了,他左右一看,手下差不多都躺下了,两个江洋大盗都背对着他。

    他悄悄的爬起来,弓着腰,像只受惊的耗子一般,腿慢慢伸出,脚尖踩地,朝来路逃去。

    但是没鼠行出两步,面前出现了一头白布,白布下是张恼羞成怒的脸,而且嘴里骂骂咧咧的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这个小贼!”白布男手里提着自己的镣铐哗啦作响,好像非常恼火,他瞪着老大吼道:“我手被拷着,你就敢往我身上玩命捅刀子啊?”

    “大爷!大爷!小可有眼不识泰山,放过我一马好不好?”老大好像见了猫的耗子,浑身都哆嗦了,结结巴巴的话从被漏风的牙齿之间喷出:“刚刚我是吓唬吓唬你的,其实我…我…我信佛的!连只鸡都没杀过啊!”

    “屁啊!我看得清楚,七个人里就你妈的最凶!”白布男怒喝一声打断了老大,他说的每句话都让老大心脏跳动加快:“是不是看我没兵器啊?我眼瞅着你从那傻x对面奔我来了!你怎么不去捅拿斧子的那王八蛋?你还舍近求远了?看我好欺负??”

    “你想怎么样?”老大惊恐的后退了一步,想拼死一搏,然而在背后手下骨折声惨叫声中实在没胆子,匕都哆哆嗦嗦的乱颤。

    “我打死你这个王八蛋!”

    白布男一声喝,猛地往左一闪,好似要从左边杀来,这高手一动,老大惊骇之下,拼命防御,也跟着往左一踏步;

    然而白布男这动作真是太迅捷了,左一闪,眨眼后,整个身体又往右边闪来,以老大的身手真跟不上,然而跟不上在惊恐紧张之下也拼命往右一踏步,整个人成了蹲马步的样式。

    说时迟那时快,白布男极其猥琐无耻的一脚踢在了“蹲马步”的老大裆下。

    好狠的一脚,把老大百八十斤的身体生生踢得好像只蛤蟆一般离了地,空中一声尖细的怪叫,等老大两脚落地之后,他立刻跪在了那里,两腿紧紧夹着一双胳膊,紫的脸在地上搓着,进气出气的声音好像漏气的风箱。

    白头男一脚放在老大高高撅起的屁股上,把他一下踹翻在地,这个可怜人好像个雕像般僵硬,保持着下跪的姿势侧躺在了地上,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耳边只听到上面一声冷哼:“不放我的血跟我的姓?你想得美啊!我能生出你这种废物儿子吗?实在是对我齐猴子莫大的羞辱!”

    “赶紧走!我不想去了打扫战场!”斧子男走上来,很不客气拽着白布缠头男的铁链,拉着就走,对满地呻吟的强盗看也不看一眼。

    “大哥,等下等下!”白布男无奈的踉跄着走了几步,弯腰捡起袍子罩在自己铁链上,苦笑道:“要是别人看到了,我脸我哪里放啊?我说,三哥,给我开了镣铐吧,你看我又不是犯人,这……”

    “快走!”斧子男冷哼一声:“你说的那条小路没这么多无聊的人挡路吧?”

    “放心放心,我走的路是最短的,那里别说晚上,白天都没有人走,谁会去哪里劫道?”

    这两个人正是张士德和齐烈风。

    +++++++++++++++++++++++

    此时此刻,他们原本应该呆在萧家护卫队的那个偏院里,等着萧翰大队人马回来。

    齐猴子根本不愿意去那里,一来怕被明教认出就不好了;二来,敌人都是高手,红脸汉子箭无虚,黑脸大汉重兵器可畏,去哪里干嘛?

    拼命?

    齐猴子从不想拼命,遇到这种情况,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所以齐猴子在萧府还是比较放松的,只是担心别扑空让自己担个谎报军情之名就行。

    而张士德和齐猴子不同,他从小跟着哥哥们押运沙银一般的盐货,大风大浪见过不少,血腥厮杀打过不少。

    现在加入萧翰麾下,一脑门心思为萧家立功,倒不是考虑荣华富贵,只是年轻人志气高远,想证明自己的厉害。

    今晚被大哥耍了一道,兵器都磨好了,结果被派来看这个杀官的江湖混蛋,能大砍大杀的场合反而不能去,张士德气得好像蛤蟆一样,一鼓一鼓的。

    这时,下人们给屋里这两个好汉送来了夜宵。

    气得半死的张士德自然吃不下,齐烈风居然也无心吃饭。

    “喂,你不心情挺好的吗?抓了明教红巾贼,你可是大功一件,怎么不吃东西?想什么呢?”这话口气很不良善,有点挑衅的意思。

    善于察言观色的齐烈风自然听出了这人对自己的不满,尽管心里大骂,然而张士德却是他不敢得罪的:别说他们家捏着了自己的小尾巴,就在江湖上说说救急雨张士诚的声望,他弟弟碰也不敢碰。

