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三卷 疾风劲草 10 英雄做派(3)

    他把嘴凑到齐猴子耳朵上,轻轻的说道:“猴子,少爷不欠你的,你欠少爷的。”

    “放屁!”齐猴子一听就炸了,大吼道:“他爹杀了我娘,对不对?父债子还,对不对?”

    “对!”张士德继续说道:“可是据我所知,萧老爷杀了你娘,你又杀了萧老爷,你和萧老爷的债清了啊。那你和少爷有什么债务来往?”

    “嗯?”齐猴子一愣,怔了好一会,才说道:“就算如此,可是他也姓萧啊!我和他不共戴天啊!”

    “是少爷和你不共戴天,你欠少爷的,少爷不欠你的。”张士德悠悠的说道。

    “放屁!他家杀了我娘,怎么不欠我的?!”齐猴子知道自己又把话绕回来,但他也没辙,他和萧翰就是这么回事,除了两人中必须得死一个的结果外,说什么都没用了。

    张士德舔了舔嘴唇,鼓起了勇气,因为他要开始谈非常危险的话:“萧老爷其实做得也不是很离谱,你娘是贱民,换了你在萧老爷的位置,你能怎么办?”

    “贱民?贱民就不是人了吗?我娘是人!”齐猴子一愣之下,激动得脸都红了。

    “可是你娘受你牵连了,”张士德说道:“你说少爷是父债子还,你娘岂不也是儿债母还?”

    “草!你…你…***!”齐猴子想不出话来反驳,结巴了两声,怒吼起来。

    张士德继续说道:“你娘是因为你做红巾贼奸细受牵连的,你为什么做奸细?少爷那时候对你不好吗?你品性卑劣吗?你娘难道没有责任吗?”

    “我没有做奸细!”齐猴子急得跺脚,口不择言道:“那时我只是想让高狐狸滚蛋!我想安心当官军啊!”

    “你没有?你想安心做官军?”张士德轻笑了一声:“我信你的话,你知道的。因为我一直看着你和少爷,少爷对你很好,你也不是狼心狗肺之徒,我根本不信你会去出卖少爷。”

    齐猴子看了看萧翰,鼻子里长长出了一口气,却没有吭声。

    张士德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了剧烈跳动的心脏,他终于要说到核心了:“猴子听着,萧老爷对不起你娘和你,你已经报仇了。少爷必须为父亲报仇,就像你必须为你娘报仇一样,而在这件事之前,少爷对你有恩,你怎么报答?你怎么算这笔账?不要给我说,你用杀了人家的父亲来报答少爷提携你的恩典。”

    “哼!”齐猴子重重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猴子,这次我们一起放人,你也放了少爷,就当从此之后,你们以前的恩怨清零,你再也不欠少爷的恩典了!而可以挺起胸膛和一个要报杀父之仇的陌生人决一死战了!这才是男子汉的气概!这才是大英雄的做派!”张士德急急的说道。

    齐猴子静默了很久,然后他叹了口气,说道:“没错,是我欠少爷的。少爷不欠我的。这次我让他活着走。”说到这里,齐猴子咽了口唾沫,脸色也狰狞起来:“下次,就是你死我活!绝不留情了!”

    “你们两个在那里唧唧歪歪说什么呢?还谈不谈正事了?”三狗在那边看两人低声激烈交谈,大叫起来。

    而下面的萧翰也大吼道:“士德,宰了他便可!不必废话求辱了!”

    “好兄弟!”张士德拍拍齐猴子的肩膀,一步退后闪开,手一翻,那刀在虎口处旋转了一圈,张士德捏住了刀头,把刀柄递到了齐猴子面前。

    这一动作,让其他四个人同时目瞪口呆。

    齐猴子看看放到自己面前的刀柄,又看看旁边肃然的张士德,惊叫道:“你这就放了我了?”

    “我一直都信你。你是个一诺千金的英雄。”张士德点了点头。

    张士德不仅放了自己,还把他们阵营唯一的一把刀交在了自己手里,这简直是把他、萧翰和王五六三个人的命全给了自己,就因为自己说了句话——张士德这人!

    “草你的张小三。”齐猴子摇了摇头,伸手抓过刀柄,握刀朝三狗、萧翰走去。

    三狗大喜过望,大叫道:“好啊!这个大傻子竟然放了人!”

