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五卷 诡我士卒 第六卷 沙场魔王 03 出人意料

    第六卷沙场魔王o3出人意料

    清风寨前冒出巨大的黑烟,那是倒塌在寨子外的木楼和吊桥被里面的山贼点燃了,燃起熊熊大火,吊桥前面的大门也关闭了,并被迅从里面堵得死死的,正面无法进攻,又面临了山贼们的箭雨,突击在最前的张士德也不得不领着自己的人退回到战场中。

    此刻战场已经接近尾声,官兵并不急于攻城,而是大砍大杀受伤的或者没有来得及逃入寨子的散落山贼,一时间战场全是哭号求饶声。

    高狐狸让刚刚带队出城的四个头目清点自己部下的损失:三狗的人损失最少,因为他一看势头不妙,这个“逃命王”立刻带着手下逃了回来,仅仅在木墙上放箭;而损失最多的,也就是战得最狠的,居然不是李炭头也不是齐猴子,而是灰头土脸的二狗。

    “大哥,平常你也挺机灵的,怎么这次这么没眼神?”三狗在旁边挤兑着老兄:“当然你还得谢我,没有我在墙上放箭掩护你,现在我谢家侯就是独苗了。”

    “是啊”齐猴子在旁边叫道:“二狗脑袋被门挤了,我看他打得特别凶,一直杀入敌中,是不是他们踩着你埋黄金的点了?”

    “去你的唉。”二狗先恼了一声,接着又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不打算搞个哈斯额尔敦脑袋吗?把我被你们偷的私房钱补回来。”

    “我倒是在战场上看见萧翰了,哈斯额尔敦老弟,貌似没见过他,也许他根本没来。”李炭头说道:“我很怀念他,那次他带着几百个好哥们来玩,见了我们立刻领头逃跑了,多好的官军将领啊哪像外边这些鬼一样的东西”

    “师叔,你什么烂情报啊?”齐猴子听了立刻扭头朝高狐狸吼叫道:“哈斯额尔敦那么可爱的人哪里来了?外边一群疯子你这骗我们送死啊”

    ========================

    事实上,被山贼们怀念的好哥们哈斯额尔敦今早也确实以为回来战场,并且早已做好了把后背卖给好哥们的打算,然而生的事和他以及他手下想的完全不同。

    在吃过早饭后,按惯例就要整队开拔战场,萧翰让哈斯额尔敦领着他那几百个手下在大帐前听候号令。

    没人把这个豪门小疯子的话当成事,都以为他要说什么为国什么的什么的、为民什么的什么的,这都是屁话,这年头只有为自己是真的。

    为自己,那就不能把自己小命随便丢给别人。

    哈斯额尔敦以及手下都做好了一擂鼓立刻掉头逃向高邮的准备。

    但是没想到一身戎装的萧翰对他们下达的命令不是“开赴战场”,而是“脱甲、放下武器”。

    在彼此的惊异目光中,这些官兵犹犹豫豫的把自己的盔甲脱了,把兵器放在盔甲之上,这时哈斯额尔敦就见一群劳役排队过来,每人捡起一个士兵的盔甲和武器,开始往自己身上穿。

    这个时候,哈斯额尔敦大约鬼上身了,本来这好像是好事,但是他作为一个大元军官,看那些乞丐般的杂役穿自己人的盔甲拿自己人的武器,还是有点不服,上去对萧翰问道:“将军,这是为什么?难道我们今天不要去打仗吗?”

    “去。但不是你们去。”萧翰看着他缓缓的说道:“由我高邮新军接敌。”

    “那我们干什么?”哈斯额尔敦惊叫道。

    “你们看守营寨,做杂役的工作。”萧翰答道。

    这个时候,哈斯额尔敦有点呆傻了,他一跺脚,竟然叫道:“这怎么行,我们才是官军”

    萧翰看了看他,说道:“把你的盔甲也脱下来,快点不用你们上战场,还唧唧歪歪的?”

    哈斯额尔敦还没说话,萧翰眼睛一瞪,吼道:“哈斯额尔敦,你这个混账,你今天怎么没穿齐盔甲?”

