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一卷 高邮风云 21-4 明月战将

    在张士德眼前,前门又冲进来两个敌人,他们在门口的敌人指挥下,沿着墙朝屋里跑去,不用问是要包抄他们后路的,而那个拿剑的敌人已经扑上来了。

    “少爷,窗户!自己爬上去!”张士德一指那麻袋堆上面的窗户,猛地一推少爷,自己转身又杀了回去。

    斧手对剑客,一对一。

    一寸长一寸强,一两重一两猛。

    靠着斧子的重量,张士德不想和使用较轻兵器的敌人比灵活,他要重击、重击、再重击,砸碎敌人!

    在他的大吼声中,斧子再次呼啸着朝着敌人当头砍去,斧头上的鲜血仍未冷!

    然而,剑客异常灵活,一抬剑,貌似要去挡,但这只是诱惑斧子长驱直入的虚招,他眨眼间身体横移了开去,他不会和这种重兵器硬碰硬。

    “妈的!这是个高手!”一斧子砍空,张士德肚里叫苦不迭,然而身经百战的他知道面对这种反应的敌人绝对不要站着当靶子,所以他也没有直拉砍空的斧子,那需要站着不动的腿力才可以,他也朝着敌人横移的相反方向跳了出去。

    在空中才借着自己身体猛甩的力道狂扳着斧子把柄,反手把斧头朝身侧斜甩出去,然而还是慢了一步。

    已经闪到他侧面的长剑毒蛇一般游了进来,在威猛如雷霆的斧光瀑布般封住侧面门户之前,猛地咬了张士德腰部一口,然后又诡诈的缩了回去,避开和斧头硬碰硬。

    在空中侧跳开来的张士德落地的时候,猛地踉跄了一下,他单手握住斧头,左手一摸胯骨,已经全是血了,那里被开了道口子。

    “妈的!你够狠!”张士德冷哼一声,一甩手,把自己的血从手上甩到地上,两手握住了斧子柄,再次猛挥而出。

    虽然是猛攻,然而张士德的心还是放在少爷身上,抽个冷字抬头一看后面,不由叫苦不迭:萧翰根本就站在那里没动,而他和墙壁麻袋堆之间已经站了两个敌人。

    “这少爷脑袋怎么了?!”张士德心里苦,手上却愈狠了,斧子在身前几乎舞成了一堵墙,带起的劲风竟然吹得那剑客鬓回飘,逼得此人连连后退。

    然而就在此时,背后猛地传来声响,经验丰富的张士德好像陀螺一般,朝着侧面闪去,顺势扭转了身子,面前已经是刀光如雪。

    看那身材,就是那蒙面人的头目,此刻他手持一把快刀,朝着张士德猛攻而来。

    “要了你的命!”看见敌方大将参战,张士德不惧反喜,一咬牙,斧子对着那人脖子就去了,这招要是中了,足可把对方一招头身分离。

    然而此人比剑客更凶猛也更敏捷。

    更凶猛是说剑客不敢和斧子硬拼,而此人却敢!看着斧子过来,却依然挺刀强冲,视那飞弧而来的斧光如无物;

