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五卷 诡我士卒 第六卷 沙场魔王 14 江湖人精

    第六卷沙场魔王14江湖人精

    “小三,没事?”傍晚官军寨子里张士诚心疼的用手去触碰满脸是血的弟弟。

    张士德脸上被矛尖划开一道指头长的口子,血流了半边脸,此刻他浑身糊满干巴的黄泥,好像从泥里打了个滚一般。

    “没事,小伤。”张士德躲开大哥的手,自己用手在满脸粘糊糊的血中一揉,说道:“那群贼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做的,拼死不退啊。休息了三四天,我本打算一鼓作气打下那台子,我都爬上去了,躲开齐猴子这次矛刺,本打算一斧子了账这哥们,谁知道居然被他扔了长矛把我摔翻在地,还被他当胸一脚踹下来了。”

    “你又见到那齐猴子了?感觉如何?”张士诚问道。

    “还是和以前一样,感觉越打越不要命。”张士德叹了口气,说道:“我看那群山贼人数越来越少,人人身上带伤,浑身褴褛肮脏如同乞丐,但怎么会这样?越来越凶狠,越来越不要命,这清风寨的山贼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啊?这次进攻我们又有三十个弟兄死伤了。唉。”

    “想什么?”张士诚以反问的语气讲道:“你要杀人,人家当然拼死反抗了。况且清风寨本来就是高邮第一悍匪窝。”

    “但这死伤也太大了,这老天爷,下什么雨?又得从头摞土包了。”张士德埋怨道,接着又长叹一声:“原来跟着大哥跑生意的时候,死一个弟兄都伤心好久,现在每天那么多弟兄唰一下就没了,我反而不伤心了,就盼着能赶紧宰掉齐猴子,了却这恩怨。”

    “你这些说法让我下了决心,要找少爷去说件事。”张士诚说道。

    “什么事至于还要下决心?”张士德好奇的问道。

    “只要杀了齐猴子和高狐狸就可以吧?那样清风寨就不在了,也不会有这么好汉和无辜的人死在这里了,高邮也会恢复成和以前一样吧。”张士诚说道,转身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虽然昨天浴血苦战一个下午,清风寨四大贼首在泥地里窝了一宿,但此刻又精神百倍的等在卡子后,只等官军开始进攻。

    但是今天有些奇怪,官军寨子里没有向往常那样涌出一群群疯子般的家伙,而是安静的走出了三个人,他们慢慢的前行,在卡子弓箭射程边缘停住。

    “这是什么意思?”二狗在齐猴子身边问道。

    “好像是信使?”李炭头皱着眉头说道。

    “难不成官军要投降了?”齐猴子大叫。

    “你有病”三狗不屑的哼了一句。

    只听对方三个人对着台子就大喊起来,一听他们喊话的内容,齐猴子就感到心跳加速,冷汗汩汩而下,而平日里面对官军的枪林刀海他都没这么恐惧过。

    萧翰竟然在招降了

    他那几个信使说的很清楚:“只问两个匪首,其他山贼,只要立刻投降,就既往不咎屠灭萧家堡一事也既往不咎若谁能拿高狐狸和齐猴子这两个匪首任何一人的首级来降,赏黄金百两”

    “你们马上就被杀光了,弟兄们,赶紧投降吧,萧将军既往不咎了……”传令兵扯着喉咙大叫。

    “草三狗,给我射死他们”齐猴子满头冷汗的大叫。

    “哦?什么?”三狗一个激灵,从魂不守舍中回过神来,拿起来了弓,却犹豫了一下,没动。

    “草你要投降官军当叛徒吗?”齐猴子的血蹭蹭的往头上窜,眼珠子一下就红了,他抽出菜刀就对着三狗脑袋举了起来。

    只要三狗一个眼神不对劲,他就一刀劈过去

    现在是最危急的时刻了。

    三狗看着怒发欲狂、杀机四溢的齐猴子,哆嗦了一下,嘴里道:“马上马上”

