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五卷 诡我士卒 第六卷 沙场魔王 02 起床趁早

    第六卷沙场魔王o2起床趁早

    太阳升到天空中之时,齐猴子扯住头盔不见了的李炭头拼命奔跑,两人俱是浑身血污,齐猴子右肩的盔甲护甲被削掉了一大片,狂奔之际,三角形的铁鳞片噗嗤噗嗤的往下落;手里早已不见了出战之时的长矛,只捏着他那柄大菜刀,上面血迹斑斑;

    李炭头比齐猴子还要狼狈,不仅兵器没了,头盔不见了,头披散开来,上面沾满了血、汗和泥土,乍看上去好像李炭头头白了半片,他盔甲左肩被捅出了个洞,血沃了胸前半边盔甲,右臂被齐猴子拉住,被齐猴子半拉半拖着,踉踉跄跄的朝前狂奔。

    他们二人已经掉头往回逃了。

    不仅是他们俩,战场上早已不见了昂扬的战旗,四处是抱头往寨子里窜的山贼,如同面对海啸扑来的受惊野兽。

    等齐猴子和李炭头踩着颤巍巍的吊桥,冲进清风寨的时候,齐猴子累得一下就跪在地上狂喘,胸口里那两片火烧般的肺恨不得吐出来在水里凉凉;旁边的李炭头扭头看了看外面的局势,大吼着:“快关寨门”

    “铮铮铮”站在墙道上的三狗朝着木墙外连射三箭,扭头对着旁边的高狐狸大叫:“老大快升吊桥晚了来不及了”

    高狐狸没有说话,他定定看着外面的战场,脸都变成煞白的了,浑身微微颤抖,目光所及,都是官军在冷酷无情的宰杀着清风寨众人,战场上的清风寨豪杰全是面朝这里在狂奔逃命而来了,已经无人敢面对敌人抵抗了,萧字大旗如一道山岳般领着那股势不可挡的黑潮朝着清风寨砸了过来。

    “怎么会怎样?”高狐狸用喉音颤抖着出自言自语的几个字。

    旁边的三狗又大骂起来:“**的二狗你狗腿这么短啊”

    说着套了箭铁戒指的手连连拉开弓弦,斜向着疯狂射击,他在射吊桥位置。

    吊桥上二狗和一群丢盔卸甲的山贼狂奔而来,身后紧紧缀着一群官兵,二狗浑身浴血,手里的朴刀不知何时变成了把大刀,原来是刀柄被砍断了,他就操着断了半截木柄大刀在吊桥上左砍右捅,连杀两个缠住他的官军追兵,木墙上三狗的快箭又接连杀伤追来的七八个官军,吓阻了对方追击,这才让二狗逃过吊桥。

    穿过高高的大门塔楼,满头都是汗的二狗,先和齐猴子他们一样狂喘了好几口,然后把头上那个如同被砍扁了的夜壶般的头盔扔在地上,大叫道:“关门关门老大呢?关门啊”

    这时,他看到了站在高狐狸身边一尘不染的弟弟,立刻指着三狗怒吼起来:“我草你这个王八蛋什么时候回来了?你为毛每次逃命都这么快?”

    “不是我放箭,你**死定了”三狗连头都不回,嘴里大叫骂了回去,手里却没放松,嗖嗖嗖嗖又是四支箭从他手里飞出木墙,直射战场上的官军。

    “升吊桥关寨门”高狐狸猛可里一声大吼,接着转身看向逃回来的士卒大叫道:“所有人上墙守寨子猴子,封门”

    命令一下,寨子里齐声一声诺,各人纷纷操起兵器爬上土墙,木墙后顿时起了一排士兵;齐猴子转身就往后跑,大声招呼劳役等急急朝大门门口搬运土石。

    主门上的木楼里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几个山贼奋力转动绞盘,连着吊桥的铁链吱吱呀呀响了起来,吊桥缓缓朝上升起。

    “爷爷啊不要啊我们还在外面”看着那吊桥正慢慢升起来,还朝着寨子狂奔的山贼们一起大吼起来,有的眼泪都飚飞出来了,他们被抛弃在了外面,而身后还有几百可怕的嗜血官军追着他们猛剁猛砍,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绝望的朝着越来越高的吊桥逃着。

