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二卷 烈火冲锋 15-2 烈火冲锋

    骑在一片马上,齐烈风堂而皇之的从萧府一路只冲正门。

    孤身一人,浑身都是血,手臂和提着的朴刀更是被血黏成一片,就好像是从血池里捞出这把刀来的。

    沿途全是惊慌失措的敌人,可是没有一个人管他。

    萧家堡全混乱了,那时刻不停敲着的警钟让人感觉都要疯了;堡子中心火光冲天,那里必然在进行激战。

    没有人知道生了什么;

    没有人来统帅他们;

    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

    谁能想到敌人竟然从中心出现、突然进攻呢?萧家堡没人知道该怎么做。

    面对萧家堡以外的敌人,依托虎牙般的堡垒,也许他们是猛兽,可是当竟然战斗莫名其妙的在堡子内打响的时候,他们就如同被狐狸潜入了鸡窝的老母鸡,除了四处扑腾无计可施。

    他们的命令链条也被切断,守在外墙的人明白里面有敌人了,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守在墙上坚守命令,还是在这突事件的时候,援助中心;至于其他游兵散勇更不知道怎么办了,头目们也许就在萧府里死战呢。

    但是没有了城墙了,他们只不过是乌合之众,怎能敌得过扑入的虎狼呢?

    所以齐烈风除了遇到有人大声问他到底生了什么外,根本没人理他,他就这么一路在乱撞的苍蝇里抵达正门,下马后的他,二话不说,提着刀就冲上正门的土墙。

    “干什么的?站住啊你!”有个小兵拿枪指着他。

    齐烈风回应的一刀斩断茅杆,再一刀把他劈下土墙。

    “敌袭!敌袭啊!”一时间整个正门附近都乱了起来,守卫的人在煞白着脸大吼大叫。

    但齐烈风不管,他胳膊酸痛得都提不起刀来,就肩扛着朴刀,大摇大摆的朝前走,唯一不变的就是浑身的杀气。

    这堡子里不是乡亲了,萧景逸害死了自己老娘,谁敢过来就是萧老爷帮凶,自己就一刀劈死他这个狗种!

    就算前面萧家堡一百多家丁全堵在自己去见老娘的路上,齐烈风咬了牙,心里一个声音在狂吼:“那就全杀了!”

    他当然没这个能耐,他有点近乎疯了。

    然而谁愿意和一个疯子对战?

    不怕武艺高强的,就怕不要命的!

    尤其是在这种乱成一锅粥的时刻,结果竟然正门附近没有一个家丁再来交战,相反他们扔了武器,大喊大叫的逃离岗位,逃到城里和他们一样模样表情的同僚中去,在黑暗和战火交织的天空下,恐惧和惊骇的奔跑着呼喊着。

    齐猴子一个人就吓跑了一整条墙的守卫。

    走到这段土墙的尽头,前面就是门楼,他从木墙上探出身子,只见门楼飞檐下挂着一串黑乎乎的烤肉一般的物件,他娘也在其中。

    一瞬间眼泪夺眶而出,冲开了脸上的硝烟黑泥和血迹,划开了两道泪痕。

    齐猴子不由自主的蹲了下来,在空无一人的城墙上抽泣了两声,他抹开了满脸、满鼻腔的眼泪,抽了抽鼻子,把剩下的苦咸的泪吞进肚子里,站起来,跳到飞檐上,趴在上面朝下寻找自己的老娘到底是哪个。

    眼睛又模糊了,然而即使在模糊的眼睛中,也能看出在一群尸体中的那颗孤零零的级——比乱棍打死留全尸更悲惨的刑罚:斩之后的头颅。

    齐烈风跪在飞檐上,哭着用刀尖挑上来了那根绳子,接着他紧紧抱住了绳索尽头的那颗头颅,把她抱在怀里,一个人跪在飞檐上,面对夜空放声大哭起来。

    不知哭了多久,齐烈风才回过神来,用刀割断了绳索,又摸了摸老娘的脸,哽咽着把绳子系在自己脖子里,把老娘挂在胸口。

    正要走,突然想到什么,他又回到飞檐边缘,看着在夜风里飘飘荡荡的那些乡亲的尸体,喃喃道:“不能再让你们飘着了,忘记活着时候曾经的屈辱,入土为安吧。”

    说着就要用刀去割断这些人的绳子,就在这时,身后门楼上的灯亮了。

    两个人大吼大叫的进了二楼,他们说话声音窗户外的齐烈风听得清清楚楚:

    “赶紧开绞盘,放下吊桥!”