    说着抬起弓,一箭射了出去。

    正插在那传令兵两脚之间的土地上,吓得三人发了声喊,竖起盾牌,匆匆退回本方卡子。

    赶走敌人传令兵,齐猴子红着眼睛看着身后神色各异的山贼,大吼道:“听着萧翰的话绝不可信他老子就是个背信弃义的咋种当年给老子说,只要自首就可以换我老娘之命,结果他当着我的面斩首了我老母这件事你们都知道你们都是粘过萧家堡里他老爹萧景逸之血的,手上都有官军的血债,要是投降,别想萧翰放过你们现在就是官兵那我们这固若金汤的寨子没法,就放出此毒计都想清楚,别去自杀只要再坚守一下,我师叔就带着大队红巾军回来了,那时候各位金银酒肉要什么有什么”

    各色人等纷纷点头表示对齐猴子的效忠,并痛骂萧翰的无耻,但气氛终是有点怪异。

    这天晚上,三狗把大哥拉到无人的地方,悄悄的问:“哥,你看萧翰这招降如何?可信吗?”

    二狗一脸的痛苦,张开手说道:“我也不知道,毕竟萧翰他爹玩齐猴子的时候,咱们都在场,那确实是言而无信的王八蛋;萧翰自己又是极端凶残的魔王,若是投降,万一被大卸八块怎么办?但是不投降,又抵不过官军的优势,万一没有援兵,难道我们要这样一个个被杀直到最后一人?”

    “可是,在这里守着也是自杀吧?黄金百两呢,要不要赌一赌?”三狗小声道。

    “你以为我不想,我一直在想赌萧翰说话算不算数?”二狗满脸扭曲,说着看向弟弟问道:“你下决心要宰了齐猴子投降萧翰?”

    “哪有啊我也不敢确定啊唉,苍天啊”三狗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我们去问问老黑吧。”二狗提议道。

    “他可信吗?他可是

    两人正鬼鬼祟祟的商量着,只听台子边一阵喧哗,有人大吼、有人惨叫、不知多少人在静谧的夜里被这些喧闹惊醒,纷纷摸了兵器冲了过去。

    二狗他们跑过去一看,只见李炭头提着斧头满脸狰狞的站在一个人身边,那人躺在地上,半片脑袋被砍飞了,血和脑浆留了一地。

    “怎么回事?老黑?”齐猴子也睡眼惺忪的跑了过来。

    “这两王八蛋要逃去官兵那边”李炭头气吼吼的掂着鲜血淋漓的斧子叫道,指着远处说道:“一个跑得快,爬下台子跑了,这个脚慢点,被我追上一斧子劈死。”

    这时众人只听官军那边也起了喧哗,估计逃跑的那人顺利跑了过去。

    看那死人也是李炭头手下,齐猴子握拳大叫:“你们这些傻蛋萧翰的话绝不可信这是个言而无信的畜生他是狗急跳墙就来骗我们红巾军援兵也许明天就到了坚持一下,官兵拿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把这个王八蛋给我拖起,用铁楔子钉在石壁上”李炭头指着被自己砍死的手下大吼:“官军都是畜生若是官军说话算话,我们至于做山贼吗?”

    说罢,李炭头自己骂骂咧咧的拖着尸体一只脚朝石壁走去,二狗捅了捅弟弟,两人一起走到黑影处商量。

    “看这李炭头是个死硬派啊,下定决心要和齐猴子在一条船上生死与共了。”二狗怯怯的说道。

    “也不一定啊,还是去问问的好。”三狗仍不放弃。

    二人看四周没人了,就凑过去转弯抹角的询问李炭头对萧翰招降的意见。

    “别听那畜生的,他老爹就是个畜生他自己有多残忍你们也见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知道高邮这里有这种杀人如麻的禽兽。”李炭头斩钉截铁的对谢家弟兄说道。

    =========================

    第二天早晨,找了个没人的时节,李炭头把齐猴子拉在一边,小声道:“寨主你要小心啊,昨晚谢家弟兄找我问这问那的,听那意思,他们想跑你可要小心自己的脑袋啊”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齐猴子大惊失色,嘴巴都合不上了,现在寨子里就靠他们四个大将撑着,而二狗三狗是亲兄弟,要是叛变那就叛了一双,寨子支柱就去了一半,不管谢家弟兄会不会眼馋那百两黄金赏格而对自己下手,这都等于宣布齐猴子自己的死刑了。