    四、五个最快的山贼逃到吊桥前,吊桥末端已经升起一人多高了,而他们身后正追着凶神恶煞般浴血官军,面对这情形,没人有第二选择,其中一人奋不顾身的纵身一跃,手攀住了吊桥的末端,悬在半空之中。

    第二个山贼也如法炮制,一样奋力跃起,也攀在了吊桥末沿,拼命想爬上吊桥。

    两人重量搭在了吊桥上,绞盘顿时一滞,出咯吱咯吱的呻吟,吊桥升起的度变慢了。

    第三个山贼,也在壕沟边沿奋力朝上跳去,然后他手上全是汗,脑后是好像追到身后的敌人,紧张之下,没捞住吊桥,尖叫一样,好像个秋千一样朝着壕沟里摔去。

    壕沟足有两人深,沟里密密麻麻的全是铁签、竹签、尖头木桩,密得一只手都不会让你插进缝隙,只听噗嗤一声,跌进壕沟的那贼浑身立刻被戳得如同筛子一样,像个血麻袋般躺在竹签阵上,立刻断气。

    面对更高的吊桥末端、以及同伴的惨状,后面两个山贼齐齐在壕沟边停步,宛如冲在悬崖边那样,一起伸开手臂奋力打着圈,才没有因为惯性直接摔进壕沟。

    然而没等回过头来,背后一声大吼,那是张士德紧跟而至。

    面对两个背对自己的敌人,张士德一脚踹在一人屁股之上,那人立刻摔飞进了壕沟,惨叫一声便了账了;第二个敌人胆战心惊的回过头来看,迎接他的是一道斧光。

    本是劈他后脑的斧子当即劈进第二人脸里,把他也劈进了壕沟。

    说时迟那时快,连杀两人的张士德并不停留,他抬起头,看了看正悬在空中的吊桥和上面打着晃的两个山贼,把流满热血的斧头倒插盔甲腰带之中,甩了甩满手的血,微微屈身,接着一声大吼,身体嗖的一声弹直了,张士德也朝上跃去。

    吊桥已经竖起了很多,吊桥末端已经在壕沟铁签之上了,上面两个山贼奋力朝前爬,都双臂压到了桥面上,这时,张士德奋不顾身的飞跃而来,在空中抱住了其中一个山贼的腰,对方顿时脸色青,大声惨叫起来,脑门全是冷汗,拼尽全力才没被抱住腰的人把自己拖下吊桥摔死。

    这吊桥横贯壕沟之上,自然是兵家必争之地,若是拿下,等于在环绕山寨的壕沟、木桩群、竹签阵之前得到了一条道路,所以山贼们玩命想往这里跑,而官军们也一样。

    冲杀得最凶的张士德冒着飞雨般的乱箭第一个冲到吊桥。

    两脚悬空,张士德抱着那山贼,两手用力往上爬了两下,伸出右手朝上猛地一捞,也捞住了桥沿,这下子三人一起悬在了吊桥之下。

    上方不远处的门楼之内,山贼们顿时感到手里的绞盘木柄好像长在了地上,死死卡在那里动不了了。

    “吊桥?吊桥怎么不动了”木墙后的高狐狸此刻才现吊桥只是咯吱咯吱乱响,只是悬在那里却不动了。

    “末端上面有人坠住了绞盘”旁边的二狗指着吊桥大吼。

    “给我使劲绞啊赶紧绞上去”高狐狸看着潮水一般朝着吊桥缺口涌过来的官军,气急败坏的对着门楼大叫。

    “老大绞盘绞不动啊”上面的头目从小楼里伸出头来叫道。

    “给我使劲一定要升起吊桥”高狐狸大吼着。

    头目把头缩回来,脸都紫了,招呼七个手下使出吃奶的劲去推两个绞盘上的八个水平木柄,“咔吧”一声大响,头目一头摔了个狗吃屎,怀里紧紧抱着一截断掉的木柄。

    “木柄坏了.......老大.......”那头目尴尬伸出窗户,手里晃动着半截木柄。

    “你妈齐猴子你修得什么狗屁绞盘?”高狐狸看着连着吊桥的铁链咯吱咯吱大响着,吊桥竟然往下落了一段,他对着跑过自己身边的齐猴子咆哮起来。

    骂完,高狐狸扯过身边的三狗叫道:“给我射射死吊桥上的三个丧门星”