    更敏捷却是那反应比斧光更快,斧子已经劈到脖子,那刀手猛地一矮身,斧子带着呼啸的风声从他髻上一闪而过,刀手面前剩下的不过是张士德门户大开的胸膛。

    没想到敌人如此可怕,张士德大惊失色,奋力收斧,用斧子柄横在胸前。

    不计后果的回来斧子,若是没有眼前的刀,别人也许会以为这个年轻人用双手猛拉斧子自己打自己的胸膛,他不得不如此做。

    果然,斧子柄刚重重砸在自己胸口,对方刀光也闪电般劈了上来。

    “嘭!”刀砍在了张士德两手之间的斧柄上,重重的敲击了他的胸腔。

    “这个混蛋!”张士德头好像都炸了起来,面前这家伙武艺太可怕了,一招就破了他的重斧,侵入了斧子的盲区。

    对付侵入自己盲区的敌人,张士德经验丰富,他知道应该斜斩斧子,下劈对方肩头。

    然而面对这种身手的敌人,他实在不敢这么干。

    因为这样做,斧头移动距离太长,以对方这种可怕的度和敏捷,长刀几乎眨眼间就会刺穿自己肚子。

    他选择了最愚蠢也是最快的反击。

    把斧子当成棍子,双手猛地一挺,用两手间的斧柄去殴击对方的刀和脸。

    果然,这样一打,斧柄再次和长刀碰在一起,对方也没有施展什么强力攻击的距离了,变成了缠斗了。

    “死吧!”张士德上面缠斗,下面却一脚踢出,直踢对方要害,这是杀手锏,他在混战中用得炉火纯青。

    然而对方的手比他的脚快了不知多少倍,几乎好像在看戏法一样,张士德眼睁睁的看着砍在自己斧柄上的长刀一转,刀刃朝上,刀尖居然朝着那敌人自己面门。

    “怎么?”张士德还没反应过来,斧柄下如同钻进来一条水蛇,“碰”的一声逆扑了上来。

    那是敌人用刀柄绕过斧柄猛击了上来!

    张士德正在踢人,上身没法力,仓皇之下,也不踢人了,全身金鸡独立中朝后边倒。

    然而还是太晚,那刀柄猛地砸上了他的鼻子!

    顿时张士德满眼金星,在鼻血飞溅中倒退出去,一个筋头地上后翻逃出,还没来得及站起,对方刀声已经呼啸而来。

    “娘的!我不能死!”半跪在地上,张士德闭着眼睛疯狂的朝对方扫出一斧子,这是绝望的反击。

    无奈的反击。

    这种反击不可能阻住这种可怕的敌人。

    然而他扫出一斧子后,那刀声却消失了,他仓皇的后退,终于睁开了因为鼻子被砸而酸疼得满是眼泪的眼睛,泪流满面中愕然现几个敌人都在看向自己背后。

    他微微扭头,只听后门传来一片惨叫声和惊恐的呐喊。

    ++++++++++++++++++++++++++++++

    后门里红光涌了进来,张士德愕然看到后院起火了!

    后院乱成一团,一个人猛地从后门跃了进来,只见他身后衣服全烧着了,好像一只带着烈火尖刺的刺猬扑了进来,就在张士德身边狂奔而过。

    在惨叫中,他一跤摔在地上,在地上反复打着滚,顿时这个仓房里充满一股衣服烧焦的气味。

    “你不是那个传令的红兵吗?怎么了?”头目收起了刀,尽管带着蒙面巾,然而口里那股目瞪口呆的味道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看了看困兽犹斗的张士德和被围在后面傻的萧翰,那头目一挥手,两个手下冲出,扶起了那个被烧得半死的可怜家伙。

    “怎么回事?”头目大吼着。

    “官兵来了!官兵来了!后面打起来了!”那人伸开手臂,揽着两个友军的肩膀站了起来,他惊慌的叫了起来。

    “什么?官兵来了?怎么办?”顿时仓房里五个蒙面人全部大惊失色。

    看着满眼的火光,和后面撕心裂肺的惨叫中,一个个火人从平房里冲出来乱滚,那个头目好像也方寸大乱,他愣了片刻,大叫道:“七八、六五!你们去后面看看怎么回事!快去!”

    应了声,本来堵住萧翰的两个人匆匆的从后门跑了出去。

    “就算官兵来了,我也能先宰了你们俩!老王,你宰了萧翰!”那头目大吼一声,挺刀就朝满脸是血的张士德扑了过来。

    而扶着那烧得惨烈的传令兵的两人之中,左边一人高声应诺,把伤员交给剑客,自己提着手里的铁棍就朝萧翰冲去。

    张士德看对方杀过来,吃了一惊,他鼻子受损,胯骨挨了一剑,无论如何也不是这种高手的对手了,他余光扫了一眼傻子般不跑也不动的萧翰,长叹一声,心道:“难道我就死在这里了?”

    然而就在这时,奇变陡生!

    &1t;ahref=.>.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