    原来昨夜哈斯额尔敦一宿没睡,就琢磨第二天怎么逃生安全。

    高邮是个富庶之地,就如同粮仓一般,粮仓里的耗子长得和狗一样大,他也一样,太胖了;太胖了难免骑马很困难,平日里都是坐轿子的,人上人嘛,就要骑到别人的肩膀上去。

    就算骑马,这个马对他这个体型也是叫苦不迭,上次他从清风寨众人面前逃命之后,胯下的马都被累得口吐白沫,要不是清风寨没好好追他,他肯定就玩完了。

    所以这次逃命,哈斯额尔敦打算减轻自己重量,一个士卒身上最重的东西,往往就是盔甲,若是能轻装骑马,那逃命应该更快更安全。

    所谓的败军之将都是丢盔卸甲,为啥要丢盔卸甲,不就是为了减轻重量,逃得更快更远嘛。

    但哈斯额尔敦犯了犹豫,先这个头盔,肯定不能丢,这保脑袋啊,否则被戳一下或者被箭扎一下,没有头盔,那就是致命伤,不仅不能丢,还得赶紧把头盔下面的牛皮绳做成双股的,明天任凭怎么颠簸也不会掉下来;

    其次这护胸的盔甲,也不能丢,尤其是逃命的时候,否则一支箭穿了后心,岂不是做枉死鬼去了?

    但是这个盔甲裙摆和胫甲倒可以不带,虽然一个是保护大腿和屁股的,一个是保护小腿的,明天转身就逃的时候,大不了屁股中箭,这怕个屁啊,只要轻省点,让马跑快点就可以

    所以哈斯额尔敦今天来见萧翰准备出战的时候,他的盔甲上半身还算齐整,下半身就光秃秃的一条裤子了,看起来头重脚轻一般。

    “不穿齐盔甲,你轻慢军法”萧翰眼一瞪,叫道:“来人二十军棍打上”

    他的新军二话不说,把瞠目结舌的哈斯额尔敦当即摁跪在地,扒了盔甲和头盔,啪啪啪就是二十军棍。

    哈斯额尔敦原来大叫:“哎?萧少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哪有打军官的?”

    后来看这个小疯子要来真的,又改口大吼:“我可是蒙古人我是xxxxxx的小舅子的好朋友”

    再后来挨了几棍子之后,口吐白沫,差点没疼死,不得已再次大叫:“将军饶命啊,饶命啊小将再也不敢了”

    所以等萧翰领着自己的新军和杂役出战之后,被扒了盔甲的官军被萧翰的心腹军队拿武器指着,哈斯额尔敦就跪在大营边上。

    听着前方杀声震天,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笑,自然是不用去战场拼命了;哭,今天莫名其妙的怎么挨了一顿棍子呢?

    没一会,又想起万一萧翰输了,山贼岂不是要来冲击大营,这个将官破天荒的第一次在心里祈祷老天,千万要让萧翰他们顶住啊。

    然而其后的事情,让哈斯额尔敦感觉像是在梦里。

    不仅是他,看着前方的战场、听着瞭望塔楼上不时传来的消息,他的手下一个个也瞠目结舌、眼珠子恨不得弹出来当球踢、下巴耷拉在地上,连喘气都屏住了。

    萧翰大破山贼

    “萧”、“诚”、“义”、“德”四面将旗如天神的四条拳头,冲到哪里,就搅碎山贼的浪潮,把他们贼人的军旗冲得摇摇晃晃的不停后退。

    再战一会,整个山贼海涛竟然被击溃了,山贼们如同海啸面前的蚂蚁,飞也似的往自己寨子里溃逃,只恨爹妈少给他们生了几条腿。

    到了后来,山贼们连自己落在寨子外的几十个同伙也不管不顾了,直接就升吊桥,只剩下寨子外的山贼哭爹喊娘、破口大骂、嚎啕大哭;

    接着吊桥和着山贼寨子上的木楼一起都摔了下来,砸出一股惊人的黄色土雾,让萧翰大营里的官兵战战兢兢,有人甚至以为是萧翰感动了神仙,在空中一脚踹断了那木楼。

    到了现在,山贼紧闭寨门不敢出来,萧翰领着他那群虎狼,在大摇大摆的在空场上大骂齐猴子、高狐狸祖宗八辈,并屠杀寨子外的山贼。

    “高狐狸,你这个没胆的狗贼,你是不是个娘们装的?有种开门出来和爷爷们大战三百回合.......”官军的叫骂声在一射之地外遥遥传来,伴随着的还有山贼的痛哭流涕的求饶声:“爷爷饶了我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几个没断奶的小孩,我是被他们绑票来的,我再也不敢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接着求饶变成了惨叫声。

    只见五花大绑的一排山贼面向清风寨跪着,有官军手提牛角尖刀,走到第一个山贼身后,伸出刀去,揪住耳朵,在耳根上一挑,惨叫声中,一个血淋淋的耳朵被扔进后面盘子里,接着是另一只耳朵又带着血扔进了盘子;被活捉的山贼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被割掉耳朵。