    所以齐烈风小心陪笑道:“我这不担心前面打得怎么样吗?万一扑空,我就惨了。”

    “军官都敢宰,你还怕什么?”张士德一笑。

    齐烈风扭头看了一眼张士德,心里想了现在就扑过去然后把张士德直接殴毙的景象,然后摇了摇头,把这想法全连踢带踹的赶出去,苦笑一声道:“张三哥你记错了,我没杀过人。也对萧府对朝廷一片忠心,否则我至于在这里坐着吗?”

    “那两个红巾贼武功如何?”张士德又问。

    “很厉害,非常厉害。”齐烈风觉的必须吹一吹,以便一会少爷得胜回来后更加光彩,然而那两人本就很厉害,吹也不是很好吹,弄不好就吹到法海、白娘子斗法那种地步去了,齐烈风想了想,说了说当日所见武艺。

    张士德在椅子上静默了好久才说道:“你说现在三少爷他们开始打了没有?”

    “没有吧。他去了也没一会。而且家丁都要分散前往,耗费时间。”

    “那若咱们现在过去看看,能赶上吧?”张士德说道。

    “差不多吧,我知道条近路,不过要翻墙、过河,今天白天我就是这条路过来报信的,和飞一样!”说罢,齐烈风看看张士德笑道:“别想去了,回来听少爷给我们讲就是了。”

    张士德沉思了一会,霍然起立,推开门走了出去,一会回来,把一副铁链镣铐扔在了齐烈风脚下。

    “您这是?这是?这是什么意思?不至于吧?”看着那团铁链,齐猴子目瞪口呆,叫道:“少爷最慢一个时辰必回,我何必带这玩意?”

    “我们不等了!反正你知道地点也知道近路,咱们去看看热闹!”张士德嘿嘿一笑,把两把斧子靠在了自己肩膀上。

    “大哥,你不是开我玩笑的吧?”齐猴子呆若木鸡,嘴都合不上了。

    “反正我是要看管你,所谓看着,就是你我一直在一起。在这里看着,和去红巾贼那条街不一样吗?”张士德说着吹了声口哨:“况且你又是个忠君爱主的人,我不担心你跑,但是既然是看管,你得给我戴上这个出门!”

    齐猴子脸都绿了——好好的等着呢,凭什么带着镣铐上街啊?这不吃饱了撑的吗?

    “我不去行吗?”齐猴子怯怯的指了指自己砸破的脑袋:“我有伤啊。”

    “伤你个头!你不去我怎么看着你?!”张士德大怒,说道:“萧二爷和我大哥让我看管你,你就得听我的!”

    “我今天怎么倒霉?命中注定要去吗?”齐猴子不敢违拗张士德的意思,戴上了镣铐,用袍子包住了,跟着张士德走了出去,心里却希望外边的护卫把这个疯狂的混蛋拦下来。

    然而一路上遇到不少萧家护卫和家丁,还有几个张士诚的手下,竟无人管这两个少年。

    这乃是因为张士诚遵守诺言,没有把齐猴子误杀军官的事告诉萧二爷一家。

    萧二爷他们对齐烈风的观感不过就是个告密请功的家丁,这种事最惨不过就是误报,去了没有抓到人,算不了什么。惩罚不过撑死一顿鞭子抽个半死。

    所以萧家的人并不理齐烈风,哪怕他正唉声叹气的要出门。

    张士诚也没嘱咐手下看住张士德和齐烈风,因为他以为抓红巾逆贼这事实在稳妥,出不了什么大事:一来是在高邮城里;二来萧家出动二三十人,还有王保保派的一个高手,这压也压死叛贼了!

    大家都以为萧翰最多一个时辰就回来,到时候张士德告辞回张家睡觉。

    哪成想张士德也不怕齐烈风,就这个小子的表现来看,为了留在萧家,不顾自己确实手上有杀官兵之事实,不惜回来当人质告密明教,只不过是想戴罪立功,哪里有半点亡命之徒的模样,就是个被官兵碰上不得不下手的倒霉蛋。

    因此张士德才放心的把齐烈风拽了出去,既想看看热闹,又在心里盘算着若是有漏网之鱼,让自己过过瘾就妙了。

    两人就这样大模大样的出了萧家,一路朝敌巢奔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