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三卷 疾风劲草 05-5 沙场狂潮

    然而就在汗流满面、吓得动弹不得的齐烈风看着对方冲到面前的时刻,那匹走运的马终于踩到了一个坑里,立刻朝前哀叫摔倒在地,而马背上的骑兵却腾云驾雾一般被朝着齐烈风掼飞了过来。

    齐烈风老实说,以他此刻的慌张,根本就没看到那马倒了,只觉的空中突然多了个黑影朝自己扑来,惊骇之下,也不管那他以为还在过来的骑兵了,顺手就对着那黑影竖起了枪尖。

    还没看清楚那团黑影是什么玩意,齐烈风只觉的枪身上一股巨力排山倒海的撞来,好像有个天神正手按他的长矛尖头朝后猛推,枪要脱手!

    骇然之下,他只好做了个所有长兵器士兵都被训练过的动作,猛地下压枪尾,一下子杵到了地上,然而枪杆上那力量仍然让他承受不住,就感觉光滑的枪杆上全是刺了,好像手里抓着一只刺猬,扎得他手掌疼不可挡,不由自主的,齐烈风全身都抱住了这狂暴的枪来抵抗那力量,然而瞬间他就被推倒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什么事?什么?”齐烈风坐在地上满心都是恐惧,他死命的眨着眼皮,眼珠子因为太恐惧好久没闭过,以致于涩得看不清生了什么。

    等他的视力恢复,他才愕然看到前面站着一个黑甲骑士,头盔下的两只眼睛正茫然的看着自己,血和白沫混在一起,从他鼻子和嘴流了出来,而自己枪杆子杵在他的右胸,已经不见枪刃,只是木杆子留在外边,血顺着木杆往下流。

    大惊之下,他拉了拉枪,却拉不动分毫,枪尾巴已经深深的被斜着杵进了土里。

    原来那骑士被掼飞而来,在空中被他一枪扎了个透心!

    “我干的?”齐猴子此时还无法把这么威猛装备的一个敌人被钉在地上和自己那惊慌失措下的完全不知干了什么联系在一起,就在这时,身边又传来马蹄和怒吼。

    又一个走运骑兵疾驰过了陷坑区,对着齐烈风冲了过来,入眼即是自己人背后透出的那截闪亮矛刃,以及握住枪的、嘴张着、眼珠子乱转齐烈风。

    “杀!”二话不说,第二个骑兵对着齐烈风胸口就是狠狠一刺。

    这一刺,不仅是身经沙场老兵的一刺,更挟着骏马疾驰的猛,上加、力上添力,一刺既出,势不可挡!

    “妈啊!”齐烈风的枪被卡在尸体和泥土之间,硬的像长在地里的,那里用得上,眼见敌人马刺袭来,仓皇之下,也不管什么武器了。

    就地卧倒对着对方马匹滚了过去。

    这一下几乎是玩命。

    对方人马合一几乎就在身边了,就算能躲开枪刺,要是滚得不好,说不定一下就被那马蹄子把肠子踩出来。

    脸在地上浓重的呛鼻尘土中擦过,齐烈风感到那根枪带着腥风从自己肩膀处插过,而这已经不是最可怕的了,最可怕是耳边如雷般的巨响,那就是马蹄!

    就在耳边!

    彷佛一下就会踩到自己了!

    但是齐烈风别无选择,他停不住,还是滚了过去,仿佛自己蒙着眼往悬崖前跑去。

    当齐烈风停在那里,鼻尖摁在土里,满腔都是呛死人的泥土的时候,他听见那马蹄跑了过去。

    刚刚他几乎是滚进了马枪和马蹄这咫尺般的巴掌大生存空间,既没有被刺死,又侥幸躲开了马踩。

    还没等他把鼻尖从土里拔出来,就听到身边那匹马停住了原地踩步!

    浑身是土的齐烈风一跃而起,只见那骑兵勒转了马头对着自己又冲回来了!

    原来那骑兵看到自己几乎已经是最突前的一拨人了,身后大部队或者被陷坑消灭坐骑,或者被阻住失去度冲击,而前面不仅这些敌人都是长兵器,而且不知道陷坑还有没有,自己这样进去极其危险,索性勒住马头要来消灭敌人最突前的一拨人,那自然是齐烈风这拨人。

    “你妈的!”刚从阎王殿转了一圈回来的齐烈风已经又惊又怒了,眼里全是那个看着自己的骑兵了,反正齐烈风是个靠腿走路的,敢把自己背后卖给那个四条腿跑路的家伙吗?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趁那家伙原地勒转马匹并不是很快的事情,齐烈风朝着他冲了过去,猛地抽出了自己腰里那把大菜刀。

    不过几步远,马匹转身的时候,马尾巴朝相反方向飘了起来,齐烈风的脸就冲进了这股飘扬在空中的马尾巴里,刺痒让他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但这闭目对付敌人更增加了他的恐惧,握刀的手用力得几乎捏碎自己的骨头。

    马尾巴如丝般从他脸上滑落,然而末梢刚到他鼻子,他就迫不及待的睁开了两眼,一只眼球是被尾巴的丝抽得酸疼,而这他没有感觉,有的只是另一只眼看到的事物:一个对着自己脸的臀部和一条黑色的腿。