    等一排山贼都挺着血流脖子的耳朵茬子惨叫都惨叫累了后,第二拨凌/虐又开始了。

    耳朵是军功标记,而这次则开始一个一个的割鼻子。

    在第一个血淋淋鼻子被扔在泥地上,被靴子踩碎了揉进泥里的时候,惨叫声再次直达苍穹。

    官军在外面大骂:“给爷爷叫割完你们耳朵后,下一步就是挖你们的心肝好好叫,让你们在寨子里的狗咋种听清楚了这就是做山贼的下场”

    清风寨里现在很安静,外面空场里这些叫骂声、惨叫声清清楚楚的传到木墙后面的每个人耳朵里。

    人人面如土色、浑身颤抖不止。

    连高狐狸也不例外。

    “这些是什么人?真的是官军吗?”李炭头清了清因为恐惧而干燥的嗓子,颤巍巍的叫道。

    “官军不知道,但是救急雨张士诚弟兄都在。”齐猴子在外边惨叫声中打了个哆嗦,伸出手来说道“官军的四个旗,萧肯定是萧翰,其他不就是东台盐帮的三兄弟吗?我和张士德打了个照面,那时我长矛折断了,被那个混蛋用盾砸在地上,打了个滚起来,这才没和他交手。”

    “张士诚三兄弟也不至于这么厉害啊”二狗心有余悸的说道:“你们都在意大将,我可是一个人一个人的朝前杀,那些小兵就很难惹个个都不要命虽然穿着官军的盔甲,但看那种眼神和没有大肚子,肯定大部分根本就不是官军”

    “是啊,官军怎么可能和我们对攻,然后再把我们打回来?”三狗说道。

    这时寨子里的山贼群里有个喽啰怯怯的叫道:“各位大爷,小的有事禀告。”

    “说。”高狐狸显得很疲惫,下命令的时候都是有气无力的。

    那喽啰出来先对着各个头目团团作揖了一圈,说道:“我原来是跟秦五义秦大爷的,就是个盐贩子,秦大爷走了,我就跟着三狗大爷混,今天出去寨子外遛了一圈,官军里很多人都眼熟只是当时情况紧急,没想起来是谁,现在我琢磨了一下,那官军里很多就是东台盐帮的都是跟着张士诚弟兄贩盐的盐贩子.......”

    “你的意思是萧翰把东台盐帮带出来当官军用了?”李炭头叫道。

    那喽啰点了点头。

    齐猴子捂住头叫道:“张士诚他们不好好运盐,和我扯个屁啊?天下哪有盐贩子当官军的?难道都升官财了混入官道了?”

    三狗指着那喽啰说道:“老刀,你说外面那群人都是盐贩子,和你比怎么样?我是说打架杀人。”

    “东台帮,有名的打架团结,上下一条心。我虽然没和他们斗过,但是救急雨大名江湖上谁不知道,总而言之,东台帮极其难惹。当然,我是就盐贩子圈子讲的。”那喽啰老刀解释道。

    三狗倒变了脸色,他指着喽啰老刀,脸却对着高狐狸嚷嚷开了:“高老大,这秦五义就是个勇将,这老刀在寨子里也得力,是个悍卒;当年秦五义带来山寨能打的人也就二十个弟兄,现在外面有四百官兵,难道说我们在和二十倍的秦五义以及他手下在打仗吗?”

    此言一出,闻者无不变了脸色。

    秦五义就是个勇将,自己能打,手下二十个弟兄也能打,很厉害,原来是清风寨的主心骨之一,而外面这群人竟然可能会是放大二十倍的秦五义,清风寨谁不恐惧。

    高狐狸看了看面无人色的手下们,猛地一跺脚,又恢复了平日里枭雄的模样,他大叫道:“你们这群没胆的家伙,怕个屁这木寨子白修的吗?我们这次不过伤亡了几十个弟兄而已,这寨子又高又牢固,我早囤积大量的箭矢、飞木、滚石,还有足够的粮食和水,靠着这寨子,别说四百人,就是一千官军,也别想打下来就算他们围城,让他们围,我们能撑一年,看谁耗得过谁?”

    说完,他在身后的惨叫声中回头看了一眼外边,那里官军开始剖心了,高狐狸转过头,对手下们叫道:“你们看到了吗?落到官军手里必死无疑只要可以坚守这寨子,怕什么?兵不五不攻城,兵不十不围城,外面这点官军才几个人?我们还有几百人呢他们凭什么攻下我这清风寨来?打起精神好好守城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被俘被官军虐死是不是?”

    此言一出,清风寨众人精神齐齐一震,轰然一诺:“是”

    [奉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