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三卷 疾风劲草 08-5 铁骨侠心

    不久后,王五六不得不扶着穿上萧翰盔甲的张士德艰难的朝南边土包上走,盔甲沉重、士德有伤、山坡也挺陡的,两人没走多远就累得气喘吁吁了。

    “这他妈什么事啊?财主家的狗崽子真他妈黑心啊!”王五六满头热汗,死命的连扛带顶着张士德,眼泪却朝心里流。

    刚刚看张士德忠心耿耿要救主,而萧翰则视部下如手足,这份真情让本来对萧翰没什么好感的王五六感动之极,谁料想这一会功夫,就变了脸!

    不仅重新让他们穿上盔甲当诱饵走艰难的山路,自己却顺着西边平地跑!

    而且还死命张士德不管如何,不得后退一步!

    这摆明了就是想张士德死得离他越远,他越安全。

    敌人须臾就会跟来,山路不好走,这根本就是自杀,不可能逃掉!

    王五六想起了自己为了顿馊的饭领着二百弟兄给萧家做狗卖命,萧家连口水、连包药都不管,弟兄死了就地当野狗埋了,连草席都不给!今天自己为何要因为萧家死在了这血腥沙场上,为什么不扭头就跑?!

    他偷眼瞧了瞧紧闭双唇奋力跳跃攀高的张士德,却想起了自己带着一批要饿死的流民来高邮,抢劫了不该抢劫的萧翰,是张士诚放过自己和弟兄这条贱命;是张士诚不停给他们点搬运、苦力的工作,让他们得以生存;是张士诚把他们介绍给了萧家;是张士诚用自己的钱给他们运水、买药、甚至裹尸体的草席都是“救急雨”雨爷自己掏腰包给他们买的!

    一句话,诺大的高邮,只有张士诚张九四雨爷一个人把他们看成*人,而不是看成一群直立行走的野狗。

    为了张士诚,王五六想起了自己让四个好兄弟四条命,换来了眼前张士诚三弟这条命。

    想起了惨死的弟兄,王五六只觉得鼻头酸,他心里喃喃道:“为了雨爷,我和那四个弟兄是值得的。”

    就在这时,身边的张士德附耳过来道:“我穿着少爷的甲,定然被认为是大人物。对方看你穿着打扮不会抓你。你可以见机行事,寻隙溜走,不必陪我落入敌手。”

    一席话,让王五六脑袋突然一片空白,顷刻之后,他却在心里大吼起来:“弟兄们,就算为了这个三爷,我们也值了!”

    王五六泪流满面。

    就在这时,身下林子里传来脚步声,两个人追了进来,随后有人大叫起来:“在那呢!”王五六扭头一看,只见低处林间两个人影飞的朝山坡上追来。

    “快走啊!三爷!”王五六看自己才爬到山包一半,又气又急又无奈,死命的夹着张士德努力上行。

    然而他们再快也快不过后面两人,很快,一个山贼头目端着马枪吼叫着冲了过来,大喊:“还不站住?妈的!”

    张士德叹了口气,把搭在王五六肩膀上的手臂拿了下来,往旁边一圈,把王五六推在了自己身后,他看向那山贼,说道:“我们投降….啊?”

    还没说完,张士德就是一愣,嘴巴大大的合不上了。

    对面那山贼看清楚张士德的脸也是一怔,挺着马枪一下顿在那里,还打了个踉跄,差点一个倒栽葱朝后滚下山坡。

    王五六没有管,事实上,当那个挺枪的山贼冲上来后,他满脑子几乎被上头的热血冲成了浆糊,无法思考,连眼前的景色都看不清了,只是白光,中间是张士德模模糊糊的脸;声音也听不出来了,只好像海那边的钟声一般飘渺,他并没有逃走,而是一步冲前挡在了张士德身前,对着那山贼猛地五体投地,把自己的脖子和脑壳心甘情愿的卖给了对方,他知道对方杀官军都是砍瓜切菜般的,他为了张三爷。

