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二卷 烈火冲锋 08 飞来横祸

    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人手里拿着他的通缉令,齐烈风大惊失色,外加冷汗直流,不过他因为吃了四大海碗面条早已冷汗直流了,所以在外人看起来居然神色如常,就那样大摇大摆的坐着不动。

    只见另一个黄头的矮子也走了过来,站在高个背后,死死盯着齐烈风,又低头看了看画像,说道:“真的很像,莫非你就是齐猴子?”

    “什么齐猴子、白蜈蚣的?”齐烈风捂着肚子努力让自己坐正,身处险境,反而镇静下来了,说话也变得油腔滑调了:“你们俩没听我跟掌柜的聊天吗?我是去高邮省亲的,结果被清风山上的那伙盗匪洗劫了一空。齐猴子不是那上面的寨主吗?你家寨主出门穿我这模样啊?”

    两个黄头互相看了看,眼色中都透着疑惑:是啊,总归管着几十号人,这寨主也不至于穿得像逃难的吧?

    不过两人倒是纹丝没动,坐在齐烈风对面的高个用手指戳着桌子上那张画像,问道:“可是你长得和齐猴子一模一样啊。”

    齐猴子咽了口唾沫,嘴里叫道:“我看看,我看看。”

    说着身体前倾,好像眼睛不好看不清楚那画一样,不过这却是他惑敌之术,用身体和脑袋挡住两人的视线,左手手指迅在桌子上的酱油碟子里沾了一下。

    他嘴里嘟囔着:“这不像我啊……”,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把那画像捡起来举到空中看了看。

    猛然间,齐猴子大吼一声,把画像撂到桌面上,指着上面的人脸叫道:“看到没有,这人左边有颗痣,多明显啊!我哪里有痣?”

    两个黄毛包括店主在内一起弯腰低头凑过去看,果然那画像上颧骨位置多了颗污点,好像痣一样。

    这当然是齐烈风刚才拿画的时候点上去的酱油。

    看三个人聚精会神,齐烈风悄悄的把左手藏到桌子下,把手指上的酱油在裤子上擦去了,肚里叫道:“老天保佑!千万别看出来啊!千万别看出来啊!”

    两个黄毛看了画像又抬头去看齐烈风,前面的高个喃喃道:“我真没注意他这有痣。”

    齐猴子一声冷笑:“看看吧,你们认错人了吧?”

    背后的矮子难以置信的看着齐烈风,自己伸出手指指着自己左边颧骨道:“齐寨主,你左边颧骨确实有痣啊。”

    “什么?!”得意洋洋的齐烈风差点把肚里面条惊出来,自己仓皇的去摸颧骨,还真有颗痣!

    “别装了,齐寨主,你可是值钱人啊。”面前坐着的那高个黄毛冷笑一声,啪的一声把手里长条包裹拍在了桌子上,碗盆碟筷一下被震的老高,包裹一角中露出了修长的刀柄。

    “跟我们谢家兄弟走一趟?”矮个子索性把手里的包裹揭开了,把里面的箭壶挂在腰上,一晃手里的金胎弓,竟然要来硬的了。

    齐烈风头上冷汗打着滚朝下跳,满心都在难以置信的大叫:“老天爷啊,我本来就要去萧家堡自救老娘啊,您整出这两个混蛋是什么意思?”

    要被他们捉住,那就是自变成了被缉拿归案,老娘还换得出来吗?再说谁知道这两个王八蛋会把他送到哪里去——也许是高邮城呢!

    但是打,肯定打不过,齐烈风满手满脚都是伤,饿了两夜一天,现在满肚子撑得恶心,这种情况下别说遇到这两个一看就不好对付的家伙,就是小混混来了,也未必能赢。

    “只有拼死逃命了!”齐烈风心里暗想。

    说时迟那时快,齐烈风手一拨,顿时汤面大海碗就对着对方脸面飞出去了,接着这一眨眼的功夫,齐烈风窜起来一把拉住胖掌柜,把他挡在自己身前,大吼道:“快叫人保护我!”

    “喀喇!”高个一甩手把海碗拨到地上摔了个粉碎,他站起来,一手摁在刀上,一手用擦自己胸前被泼上的汤汁,冷笑道:“齐猴子老弟,还是束手就擒吧,我们谢家金毛兄弟可不是你几个小瘪三能对付的。别来硬的了,伤了人何必呢?我们不过是要钱而已。”

    “谁敢闹事?”后门一声大喝,两个身强力壮的小店护卫冲了过来,一个手提大砍刀,一个手拿铁匠锤,背后还跟着面色煞白的伙计。

    牢牢把挣扎的胖掌柜挡在自己身前,齐烈风嗔目大吼:“给我上!做了这两个小贼!”