    看齐猴子失魂落魄无法思考的模样,李炭头拉住齐猴子说道:“寨主,没有证据呢不要急着杀他们否则面对强敌、乱杀大将,寨子里人心自己就散了”

    “杀?还能宰了他们?”齐猴子肚里叹息:“我还没想起这个呢。”

    “老黑,你觉的我应该怎么办?”齐猴子握住了李炭头的肩膀,真诚的叫道:“寨子现在还在的弟兄,就你最老实最忠心,你说我该怎么办?”

    李炭头点了点头,想了想,指了指山上说道:“猴子,就算他们要跑,也是晚上趁黑跑;要跑那就是从山腰卡子上翻出去投奔官军;现在看官兵势大,在红巾军援兵来之前,山腰卡子可能守不住了;咱们几个不是商量要抓紧完善山脖子卡子吗?晚上的时候一定不能让他们和手下守在山腰了,万一他们起了贼心,逃跑还好说,要是挥兵杀了你我,那整个寨子就完蛋了”

    “你是说把他们晚上弄到山脖子上守着?”齐猴子问道。

    “不错这样有事可以叫他们下来,或者我们撤退到山上;而山腰我们卡住,他们想逃也逃不了;只能替我们拼命防守寨子。”李炭头冷笑着说道。

    “高啊你,真看不出来你老黑想得真周全。”齐猴子又惊又喜,又说道:“就按你说的办”

    “还有,猴子你找几个贴心忠诚、在萧家堡沾过萧老爷血的弟兄在白天也看住谢家弟兄,要是他们敢跑,就……”说到这,李炭头手掌猛地砍下。

    “没问题就他们两个人见人恨的王八,在寨子里根本没人心,找人看他们俩太容易了”齐猴子冷哼一声。

    ============

    此后几天,官兵也不提招降了,上来就是猛攻。

    因为地处山道,下面都是石头,清风寨趁着下雨在台子下挖得壕沟也挖不深,官军几下个土包和门板就填平了它,接着就又是土包如雨般的运到台下,三角坡再次迅速的飞涨。

    齐猴子依旧勇猛,依旧天天念叨援兵马上就来,只不过多加了一条:萧翰和他爹都是言而无信的王八蛋。

    山贼们也无人逃跑,即便有这个心的,比如二狗三狗,也安心杀敌,他们都在等。

    等一个信号。

    第三天,这些人苦心等待的事物终于出现了

    这一天官军攻击前,派了传令兵招降,除了官军,还多了一个畏畏缩缩的人跟着。

    这个人就是三天前从台子上翻下逃走的李炭头手下。

    他对着山贼们大叫:“弟兄们,你们认识我张甫田吗?几日前,我和你们一起做丧尽天良抵抗天军的事情,现在我投降了萧大将军是义盖云天的大英雄,他赦免了我的罪过,还给了我五十两银子的赏赐,现在我在官军这边吃得好睡得好,还有姑娘你们别再负隅顽抗了,立刻放下武器投降……”

    齐猴子早就勃然大怒了,指着那人,厉声呵斥三狗:“给我射死叛徒立刻”

    而三狗又没有立刻动手,他扭头看向二狗,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三狗才抬弓射击。

    二狗三狗之流的家伙等得就是张甫田他。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萧翰说话算话。

    萧翰,萧老爷的儿子、大盐商的堂侄、官军的将军,这三个身份哪一个都是说话和放屁一样的角色,信他们?真的会被连骨头都不吐的囫囵吃掉。

    这不正好有个不怕死的家伙张甫田叛逃过去试试萧翰的爪牙了吗?