    “好叻”三狗狰狞的一笑,提着弓箭矮了身体,如同一只大老鼠一般溜过木墙后面的正拼命和官军对着放箭的弟兄,在靠近大门旁边的墙道在直起身子来,搭箭开弓就朝吊桥上面三个人射去。

    “不会吧”趴在吊桥最外面的山贼看的清楚,斜上方木墙上三狗正瞄准自己,裤裆里立刻湿了一片,热尿顺着裤腿往竹签尖上滴,他看着面露狰狞冷笑的三狗大叫起来:“三狗大爷别啊我是自己人别放箭别放箭”

    他的大叫让张士德和中间的山贼一起转头,中间的那人正因为旁边一个官军和自己肩并肩两臂撑在吊桥上而大惑不解呢。

    毫无犹豫,三狗冷笑着放开手,箭羽划着铁戒指出咝的一声,铁箭划破腥风,一箭钉穿了最外边那个家伙的脖子。

    张士德看着迎风颤抖着的那血滴子,它就挂在凸出那人喉咙血肉的箭尖上,他先往后一推胳膊,从上半身卡在吊桥上的姿势变成了拉住吊桥的悬挂姿势,双手交替一起一落,身体如猿猴般在吊桥末端横移,跨过中间目瞪口呆的山贼,到了两个山贼中间。

    然后一拉双手,上身又上了吊桥,这时旁边喉咙被射穿的那山贼正对着苍天翻着白眼,气体和血液挤过喉管和中间的箭杆,呼噜噜的从口角往下流,眨眼之后也许这个人就要翻下吊桥。

    张士德猛地拽住那中箭山贼喉咙下的箭杆箭羽,往后猛地一拉,血淋淋的箭杆连同一块肉被拽了出来。

    “啊你在干嘛啊?”旁边那山贼瞪着惊恐的两眼吼叫起来。

    拽出箭杆,那尸体往前一扑,变成了头脸磕在吊桥斜面上,然后整个尸体就开始软塌塌的朝壕沟下滑落。

    说时迟那时快,张士德一翻手,把手里的箭杆倒了个个,如同握着一把匕,猛地朝旁边尸体扎了下去。箭头再次捅穿脖子,一直钉进组成吊桥的木柱子之间缝隙。

    尸体登时不再朝下滑落了,被张士德用箭钉在了吊桥上。

    上面的三狗看得清楚,对着张士德大吼起来:“草你个官狗这次我射穿了你这个杂碎”

    说着再次拉弓放箭,张士德立刻往后推着胳膊,再次变成了悬吊在吊桥末端的姿势,这次木墙的二狗看不到张士德脑袋和胸口了,想从旁边射击,而又被尸体挡住视线,暴跳如雷之下,箭头转动,对准了第三个山贼。

    “我草你大爷啊无良山贼啊自己人你们都杀啊”最外边那个山贼没有办法,也只好学张士德,把身体退下桥边,悬吊在吊桥桥板下面,满脸冷汗的他扭头看了看和他并肩挂着的、杀气腾腾的张士德,强笑道:“官军大爷,我投降好不好?”

    桥上仍有三个人,绞盘坏了,桥面还坠了一下,桥下又冲来一批不要命的官军,其中一个如法炮制,又飞身跃起,攀住了桥沿。

    受不了如此多的压力,吊桥铁链出剧烈的呻吟,“咔嚓”一声,供铁链进入的洞被上扯的铁链拉劈了,一大块木片从木楼上掉落下来,露出了里面的绞盘室。

    “**你大爷啊齐猴子,你这修得是狗屁啊”看到吊桥如此之烂,木墙后的高狐狸脸都绿了,正在正门搬运石条的齐猴子满脸无奈的叫道:“我给你说过了你就给我那么点时间,哪里给你找固若金汤的吊桥绞盘设备去啊?”

