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三卷 疾风劲草 09-3 热血狂徒

    刚刚逃跑的时候,萧翰一开始还说生死与共,绝对不独自偷生,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趁他打了自己一拳,自己脸被打飞的时候,把兄弟之情的热泪甩进了草丛;

    然而不过眨眼间,萧翰就出尔反尔,又让自己穿着他的盔甲当诱饵上山,还交代自己不许回退一步!

    这种变脸,就算再忠诚的手下也有点受不了。

    张士德上山的时候,是憋着满肚子火气的,心想:“你妈的这给脸不要脸!要怕死,何必刚才装成那副义盖云天的鬼样子!还装模作样的打了自己一拳!真是富家子弟,不把我当人看,让人恶心!让人作呕!”

    只是碍于在王五六面前的面子,不好作,强忍对萧翰的不满。

    此刻竟然听得少爷在山下大吼嘱咐自己快走,完全明白了萧翰用心何为。

    张士德握紧了双拳:萧翰他是现了齐猴子过来,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少爷下定决心要击杀齐猴子报仇!

    然而在己方大败的情况,这种勇气也许是自杀,就算杀得了齐猴子,也恐怕难以全身而退!

    这次报仇也许是要舍命的!

    所以少爷只打算牺牲他自己,却要保全张士德他自己!

    他让自己上山,他却躲在山下没有走,等着两个仇人过来,就是想趁机而出,一边击杀杀父仇敌,一边吸引了敌人,给自己造一条逃生之路。

    张士德相信,在山下树林看这山包半腰情势清晰如明镜,若刚刚齐猴子有攻击举动,也许少爷立刻就会冲出杀敌!

    “少爷啊,原谅我的小人之心!”张士德低吼一声。

    “什么?”旁边的王五六没听明白这是意思,他扭头看了看山下那没有一丝风却猛烈摇弋的树丛,脸色煞白的转回头对张士德道:“三爷,我们赶紧走……”

    张士德擦干眼泪,抓住王五六的肩膀说道:“老王,山下是少爷,他没有走。我是张九六,哥哥取名给我是张士德。”

    “我知道啊。”王五六头点得像鸡啄米,满眼却是不解,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张士德静静的说道:“你看着我,然后你立刻就逃命跑回高邮,告诉我们的家人,这里生了什么。记住啊。”

    “什么?”王五六一头雾水,茫然的摇着头。

    张士德看着他的样子,笑了笑,突然一咬牙,猛地一推王五六,把王五六四脚朝天推倒在了地上。

    王五六只见张士德推倒自己,立刻站起,曲着血流满脚的腿,单腿一跳一跳的朝下面跃去。

    “您在干嘛?!”王五六惊呆了。

    这是下山的路,一跳就老远,只见张士德苦苦支撑着自己没有摔倒在路上,几跳就到了刚刚和齐猴子分手的地方,那身好盔甲和上面的长刀还静静的摆在地上。

    张士德跃到那里停住,差点摔倒,他摇晃了几下稳住了身体,弯腰捡起那把刀,扭头对着山上的王五六叫道:“看着!记住!然后快逃!”

    说罢,在王五六惊骇到失魂的注视下,他看了看下面的树林,咬了咬牙,单腿跳了跳,好像在试验,然后突然他朝山下跳去。

    这次跳不同于刚才他努力保持直立平衡的跳跃,他一跃而下,在空中就把身体横了过来,几乎是横着摔在斜坡上,他一撑地面,躺在地上的身体猛摆,整个人就像根圆木一般顺着山坡,咕噜咕噜滚了下去!

    王五六目瞪口呆的注视着张士德的身体碾过凸出的石头,压平草木野花,被地上的枯树枝叶弹起着,就这样咕噜咕噜的滚下山坡,眨眼间就滚回了逃出来的那片树林。

    突然间,王五六也明白了张士德让自己:看着、记住、然后逃走是什么意思,他躺在地上两手捂住脸呜咽着,嗓子里喃喃的在叫着:“你们这群疯子!活着难道不好吗?你们到底都在想什么?”

    好一会,他擦干了满脸的泪痕,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下面那剧烈摇摆的树林,那里吼杀连连,人影乱晃,好像是几十头的野兽在里面疯狂撕咬着,这副景象,在王五六心里却只和一个字印象相当:“死”字。

    “抱歉,三爷,还有…萧家少爷。我只有逃,我是个贱民,我没法做什么,我连狗都不如….”王五六喃喃叫着,僵硬的站起来,朝着山包顶爬去。

    爬了几步,他停住了脚,慢慢的扭回头去,看见了那副半山腰的盔甲,静静的摆在那里,他看到了那破碎的甲片、上面被血和土盖住的光芒,他停住了。

    停住了好一会,王五六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转过身来,正面对着山下那树林,闭上了眼睛,然后又猛地睁开,眼皮下竟然是迷醉般的眼神!

    他慢慢的张开嘴,张到最大,却没有一丝声音出,好像吞着空气里稀疏的尘土味道和远处战场的血腥味。

    随后,他张开手,扬起头,对着头顶上的太阳微微一点头。

    然后,他就这样张着嘴、张着手,飞也似的朝着山下冲了下去。

    膝盖被斜坡颠簸着,简直好像要断了;脚底好几次打滑,然而却没有滑倒,心里在告诉自己:你只是想滑倒,但是不会;嘴里灌满了风,脸皮上的肉好像都要僵硬了;眼珠子对着急闪过的树木影子乱晃;

    看着那急靠近的树林、那乱晃的野兽山林、那代表着死的树林,王五六嘴里猛然狂吼起来,把山风、心思全部吼了出去,**与心同时被吼成了一片空白。

    他吼的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山上飞奔而下的王五六眼里,那树林飞一般的朝自己的脸撞来,他应该恐惧,他也确实恐惧,然而在恐惧之内,他却感到了一丝的快乐,越生死的快乐!

    王五六从出生到现在,满眼见的都是死亡,他所有认识的亲人:从父母到六个兄弟姐妹全部饿死在他的眼前,无数弟兄朋友或者饿死或者病死或者被打死在他的眼前,他们死得毫无尊严,就像一条条野狗死在同样是野狗的王五六面前。

    见过了太多的死,挣扎在生死的边沿,他和他认识的所有人谈论的并非死,而是如何活过今天。

    生活和命运让他学的唯一一课就是逃避死亡。

    哪怕像猪像野狗一样活着,哪怕趴在地上吃别人呕吐出来的食物,他也不想死。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竟然朝着死亡飞奔,第一次,生平第一次去找死!

    感到的竟然是疯狂的快乐!

    这快乐让他比喝醉了酒还舒爽,他生平第一次体验这种舒爽,爽得他情愿这条路永远不要完结,因为他正在朝死亡飞奔,自愿的朝死亡飞奔。

    他越吼越大声,越吼越痛快,从生下来到现在竟然没有一次这么痛快过,他心里有个人也在对他疯狂的吼叫,吼的是:“王五六!你疯了吗?!醒醒!你不能去!你疯了吗?!”

    但是这个人越吼,他越开心;越吼,他越朝着死亡飞奔!

    王五六爽得都醉了,一直像狗般活着的他生平第一次感到了为人的尊严,就算这尊严是人死的尊严。

    尊严就是尊严,只有人有,哪怕是死的尊严。

    然后他在山脚下绊倒在树根上,一个倒栽葱滚进了那树林。

    狂徒们血与死亡的树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