    “求您饶我们一命吧!我们都是弓箭兵,是被大人强令穿上盔甲当饵的!大人,饶命啊!”王五六撕心裂肺的大喊。

    然而他感到有人卡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往上提,不敢反抗,怕是山贼,然而等他站起之后,才现拎他脖子的是张士德,他目瞪口呆的把头转向前方,却现那山贼竟然在和三爷谈天般讲话。

    “小三,你怎么来了?”那山贼叫道。

    张士德没有直接回答,只听他慢慢的说道:“我原来以为寨主是不用跑来跑去厮杀的,没想到你不仅来了,而且搞成这样了,身先士卒吗?你这寨主也太敬业了啊!哎,我看见你们骑兵出动了,你难道不领着人骑着高头大马去追杀溃兵吗?猴子。”

    对面追来正是齐猴子本人,看到他,王五六也惊讶的合不拢嘴,只见此人盔甲已经盖了一层泥般的脏污,满脸都是土和血迹,好像把正放血的猪在土里打个滚那般,说是个悍将有人信,说是头目?这个太离谱了。

    真没想到这种家伙居然是堂堂的、著名的匪——清风寨寨主齐猴子本人!

    “我…唉!咱不能啥功都抢啊,敌人都杀完了,我手下怎么办?他们立功心切的……”齐猴子愣了一下,叹了口气,竟然有些脸红了。

    这时只听后面不远处传来一声嗤笑。

    齐猴子勃然大怒,扭头道:“三狗闭嘴!”

    ***********

    齐猴子不是不想当骑兵威风凛凛的冲杀,而是没去成。

    原来刚才夜里鹰领了高狐狸的命令,领着二十匹马顺着大路从本阵下来,在大路上叫道:“哎,老大有令了!各个头领都过来啊!”

    此刻,战局已到尾声,李炭头和谢家虎、秦五义本来是在路边一边聊天,一边看押着一堆投降的俘虏,看夜里鹰说了,立刻就到了,听说要上马做骑兵去驱赶溃兵,人人都是大喜,纷纷招呼各自的手下过来准备上马再战。

    看三个人都血沃重甲、兵刃砍到缺口,夜里鹰笑道:“今天各位都厉害的很啊,杀敌无数啊!我这做探马的,在后面看着,手痒的很啊。”

    “那自然,我一刀一个、一刀一个,刀一挥,官兵吓得小命都没了,那简直是天神下凡啊,我觉的吧,我也许是武曲星转世……”谢家虎立刻得意洋洋的叫了起来。

    “官兵也就那样,砍瓜切菜,从南杀到北!”李炭头心里得意,也不禁吹嘘起来。

    旁边秦五义一边擦着自己白肉上的敌人血污,听李炭头这么说,插嘴调侃起来:“老黑,你也学会吹了?我在那边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两个乞丐般的官兵压在地上动弹不得,还是我让手下把你从尸体的胳膊下拽出来的……”

    “别提了!”李炭头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不是不服,而是显得心有余悸,他叫道:“那几个王八蛋真邪门!看那衣着吧,好像是什么弓箭手吧?不,不可能!也许就是乞丐!步兵肯定早跑了,他们不知从哪里窜来,哇哇的冲过来和我打,连兵器都没有,愣是不要命啊!太邪门了!是不是这里有鬼附体在乞丐上想搞我啊?”

    秦五义,还没说话,那边谢家虎已经大笑起来,他指着李炭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捂着肚子说道:“老黑,你三岁小孩吗?朗朗乾坤,哪里有什么鸟鬼的?你笑死我了,原来你胆囊就芝麻粒大小啊。”

    “草!二狗,你没看见他们,死命不退啊,都疯了!”李炭头心有余悸的说道。

    “哈哈,老黑,武艺不行了,就说些什么鬼啊怪啊的!你真是小孩心肠啊,老娘讲个鬼故事都吓死你了吧?鬼?鬼敢来,我掐吧死他!”谢家虎捂着肚子狂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却一边笑,一边挪到那边跪在地上的俘虏堆里。

    打量了半天,从一个俘虏脑袋上揪下一个头盔,嘴里笑道:“这头盔真不错,归我了。”

    二狗心里却道:“看这头盔形制完整,没有破口,回去就让那群铁匠给我改成夜壶!***,最近晚上都不能去外面小解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