    大家都等着看张甫田下场如何。

    是永远不再出现了,还是变成一具天灯出现在官军寨子里呢,还是像这样毫发无伤的出来喊话劝降。

    萧翰给的信号是第三者。

    三狗一箭射出,又是中了张甫田两脚之间的地面,齐猴子一把把三狗推在木栅栏上,盯着他低吼威胁道:“再敢失手,我就把你割成肉片小子,小心点”

    心里有鬼的三狗被齐猴子杀气完全压住了,他知道这个家伙没有开玩笑了,这个猴子会毫不犹豫的宰掉自己,三狗咽了口唾沫,说道:“有风……箭低了…我不是故意的….”

    “给我小心点”齐猴子凶暴的丢开三狗,咬牙切齿的转过头去。

    二狗本来假模惺惺的想去劝,但是愕然发现周围几个山贼都随着齐猴子的咆哮把手里的兵器隐隐的对准了瑟瑟发抖的三狗,他愣了一下,扭过脸去,装作没看见。

    此时此刻,隐隐有反叛之心的谢家弟兄却反而害怕起齐猴子来了。

    因为后者才真是一个不要命的山贼。

    ==================

    晚上,已经夜深人静。

    在山脖子卡子位置的休息的谢家弟兄正在商量白天的事。

    “哥,你说那该死的猴子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三狗有些恐惧的问着大哥。

    “废话,这几天那几个喽啰看我们的眼神都不一样要是逃,必须要小心”二狗答道。

    听了这句话,三狗怯怯的扭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确定没人在附近趴着之后才说道:“齐猴子是丧心病狂的匪徒,我想我们只要活着便好,不要打他脑袋的主意了……”

    “怎么逃呢?现在要跑得下山跑一段路到山腰,那里被李炭头这个拍马屁的和齐猴子这个人渣堵住了,”二狗无奈的摊开手:“难道大白天从卡子上跳出去投降?那样会被两边一起砍成肉渣啊”

    两人正唉声叹气,突然山腰那里遥遥传来一阵喧哗声,接着山腰卡子那里的灯火、火把也纷纷亮起。

    “出什么事了?”两人对视一眼,摸起兵器,顺着山路就朝下狂奔而去。

    在山腰卡子那里,齐猴子正目瞪口呆的注视着台子下的黑暗山路,对面官兵寨子也吵成了一片。

    “怎么了?猴子?”二狗气喘吁吁的跑到齐猴子身边问道。

    齐猴子转过脸来,两只眼珠差点瞪出来,他指着对面以难以置信的口气说道:“李炭头刚刚领着十个人跑去官军那里你们信吗?”

    原来清风寨不止谢家弟兄起了去意,李炭头和他的一伙手下也想跑。

    他们一伙以前就是自立门户的山贼,只是冲着高狐狸的名声和号召力赶来入伙的;和秦五义他们盐贩子一样,都是高狐狸刚起家时候的左膀右臂。

    李炭头论起做山贼来,自然是老江湖,比自以为聪明的谢家弟兄还老道。

    谢家弟兄不信高狐狸有援兵,李炭头会信吗?况且他比谢家弟兄对高狐狸这个巨匪的认识更多;