    他既然下令,本就是打手的两个大汉怒吼着举着兵器冲了上来。

    “靠!你就不信吗?”高个黄毛看提刀的大汉对着自己冲了过来,手一动本想抽刀,但犹豫了一下,放开了刀柄,一弯腰,就对着刀手冲了出去,迅猛得如同一头豹子。

    瞬间小店里猛起一道狂风,齐烈风和掌柜只见对方相遇的刹那,高个那胳膊轮圆了前劈,他手里拖着一条条凳呢。

    眨眼间这条带起腥风的条凳划了个诡异的弧圈,正砸在刀手脑门上,条凳在脑袋上四分五裂,木块、木屑横飞,好像一朵花盛开了,刀手连哀叫都没有,翻了翻白眼,哐当一声摔在地板上。

    没想到这个黄毛功夫如此强悍,一张条凳就砸倒一个大汉。

    齐烈风和掌柜下巴都没合上呢,就听后面传来救命声,扭头一看,只见第二个打手缩在柜台前面在满头冷汗的大叫救命,一支白羽大箭穿破他肩头的衣服钉入了柜台。

    倒没伤到他,然而面对矮子冷笑着虚而不的第二支箭,打手连挣脱衣服都不敢,就好像半蹲在那里,好像一件挂在墙壁上的衣服飘来荡去,所敢做的只是满头冷汗的叫:“救命啊!饶命啊!”

    黄毛两兄弟冷笑,齐烈风和掌柜的呆如木鸡。

    “遇见鬼了!”齐烈风浑身冷,和掌柜一起哆嗦得像脱毛的鸡,然而下一刻,齐烈风瞥了瞥门口,咬牙想道:“就算是上法场也不怕,反正今天我不能在这里被逮到!否则怎么换老娘?!”

    念及此处,齐烈风猛地把胖掌柜朝前推去,掌柜没料想这个“前任寨主”这么王八蛋,没防备,巨大的身体炮弹一样撞到桌子,又合着倾倒的桌子朝高个黄毛砸了过去。

    “掌柜!你有功!”大叫着,齐烈风抱着脑袋,扭头就窜到了门外。

    晒着阳光,齐烈风在大路上,不顾脚底的疼痛,鼓足了劲往前逃,一边逃一边扭头张望敌人有没有追来。

    果然那两个煞星追了出来,高个还不可怕,可怕的是矮子,手拿弓箭站在台阶上朝自己瞄着。

    “我不能死啊!”齐烈风狂叫起来,心脏跳得好像震得耳朵乱涨。

    就在这时,背后遥遥传来一声马嘶鸣,齐烈风流着冷汗回头张望,只见店小二骑着一匹马往背对自己的方向跑了,估计去清风山报信去了,余光之中只见那矮子的弓箭离开了自己,对着了店小二的方向。

    随后一声弦响,接着就是马的一声悲鸣,齐烈风边跑边扭头去看,只见店小二一人一骑已经从地面上消失了。

    “好!你用自己的小命引开了弓箭手!店小二你也有功!”齐烈风满头冷汗的叫了一声,前方大路漫漫,阳光刺眼,那就是逃生的方向。

    正想着,背后传来一阵呼啸,齐烈风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觉两条腿黏在了一起迈不开步了,眨眼间一头砸在沙土路上。

    他趴在地上,惊慌失措的低头一看,腿上竟然缠了一个“飞来索”,这玩意就是一条绳子,不过两头都有重物,旋转掷出后,碰到直立的物体,比如鹿腿什么的,就会自动缠上,把猎物掼到在地,是猎人要活捉鹿等野兽时候的必备工具。

    “我去他大爷的!居然有这种玩意!”齐烈风趴在地上,惊骇的用手去解腿上的绳子,但没解下来呢,头顶的太阳消失了,一个阴影笼罩了他。

    他抬起头,只见高个黄毛正阴险的对他笑着。

    “束手就擒吧,齐猴子老弟。”他冷笑道。

    “去你个狗种!”齐烈风趴在地上,但猛地就一扬手,他手里抓了一把砂石,想趁对方不备眯了对方的眼,“谁敢挡我的路,我就宰了谁!”齐烈风肚里咬牙切齿的想着。

    然而对方眼疾手快,那把砂土还没来得及扬起来,对方的靴子就踢在他手腕上,一把土全洒在了自己肚子上。

    “老子和你拼了!”齐烈风大吼着拼命站了起来,挥拳就往对方脸上打去。

    然而对方一晃,躲开了这软弱无力的一拳,一个近身,狠狠的一拳捣在了齐烈风的肚子。

    肚里翻江倒海的痛苦、不能去救老娘的恐惧以及绝望,终于击倒了齐烈风,在意识模糊的这刹那,他趴在对方肩头,呕了两声,嘴一张,铺天盖地的面条从胃里冲了出来,吐了高个黄毛一头一脸。

    “哇啊!**的啊!你几辈子没吃过面条?居然一次吃这么多?”这是齐烈风昏过去的时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齐烈风醒过来的时候,下巴正被木板磕着,他挣扎着四下一看,原来自己被五花大绑扔在了车上,平板车里一股草药的味道,他身边就堆着些药草鹿茸什么,旁边那个黄毛高个骑着马拖着一匹马,前面背对着他赶车的就是那个黄毛矮子。

    他挣扎起来,嘴里大叫道:“放开我!你们要去哪里?”