    接着看齐猴子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不解的惊叫道:“你来这干什么?赶紧把那瘸子和要饭的都宰了!这个兔崽子刚刚差点要我命,现在送他上西天!”

    说着手一紧,就要杀掉手里的萧翰。

    然而齐猴子大吼一声:“住手!把这个萧家狗崽子放了!”

    “你说啥?!”三狗惊得目瞪口呆。

    “我说放人!”齐猴子刀指着三狗一声大吼。

    “你傻吗?他们只是一个瘸子,一个要饭的,凭什么放人?”三狗气得说话都结巴了。

    “你大爷的三狗,你一个弓箭手,难道想和我们四个打吗?”齐猴子气咻咻的叫道。

    “你们四个?”三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他看了看手里的萧翰、走过来的张士德和王五六,以及面前的齐烈风,好久道:“你是官府卧底吗?”

    三狗放了萧翰,经过这么场战斗,对方又没有取他的性命,萧翰也没有了继续的杀意,两个人面对面的对视了一会,彼此都把头转了开去。

    齐猴子看着地面,一字一顿的道:“少爷,这次我放了你,你我以往的恩怨情义一笔勾销,但仅此一次。下次提头来见我,我再不会留情。”

    “会的。”萧翰应了这句话,盯了齐猴子一眼,把头转了过去,一言不的他走过去,和王五六一左一右搀扶着受伤的张士德朝西边走去。

    看着三个人的背影消失在林子深处,齐烈风长出了一口气,一边揉着脸上剧斗留下的青肿,一边朝林子外走去,背后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大吼:“齐猴子!你这个奸细!”

    那自然是三狗,他一手提着捡回来的腰刀、箭壶、长弓等物,一手指着齐烈风破口大骂。

    “英雄嘛,恩仇都必报,我一诺千金。”齐猴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诺你个头!你个白痴!”三狗气得跳脚大骂,身上盔甲这时传来一丝怪异的响声,他低头一看,不由得差点昏死过去。

    “我草!”三狗谢家侯惊叫起来,停在那里,立刻扔了手里的一套物件,两手一起去摸盔甲。

    原来那身紫寰甲胸膛被萧翰劈开了一道大口子,从里面伸手指进去居然可以摸到衬衣,三狗满头冷汗又踮起脚扭身,去看侧面,只见肋下部分被刀背磨花了,末端还被崩开一道大口子;他又伸手去摸右肩,那里也被戳凹了一块!

    “齐猴子!老子和你拼命!”三狗眼里含着泪,张牙舞爪的朝前面的齐猴子追来。

    “什么鸟事啊?!”齐猴子看这人好像疯了一般,哪敢停步,反而撒腿就跑,跑起来才扭头明知故问。

    “你弄坏了我这宝甲!”三狗在后面大吼着。

    “一副破甲,至于的吗?”齐猴子大战了好久,跑了没几步就累了,在前边气喘吁吁的回头吼。

    “什么破甲?!这甲可以保命的!是宝甲!”三狗怒不可遏的在后面不依不饶的狂追。

    “你这傻货!不被砍,怎么来保命?!保命就得被砍!”齐猴子叫道。

    他们已经跑出了林子,齐猴子越跑越慢,但后面三狗怒气伤心一起攻心,早跑不动了,就停在那里两手撑着膝盖呼呼喘气。

    “对啊,保命就是要被砍啊。”三狗听齐猴子说的有理,他盘腿坐在地上,把身上的那紫寰甲脱了下来,摆在自己膝盖和大腿上,看了好久,摸了好久,然后用手轻轻去摸盔甲那破口,居然还用脸去蹭那盔甲,嘴里喃喃道:“宝贝啊,今天多谢你救我一命啊….什么?放心,宝贝,我绝不会丢弃你的,我会请最好的铁匠师傅给你修好补好,和原来一样……什么?你怕变丑了?谁说你丑的!叫出来,爸爸打死他,爸爸最疼你了……”

    然后他把脸从盔甲上抬起来,只见前面齐猴子还在跑,一边跑,一边心虚的扭头看自己,三狗又把脸埋到了盔甲上,轻轻去蹭,嘴里道:“宝贝,你说爸爸一箭射死那个害你毁容的王八蛋好不好…什么?不用怕,爸爸箭法可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