    现在这波萧翰带的官军实在犀利,李炭头手下原来几十号人马,打到现在只剩十人,他直觉自己要守下去,终有一天所有的人全会死在这里的。

    现在老大高狐狸不在,齐猴子那种生瓜蛋子更是镇不住这种老江湖,要不是被堵在这座山上,他和他的弟兄们早跑了。

    他心里打算的就是:既然你萧翰不给活路,那么也别怪爷爷和你鱼死网破最好杀得血流成河,两边都疲惫不堪,自然有人会服软。

    而且最好是能赦免萧家堡那次的血债。

    萧翰果然服软了。

    和谢家弟兄不同,李炭头不是完全靠赌博赌萧翰的仁义,他去试。

    那晚,守卫卡子的他找了个自己的老兄弟,派他去投诚官军,而自己顺手砍死手下一个新喽啰,替自己洗清了嫌疑。

    还顺手支走了谢家弟兄带着一半人马去守卫山脖卡子,这样山腰卡子几乎就落入了李炭头手里,他可以为所欲为。

    三天后,那个老兄弟张甫田还活着,在两军之间,亲口说出了他们之间订立的暗语——萧翰还是算话的。

    李炭头一伙立刻趁夜翻出卡子,投奔官军去了。

    而且李炭头没有杀齐猴子。

    虽然杀对他完全信任的齐猴子带着他的脑袋去投诚易如反掌。

    李炭头选择放弃。

    因为齐猴子是高狐狸走后,山寨里的顶梁柱,他抵抗的意志最坚决,怕是最后只剩他一人,他也不会投降,有他在,清风寨就绝对是个悍匪坚城

    若是杀了他,整个清风寨定然一夜之间就溃了。

    官军必然会摧枯拉朽的消灭清风寨一切活物。

    这对李炭头没有好处。

    因为萧翰始终存在言而无信的可能,也许只是时间长短的区别,今天对你好,明天可能就会杀你,投诚萧翰终是冒险,只是投诚有活的可能,坚守?李炭头认为必死。

    那么投诚之后,是给萧翰继续留一个大敌在身后好?还是把齐猴子的人头就是整个寨子都交给他好呢?

    毫无疑问,要是让对方轻易得到一切,自己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反正寨子都没了,你投诚又有什么用?

    而身后敌城仍在,萧翰仍然需要李炭头这个知情人的情报、计策乃至喊话招降剩下的山贼这些作用,这就让自己安全了很多。

    正所谓亡国之君一般必死,而叛国之将却很多荣华富贵,关键就是你原来所在的敌国还在不在。

    所以老道的李炭头,选择了叛逃清风寨,却不碰齐猴子。

    ===========================

    “什么?李炭头都逃到官军那边去了?”二狗一样眼珠子差点捅到地上。

    “猴子,你有没有看错人?”三狗兀自满脸不信的模样,还试探着朝周围大叫几声:“老黑?老黑?”

    “别叫了,就是这个老黑真是深藏不露啊。”齐猴子后怕的摸了摸脖子,满心都是恐惧,他睡觉的帐篷就挨着李炭头,要是刚刚他摸过来,给自己一斧子,自己肯定见了阎王了,这个家伙竟然只是逃命并没有杀自己邀功,齐猴子浑身出了一身汗,只觉是在鬼门关前遛了一圈。

    三人都闭了嘴,周围山贼也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被这情况惊呆了——谁也想不到那个看起来最老实、对山寨最中心、对齐猴子最服膺老实人会赶出趁夜投降官军这种事来。

    山腰卡子上虽然人多,但却静得风声呼啸格外清晰,另外还有不远处官军卡之后一片又一片的欢呼。

    “我们都被老黑这个畜生骗了”三狗跺脚大吼,牙齿咬得咯咯响,这是真的恼了——本以为就自己想投降,谁想被老黑这个骗子骗得五迷三道,让他抢了先。

    “哥一辈子骗人不偿命今天终于让大雁啄了眼”二狗仰天长啸,指着对面官军卡子大吼:“李炭头要是让我再看到你,老子一刀劈碎了你那张装模作样的老脸”

    就在这时,猴子突然叫道:“静声你们听”

    众人只听对面官军寨子里喧哗声越来越大,竟然传来咯咯吱吱的拉开木栅栏的声音,紧接着一片片火把组成了一条火龙从里面扑了出来。

    “官军夜袭了”站在平台上的二狗跳脚大叫。

    “是张士德看见那鸟人旗帜了”三狗也回头对齐猴子大叫。

    “你们的人呢?”齐猴子吼道。

    “都在山上卡子呢”谢家弟兄无奈的一摊手,二狗补充道:“是你的命令啊,说不见你的传令兵,不许随便下山什么的……”

    “撤兵力不够,撤上山脖子那边吧”齐猴子无奈的一挥手。

    这一夜,李炭头投降官兵,并告诉当日值守大将张士德:此刻清风寨兵力一分为二,山腰卡子兵力不足;张士德趁敌方大将投降、对方军心涣散之际,冒险开寨发动夜袭,终于拿下了这曾经让官军血流成河的山腰卡子。

    这一仗,张士德兵未血刃。

    [奉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