    尽管只是瞬间,齐烈风还是看的清清楚楚:插在马镫里的是只黑色靴子,靴子面全是尘土了;包裹小腿的是条精心扎好的铁制胫甲,上面还有割痕;大腿上覆盖着胸甲延伸下来的锁子甲,方形甲片之间露出了扎起它们的黄色铜丝。

    这景象瞬间即逝,除此之外,齐烈风什么都没看见,哪怕对方马枪要捅穿他脖子他也没看见,他接近于傻了,战场上没有时间思考。

    因为这瞬间,齐烈风狂吼着,大菜刀一刀挥出。

    如此用力,以致于握刀的那条胳膊好像砍空了一般,带着齐烈风整个人转了半圈,背对骑兵了,黑色刀光在空中凝滞消失,沉重的刀背在空中不情愿的猛地停住,上面曾经黏住的血和肉屑却自由得继续朝前飞,在空中又画出一条细细的红色血丝。

    这一瞬间,齐烈风刀指虚空背对骑兵,他连喘气都不敢,而背后静得也无一声,两个人一匹马就好像被罩进了一个大罩子,这罩子里是压抑得让人吐血的安静。

    说时迟那时快,不过眨眼间,齐烈风背后传来一声凄厉直达天空的惨叫!

    他猛地转回头,如墙的那马还在,而那马鞍上的骑兵已经消失了!

    “草!那人呢?!”齐烈风这瞬间心中一空,肚子上好像被恐惧狠狠打了一拳,既空荡荡的难受想吐,又难以抑制的恐惧想哭。

    然而当眼珠的转动驱散了恐惧给他的战栗冰冻,齐烈风看到了那敌人并没有完全消失,他,或者讲他身体上的一部分还在齐烈风眼前。

    一截小腿。

    插在马镫里立得直直的一截小腿!

    上面的皮肉被齐齐削断,露出里面平整的椭圆形的骨头切面,而包在它外面的铁质胫甲,从它今天早晨被这个主人绑在腿上到现在完整如初。

    接着对着这截小腿上的马肚子裂开了,肠子滚滚而出,这匹马咣当一声倒下,把那截小腿压在了自己的肉和血之下。

    马墙不见了,露出的是抱着失去半截小腿的大腿哀嚎翻滚的敌人。

    “扑”的一声,他的头盔下的面门上陡然长出一株开着白花的植物,哀嚎立刻不见了,齐烈风揉了揉眼,才看清那是一只大箭。

    “寨主好身手啊!我跟在寨主后面吧。”三狗谢家侯领着几个手下跑了过来,他手里的弓那弓弦还在颤抖。

    “去你妈的!你不是军法官吗?”齐烈风悻悻的擦了擦汗,叫道:“老子又不会临阵脱逃,你跟在我后面干嘛?要就地正法了我?!滚!”

    “我现你菜刀很好用,嘿嘿。”三狗嘿嘿笑着指了指周围。

    “你妈的老子说过多少遍了?!这叫开甲刀!”齐烈风不懂他在说什么,抬头一看,却惊呆了:四周已经杀成了一团,探马赤军的骑兵突击完全被瓦解了,失去了度或者坐骑的他们,正在和清风寨豪杰展开勇气的死战。这边一个弟兄手拿钩镰枪,把一个骑兵从马上拖了下来,后面的李炭头一步赶到,一斧子把他头盔砍进了脑壳里;

    那边二狗谢家虎猱身而上,迎着对方冲击的度大刀一下把骑兵劈了下来,那声音竟然不是破肉,而是铁破铁的巨响,几乎是连盔甲带血肉劈了开来;

    远处大胖子秦五义专门挑没有马的骑兵作战,对近身的敌人,他那鬼头刀几乎一刀一个,而身后跟着的盐工弟兄手里长枪如林般刺出,远处的骑兵只有徒步逃窜的份;

    而身边一声弦响,三狗放下长弓,只见远处一个转身逃跑的敌人,背心中箭,立时朝后仰头摔下马来,一只靴子还套在马镫里,就这样被自己的坐骑朝着自己的正营一路拖着而去。

    “那边有个家伙!快!”三狗一推齐猴子,指着不远处一个敌人道。

    “宰了那狗娘养的!”齐烈风狂吼到自己头根都竖了起来,这时间他突然再也不害怕了,只有浑身的热血都在沸腾!

    他一脚蹬飞插在自己长枪上的敌人,拔出血淋淋的钩镰枪,朝着那人飞奔而去。

    这时候下山猛虎一般的清风寨豪杰已经和被困狼群一般的黑甲铁骑厮杀了在一起,阵地上厮杀的狂吼声、兵器互砍的撞击声、临死前的惨叫声、马匹受惊的嘶吼声响成一片;而战士们互相厮打的所掀起的尘土漫天而上,如一个锅盖般盖住了这战场,整个清风山山脚下空地竟然好像成了一口沸腾的大锅,有蒸汽、有巨响、更有里面修罗场般的战士死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