    “哎呦,面条寨主这么快就醒了啊。”旁边骑马的高个笑了起来。

    “混蛋!”齐烈风趴在车板上,像一条鱼那样努力抬起上半身,看了看周围的景色,他继续大吼起来:“这是去哪里?!”

    接着他扭脸朝高个哀求起来:“大侠,英雄,求你们放过我好不好?我赶着去救我老妈的性命!你就当积德行善了,下辈子我做牛马报答你。”

    高个还没说话,前面的矮个倒是扭过身子来笑道:“老弟,不用等到下辈子了,你现在就能报答我们,你可是一堆会走路的银子哦。”

    “王八蛋!你们这群畜生!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里?!”齐烈风大叫起来。

    “去萧家堡。”高个笑了:“你家哦。”

    “什么?”齐烈风脸都绿了。

    高个解释道:“你人头值钱,萧老爷开出价码,说比高邮赏金更高要买你。听说萧老爷儿子在高邮当军官了,大约需要什么战功好往上爬吧,老爷子要替儿子立功,所以真是个好买卖。”

    “我自己就要去萧家堡啊!”齐烈风哀求起来:“行行好,我老娘被萧老爷抓了,要我去换我老娘,我就是去认罪伏法的,你们这样抓了我去,我怎么用自己的命换老娘?”

    “呵呵,你倒是挺孝顺的嘛。”高个笑道,他赶车的弟弟扭头对哥哥说道:“大哥,别听这小子胡说八道。他就是想逃。”

    “我怎么胡说八道了?我说的都是真的!天地良心啊!”齐猴子眼泪顺着腮帮子往下滚。

    矮个回过头来对齐烈风冷笑道:“齐猴子,你可是红巾贼奸细。红巾贼那不是一般的贼,他们要造反,放在谁身上,全家都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凭什么你一个反贼,你老娘可以活命?下次编瞎话顺溜点!”

    齐烈风无言以对,他泪流满面,用额头猛撞着车板。

    旁边的高个子倒是说道:“齐老弟,我们也是混江湖的,和你平日无仇今日无怨,我们拿了你,你也别记恨我们。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才是源头,不是我们。好吧?”

    “你们是什么人?”齐猴子咬牙切齿的问道。

    原来这对黄毛是兄弟二人,也在高邮这地面上生活,不过出身于猎户家庭,从小就在山间打猎,都练出了一身好武艺。又因为他们头都枯黄卷曲,让人一见难忘,更增加威势。

    哥哥身高臂长,臂力绝,擅长使用长柄朴刀,给自己起名谢家虎,江湖人送外号:金毛虎;

    弟弟虽矮,但孔武有力,下盘扎实,眼力极好,擅于用弓,给自己起名谢家侯,江湖人送外号:金毛犼;

    两兄弟因为身为猎人经常和商人打交道,朋友很多,成年之后,就离开老家,加入扬州的一家镖局,担任镖师,也是走南闯北的豪杰。

    但世道不好,盗贼纷起,镖局靠的是**的关系,但**太多了也担待不起,天天去和各路新寨主把酒言欢结交朋友?官府又横征暴敛,强暴似虎狼,出一趟镖,赚得钱都交各路官府老爷撒花钱了,因此镖局生意越来越不好做。

    眼见钱包日瘪,出力赚不到钱,两兄弟就辞了这差事,自己靠着关系和武艺做了行商,什么都买卖,甚至也买卖人头。

    有白道通缉、**恶心的人品极差的江洋大盗,白道通缉是脑袋值钱,人品极差是后台不硬,没有同党,有这样的,他们就想法捉下来,去官府领赏。

    这次他们本来是要去高邮贩卖一车药材,半路上遇到了齐烈风,这两人本就是赏金猎手,专门对赏金高的大人物下手,自然怀里都有齐烈风通缉画像,遇上了就打,可怜齐猴子刚跳出清风山,就遇到了这两个煞星,一个照面就被五花大绑扔车上了。

    “老娘啊,反正我终于要和您在一起了!”车上齐烈风不愿意再哀求什么了,他把脸贴在车板上,让眼泪静静的流淌进车板缝隙,一滴一滴洒在路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