    “晚上开城门要萧老爷的手令啊,你有吗?”

    “城下就是萧老爷他们!赶紧放吊桥,让老爷们逃生!快啊!”

    对话完毕,齐烈风脚下传来咔咔声,巨大的吊桥今夜疾的放落,等它放平在护城沟上的时候,城里的人就可以一涌而出了。

    萧景逸就在这门楼的另一边?

    齐烈风闻言一震,他把手里的朴刀放下,把老娘的级捧起来,仔细但轻柔的擦干净了老娘的眼皮上血迹和尘土,接着他咬牙切齿道:“老娘,今天看我为您报仇雪恨!”

    一扭头,从飞檐上已经可以看到吊桥上面一段缓缓仰了出来。

    齐烈风一手扶正老娘级,一手提起朴刀,站在飞檐上咬牙切齿的笑了起来,随后他看见了被风吹得四处飘荡的悬挂尸体们。

    “今夜,你们和我一起见证!”齐烈风大吼一声,手起刀落,扑扑扑绳子削断,齐烈风也一跃而下。

    正好落在倾斜的吊桥上,此刻吊桥正极其倾斜,宛如一个巨大的滑梯,齐烈风躺在中间朝下疾滑下,在他两边是那些被萧老爷杀死的村民尸体,齐大娘级端端正正放在儿子胸口,眼睛对着门洞。

    门洞里挤着四五个焦灼不安的骑士,嘴里看着吊桥咔咔的倾斜还在喃喃道:“快啊快啊”,谁料想扑扑几声大响,吊桥斜板上突然天降神兵般滑下一群人。

    仔细一看,却都是尸体!还有个人头!

    人人震骇莫名,就在这时,最中间那具尸体一跃而起,手里长刀呼啸,大吼一声:“萧老贼!死!”

    顿时间城门洞里炸了锅,人仰马翻,挂着老娘的级,齐烈风势若疯虎,长刀连续砍翻前面抽刀的三个护卫,最后两个人仓皇下马后退。

    齐烈风定睛一看,却没有萧景逸,只是管家李八二和一个保镖。

    眼睛怒视着李八二,齐烈风怒叫一声:“走狗拿命来!”

    说罢,直奔而前,长刀兜头就朝李八二砍来。

    平日里只要踩着萧家堡地面就威风八面的李八二此刻已经浑身如筛糠,连挪动脚都不能了。

    说时迟那时快,旁边保镖在齐烈风悍不畏死的气势下,本能的没有围魏救赵,他的身体知道若他攻击齐烈风,固然可以击中,然而李八二必死,然后,他也未必能从受伤的这头“厉鬼”手下活出去。

    所以他半跪在地上,长刀横伸,死死的架住了这一刀,齐烈风刀刃离李八二额头不及一寸。

    长刀被架住,齐烈风更是怒冲冠,他大吼一声:“死!”

    说着,朴刀一抽,一摆到腰间,就是一个凌厉到极致的横斩。

    半跪在李八二身边的保镖都不知如何应对这样的一斩,简直是无所顾忌的疯狂。

    他一个翻滚逃开了主子身边,等他爬起来半跪在地上的时候,只见齐烈风已经揪住了还站在那的李八二髻,齐烈风在大吼:“萧景逸呢?!”

    挂在他胸前的齐大娘级和面无表情的李八二几乎鼻子对着鼻子。

    李八二依旧站着没有吭声,跪在一边的保镖只见老爷肚子上的绸缎慢慢的裂开了一个口子,接着一坨一坨的肠子从里面咕噜咕噜的滚了下来。

    惊呆了的保镖,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扔了自己的刀,脱着自己的家丁外袍,狂叫着和齐烈风擦肩而过,在洞开的正门里,嚎叫着跳过躺在吊桥上的村民尸体,一路狂奔了出去,一直朝前跑,一次都没有回头。

    &1t;ahref=.>.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