    “让我砸死他们”二狗看也许在木墙后放箭有可能被飞箭击中,急匆匆的从木墙上扔了弓箭跳下,抱起一块石头,从正门后的梯子爬上吊桥上的木楼楼顶,在上面对着下面的吊桥作势就要砸石头。

    “别砸别砸”后退了几步,齐猴子才看到二狗要干什么,惶恐的大叫起来。

    二狗哪里管他,从三丈高的楼顶对着张士德几人就狠狠的掷出了石头。

    二狗手劲大,瞄得也准,石头带着呼啸划了条弧线,砸在吊桥末端。

    吊桥大震了一下,接着左边绞盘出一声爆裂的大响,目瞪口呆的二狗只见自己脚下猛然出现一条黑龙,那是连着吊桥一段的铁链,它在空中虬龙般的舞动了一下,接着沉重的摔在远处壕沟外边,头上连着的一个巨大的木制绞盘如同天神手里的磨盘一样在清风寨外边滚了出去,一路趟平敢于挡路的木桩、血肉之躯,势不可挡的朝前滚。

    二狗只见下面吊桥猛地一震,这由碗口粗树干排列组成的吊桥桥身,失去一段铁链支撑的巨大身体斜着朝壕沟边落去,紧接着,只觉脚下所踩木楼一抖,彷佛地震一样,楼顶朝一边歪去。

    “怎么了?怎么了?”二狗惊慌失措的赶紧伏在楼顶上,只见又一条铁链带着绞盘飞了出去,还有个推绞盘的弟兄跟着被掼了出去,在三丈高的高度之上,一直飞过了壕沟,摔在地上,砸得黄土乱飞,脖子都被摔倒肩后去了。

    吊桥重重的朝下砸去,四周的官兵都散了开去,张士德千钧一之际爬上了吊桥,吊桥重重砸在地上的时候,跪在吊桥桥面上的他被震得凌空飞了起来,其后才一屁股落回桥面上。

    他抽出斧子,使劲撑起快被震散了架的骨头站了起来,正想顺着吊桥前冲,一抬头,看清面前景象,顿时面无人色的扭头就跑。

    二狗只觉脚下摇摆如船,伸头一看,只见管吊桥的头目只和七八个手下大吼着从楼上上蹿下跳的往地上逃,嘴里还大叫:“楼倒了楼倒了”

    “楼倒了?”二狗又复述了这句听来的话,猛可里他脑壳上的汗差点把头都挤出来,他瞪着眼,疯的顺着乱摇乱晃的木梯子往下跑,瞪着两个傻的眼珠子,嘴里大叫:“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二狗刚爬到齐木墙的地方,就觉脑壳上一阵冷风袭过,他抬起头,只见高于木墙用于升降吊桥的木楼齐根而断,在一阵恐怖的声音中,朝着寨子外砸去。

    本来被木楼阴影遮蔽的梯子,现在竟然也阳光灿烂,除了阳光和风,还有木条房顶直直的了砸了下来。

    “娘啊........”二狗抱着梯子被一堆垃圾砸中了,他死死抱住了木梯子,但连梯子带他一起都被砸在了地上。

    等摔了个半死的二狗扒开垃圾站起来的时候,耳边传来齐猴子兴奋的大叫:“我早知道吊桥靠不住,所以我还装了木寨门现在有用了吧”

    齐猴子已经关上了吊桥后的木门,指挥手下疯狂的用石条和土方,把这个木门后的墙垛和两边木墙后的墙垛垒平齐。

    “有用你妈你这个混蛋你修的玩意居然整个塌了”二狗摇着被摔得嗡嗡乱响的脑壳在齐猴子身后站起来,他抬起头,上面高高的被阳光刷得灿烂的是崭新的木楼断茬。

    旁边李炭头推开了他,带着一群人带着油罐冲过他身边,李炭头大叫着:“泼油趁现在烧尽吊桥和木楼这样官兵就进不到寨子下了”

    “我x,这群官兵?”二狗好像梦游一般摇了摇头,嗡嗡响的耳鸣总算消失了,耳边传来的依旧是一片片的嗡嗡声,那是山贼在墙后疯狂射箭的声音,以及寨子里乱成一锅粥的嘈杂惊叫,以及木墙外面传来的山贼惨叫求饶声、喊杀声,杀声震天。

    “我这不会是在做梦吧?这群官兵怎么来的?我的豪宅萧翰脑袋呢?我的私房钱哈斯额尔敦脑袋呢?”二狗仰天大叫起来:“天已经亮了,谢家虎,醒来醒来赶紧给我起床啊”

    [奉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